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295章 我是你的依靠(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295章 我是你的依靠(第一更求月票)


    顾念之握着那张门卡和一串钥匙,像是有火在灼伤她的掌心。

    她二话不说也推开车门下车,追了上去。

    “何教授!何教授!”

    何之初听见她的叫喊,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刻不停地跑向自己别墅的大门。

    五百米的路不长不短,何之初先到了自己家门口,拿出门卡将樱桃木的大门划开,然后进了屋子,咣当一声关上门。

    他背靠在门上,仰着头,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空旷的大厅,还有高高的屋顶上吊着的水晶吊灯。

    晶莹的水晶映在他水润的墨黑瞳仁里,一闪一闪,像是满天繁星落入他的眼底。

    顾念之已经来到门口,拍着门,大声说:“何教授!您开门啊!何教授,您不能这样!”

    随手扔给她一张门卡和一串钥匙,让她回去怎么交代啊?!

    顾念之拍了半天门,见何之初都不开门,也不管了,对着门口的通话器说:“何教授,我开门了啊!”

    何之初:“……”

    妈蛋!

    忘了这茬……

    何之初转身拉开门,顾念之刚好举着门卡,打算要在门口的感应器上划下去。

    樱桃木的大门倏然打开,顾念之顺势将门卡送到何之初面前,郑重其事地说:“何教授,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份礼物我不能要。”

    太贵重了,已经超出了一般礼物的范畴。

    顾念之跟着霍绍恒长大,她对霍绍恒给她的东西没有什么心理障碍,用得心安理得,但是别人不行。

    而且霍绍恒也一直教育她,需要什么东西跟他说就好,不许找别人要,也不许接受别人超出一定价值的东西。

    何之初眼神黯了黯,没有接门卡和钥匙,而是淡淡地说:“……你一定要跟我分得那么清楚?”

    “何教授,您能收我做研究生,在学业和事业上帮助我,我已经很满足了。但是这个真的不能要。”

    “不能要?那你办婚礼的时候怎么办?从霍绍恒的家里嫁出去吗?你好意思嫁,我还不好意思看着你嫁!”何之初面无表情地说,潋滟的桃花眼收敛了锋芒,眼底的神情深邃莫名。

    顾念之忙说:“我自己有房子,就在四环,b大附近,何教授也去过啊……”

    “你那套房子就是个杂物间。从那里出嫁,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我就不信霍绍恒不给你另外准备出嫁的地方!”

    何之初有些生气了,“霍绍恒以前是你的监护人,你吃他的,住他的,情有可原。但是你现在已经成年,要结婚办婚礼,你还好意思让霍绍恒给你出钱办嫁妆?!”

    顾念之瞠目结舌,二室一厅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被说成是“杂物间”!

    她家房子如果有灵,这会儿肯定在哭唧唧被人看不起了……

    “别闹了,好好收着门卡和钥匙。等你办完婚礼,我就把这别墅的房产证给你。”何之初摸了摸她的头,恋恋不舍地说:“就让何哥哥,为你做最后一件事。等你们正式结婚之后,我们就不能这样不避嫌隙的来往了。”

    何之初知道顾念之和霍绍恒已经领了结婚证,但是没有办婚礼,没有公开,何之初是不认的。

    而且霍绍恒用那种方式逼顾念之签字,何之初至今耿耿于怀。

    为了给霍绍恒添堵,他也要不遗余力地跟顾念之亲近。

    顾念之知道,就算是亲哥哥,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更别说他们连亲戚都不是……

    她被何之初感动得眼泪汪汪,手里捏着门卡和钥匙,呜咽一声,“何教授,您别对我这么好,我受之有愧,我害怕……”

    何之初本来满腔愁绪,这时候也被她气得笑了起来,“对你好还不行?你这小姑奶奶可真难伺候!”

    “不是不行,可是何教授,您对我这么好,就连亲兄妹也很少好到您这样的。”顾念之抹了抹眼泪,“您就实话说吧,您跟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没什么关系,这东西我坚决不能要。”

    顾念之这一次非常执拗。

    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逼过何之初吐露当年的事情。

    就算她一直觉得,何之初是知道她小时候的事情的。

    但是只要何之初不愿意,她从来不强迫他。

    何之初闭了闭眼,想那时候的事,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了。

    但是如果一点都不说,顾念之恐怕是不会接受他的馈赠。

    “进来吧,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何之初往旁边让了一步。

    顾念之心里怦怦直跳,一手握着门卡,一手抓着钥匙,手心里全是汗。

    她在何之初的客厅里坐下,默默地看着他。

    何之初坐在她对面,架着腿,一手搁在沙发扶手上,一只手搁在自己腿上,凝视着顾念之,缓缓地说:“念之,你相信我吗?”

