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50章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8)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50章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8)


    “您不是想带他们的灵柩回华夏?怎么又回到这里了?”霍绍恒垂眸看了看面前明显很新的墓碑,上面刻着的名字是西班牙语的名字,看不出来是谁。

    那位老妇人拿着一块手帕依依不舍地擦拭着面前的墓碑,小声说:“那位先生走了,他让人把我送回来的……”

    霍绍恒心里一动,眸光沉沉,看着面前的新坟,像是恨不得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阴世雄悄声对赵良泽说:“何教授是算到我们肯定要来他老家守株待兔,所以索性把这人送回来的吧?!”

    “……他是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他的真正来历?”赵良泽拿着手机,对霍绍恒发了条短信。

    霍绍恒低头看了看,不置可否。

    手指在墓碑上敲了两下,他转眸看着那位老妇人,说:“您愿意回华夏吗?如果愿意,我可以带您和他们的灵柩回华夏安葬。”

    “啊?真的?你是华夏人?”老妇人又惊又喜,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我想回东北,那是我们真正的老家……”

    “没问题。”霍绍恒想起了顾念之祖父顾浩泽的遗书,眼神黯了下去,他指着墓地里的这些墓碑,说:“他们都是从东北来的?”

    “是啊,很多年了,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就住到这里来了。”老妇人叹了口气,“现在我们的国家,听说很强大呢……”

    离开故国数十年的老华侨,身如浮萍,最大愿望不过是叶落归根。

    哪怕他们的故国曾经经历多少动荡,走过多少泥泞,但是对华夏人,总是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吸引力。

    不管走多远,最后都想回来。

    霍绍恒既然答应带他们回去,自然是他有这个能力带他们回去。

    老妇人也没有推辞,更没有想过霍绍恒是不是骗子。

    毕竟她年近古稀,一无所有,只守着这一片墓地,能有什么东西被人骗的?

    她只想回华夏,如果霍绍恒能满足她这最后一个愿意,就算被他骗了又如何?

    老妇人根本不知道霍绍恒的身份和地位,只是直觉他是一个很有本事,很可靠的人。

    在霍绍恒的运作下,很快,这一片墓地里何家所有的遗骨都被从地下取了出来,装入小小的棺材里,运到山下的机场。

    老妇人指着她刚刚带回来的两具新棺,说:“这个何先生,这个是小少爷。”

    霍绍恒眼角重重一跳,“谁?小少爷是谁?”

    “……阿初啊……我的阿初,何之初。”老妇人固执地说,用手缓缓摩挲着樱桃木的新棺。

    阴世雄,赵良泽和小崔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怎么相信这老妇人说的话。

    这棺材虽然是新的,但是里面两具骸骨都已经成骷髅了,至少死了十年以上。

    这人会是何之初?!

    霍绍恒抿了抿唇,指挥他们上了飞机。

    这一次他调来一架运输机,专门运送何家墓园的遗骸。

    小崔跑前跑后地帮忙,最后看着飞机飞上云端的时候,眼圈还红了红,在机场里挥了半天手。

    ……

    坐在自己的专机里,霍绍恒抱着胳膊闭目养神。

    赵良泽和阴世雄坐在他对面,那位老妇人坚决要求跟何家骸骨待在一起,他们拗不过她,就让她坐在运输机上。

    因此专机里,还是只有霍绍恒、阴世雄和赵良泽。

    赵良泽看着自己记录的那位老妇人的口述笔记,悄声跟阴世雄说:“按照这位保姆的说法,何之初十六岁才离开这个地方,他是怎么在七年之内,又念完大学、法学院,同时成为哈佛大学法学院的专职教授?”

    阴世雄:“……”

    “这个速度,只有念之才能做到吧?”

