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58章 奇货可居(大章)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58章 奇货可居(大章)


    夜玄双腿一软,就要给霍绍恒跪下。

    霍绍恒连忙拉住他的胳膊,阻止他下跪,点了点头,“我答应你,等她的遗体运回来,我把她跟她的爸爸妈妈一起合葬。”

    顾祥文和他妻子已经葬在帝都的国家烈士公墓里,小念之作为他们的未成年女儿,也可以享受同样的待遇。

    不管怎样,小念之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

    夜玄对霍绍恒千恩万谢,说好了到时候一定叫他过来送小念之最后一程,才放心离开他的办公室。

    霍绍恒叫了人送夜玄出去,然后让赵良泽带着刚才录下的视频去放给顾嫣然看。

    当顾嫣然从视频里看见霍绍恒突然问夜玄:“你是不是发现自己爱错了人,后悔了?”

    然后夜玄脱口而出“当然”,并且表示后悔莫及的时候,顾嫣然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她咬着牙,紧紧握着拳头,手指深深掐到掌心,都掐出血了。

    那股锥心之痛让她想嘶吼,想狂叫,想发泄,却被脖子上的电子项圈限制着自己的行动。

    这种心头狂怒却无从发泄的感觉,更加深了她的痛苦,她捂着胸口歪倒在地上,哭得快背过气去了。

    这一次,她深深体会到霍绍恒睚眦必报的行事风格。

    别的情况也许还好说,一旦惹到他和念之的感情,那是一定会狠狠还击。

    不管从那个方面,他都不会让你好过。

    ……

    送走夜玄,霍绍恒让范建开车送他去见被关押在监狱里的白瑾宜。

    一年的牢狱生活,让白瑾宜更加苍老。

    她跟宋锦宁本来差不多年纪,但现在看上去,跟宋锦宁的姥姥辈差不多的样子。

    鸡皮鹤发,垂垂老矣。

    霍绍恒坐在会客室的座椅上,淡定地看着白瑾宜戴着手铐走了过来,在他面前坐定。

    “霍少将?真是稀客。”白瑾宜缓缓地坐了下来,偏头笑了一下,“找我有什么事吗?”

    霍绍恒打量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说:“你在牢里待了一年,就跟过了十年一样。”

    “是啊,我在这里真是度日如年……”白瑾宜刚说了一句话,猛地醒悟过来,霍绍恒在说她一年之间老了十岁!

    顿时气得牙痒痒。

    对于女人来说,哪怕是定罪的杀人犯,也介意别人说她胖,说她老。

    这跟女人的身份地位处境待遇无关,纯粹是本能使然。

    白瑾宜立刻变脸,对霍绍恒怒目而视,冷笑着站起来:“霍少将专程来这里,就是为了看我的笑话?——那就恕不奉陪了!”

    霍绍恒微晒,看着白瑾宜苍老的面容,突然说:“白瑾宜,七年前,你去C城监测特异磁场数据,是谁给你的消息?”

    白瑾宜刚要转身,闻言顿时僵住了。

    她脸上的表情来不及转换,一时挣扎在愤怒和惊恐之间,十分扭曲。

    看见白瑾宜这幅样子,霍绍恒心里有数了。

    果然那个特异磁场也不是突然出现的。

    “七年前?你还在帝都高能物理所做所长,并没有离开帝都,你是怎么知道C城那个地方,会在某个特定时间有特异磁场出现?”

    霍绍恒的一个问题接一个扔出来,“轰炸”白瑾宜的大脑,让她应接不暇。

    “还是你对整个C城,或者整个华夏的磁场都有实时监控?”

    “你别用这种理由糊弄我。”霍绍恒的态度越发镇定,“这种技术,连我们军方都做不到,你们高能物理所虽然代表了华夏物理的最高水准,但也是做不到的。”

    “因为这需要的不是技术,而是庞大的财力和严密的执行能力。”

    “这两样,你们高能物理所统统不具备。”

    霍绍恒站了起来,两手抄在裤兜里,好整以暇,“你还专门叫了军方保护,特别是指定我亲自出面。”

    他的眼眸几不可察地眯了一下,“说吧,谁给你的消息?为什么一定要我去保护你?”

