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903章 撩妹高手(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903章 撩妹高手(第一更求月票)


    “啊?”顾念之有些愣怔,“您要去我们的班级圣诞舞会?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他们不欢迎?”何之初慢慢地说,一只手放在大衣兜里,渐渐攥紧了,“还是,你不想我去?”

    “当然不是。”顾念之下意识否认,她握着手机从床上坐起来,将被子拉高了盖到脖颈,小心翼翼地说:“何教授,这个圣诞舞会其实就是班里的同学一起联络感情,互相认识一下。”

    教授如果去了,顾念之真不敢想那个场合是什么样的……

    何之初嗤笑一声,“你是怕拖累你?放心,我自己去,不会影响到你的。”说着就掐断了电话。

    顾念之听着那边传来嘟嘟的盲音,苦笑了一下。

    她其实也不是在乎这个,不过仔细想起来,如果何之初跟她一起去圣诞舞会,确实好像哪里不对。

    何之初是教授,她是学生,也是他的助教和助理。

    因为工作学习的关系,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

    顾念之虽然跟同学联系不是很密切,但也知道有人在背后说她闲话。

    她心里坦荡,所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但如果连圣诞舞会都一起出现,估计背后的闲话就会更难听了……

    顾念之自己倒不在乎,但是知道这种事,对老师的名声伤害更大。

    所以她也没有再打回去。

    如果何之初有别的法子去他们班的圣诞舞会,顾念之说心里话还是挺高兴的。

    毕竟她在他们班熟悉的同学并不多,关系最好的马琦琦已经明确表示不去,人家周末跟男朋友有约。

    顾念之一个人去人生地不熟的圣诞舞会,想一想还是蛮尴尬的。

    但是如果何之初也去,到时候跟他一起说说话也是好的。

    只要不是跟她同时到场应该就没人说闲话了。

    顾念之想清楚之后,就不再纠结了。

    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捞了床头的睡袍穿上,再打开衣橱,挑选今天去舞会的衣服。

    既然是舞会,多半要穿裙子了。

    秋冬的裙子太厚实,不可能跳舞。

    她在衣橱了找了半天,找出一条斜肩杏色重磅真丝的高开叉连身裙。

    那真丝的质量非常好,在光下如同清澈的流水一样丝滑。

    裙身下摆镶着几串藕荷色真丝攒成的花枝,做得栩栩如生,跟真的一样。

    披在身上对镜照了照,衬得她的肌肤更加白嫩细致。

    她抖了抖裙子,脱掉身上的睡袍,随手套了进去。

    因为没有穿胸衣,刚把裙子整好,就看见镜子里自己胸前明显凸出两点。

    顾念之:“……”

    霍绍恒从浴室出来,靠在门框上,抱着双臂看她。

    他穿得整整齐齐,不过不是常服,而是便装。

    小立领的白衬衫,看不出什么牌子,那么合身,估计是定制的。

    修长的西裤,笔直如峰,包裹着他的大长腿,连腰间的皮带都带着一股禁欲的气息。

    将他的野性紧紧束缚起来。

    顾念之眨着眼睛从镜子里跟霍绍恒对视,搭讪着说:“……晚上穿这条裙子去舞会,怎么样?”

    霍绍恒走了过来,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微微弯下腰,和她视线平齐,在她耳边短暂却坚定地说:“……不行。”

    顾念之:“……”

    “怎么不行了?这条裙子跳舞肯定很好看。”顾念之和霍绍恒抬杠,力图跟他讲道理:“我还会跳拉丁舞,你看这个开口,到时候露出腿踢出来的时候,肯定艳惊全场。”

    她指着连身裙下方大腿附近那条斜开的曲线给霍绍恒看。

    霍绍恒垂眸看了看,伸手过去抚上她的大腿,说:“你穿这条裙子,只会让人想把它撕开……”说着,他真的攥了上去。

    顾念之忙握住他的手,“不要!我很喜欢这条裙子!你要敢撕,我就……”

    “你就怎样?”霍绍恒欺身上前,两手握住她的纤腰,手心隐隐发烫。

    顾念之张了张嘴,想要发一句狠话,但霍绍恒根本不让她说话,低头吻了上去。

    顾念之忙闭紧了唇,扭着头不让他亲,含糊不清地说:“别……我还没刷牙呢……”

