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19章 没把她当外人


    儿子?

    怎么说到儿子?

    顾念之一颗心扑通乱跳。

    霍绍恒感觉到手底下柔嫩的身子突然僵硬了,勾了勾唇,轻描淡写地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顾念之脱口而出:“不行!”

    “不行?”霍绍恒挑了挑眉,不给顾念之按摩了,“怎么不行了?军营里训练的不好吗?”

    顾念之翻过身,躺在杏红色真色枕头上,脸颊红粉菲菲,比凤凰木的花朵还要明艳。

    丰满红润的菱角唇一张一阖:“……可是你可以亲自训练他啊……”

    顾念之想着,总归是亲生儿子,霍绍恒大概会手下留情吧?

    想到儿子到军营里受训,她也会心疼啊。

    霍绍恒俯身下去,在她唇上亲了亲,微笑着说:“术业有专攻,我不擅长训练新兵。”

    顾念之嗤了一声,翻身不理他。

    说得好像儿子已经长大入伍了!

    其实连个影儿都没有……

    顾念之前几天才刚来了例假,这二十多天里,跟霍绍恒最多只亲亲,根本没有那啥,怎么生的出儿子?

    况且她还二十岁都不到,就生儿子?

    太早了吧?

    顾念之理智地决定不跟霍绍恒这么早争论这个问题。

    她翻了个身,将霍绍恒拉下来,正要好好亲一亲他,只听“汪”的一声叫喊,小柯基嗖地一下跳到床上来了,蹲在她身边虎视眈眈看着他们。

    顾念之抽了抽嘴角。

    这只小狗精好像确实有些碍眼。

    霍绍恒摸了摸顾念之的头,忍着笑说:“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霍绍恒起身往外走去。

    顾念之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跟小柯基说:“阿柯,你不用这样像防贼似地防着霍少,他是……他是我丈夫,丈夫你懂吗?”

    刚走到门口的霍绍恒脚步顿住了。

    他听见了顾念之的声音,被她口中的“丈夫”两个字彻底震撼了。

    这是他逼她签下婚书之后,第一次听她说出这两个字。

    他原本以为,这根刺会永远横梗在她心头,就算他再怎么努力,她也不会忘了那时候的痛。

    握着门把手的手不知用了多大力气,手背上青筋直露。

    仰起头,看着头上洁白的吊顶,深吸一口气,将胸口的悸动压了下去。

    不管多少人在他面前说,顾念之能跟他在一起,是她好命,只有他知道,能跟顾念之在一起,能被她爱上,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也是最好的运气。

    霍绍恒喉结上下滚动着,终于还是推开门出去了。

    ……

    接下来的几天里,顾念之终于跟小柯基取得了暂时的平衡。

    她每天照例带着小柯基跑步,执行军营作息时间,但小柯基也不再干涉她跟霍绍恒亲热。

    这个意思就是,虽然霍绍恒还是不能留在顾念之房里,但是顾念之可以去霍绍恒房里过夜。

    只要晚上多给小柯基几根肉骨头“贿赂”它一下,小柯基就可以“眼不见为净”,乖乖趴在自己狗窝里睡觉。

    这天晚上,小柯基在狗窝里睡了之后,顾念之才来到霍绍恒的套房。

    霍绍恒正在书房里回复邮件。

    顾念之敲了敲他书房的门,笑眯眯地说:“我来了。”

    霍绍恒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开视线,微微笑了一下,“我马上就好。”

