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22章 你说是就是


    那顶粉钻冠冕,曾经属于俄国叶卡捷琳娜女沙皇,是她的婆母伊丽莎白女沙皇送给她的聘礼。

    顾念之周岁那年,由顾祥文在佳士得拍卖行以700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作为自己女儿的周岁礼物。

    这顶粉钻冠冕,应该就是一直伴随在她身边的东西吧?

    对小姑娘来说,代表小公主身份的任何东西都是她们的心头好。

    连枕巾都能披在身上装公主的年纪,怎么可能忽视那么漂亮的粉钻冠冕呢?

    “是不是那顶粉钻冠冕?我猜得对不对?!”

    顾念之激动不已,两手交握,顶在自己面前,“不仅是因为它本身的价值,对于小姑娘来说的吸引力,还有,我父亲也留下很多线索,你还记得泰姬陵吗?泰姬陵前水池里倒映出来的是戴着皇冠的少女!还有那张纸条!”

    如果说达斯诊所花体英文诗指引的方向,是顾祥文在开普城一所银行地库里的保险箱,那里面有顾念之祖父顾浩泽留下的那封遗书,和五幅dna分子结构图,那么泰姬陵那里的线索,怎么又会没有特殊的指引方向呢?!

    那都是顾祥文七年前同时留下的线索啊!

    况且顾念之现在知道,达斯诊所那首“alittlegirlneedsdaddy”的花体英文诗,指引的不仅仅是祖父顾浩泽的遗书,还有顾祥文在好望角那个海域停泊的潜艇……

    何之初见顾念之眼睛瞪得圆圆的,嗤地一声又笑了,“你说是就是吧……”

    “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啊?!”顾念之忍不住跺了跺脚,娇嗔一声,恨不得拿刀撬开何之初的嘴。

    那神情鲜活灵动,俏美诱人,可她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这个样子对何之初的杀伤力有多大。

    他笑容顿敛,抿了抿唇,移开视线,恢复了清冽冷漠的语气,淡淡地说:“是还是不是,你自己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就知道从何之初这里得不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拿起自己的小手包,“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何教授再见。”

    “嗯。”何之初没有回头,对她摆了摆手,算是告别。

    离开何之初的别墅,顾念之坐回自己车上,对坐在驾驶位置上的肖夜说:“去和平里,我在那里有套公寓。”

    那是顾念之用自己挣的钱买的一套二手房,小小的二室一厅,一百多平米,由霍绍恒派人重新装修过,还加了非常严格的安保措施。

    不知道现在这些安保措施还在不在。

    她记得那顶粉钻冠冕,就放在衣橱背后的嵌入式隐蔽保险柜里。

    霍绍恒告诉过她那隐蔽保险柜的密码和开启方法。

    肖夜点了点头,开着车带她来到四环和平里公寓小区。

    在地下停车场停了车之后,两人坐电梯直接来到六楼。

    这里的一切安保措施都没有变。

    肖夜眼睛瞥了一下,就在走廊上发现了四五个隐藏的摄像头。

    摄像头的另一端,肯定是在特别行动司的监控下。

    整个走廊和公寓大楼外围,应该都包括再内了。

    肖夜定了定神,和顾念之走进她的小公寓。

    这里的房间,比顾念之现在住的三环公寓要小多了,但布置得很温馨,一看就是单身女子住的屋子。

    顾念之让肖夜在外面等候,自己去了卧室,打开衣橱,拉开一道隔板,找到背后嵌入式的隐蔽保险柜。

    熟练地输入密码,按照霍绍恒教她的方式打开保险柜,看见了里面的一个暗金色的锦盒。

    这个锦盒里面,装的就是她那顶粉钻冠冕。

    顾念之定定地看了一会儿,伸手把那锦盒拿了出来。

    打开盒盖,看见了那顶粉色钻石镶嵌的冠冕。

    钻石通透,毫无瑕疵,晶莹的粉色从钻石芯子里透出来,像是高山山顶雪堆上迎着的第一缕阳光。

    这种质感,还没有人造宝石能够营造出来。

    更别说这顶钻石冠冕代表的那段历史。

    顾念之看了一会儿,才关上盒盖,放入自己的背包里,跟肖夜离开公寓。

    “去霍少那里。”顾念之抱着自己的背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扭头对肖夜说:“今天多谢你了,打搅了你休假。”

    其实今天是肖夜假期的最后一天。

    明天霍绍恒销假上班,肖夜的假期当然也结束了。

    顾念之明天去议会上院正式入职,大家都要忙起来了。

    肖夜笑着说:“顾小姐说哪里话,是我感谢顾小姐才是。在家里这些天真是把我郁闷坏了。”