    顾念之点点头,“当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的话我无条件相信,一个是霍少,另一个就是何教授您。”

    她对霍绍恒的信任,是这七年来在霍绍恒身边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之下形成的。

    而对何之初的信任,却是在短短两年之内,如同疾风骤雨一般被何之初对她的无私帮助感染的。

    而且跟何之初相处越久,她越是有一种“与君初相识,宛如故人归”的感觉。

    她说不清为什么这种直觉越来越强烈,她只知道何之初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他跟她遗忘的过去密切相关。

    何之初对顾念之这个回答非常欣慰。

    她果然还是他的cereus,那个小小的,对他全身心信任的小姑娘,可以在半夜被他抱着去看夜昙盛放的小姑娘。

    “念之,如果你相信我,那么就记住我说的话。以后如果有人说的话,跟我说的话不一样,我希望你能够用自己的头脑思考,谁说出的是真相,谁是在骗你。”

    何之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脸色分外严肃。

    顾念之也跟着严肃起来,她坐直了身子,点点头,“何教授您请说。”

    “我们何顾两家,有很深的渊源。”

    “我的祖父何守望,和你的祖父顾浩泽,曾经都是日本针对华夏的‘度种计划’的幸存者。”何之初缓缓地说。

    顾念之一下子想起来,祖父顾浩泽的那封信里提到过的“吾友何守望”!

    “敌首暴怒,虐杀吾友何守望。”

    “吾友何守望之子何承坚随吾奔赴欧洲,途中知道父亲惨况,发誓为父报仇,悄然离去。”

    这两段话在顾念之脑海里回荡,她一下子捂住嘴,惊讶地说:“等等!何守望是您祖父?那何承坚……是您的父亲?!”

    那天在俄国克里姆林宫给她打电话的男子,就是何之初的父亲何承坚?!

    何之初点了点头,“嗯,我父亲正是何承坚。”

    “原来是这样……”顾念之感慨万分。

    这就说得通了,何之初为什么对她的过去好像很了解的样子。

    因为他们两家是世交啊!

    从祖父、到父亲,现在又到他们这一辈。

    何之初微微一笑,“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会说你是我的未婚妻吧?我们的父亲早年戏言,如果他们以后有孩子,并且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

    “您也说是戏言。”顾念之眨了眨眼,岔开话题:“怎么能当真呢?不过后来呢?您知道我父亲去哪儿了吗?”

    何之初叹了口气,眼神闪了闪,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地说:“这是我无法回答的问题。七年前,你父亲飞机失事,你被人从家里带走……我知道你失踪的消息后,开始到处寻找你,直到三年前,终于查到你在华夏帝国……”

    为了不动声色来到她身边,何之初费了很多心血,绕了很大一圈。

    结果他什么都预计到了,就是没有预计到,顾念之根本不记得他了。

    “……我试过要唤醒你的记忆,可是你一努力回想,脑袋就疼得要命。我后来觉得,以前的事,不记得就算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是不是?”

    何之初的神情依然清冽冷漠,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如春风拂面,温暖和煦。

    顾念之听得心头暖暖地,从面前的咖啡桌上拿起纸巾擦了一下眼泪,“何教授……”

    “你可以叫我何哥哥,你小时候一直都是这么叫的。”何之初淡淡地看着她,目光不带丝毫温度,像是所有的火种和热度都被他冰封起来,不露分毫在外。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小时候这么叫无所谓,现在这么大了,再叫何哥哥,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我还是叫您何教授吧,既熟悉又亲切。”

    “随便你。”何之初也没有坚持,他倾身向前,微笑着说:“现在,你可以接受这份礼物了吧?你虽然没有嫁给我,但以我们两家的渊源,我做你的娘家人绰绰有余。如果你还要推辞,不仅让我寒心,也让我们两家的长辈寒心。”

    何之初话说到这份上,顾念之再不接受就真正矫情了。

    但这么一大笔财产,就这样收了,霍绍恒那边还不知道要如何反应,顾念之真正头疼了。

    她凝眸思考着,说:“……这件事我还要跟霍少商量一下,何教授,等我跟霍少商量好了,再给您答复好吗?”

    “你看看,真是女生外向,还没嫁过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你是不是傻?这是我给你的嫁妆,是专门馈赠给你的私产,不是跟霍绍恒的共有财产。如果不是你们早领证了,我会让你公证为婚前财产。”

    何之初垂下眼眸,笑得讥诮,“虽然霍绍恒未必看得上这点小钱,但别人可不一定。人人都认为你是孤女,没有娘家依靠。你难道不想狠狠打那些人的脸?”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295章《我是你的依靠》。

    今天月票应该会到1500,提前加更哦!所以还是三更。

    下午一点月票1500加更,晚上八点第三更。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