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14章 所思在远道


    这种突然失联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手機用戶請浏覽m.xqqxs.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但是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后果都不太好。

    阴世雄心里更加忐忑,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里坐到天亮。

    顾念之早上起床沐浴,匆匆忙忙吃了早饭就上课去了。

    阴世雄等到上午十点,才等到赵良泽那边的回邮。

    除了加密之外,还用了特别行动司专用密码写的邮件。

    这就很严重了。

    阴世雄摩挲着下颌,目光久久盯在那份赵良泽的这份邮件上。

    ……

    顾念之这个时候正坐在哈佛大学法学院何之初的办公室里上课。

    何之初看了她昨天写的作业,给她仔细批改了一番,然后让她重写一遍。

    不过是起草一份有关公立学校拨款原则的法律草案,居然让她重写。

    顾念之心里很不以为然,但是没有跟何之初正面顶撞,她默不作声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接收何之初发来的修改邮件。

    何之初的办公室很大,办公室明亮透明的窗子占了一半的墙壁,他的办公桌就在屋子最深处的窗边。

    在他办公桌侧对面靠墙的地方,又放了一张精致的小书桌,上面摆着顾念之的笔记本电脑。

    这里就是她这两个月经常要待的地方。

    何之初处理完自己的邮件,拿起公文包和ipad,对埋头重写法案的顾念之道:“我要出去开会,两小时后回来。”

    顾念之“哦”了一声,眼角的余光瞥见何之初修长的手指关上办公室的门,才松了一口气,咬着笔头,愣愣地看向窗外的蓝天白云发呆。

    她的思绪不由自主飞到霍绍恒身上,暗忖霍小叔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

    被顾念之和阴世雄挂念的霍绍恒和赵良泽此时正在奥地利维也纳郊区的黑森林里奔跑。【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时值盛夏,这片由树林和草地混合而成的森林郁郁葱葱,浓绿得发黑,一眼望不到边。

    森林深处大树林立,隔绝了外界的炎热和阳光,只余一片清凉。

    因为林木太过茂密繁盛,树林深处纵然是大白天也是阴森森的。

    霍绍恒和赵良泽都穿着军绿色迷彩服,脸上同样抹着绿黄相间的油彩,戴着有滤光功能的深黑墨镜,迅速跳过一条条小溪,越过一座座丘陵,来到森林深处一棵参天大树下面。

    “a组是在这里消失的吗?”霍绍恒和赵良泽背靠着背,目光在森林里逡巡。

    “信号显示是这里。”赵良泽只动了动嘴皮子,声音小得别人绝对听不见

    。

    就算是和他背靠背的霍绍恒,也只能从耳机里听见他说话。

    霍绍恒手上戴着露手指的军用皮手套,拨了拨高挺鼻子上架着的墨镜,对着四周看去。

    他的墨镜有识别定位功能,还有识破隐蔽物体的功能。

    但是一处处看过去,并没有异样。

    地上的痕迹显示这里曾经有人来过,但是已经两天过去了,并没有增添新的痕迹。

    “……到底去哪里了?难道真的会飞不成?”赵良泽自言自语说着顾念之的口头禅,“……咋不上天呢?”

    “上天?”霍绍恒一怔,突然仰头,看向那棵大树的树顶。

    枝叶繁密的大树上,看上去和别的树没有差别,但是霍绍恒总觉得那枝叶的顶端有些不对劲。

    他本来想打开通讯器,但手指刚搭在通讯器上,他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安。

    就是这股对危险的直觉,无数次让他避开陷阱。

    “你在这里守着,我上去看看。”霍绍恒决定不打开通讯器,直接上去看看。

    他抱着粗大的树干,身形闪动,迅速上到了树顶。

    其实刚爬到一半,他就松了一口气。

    从树顶的鸟巢处探出一个脑袋,对着他发出几声鹧鸪的叫声。

    霍绍恒迎着从树缝里透出来的阳光打了几个手势。

    很快,树顶鸟巢处有两个人影探身出来。

    正是他们失踪了两天的a组成员。

    “霍少!”两人看见霍少,激动得差一点摔下来。

    霍绍恒对他们点点头,指指树下。

    两人会意,跟着霍绍恒慢慢爬了下去。

    赵良泽看见这两个失踪的队友找到了,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顺手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朝一个队友的肩膀上捶了一拳,“你小子!干嘛躲在那上面不下来?吓死我们了……”

    虽然出任务就难免有伤亡,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能习惯失去队友的悲伤和哀恸。

    那两个失踪了两天的队友互相搀扶着,朝霍绍恒和赵良泽苦笑:“霍少,我们没有完成任务,而且被敌人打伤了腿。”

    霍绍恒和赵良泽这才看见这两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站定行礼。

    “回去再说。”霍绍恒拍拍他们的肩膀,“先把伤口简单处理一下。”

    赵良泽打开背包,把临时医药急救包拿出来,撕开同伴的裤腿,仔细检查了一番。

    “中了弹,得把子弹取出来。时间有些长,里面可能化脓了,得马上手术。”赵良泽只做了简单的清洁处理

    。

    霍绍恒接过手术刀:“我来。”

    他们不能再拖了,枪伤不能去这里的医药治疗,因为一去,医生就有义务报警。

    华夏帝国在奥地利的大使馆虽然有医生可以做这样的手术,可是他们特别行动司的规矩和纪律就是一出过国,就不能把自己再当华夏帝国的公民,他们必须斩断跟华夏帝国的一切联系,华夏帝国的大使馆他们当然不能去。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自己做手术。

    赵良泽仔细给他们的腿做了局部麻醉。

    霍绍恒紧抿着唇,面无表情地戴上除菌的医用手套,手里拿着手术刀,非常沉稳地挑开第一个队友的伤口处,刮去外面腐烂的碎肉,晶亮的刀光轻闪,旋转入内,探到子弹的硬壳,再沿着子弹的方位旋转一周,用了巧劲往上一拨,那子弹就咚地一声弹了出来。

    赵良泽急忙将一块酒精纱布盖了上去,密封包扎起来,一点血腥味都不能泄露出去。

    “该你了。”霍绍恒对另一个人招招手。

    已经有第一个手术的顺利经验,第二个进行得更快。

    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就剜出了腿部的子弹头和碎片。

    赵良泽同样给清洗包扎,非常娴熟。

    这种野外疗伤,对于他们来说,也是经常训练的,是他们的工作内容之一。

    整个过程不到十五分钟,但是霍绍恒已经觉得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了。

    “马上离开这里。”他站起身,将a组两个队员的背包拿过来拎在手上,和赵良泽一起一人扶着一个伤员,往另一边走去。

    整个森林的方位路线,他们来的时候都已经研究清楚了。

    所幸这个森林太大,而且树叶繁密,遮天蔽日,电子信号都不太好,他们才能避开敌人的追踪,顺利离开这个地方,回到森林边上停着的suv里面。

    两个队员一进去,精神就放松了,很快打起呼噜。

    赵良泽迅速发动汽车,风驰电掣般往他们的落脚处行去。

    霍绍恒一只手肘杵在车窗边上,手背贴着下颌,目光深沉厚重,看着车外飞速掠过的街景,他的脑子里在急速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捷克的时候执行得好好的任务,在奥地利却寸步难行。

    就好像,他们的一切,已经被人洞悉先机,每次都能早他们一步摆下陷阱阵势。

    ※※※※※※※※※

    这是第二更月票2200加更。

    晚上六点第三更。

    至于晚上八点的第四更,俺今天不能保证……

    o(n_n)o~。(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