    “我又不嫌弃你。”霍绍恒扳住她的头,到底还是亲了上去。

    一边亲,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滑开打开一个应用控制的app。

    没多久,一股悠远温馨的音乐声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这屋子装修的时候,卧室和客厅都装上了环绕立体声的蓝牙音箱。

    顾念之听出来是Carpenter那首很著名的《Merry-Christman, Darling》(圣诞快乐,我亲爱的宝贝)。

    半个世纪以前的歌手Carpenter的声音经过岁月的洗礼,如同被时光打磨的水晶,更加纯粹深情,不含杂质。

    霍绍恒后退一步,伸出手,垂眸看着她,淡声说:“May-I?”

    居然是邀舞的前奏。

    他的目光专注得让人无法忽视,墨玉般的双眸像是能吸魂夺魄。

    顾念之如同给被蛊惑一般,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

    霍绍恒一手握着她柔软的小手,一手搭在她的腰间,脚步往前滑了一步,带着她在并不宽敞的卧室里旋转起来。

    顾念之从来不知道霍绍恒也是个跳交谊舞的高手。

    他的节奏感非常强,手臂又有力气,带着她按着慢三的拍子舒缓徐滑地舞动。

    旋身、交错,你进、我退,你前、我后。

    交握的手心出了汗,有些湿,她的心怦怦直跳,脚步几乎慌乱,好几次差一点踩到霍绍恒的脚。

    但他的胳膊微一用力,竟能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旋转。

    他感觉到她的紧张,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温热的唇让顾念之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她定了定神,开始跟着霍绍恒的节奏舞动。

    她也是学过的,上本科的时候跟妖姬她们偷偷练过,但从来没有机会跟别人跳过。

    她也曾经私心有过小小的愿望,第一支舞一定要跟霍绍恒跳。

    如果不是霍绍恒,她这辈子都不会跳舞。

    结果后来发生那么多事,她决定要离开他,以前的愿望也烟消云散了。

    没想到霍绍恒竟然用这种方式,悄悄圆了她的梦。

    顾念之低下头,掩饰住眼角的潮湿。

    音乐声减缓,只有四句话不断重复:

    “所有的贺卡都已经寄出,

    “节日的繁忙也渐渐褪去,

    “但我还有一个愿望没有许,

    “留给最特别的你,

    “祝你圣诞快乐,亲爱的。”

    最后音乐声完全停歇的时候,霍绍恒也停下了脚步。

    他将顾念之抱起来,让她的双脚踩在他的脚上,低头在她耳边说:“Merry-Christmas,my-darling。”

    纯正的牛津腔配着他磁性低沉的嗓音,将顾念之一颗心如同裹在糖粉里滚了几圈,又浇上了蜂蜜,甜的犯规了。

    顾念之紧紧抱住霍绍恒的脖颈,感动得全身都在颤抖。

    霍绍恒没有动,任她抱得紧紧地,两条胳膊交错在她身后,将她护在怀里,并没有用力,却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全感。

    她最珍视的安全感,似乎又一点一滴地回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顾念之才哑着嗓子说:“……你不过外国的节日,我也不会过。以后不用……这样。”

    再说这种难得的时光,有一次就好,她可以回味一辈子。

    多了反而就没意思了。

    霍绍恒拍拍她的后背,“在家里没关系。”

    又不是去教堂大张旗鼓,两个人的时候,霍绍恒不介意满足顾念之一些小小的念想。

    顾念之在他怀里拱了拱,轻轻“嗯”了一声。

    霍绍恒又说:“你这身裙子就放家里,跟我跳舞的时候穿。”

    “好。”顾念之很乖巧地同意了,就算霍绍恒不说,她也打算把这条裙子留下来作为纪念。

    这是两人第一次跳舞的裙子,可以记一辈子那种。

    “我帮你挑一身吧。”霍绍恒松开胳臂,“我家念之这么漂亮,今天一定能艳惊全场。”