    白瑾宜乍一听见这话,心几乎蹦出嗓子眼了。

    缓了一缓,才镇定下来,斜着身子回头看了霍绍恒一眼,淡笑着说:“没人给我消息,我自己碰巧观测的结果。”

    “……碰巧?你在帝都,在什么情况下对C城闹市区也有监控?”霍绍恒不动如山,静静地看着白瑾宜,“其实你不说也没关系。”

    霍绍恒上下打量白瑾宜,眸光深邃,“从你刚才的肢体反应,我已经看出来确实有人给你消息。我会向法院申请搜查令,继续搜查你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

    他就不信,一个已经被关在牢里判了死刑的女人,还能继续隐瞒下去。

    没想到白瑾宜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她笑弯了腰。

    “行,你去查啊!查到算你的!”白瑾宜抬起戴着手铐的手,掩在面前,捂住自己的嘴,但笑声还是露出来了。

    这反应有些反常。

    “……你已经销毁了所有的消息来源?”霍绍恒下意识判断,深思道:“那就是说,确实有人给你消息,而且是一次性的消息。那么,是电子邮件,信件,小纸条,手机短信,还是电话?”

    霍绍恒说得很缓慢,他一边说,一边留神观察白瑾宜的神情。

    当霍绍恒说“邮件、信件、小纸条,手机短信”的时候,白瑾宜不置可否,神情一点变化都没有。

    只有当他说“电话”的时候,白瑾宜的眼睛不由自主眨了一下。

    “……看来是电话。”霍绍恒若有所思,“我可以去找电讯部门和手机运营商,调阅你七年前所有电话座机和手机的通话记录。”

    这样就算她手机里面的内容被删了也无所谓。

    但白瑾宜依然在笑,“行啊,你去查吧,我还是那句话,查到算你的……哈哈哈哈……”

    霍绍恒心里一动,白瑾宜有恃无恐的态度,让他想到另外一部手机。

    在那部手机里,曾经接收过不通过手机运营商发送的内容。

    他微微颔首,“我知道了,应该是我大伯父那部手机。如果我没记错,十一年前,那支手机就接收过一组坐标数据,正是C城那个地方。那这么说,七年前,那支手机应该再次接收过一次信息。——谢谢转告。告辞。”

    霍绍恒干净利落的转身就走,白瑾宜在他身后傻眼了。

    她明明什么重要的线索都没说,只笑了几下,这家伙是怎么拼凑出她的消息来源的?!

    霍绍恒说的一点都没错,十一年前,霍冠元那支手机第一次收到一组坐标数据。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霍冠元的那支手机在她那里,她只能偷偷研究,但是在C城研究了很久也没有研究出所以然,后来就放弃了。

    直到七年前,那支根本没有信号的手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有人告诉她在某个既定时间,C城某地会出现特异磁场,并且表示会送她一份大礼,只要霍绍恒在场……

    结果那一次她除了收获一组磁场数据,和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大爆炸以外,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当然,如果那个孤女顾念之算是大礼的话,那她是妥妥的被人当猴儿涮了一把。

    所以她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个电话。

    “霍绍恒!你回来!”白瑾宜大急。

    刚才霍绍恒一提到这件事,她就想起来了。

    见霍绍恒如此急迫,还专程来探监,她立即知道这个消息正是霍绍恒他们急需的线索,马上打算奇货可居,找自己的侄女儿白悦然商议,争取立功减刑!

    结果被霍绍恒一下子就猜到消息来源,她还减个屁刑!

    可霍绍恒根本不再理会她。

    他大伯父霍冠元的手机现在宋锦宁手里,霍绍恒只要找宋锦宁去借用一下就可以了。

    至于白瑾宜一副吊起来卖的样子,当他看不出她想趁机立功减刑的心思?

    呵呵,想得不要太美。

    霍绍恒走了之后,白瑾宜坐立不安,终于向监狱长要求,想见特别行动司法务处处长白悦然,声称有重要线索需要汇报。

    她这是遵循正规途径打报告,而且白家依然在华夏权力顶峰,监狱长不会,不能,也不敢阻拦。

    ……

    “白瑾宜要见我?她说有什么事吗?”白悦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到监狱长的电话,放下笔,座椅转了一圈,看向面前半人高的大窗户,眉头微蹙,“她还有探视时间吗?”