    学渣酸溜溜地说,对学霸们的世界表示不懂。

    赵良泽摇头,“这不仅是学历的问题。何教授的风度举止,还有他的生活习惯,真不像是在南美小镇里生活了十六年的少年。”

    ……

    两架飞机了又飞了三十个小时,终于从南美玻利维亚回到华夏帝都国际机场t3航楼。

    两天一夜,他们从冬季,又回到了夏季。

    老妇人从飞机上下来,看着超现代的新式机场,数不尽的大飞机在停机坪里整齐排列。

    远处华灯初上,灯火如练,将整个城市装点得流光溢彩。

    这幅情景,和数十年前,他们离开的那个千疮百孔的国家相比,真是恍如隔世。

    老妇人用手捂着嘴,哽咽地说:“我回来了,我带你们回来了。”说完,她身子一歪,就此倒在地上。

    “快叫救护车!”霍绍恒快步走了过来,阴世雄已经半蹲下来探了探老人的鼻息,再翻开她的眼脸看了一下,心里顿时堵得慌。

    “霍少……她已经去了……”

    霍绍恒看着这位老妇人,一声不响取下军帽,默哀了五分钟,然后命人将她的遗体冰冻起来,等着一起送回东北安葬。

    带着七八个小棺材回到特别行动司,霍绍恒将它们交给陈列,还有从b大教授楼何之初套房里找到的几根头发,“验一下dna。”

    这些人去世的年头有些久了,但是骨植和牙齿里的dna是可以提取的。

    陈列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对霍绍恒的要求没有追问,马上进实验室提取dna准备测序。

    八个小时之后,他的测序完成了。

    结果让他大为震惊。

    “霍少!你快来!”陈列着急忙慌的给霍绍恒打电话。

    霍绍恒第一时间赶到,让阴世雄和赵良泽在门口站岗,自己在陈列的办公室里跟他说话。

    “结果怎么样?”霍绍恒沉声问道。

    陈列给他看dna测序结果,搓着手说:“这些人都是亲戚,这是毫无疑问的。你让我重点测的这两具骸骨……”他指了指那位老妇人最后带回乌尤尼镇的两个小棺材,“他们是父子关系。”

    霍绍恒点了点头,神情淡定,“还有呢?我给你的何之初的头发……”

    “这是最令人惊叹的发现!”陈列拿着用来教学的教鞭敲了敲办公室里的写字板,眉飞色舞地说:“何之初的dna,跟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一模一样!”

    霍绍恒倏然抬头,“真的?一模一样?有多相似?”

    “就像同卵双胞胎。”陈列笑了起来,“甚至比同卵双胞胎还要相似,就像两个备份文件,一个就是另一个的拷贝那种相似。”

    同卵双胞胎还有可能有个别dna节点产生不一样的变异,但何之初和那个十六岁就去世的少年,没有任何变异的不同。

    可以说,如果那个十六岁的何之初长大了,就是他们熟悉的何教授的样子。

    可偏偏这个何教授,跟那个十六岁就去世的少年,明明就是两个人!

    霍绍恒背着手,眉头微蹙,在陈列的办公室里沉吟道:“何之初的保姆说,何先生只有这一个儿子,并没有双胞胎。”

    “那就奇了怪了。”陈列两手一摊,“也不可能是克隆人,因为没有哪个国家有这样的技术。老实说,谁有这技术,那真可以上天了。前些年某国克隆了一只羊,还是一只短命羊,各种基因缺陷。克隆人的程序更加复杂,在现有的条件下,完全不可能克隆出何教授那么健康正常智商过人的样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基因技术,比先进武器更难发展。

    “天才也不可能?”霍绍恒想起了顾祥文,他记得这位牛人的履历。

    “念之的父亲十六岁就开始读md+phd连读的学位,别人八年读完的学位,他三年就读完。读完之后做两年住院医,又对物理感兴趣,二十岁申请了排名第一的mit物理专业的博士,也只读了三年就毕业了。”

    “物理博士毕业之后,跟着去读生物博士。”

    霍绍恒抬头看着陈列,“你看,顾祥文最后一个读的学位,是生物博士学位。”

    会不会跟基因技术有关?

    陈列想了一下,摇头说:“这不太可能,我也研究过顾祥文发表的那些学术论文,生物方面,他研究的不是克隆方向,所以,我不认为他能够克隆出健康正常的人。”

    “况且,如果他可以的话,他就不会自己女儿的病束手无策了。”陈列又指出一点证据,“他的遗言你还记得吧?”

    他临终时候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治好女儿的遗传病。

    这是另外一个疑点。

    何之初这条线彻底断了,顾念之依然音信全无。

    顾祥文的逆天技术不包括基因层面,所以,他的突破点,到底在哪里?

