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21章 意难平


    顾念之眼神闪了闪,心想如果这就算发财,那她早就发大财了,还等这个遗嘱?

    黄花菜都凉了……

    事实上,顾祥文潜艇上最后的遗言,才是真正有效的遗嘱。

    而在那个遗嘱里,顾祥文把他所有财产直接给了顾念之。

    顾念之想起顾祥文全息虚拟人像说的话,心里又难过,又感动,还有一丝隐隐的骄傲。

    再看一看威廉递过来的这份简单的遗嘱,她的视线在那两行字上顿住了。

    “我的所有财产,都由cereuscharityfoundation继承。”

    “我的女儿顾念之,是cereuscharityfoundation的执行人和受益者。”

    她突然想起来了charityfoundation的性质。

    这种独立于自然人的经营方式,跟orp一样,是独立法人,也就是说,顾祥文的财产,其实是给了这个慈善基金,不是给她的。

    再想一想顾祥文在潜艇上的最后遗言,也有两句话。

    “我和我夫人名下一切财产,都由我们的亲生女儿顾念之继承。”

    “如果她也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所有财产全部捐赠给我们的祖国华夏。”

    和上面这份遗嘱对照来看,有本质上的不同,但也有共同的一面。

    就这共同的一面,让顾念之头皮发麻。

    她的手指微微发抖,眉梢轻轻跳了两下,把心头那股不明所以的悸动轻轻压了下去。

    抬起头,继续端庄地笑着对威廉说:“谢谢您远道而来,为我解了这份疑惑。”

    威廉非常热情,挥舞着手臂:“你的慈善基金需不需要管理人?我可以做你的管理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顾念之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本人就是律师,我知道如何运作一个慈善基金。而且,目前我并不想把资金注入到这个慈善基金组织里。”

    “啊?这不行啊,按照遗嘱,你必须……”威廉瞠目结舌,指手画脚表示反对。

    顾念之收敛笑容,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父亲在七年前,留下另外一份遗嘱,所以您手里的这份遗嘱,其实已经作废了。”

    “什么?!顾先生还留下另外一份遗嘱?!”威廉灰蓝色的眼珠已经瞪得凸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范德比尔特先生知道吗?!”

    顾念之没有义务回答他的问题,偏了偏头,朝他伸出手,“总之,很感谢您的到来。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好好玩几天,我做东,您的费用我包了。”

    她现在也是不大不小的一个富婆了,就算没有顾祥文的财产,她也有一笔不小的资产。

    威廉搓着手,很是无奈的说:“您真的有另外一份遗嘱?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给我看一看?”

    顾念之当然不会同意。

    她淡定地说:“不管怎样,我是我父亲唯一的继承人,只是继承方式不一样。最后一份遗嘱才是有效遗嘱,您就不用操心了。”

    威廉再三询问,顾念之都没有回答他。

    他也没办法了,他只是范德比尔特先生的遗嘱执行人,并不是顾祥文的遗嘱执行人。

    追问几次之后,他也就识趣地不再多嘴。

    反正顾祥文最后一份遗嘱,只有出现新的遗嘱继承人才能在法庭上挑战顾念之,要求她公布出来。

    不然的话,她说不拿出来,别人还真没这个资格逼她拿出来。

    ……

    威廉走后,何之初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说:“顾祥文还有一份遗嘱?是你们找到他遗体的时候发现的?”

    差不多吧。

    顾念之点了点头,眼神飘忽着,不敢看何之初,喃喃地说:“……何教授,不是我故意要瞒着你……”

    何之初伸出一只手,阻止她说下去,脸色铁青:“行了,你不用跟我解释。”

    有关这位顾祥文先生的事,他是一点都不想知道。

    顾念之的视线看了过来,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低下头,跟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说:“真的不是故意要瞒您,因为这其中牵扯到别的事情,所以……”

    “我知道,你真的不用告诉我。”何之初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脸色一贯的清冽冷漠,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密密麻麻,跟小扇子一样,挡住了顾念之征询的视线。

    她看不清何之初的眼神,也看不明白他的心思。

    两人一时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何之初缓了过来,淡淡地说:“现在这些事情都解决了,霍绍恒什么时候跟你办婚礼?”

    这话题可转得够快的……

    顾念之腹诽着,但不敢再跟何之初对着干了,忙说:“我们本来就打算明年再举行婚礼。现在我父母刚刚下葬,才过去一个多月,索性等到明年一周年之后再说。”

    何之初皱了皱眉头,“其实他们七年前就去世了,是吧?你这又是何必?难道还真的要守孝一年?”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握着手,“但是我们一个多月前才发现他们,所以对于我来说,他们就是一个多月前才去世……”

    “你这么想你的爸爸妈妈?”何之初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问道。

    顾念之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何教授,难道你不想你的爸爸妈妈?”