    按照规定,监狱里的犯人有固定的探视时间,是不可能随时随地想见谁就见谁的。

    监狱长看了一下规定,说:“白瑾宜的探视时间确实还剩余,不过这一次她是说有重大线索汇报,想立功减刑。”

    “这样……”白悦然沉吟了一下,“你稍等,我看看我还有没有时间。”

    作为特别行动司法务处处长,她的日程也是非常繁忙的。

    她看了一下自己的日程,今天下午确实有一个小时空档,本来是打算给法务处开个会,讨论一下日后的工作需要。

    但是白瑾宜说有重要线索汇报,想立功减刑,这个要求也不能忽视。

    会天天可以开,可是自己的姑姑,是已经被判了死刑的人,不过缓期两年执行,一般都能减成无期徒刑。

    白瑾宜犯的事得罪了霍家,白悦然也是知道的,她更清楚以霍绍恒的性格和处事方式,不可能放过白瑾宜……

    可万一白瑾宜汇报的真是利国利民的大线索呢?

    狱中的重刑犯因为汇报重要线索而立功减刑,也是有过先例的。

    白悦然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对电话那端的监狱长说:“那就今天下午四点。你们方便吗?”

    “方便。那我就跟她说了,下午四点。”监狱长约好时间,彬彬有礼地对白悦然说了声:“下午见。”才挂了电话。

    白悦然却工作不下去了。

    她收拾了东西,起身去找自己的父亲白建成。

    她父亲现在已经是华夏帝国的首相。

    一国首相,虽然她是女儿,也不是想见就见。

    不可能跟某国总统的女儿一样,可以坐在他的椭圆办公室里跟他一起接见外宾。

    华夏帝国就算当初有皇帝的时候,也没这传统。

    她还是规规矩矩地在门外恭候,等到自己父亲吃下午茶的十五分钟时间。

    “悦然,怎么这个点儿有空来找我?”白建成笑呵呵地把一碟子香草法兰西小蛋糕推到白悦然面前,慈祥地说:“吃吧,这是你最喜欢的蛋糕。”

    白悦然伸手拈了一块,小口吃了起来,吃完之后,才小声说:“姑姑刚才让人给我打电话,说她有重要消息汇报,想立功减刑。”

    白建成一听是白瑾宜的消息,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她还能有什么重要消息?不是忽悠你去求情,给她减刑吧?”

    白悦然心想,八成是这个原因……

    但万一白瑾宜真的想起了什么了不起的线索呢?

    这也是有可能的。

    白悦然是从事法律工作的,也是个非常优秀的律师,她从不放过任何有用的线索。

    “我还是去一趟吧。于情于理,我去看看她,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除开公事,白悦然也是白瑾宜的家人,不能因为她现在是阶下囚,他们就故意疏远她。

    这样做,在普通人看来,不会认为他们是有意避嫌,而是会认为他们没有人情味。

    没有人情味的标签,对于一个靠大选上台的首相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白悦然站了起来,慎重地说:“有什么事,我马上给您汇报。”

    白建成凝神想了一下,也同意了,“行,不管怎么样,她是你姑姑,就算去送她最后一程,也是应该的。”

    白悦然点了点头,离开了白建成的办公室,去往关押白瑾宜的监狱。

    ……

    白瑾宜没想到白悦然立刻同意见她,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她原本以为,自从她大哥当选上首相,就会跟她划清界限了。

    所以这一年来,她没有提过任何要求,更不敢提醒别人,白建成还有她这样一个重刑犯妹妹。

    虽然这件事在白建成大选的时候已经被政敌拿出来攻忤过了,但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

    她在监狱的探监室里焦急不安地等着,看见白悦然英姿飒爽地走进来,白瑾宜激动地站了起来。

    “悦然!好久不见!”

    白悦然看了白瑾宜一眼,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也对白瑾宜说:“您坐。”

    白瑾宜跟着坐下来,双臂搁在面前的长条桌上,身子微微前倾,仔细打量自己这个侄女美貌的面容,同时发现她的左手上依然空空如也,连个戒指都没有。

    “……悦然你还没结婚?”白瑾宜皱眉,“你年纪也不小了吧?”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二百字:第1458章《奇货可居》。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