    “啊?是吗?还是相亲?”顾念之记得肖夜偷偷给她打电话,希望提前销假回来上班。

    肖夜的脸立刻垮了下来,“是啊,相个没完没了,我连那些人长什么样都不记得,就记得每天忙忙碌碌在各家酒楼里来来去去。”

    顾念之笑得肩膀都抖了起来。

    肖夜这样的大美人,就算知道她工作特殊,能打会杀,喜欢她的男人也不会少。

    家世好,长得美,年纪轻轻就是上校军衔,本身又有能力,人品又好,只有瞎了眼的男人才会把这样的相亲对象拒之门外。

    但是能被她看上的男人,大概会很稀有了。

    顾念之忍不住想到了俄国的克格勃二把手弗拉基米尔。

    他对她确实是有感情,但是她却不能对他有感情。

    就算有,也得掐了。

    身为军人,而且是纪律部队中的纪律部队,如果连自己的感情都管不住,怎么保家卫国?

    顾念之觉得肖夜对弗拉基米尔并没有特殊感情,只是想到弗拉基米尔的一片痴心,还是希望肖夜的身份能够永远保密下去,不要被弗拉基米尔发现了。

    这样至少还能在他心里保留一份美好。

    因此顾念之不再提起这个话题,笑着说:“我明天就正式入职了,你是不是可以归队了?”

    她成了议会上院的首席法律顾问,会有自己的安保人员。

    肖夜只是在过渡时期被霍绍恒借出来保护她。

    可现在尘埃落定,顾祥文夫妇的遗体都葬入了国家烈士公墓,顾念之想不出什么理由,让肖夜还跟着自己。

    而且更重要的是,肖夜这种人才,顾念之觉得跟着自己只做保镖实在是屈才了。

    肖夜倒不在乎是不是屈才,对于她来说,霍绍恒的命令就是她必须要遵守的命令。

    “霍少命令我跟着顾小姐,这里就是我的岗位。”肖夜淡定地说,“虽然跟着顾小姐确实很舒服,但是命令就是命令,我无权挑三拣四。”

    顾念之噗嗤一声笑了,“我就是随便说说,肖夜你别这么严肃。”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来到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

    顾念之去了霍绍恒的官邸,肖夜回了自己宿舍。

    ……

    “回来了?”霍绍恒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看了一下顾念之的脸色,“怎么了?那个遗嘱执行人有问题?”

    “没。”顾念之走到他身边坐下,将头搁在他肩膀上,顺便把放着粉钻冠冕的锦盒塞到他怀里,惆怅地说:“那是我爸爸十八年前立的遗嘱,其实已经不作数了。我看,我爸立那个遗嘱最主要的作用,是为了这个……”

    她拍了拍霍绍恒怀里的锦盒。

    霍绍恒将她揽入自己怀里,一手握着锦盒,一手搭在她肩膀上,沉吟良久,亲了亲她的额头,说:“看来你父亲未雨绸缪很久了。”

    “我感觉怪怪的。”顾念之侧了侧头,“你看看这个粉钻冠冕,里面像是能藏东西的吗?”

    霍绍恒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这么问?”

    顾念之就把顾祥文十八年前那份遗嘱拿了出来,“你看看这个……”

    那份遗嘱很短,重要内容都在一句话上。

    “我的全部财产清单,一直伴随在我女儿顾念之身边。”

    霍绍恒看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说:“岳父大人真的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顾念之从霍绍恒嘴里听到“岳父大人”四个字,觉得很是稀奇,偏着头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一脸的理所当然,勾了勾唇角,笑着说:“是啊,就这么一句话,万一他的这份遗嘱被人拿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财产。”

    就连律师都不清楚他的家底。

    霍绍恒的目光又移到被顾念之塞到他怀里的锦盒上,拿起来放到面前的咖啡桌上,若有所思地说:“你是认为,一直伴随在你身边的,就是这个钻石冠冕?”

    顾念之挑了挑眉,“难道不是?”

    如果她没有记错,她父亲顾祥文是在立遗嘱的那一年,在佳士得拍卖行用天价拍下这顶粉钻冠冕,当做她的周岁礼物。

    一看就是能够当做传家宝,相伴她一生的珍贵首饰。

    霍绍恒却眯了眯眼,凑到她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是我吗?”

    嗓音低沉磁性,像是大提琴在夏日黄昏时分拉响的第一声夜曲,带着晚风的轻柔和青草的芳香,沁人心脾。

    顾念之耳朵酥麻,用手不自在地挠了挠耳垂,横了霍绍恒一眼:“……我父亲十八年前怎么知道你会在我身边陪着我?况且你也没有一直在我身边啊……至少十二岁以前没有。”

    霍绍恒也不过是开句玩笑而已,他坐了回去,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不动声色地说:“如果不是我,那就只能是这个钻石冠冕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422章《你说是就是》。

    今天两更,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八点第二更。

    么么哒!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