    何之初被她问得愣住了,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才点头说:“我当然也想……”

    但是,他更想陪着顾念之,在有她的地方待着,他就才能安心。

    顾念之抓着自己的小手包,小心翼翼地劝说:“何教授,您看,您想您爸爸妈妈了,您可以随时去看他们。所以要珍惜啊!”

    何之初拿过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清水,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我母亲早就过世了。”

    “哦,对不起……”顾念之涨红了脸,“我不是有意的……”

    何之初从来没有提过他的母亲。

    “没事。”何之初摆了摆手,苦笑着说:“你……不记得他们了。其实你小时候在我家住过,我的父亲母亲你都认识。”

    顾念之几乎立刻竖起耳朵,身子往前倾了一下,“我认得何教授的父母?!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十二岁以前的事,你能记起来吗?”何之初冷着一张俊脸,冷漠说道,“你自己把别人忘了,还怪别人不提醒你?”

    顾念之缩了缩脖子,嘟哝道:“我又不是故意失忆……”

    她的大脑里就像有一处黑洞,十二岁以前的记忆被扔进了黑洞,这辈子恐怕再也找不回来了。

    何之初也知道不怪她,但心里就是觉得意难平。

    不过何之初的冷脸现在已经不能吓到顾念之了。

    她一个人讪了一会儿,就把思绪转回到顾祥文十八年前立的这份遗嘱上。

    “何教授,我父亲这份十八年前的遗嘱说,他的财产清单一直在我身边,您说会在哪儿呢?”顾念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如果我正好忘记了,怎么办?”

    何之初根本不想理她,一个人站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红酒,靠着厨房的吧台就开始喝了起来。

    顾念之一个人在客厅琢磨。

    想来想去,她想到了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身上背着的小背包。

    她记得背包里是有一份图纸,她还抱着一个玩偶娃娃,还有,当时她穿的衣服,这些会不会就是线索?!

    顾念之扬起信心,高兴地站起来,绕到厨房,对正在一个人喝红酒的何之初说:“何教授,我先回去了,我要去我的小背包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

    何之初回过头,已经微醺了,“什么小背包?”

    “……就是我从车里被霍少救出来的时候,身上背着的小背包。”顾念之激动地比划了一下,“还有我抱着的玩偶娃娃,以及我那时候穿的衣服,我都要好好查一查。”

    何之初嗤地一声,高脚转椅转了回去,只留给顾念之一个好看的背影,“我劝你别白费功夫了,肯定不在这些东西里面。”

    “不会吧?不找一找怎么知道呢?”顾念之不赞同,“如果是一直在我身边,那我只能想到它们。”

    她刚要推开门出去的时候,何之初的声音懒洋洋地从背后传出来:“如果真的在你说的那些东西里面,你以为霍少他们没有查过?——肯定早就查了个底朝天。”

    “你那小背包、玩偶和衣服,估计被他们一寸一寸都用x光照过了。还用等到今天?——我说不在那里,就不在那里。”

    这样好像也很有道理。

    顾念之在门口停下脚步,使劲儿又想了想,自言自语地说:“如果不在这些东西里面,那怎么能说是一直伴随在我身边呢?”

    何之初握着红酒酒杯,一手插在裤兜里,从宽阔的美式大厨房里慢悠悠地踱了出来,靠在客厅的一根柱子上,凝视着顾念之的背影,叹了口气,说:“你的逻辑思维呢?被你的柯基狗吃了?”

    顾念之:“……”

    何之初走了过来,看也不看顾念之,冷淡地说:“顾祥文是十八年前立的遗嘱,他说一直伴随在他女儿身边的东西,所以应该是他……十八年前给准备的,也是小念之特别喜欢的,一直带在身边的。——你想想,会是什么?”

    顾念之抿了抿唇,只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亮闪闪的东西一闪而逝,快如闪电。

    “还没想起来?肯定就是……”

    顾念之倏然回头,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亮如星辰:“……粉钻皇冠?!是不是粉钻皇冠?!”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421章《意难平》。

    今天两更,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ps:现在是友情推书时间。

    作者:凤栖桐

    书名:女配总是被穿越

    简介:各方大能,不能只捡一个人穿吧?雨露均沾好吧?

    么么哒!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