    虽然是跟哄孩子一样的语气,但是顾念之却甘之如饴,跟在霍绍恒身后看他去给她挑选今晚要穿的舞裙。

    霍绍恒打开她的衣橱看了看,从挂着的那些还带着吊牌的套裙里挑出一套。

    顾念之一看,是一套Dior的极有设计感的红色茧型套裙,样式有些夸张,特别是在胸前和腰间。

    更显得胸高腰细,腿长且直,连膝盖都难得白净无暇。

    顾念之:“……”

    “这是不是太夸张了?”顾念之有些不安。

    其实是这一身太成熟了,太贵气了,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出席白宫晚宴都够格了,一个小小的班级圣诞舞会这么穿,就是over-dressed。

    男生穿得普通一点,都不敢站在她身边。

    “有你刚才的裙子凸点夸张?”霍绍恒冷静地说,又去给她找首饰。

    顾念之:“……”

    好吧,顾念之摸了摸鼻子,识趣地不再反驳。

    等霍绍恒把那串鸽蛋大的红宝石镶钻项链挂上她的脖子,顾念之已经认命了。

    这样金光闪闪,估计是应景,让她做圣诞树吧……

    挑好衣服,顾念之去浴室洗漱,又泡了澡,做了一番身体护理。

    女人要是保养起来,从来都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好在霍绍恒自己也忙,并不觉得顾念之在浴室耗了三个小时有什么问题。

    他坐在浴室门口的沙发上,一边拿着笔记本电脑工作,一边留神顾念之,免得她在浴缸里睡着了。

    顾念之收拾好了,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下午两点。

    她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霍少,你怎么这么会跳舞?什么时候学的?我怎么不知道?”

    霍绍恒从容不迫地关了笔记本电脑,摸了摸鼻子,顾左右而言他,“晚上你们几点的舞会,想吃什么?”

    “六点去金领酒吧,我现在不饿。”顾念之皱了皱眉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霍绍恒走过来,从她手里拿过吹风机,用手兜着给她吹头发,淡定地说:“这是司里必须要学的,每个人都会。不信你去问大雄和小泽。”

    其实霍绍恒不想跟顾念之说他们训练的那些内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作为一个男人,天生知道如何不给自己惹无谓的麻烦。

    特别是顾念之这种脑子特别好使,不仅记性好,而且能够举一反三的人,霍绍恒直觉如果说得一清二楚,估计会后患无穷。

    他的这个回答果然让顾念之信服了,她笑着说:“那你们司的人应该个个是撩妹高手啊,怎么大雄哥和小泽哥现在还是单身?”

    霍绍恒笑了一下,“我们不撩妹,那是任务。”

    就是因为懂得太多,所以反而不想在自己的生活里用这些东西。

    他们比一般人更分得清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假意。

    顾念之会心地笑了。

    ……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

    很快已经五点半了,帝都的冬天,天黑得特别早。

    霍绍恒打电话叫范建过来开车。

    “我让范建送你一程。”霍绍恒眯着眼睛给顾念之理理脖子上的项链,“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顾念之点了点头,穿上大衣,跟着霍绍恒下楼去停车场。

    范建已经等在霍绍恒那辆宾利SUV上。

    两人上了车,都坐在后座。

    范建很快将车开到金领酒吧门前的马路上。

    顾念之从车里下来,等在酒吧门口的几个同学高兴地朝她招手,叫她:“顾念之!这边!”

    顾念之笑了笑,正要走过去,霍绍恒从车里叫住了她,“念之。”

    顾念之回头,发现宾利车的车窗已经降下来了,霍绍恒戴着墨镜,露出半边侧颜,俊美得让人心动。

    车里没有开灯,只有路灯的光落下来,半明半暗,显得他的气势更加神秘而博大。

    “有事吗?”顾念之走了回去,来到车窗旁边,微微躬身,诧异地看着车里坐着的霍绍恒。

    霍绍恒却突然伸出手,握住顾念之的脖颈,往下轻拉。

    当着顾念之同学的面,就在圣诞彩灯闪烁,音乐声若隐若现的酒吧门前,吻住了她。

    ※※※※※※※※※※※※※※※※※※※※※※

    这是第一更4000字大章。

    晚上7点第二更。

    来来来,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明天应该就能三更了~~~~

    PS: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么么哒!

    O(∩_∩)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