    顾念之对他做了个手势,自己转去霍绍恒的卧室。

    最近几天她晚上都住在这里,所以自己的东西也一点一点搬了一些过来。

    浴室里放了她常用的洁面皂,面霜、精华和面膜,架子上多了她的浴巾,浴缸前一双粉色拖鞋和蓝色拖鞋并排放在一起。

    衣橱里放了几套她在家里穿的休闲装,内衣内裤鞋袜也拿了一些过来,放到霍绍恒这边的衣橱里。

    霍绍恒的衣服绝大部分都是军装,作训服、常服和礼服,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

    顾念之花花绿绿的衣服放了进来,凌乱之余,和他的军装相比,又多了一丝奇异的和谐。

    就像ak47上别了一支玫瑰,震撼的暴力美学之感扑面而来。

    顾念之把自己喝水的水杯放到霍绍恒卧室窗前的书桌上,再把自己的化妆品收拾整齐了。

    霍绍恒的卧室里没有梳妆台,她就把一些简单的瓶瓶罐罐直接放到他书桌上了。

    东西收拾好了,霍绍恒还没进来,她已经困了。

    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也该睡觉了。

    她爬到床上,只留一盏暖黄色的夜灯,就这样睡过去了。

    霍绍恒处理好邮件,回到卧室的时候,看见顾念之已经睡着了。

    他没有吵醒她,轻手轻脚去浴室洗漱。

    打开浴室的灯,看见盥洗台上摆放的宝蓝色瓶瓶罐罐,霍绍恒抿嘴笑了一下。

    多了顾念之的东西,他的浴室就像从黑白电影,过渡到彩色电影,背景和感受都不一样了。

    洗漱完了回到卧室,他关了夜灯,在顾念之身边躺下。

    她好像意识到夜灯关了,小声哼唧着,不安地挪动。

    霍绍恒将她抱入怀里,让她枕着他的胳膊睡。

    她很快安定下来,在他的臂弯找到一个非常舒服的位置,再次陷入沉睡。

    这几天,两个人晚上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并没有“擦枪走火”的情况出现。

    不是他不想,而是顾念之心情还没完全恢复,他不想让她为难。

    所以虽然每天晚上他都不太舒服,但还是强行忍耐。

    两人是夫妻,以后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急,不急……

    ……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不知不觉,霍绍恒的一个月假期很快要结束了。

    顾念之也准备要回议会上院正式入职。

    这一天早上,顾念之带着小柯基从外面晨跑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

    她戴着蓝牙耳麦,用语音接通电话之后,笑着问道:“请问您哪位?”

    “念之,是我。”手机里传来何之初清冽冷漠的声音,在夏日炎热的早上听起来居然带来几分难得的凉意。

    顾念之微微笑了起来,“何教授?您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

    自从在国家烈士公墓顾祥文夫妇的墓前跟顾念之不欢而散之后,何之初就把她的手机拉黑了。

    顾念之也生气何之初对她父母的态度,因此也没有去主动联系他。

    两人足足有一个月没有说话了。

    现在何之初主动打电话,她也就坡下驴,打趣两句。

    何之初默然了一会儿,有些不自在地说:“……对不起。”

    “没关系。”顾念之一边说话,一边走上霍绍恒官邸的台阶,“以后您别在我面前那么说我的爸爸妈妈就好。”

    何之初更加难受,但只有点头,“嗯,我知道了。”

    然后很快转移话题。

    “念之,你还记得美国的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律师吗?”

    顾念之脚步一顿,“范德比尔特?记得啊,怎么了?案子破了?”

    根据顾嫣然和夜玄的口供,范德比尔特律师是顾念之父亲顾祥文的指定律师。

    夜玄为了顾念之跟顾嫣然打争产官司的事,还专门去了一趟美国小石城,找范德比尔特律师询问顾祥文遗嘱的事。

    可是范德比尔特律师还没来得及回复,一家人就被全部行刑式杀害在家里,凶手然后放了一把火,把他家几乎烧得干干净净。

    当时美国警方一度认为夜玄是凶手,因为他刚刚和范德比尔特律师接触过,范德比尔特一家人就遇害了。

    为此出动大批警力追捕他,后来还是何之初专门去美国,为他打官司,把他救了回来。

    当时夜玄是脱罪了,但凶手是谁,当时并没有人知道。

    何之初握着手机,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电脑说:“案子没破,但是范德比尔特律师的遗嘱执行人刚刚联系我,说范德比尔特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清单里,有一份委托,是来自顾祥文的遗嘱,指明要给遗嘱受益人,也就是你。”

    顾念之惊讶无比,“范德比尔特律师那里真的有我父亲的遗嘱?!”

    谁也不知道,原来顾祥文真的立有遗嘱,而且放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律师手里。

    这种律师在美国多如牛毛,如果不是特别熟悉顾祥文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个律师的下落?

    顾念之又想到了顾嫣然。

    她应该是唯一知道范德比尔特是顾祥文遗嘱律师的人吧?

    可见父亲当年,真的没把她当外人啊……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419章《没把她当外人》。

    今天两更,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亲们晚安么么哒!

    ╰(°▽°)╯。nt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