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15章 野鸳鸯


    顾念之屋顶的移动面板没有阖上。

    两人躺在树屋里,睁眼就从透明钢化玻璃的屋顶看见藏蓝色的夜空,以及从树枝桠间透出来的点点星光。

    顾念之躺在霍绍恒的臂弯里,抱着他的脖颈,心满意足地说:“霍少,我很喜欢这个树屋,谢谢你。”

    霍绍恒看了她一眼,“你要怎么谢我?”

    顾念之:“……”

    “我不是谢过你了?”

    “就说谢谢两个字?这也叫谢?”霍绍恒闭上眼睛,不动声色地挤兑顾念之。

    顾念之想了一下,凑过去,飞快地在霍绍恒唇上亲了一下。

    霍绍恒的喉结上下滚动着,说:“不够,至少要亲五分钟,法式深入。”

    顾念之:“……”

    她丰满的菱角唇翘了起来,“法式深入?可我不会啊……”

    “不会?早说啊,我教你。”霍绍恒翻过身,和她面对面躺着,一手握住她的后脑勺固定住,一边吻了上来。

    舌尖深入她紧闭的双唇里。

    顾念之一动不动,慢慢松开唇,让他探了进去。

    心跳得很快,一下一下,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也许是因为在树屋里接吻,透明的屋顶上掉落点点星光,就像在野地里跟他做一对野鸳鸯。

    这认知让她忍不住颤抖,双唇相贴的触感被无限放大。

    时间变得很慢,他的每一下动作都被定格,如同雕塑,留在她心里,回味无穷。

    她和他不是第一次接吻,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让她能够意识到亲吻能让人激动到这个程度。

    不过是唇与舌的接触,可酥麻的感觉流淌全身,他的舌尖每碰触一下她的舌尖,就能引起一道闪电般的颤栗。

    没过多久,她就开始喘息,霍绍恒的气息也粗重很多。

    只是接吻而已,两人分开的时候,却都觉得余韵无穷,身和心一起放纵。

    “……学会了吗?现在该你了……”霍绍恒哑声说道,在她面前主动启唇,等着她的舌尖探进来。

    顾念之也确实想再亲一会儿。

    她闭着眼睛,把自己的舌尖送到霍绍恒嘴里,学着他的样子,让他含住自己。

    霍绍恒的一只手在她后背摩挲,上下来去。

    当她亲的深入的时候,他的手劲会突然变大,她的腰都快被他捏折了。

    当她想退出来的时候,他又会在她腰窝处轻拢慢捻。

    她就像在走钢丝,所有的感官都悬吊于此,风略一吹一下,她就溃不成军……

    ……

    早上醒来的时候,耳边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

    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透过屋顶的钢化玻璃照了进来。

    经过凤凰木树叶的过滤,这阳光也没那么热了,斑斑点点落在薄被上。

    那两只喜鹊也醒了。

    一只好奇地在屋顶上走来走去,间或啄上一啄。

    顾念之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一只鸟的身影。

    她无语地用手搭在额头,挡住刺目的阳光,喃喃地说:“……你是一只喜鹊,就不要学人家啄木鸟了。再说这又不是树,你啄我屋顶干嘛?”

    也许是她的碎碎念起了作用,也许是小喜鹊玩厌了这个游戏,过了一会儿,它自己展翅飞走了。

    顾念之侧过头,看见睡在她身边的霍绍恒,心满意足地把脑袋靠在他的臂弯,说:“早上好。”

    霍绍恒没有睁眼,循着声音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也说了一声:“早。”

    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顾念之的两只耳朵一起红了。

    霍绍恒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她白玉般的耳垂染上淡淡的红晕,像是上好的粉晶碧玺,也像清甜的荔枝肉,通透润泽,让人想咬一口。

    霍绍恒确实咬了一口,在她耳垂上留下两个淡淡的牙印。

    顾念之捂着耳朵,忙往后退,嗔道:“你属狗的吗?怎么动不动就咬人?”

    霍绍恒挑了挑眉,“动不动?我还有哪次咬过你?”

    顾念之语塞,但又不甘心被反驳,眼珠转了两下,嘟哝道:“……每次都咬,你忘了?”

    霍绍恒垂眸看着她,“你说耳垂吗?还是……”

    目光逡巡着,从她精致的锁骨,看向她锁骨往下,暗藏的深深的阴影沟壑。

    顾念之耳朵根都红了。

    霍绍恒低低地笑了起来,凑到她耳边,声音低沉得像是从胸腔里发出的共振,“……傻妞儿,那不是咬,那是吃……”

    顾念之紧紧闭上眼睛,伸出手,准确地盖住了霍绍恒的嘴,不许他再说下去了。

    每次都是这样,在这方面,霍绍恒只言片语就能让她落荒而逃。

    两人在树屋里又温存了一会儿,才起身回房间洗漱。

    顾念之去浴室洗澡。

    昨天她和霍绍恒在树屋睡了一晚上,虽然除了亲吻,没做别的事,但顾念之还是觉得腰酸背痛,就跟做了那啥一样。

    她也纳闷,只是接吻而已,怎么会有这样的效果?

    霍绍恒回到自己房间,也去浴室冲淋浴。

    顾念之父母“五七”刚过,霍绍恒没有跟顾念之做那种事,虽然他很想,但作为顾祥文夫妇的女婿,他不能这样做。

    可是昨天晚上只是在树屋接吻,他却得到异样的满足。

    照这样下去,霍绍恒不知道自己对顾念之的感情会深到什么程度。

    在男女关系上,有的男人是一开始就非常热情,好得跟教科书一样标准的模范男友,但这种的持久度一般很差。

    只要把女人追到手,后面就越来越差劲,一蟹不如一蟹了。

    有一种男人非常慢热,开始的时候可能让你诸多不满,但只要让他热起来,这烈度无人能比,而且一辈子都会处于持续升温当中。

    顾念之很庆幸,自己遇到的是后一种男人。

    她换好衣服出来,坐在梳妆台前做皮肤护理的时候,看见了比往日粉嫩的耳垂。

    用手摸了摸,似乎还能摸到霍绍恒灼热舌尖的温度,还有他的牙,轻轻咬在耳朵上的感觉。

    “真是属狗的,还不承认……”顾念之看着梳妆台的镜子,低声笑了起来。

    说到“属狗”,顾念之不可避免想到了俄国那个可爱的小男孩送她的那只纯种小柯基阿柯。

    自从她回国之后,就各种忙乱,还没有去看过它呢。

    吃早饭的时候,顾念之问起了小柯基阿柯。

    “霍少,我记得你把它送到军营跟军犬一起训练去了,我能去看看它吗?”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415章《野鸳鸯》。

    今天两更,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亲们晚安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