    霍绍恒在屋里走了几圈,何之初临消失前发给他的那条短信不断在他脑海里回旋。

    “……为小念之报仇,杀了顾嫣然一命抵一命。”

    渐渐地,心底的疑云指向了一个人。

    他倏地转身,丢下一句话:“封存你所有测序结果,列为绝密材料,我去找真相!”

    ……

    霍绍恒带着阴世雄和赵良泽再次来到关押顾嫣然的地方。

    这里是特别行动司的地盘,安保力度比地方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们走在幽深的长廊里,这里的建筑就像一个堡垒,根本没有窗子。

    一般的监狱还有放风的时间,但是被关在这里,就只能看见牢房里的天花板。

    关押在这里的犯人不能上网,不能打电话,最多只能看看报纸和电视。

    如果是顾嫣然主导的顾念之失踪被劫,她怎么向外界传递消息?——明显不可能。

    何之初说的“如果想给小念之报仇,杀了顾嫣然一命抵一命”,应该有别的意思。

    霍绍恒再一次陷入沉思当中。

    阴世雄和赵良泽紧张得不得了。

    何家dna测序的结果太匪夷所思了,他们俩现在都还没缓过劲儿来。

    如果不是克隆人?那是什么?

    霍绍恒也在想,难道他搜索的方向错了?

    那些人掳劫顾念之,难道不是因为她的特殊体质?

    可陈院长手机上收到的那条短信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给陈院长发短信的人,和掳劫顾念之的人,并不是一伙的?

    纷纷扰扰的情绪在看见顾嫣然之后,才渐渐镇定下来。

    霍绍恒神情镇定自若,大步走了进去。

    四四方方的小房间里,只坐着顾嫣然一个人。

    上一次,也是在这里,霍绍恒带着顾念之来这里见了顾嫣然一面。

    这才过去不到一个月。

    顾嫣然还是穿着那身灰色囚服,看起来比上一次更憔悴了。

    原本姿态娴雅,娟秀婉媚,现在统统消失不见。

    她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脸上没了肉,显得颧骨特别高,嘴唇特别薄,面相更加刻薄了。

    “咦?霍少,才一个月不到,您怎么又来了?念之呢?她没有一起来吗?”顾嫣然朝霍绍恒背后看了一眼。

    霍绍恒走到她面前站定,背着手,面无表情,“顾嫣然,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对我们还有什么隐瞒?这一次我没什么耐心等你继续想下去,如果你还是不说,我就不客气了。”

    顾嫣然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霍绍恒,“还有什么隐瞒?你什么意思?”

    霍绍恒往前走了两步,拔出枪,抵着顾嫣然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淡淡地说:“就是这个意思。——你对念之做了什么?赶紧招吧。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他语调平平,但是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以前他没有对她用刑,是因为在顾祥文这件事上,用刑也没用。

    他们谁都没有见过顾祥文,她就算编故事,他们也没法验证真假。

    但顾念之不一样,他们所有人都熟悉顾念之,如果顾嫣然编故事,他们马上就能分辨真假,分分钟让她重新投胎做人!

    顾嫣然虽然极力忍耐,但还是被霍绍恒的语气吓得打了个寒战,眼里的恐惧难以抑制,“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真的听不懂?”霍绍恒手里的枪更加紧地抵住顾嫣然的下颌,眼眸深邃,挺直的鼻梁如刀劈斧凿一般,在他脸上落下清晰的暗影。

    “你说,你对念之到底做了什么?!”

    顾嫣然眉头微蹙,“我能对她做什么?我被关在这里,连打电话、上网都不可以,我能对她做什么?”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底光芒迸射,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反手握住霍绍恒的手腕,顾嫣然急急地问:“顾念之是不是出事了?那个假货是不是出事了?!”

    “假货?”霍绍恒利眼扫了过去,“你说念之是假货?你真是疯了,法庭里的官司你都忘了?你还以为自己才是顾家大小姐?”

    ※※※※※※※※※※※※※※※※※

    今天只有一更,大章四千一百字,第1450章《被时光掩埋的秘密(8)》

    ps:感谢“helen3500丸子”亲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