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399章 谁持彩练当空舞 1

你好,少将大人 第1399章 谁持彩练当空舞 1


    肖夜和她并排坐在后车座上,抱着双臂闭着眼睛淡淡地说:“我的职责是保护你,别的事情我不知道。”

    顾念之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肖夜这姑娘真是不怎么会说话,是那种能随时把天聊死的人。

    顾念之虽然很喜欢聊天,有她在的场合绝对不会冷场,但今天不知怎地,她心里一直梗得慌,没有兴趣继续下去,闷闷地将视线投向车窗外面,也不说话了。

    一向能言会道的阴世雄,此时在前座也是一声不吭,没有接话的意思。

    顾念之心里七上八下,看着车窗外沿海公路的美景,心情却怎么也轻松不下来。

    汽车在夕阳的余晖中飞驰,一行人经过重重关卡和安保检查,终于来到军港基地里唯一一处招待所门前。

    这里是专门用来招待上级领导和重要来宾的地方,一般人不能住在军港里面,只能去住外面的度假酒店。

    军港里面的招待所造型古色古香,看起来像一座博物馆,只有四层小楼,但是视野非常好,正对着烟波浩渺的南华夏海。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天气很好,晚风清凉。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顾念之用手搭在眼前,往远处眺望,但是海天之间只看得见无数只海鸥飞来飞去。

    天高云淡,海水正蓝。

    海面波光粼粼,近海处泛着一层清亮的蓝绿色。

    招待所门口种着粗壮的棕榈树,碧绿油亮的叶子在晚风下沙沙作响。

    站在招待所的台阶上,回首遥望,隔着一条小路就是沙滩。

    沙滩上的沙是那种质量很好的白沙,看起来绵软细腻,让人忍不住想脱了鞋子,去沙滩上走几圈。

    再远处,离这里大概五百米的地方,应该就是军港的船坞。

    因为一眼望去,那边泊着不少高大威武的军舰,沿着海岸线一字排开,就跟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一样。

    还有战斗机在舰船上不断起落。

    正是傍晚退潮的时候,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那声音居然盖住了战斗机隆隆的声响。

    顾念之忍不住捂住耳朵。

    海景确实很美,但是离得太近,海边的噪音也不得了。

    她觉得长期住在这里的人大概听力比较容易受损。

    顾念之胡思乱想着,再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跟肖夜和阴世雄一起进招待所里面去了。

    肖夜和阴世雄去前台要房间。

    顾念之跟在后面好奇地四处观望。

    她发现这里的服务员都是军人,因为不管男女,都穿着海军常服,还是带正式军衔的那种,不是某宝卖的cosplay的制服。

    肖夜从前台取了自己和顾念之的房间门卡,和她一起走到三楼,找到房间号,插上门卡推门进去。

    一间装修得异常典雅精致的套房出现在她们眼前。

    外面是一间客厅,酸枝木桌椅和古典沙发,地上是同色酸枝木地板。

    客厅和卧室用一道多宝阁做隔断隔开。

    多宝阁中间留着一道门的缝隙,装了纸门,不知道是什么纸,看起来雾蒙蒙的。

    纸门右下角用水墨斜斜画了一支兰草,还有一个签名,一看就是大师手笔。

    套房应该开着窗,因为能够清晰地听见窗外澎湃的海浪声。

    带着咸意的海风吹了进来,纸门轻轻晃动,右下角的兰草像在随风摇摆。

    顾念之的神情越发惊疑不定。

    这待遇,是给她的,还是给肖夜的?

    肖夜也在心里嘀咕。

    这么好的房间,仅次于这招待所里的总统套房了吧?

    可总统套房给季上将、龙议长和白首相,还有那位谢老爷子不奇怪。

    但是仅次于总统套房的房间给了顾念之……

    是看在霍少的面子上吗?

    想到霍绍恒马上就要回来了,肖夜又释然了。

    以他们霍少的地位和功绩,住总统套房都够格了,更何况是比总统套房还差一个等级的套房呢?

    反正霍少回来,她就会把房子让出来,给霍少和顾念之这对未婚夫妻住。

    肖夜不再纠结,拎着行李箱进去了。

    这套房有两间卧室,各带自己的浴室。

    一间是大床房,只有一张的大床。

    一间是双人床房,里面放着两张的双人床。

    肖夜直接走进双人床房。

    大床房留给顾念之。

    顾念之走进大床房,看见面向大海的落地窗半敞着,喧嚣的海浪声和略带咸意的海风就是从这里传进来的。

    她直接从落地窗走向露台,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顿时出现在眼前。

    顾念之深深吸了一口气,想将胸口那股不怎么舒服的感觉全数吁发出来,但没什么用。

    在露台上站了会儿,顾念之正要回去收拾东西,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船坞那里,大型吊车和工程车开了过来,还有很多穿着连体工作服的人,戴着头盔,打着手势上下指挥,像是要搭建什么设施。

    那里灯火通明,照得那片海岸线如同白昼一般,在这种鲜明对比之下,别的地方就显得更加黑了。

    顾念之好奇地看了一会儿就收回视线,回自己房间洗漱,还冲了淋浴,洗了头,然后找到阴世雄,和肖夜他们三人一起下楼吃了一顿丰盛的自助餐。

    吃完晚饭,两人和阴世雄告别,回到自己房间,天还没黑。

    季上将跟她说过,烈士遗体明天一早就到了。

    他们的迎接仪式就在明天。

    两人回房换了衣服出来,准备去吃晚饭。

    肖夜早收拾好了,换了一身黑色裤装,利落的七分袖小上衣,九分裤齐踝小腿裤,黑色波板鞋,大长腿跟超模似的,但比超模有劲多了。

    超模的长腿只能用来走秀。

    肖夜的长腿可是能杀人的。

    顾念之笑着对肖夜眨了眨眼,“肖夜,你的腿是真正的‘大杀器’,字面意义上的。”

    肖夜毫不在意,淡定地说:“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顾念之忙说:“好啊,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担心你太忙……”

    肖夜不动声色,“那就从每天跑步开始。要锻炼腿部的爆发力,每天早上至少跑十公里。”

    顾念之立即打消向肖夜学功夫的念头,讪笑着说:“……这样啊,让我再考虑考虑。”

    一副打官腔的样子,跟霍绍恒像了十足十。

    肖夜这才看了她一眼,微笑道:“顾小姐真不愧是霍少的未婚妻,你们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这话顾念之爱听,她心情轻松起来,说:“我吃晚饭前看见船坞那边好像在盖什么东西,不知道是要干嘛。”

    “是吗?”肖夜看了看手表,“霍少他们的船到了吗?”

    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顾念之却说:“没有呢,连影子都没看见。”

    吃饭前她是没看见。

    肖夜走到她卧室的露台,瞥了一眼船坞,又拿起望远镜看向大海的方向。

    “已经来了。”肖夜放下望远镜,递给顾念之,声音中带着隐隐的骄傲,“你看看,我们的航母。”

    顾念之接过望远镜看去。

    只见茫茫的大海上,数艘军舰渐渐展露了它们的剪影。

    好像有人拿着毛笔,在宣纸上泼墨作画。

    几笔淡淡的勾勒,就画出了万千山水。

    傍晚的夕阳已经完全坠落到海平面以下,漫天晚霞如火如荼,在清澈碧蓝的海面上跳跃,半江瑟瑟半江红。

    远处的军舰上站着很多挥舞手臂的人,那里面应该不会有霍少……

    这么幼稚的举动,他是不屑于做的。

    顾念之摩挲着手机,恨不得给他打一个电话。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霍绍恒出任务的时候,是不能携带私人手机的。

    他的公务手机,她又不是很清楚号码。

    因为霍绍恒每出一次任务,所用的公务手机号码都是不一样的。

    恋恋不舍地放下望远镜,顾念之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刚才看见的船坞,不由大吃一惊。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顾念之敢打赌,不超过一个小时,船坞那边就搭建了一个巨大的临时礼堂!

    这工兵的行动能力也太逆天了吧?!

    顾念之赞叹有声。

    肖夜收回看向远方的视线,上下打量顾念之。

    看得出来顾念之是精心打扮过的,穿着一身定制的黑色职业正装,剪裁非常合身,恰到好处地烘托着她柔美高挑的身材。

    脸上化了淡妆,眉黛烟青,肤光胜雪,大眼睛描了淡淡的眼线,长长的睫毛不用上睫毛膏,自带卷曲浓密效果。

    丰满的菱角唇天生带着微笑的模样。

    唇上颜色自然殷红,只上了一层淡淡的唇蜜,唇纹都没有,这就是青春的美好啊……

    肖夜感叹着,拍拍顾念之的肩膀,说:“一个小时才搭好,不算迅速了。”

    顾念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人站在露台上一时都没有说话。

    直到看见那军舰越来越近了,才听见门铃声响。

    顾念之去开门,见是阴世雄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两束用玻璃纸包装的白色鲜花。

    那花朵洁白硕大,花瓣莹润如玉,繁丽端庄,还带着几片绿色的叶子。

    顾念之的心重重一跳,几乎要跃出嗓子眼了,然后又急速下沉,给大脑带来眩晕的失重感。

    这花……竟然不是常规的献给烈士的花。

    这花,是夜昙花,又叫cereus,跟她同名。

    顾念之的视线落在那花上,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是夜昙?它在晚上绽放,一般只开三到五个小时。用它来献花吗?”

    阴世雄低头垂眸,淡淡地说:“嗯,这是我们的园艺师傅专门催开的夜昙,用特殊工艺处理过,保持二十四小时没问题。”

    顾念之缓缓从阴世雄手里接过夜昙花,手指尖不小心触到了阴世雄的手。

    阴世雄察觉到顾念之的指尖冰冷颤抖,心想她也不是一无所知,更加黯然,忙稳住身形,视线淡淡扫过,顾念之脸上白得几乎没有血色。

    她神情惊疑不定,眸光瞳瞳的大眼睛征询地看着阴世雄,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阴世雄当然不会被顾念之看出什么,他温和地摸了摸顾念之的头,“行了,走吧,他们已经到了。霍少让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顾念之点点头,转身把两束玻璃纸包着的夜昙花放回房里的花瓶里,自己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阴世雄身后,往船坞那边走过去。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399章《谁持彩练当空舞(1)》。

    今天两更,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八点第二更。

    ps:标题“谁持彩练当空舞”,是开国太|祖的词,彩练,就是彩虹的意思。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