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59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59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白瑾宜的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白悦然在心头微晒,收回手,放在身边的扶手上,淡定地说:“姑姑,您说是有重要线索汇报?我的时间比较紧,现在只剩四十分钟了。”

    她开车过来就花了二十分钟,总共只有一个小时空档,白瑾宜再拖拖拉拉,很快就过去了。

    白瑾宜定了定神,只好止住尴尬的寒暄,紧张地压低声音:“……悦然,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能不能帮我立功减刑,但是我知道,霍绍恒正在焦急地寻找这个消息。”

    白悦然意外地挑了挑眉,“什么消息?您又怎么知道霍少正在寻找这个消息?”

    顾念之失踪了,霍绍恒正在满世界找她,难道白瑾宜知道她的消息?

    不可能吧……

    真的是这样,那这个监狱也要好好查一查了。

    不过白瑾宜很快打消了她的疑问:“……刚才霍绍恒专程来找我,询问这件事。”

    “他专门来找你?”白悦然眉头皱得更紧,难道真的是跟顾念之有关的消息?

    她狐疑看着白瑾宜:“可您怎么会知道呢?”

    白瑾宜作为重刑犯,都被关押一年了,而顾念之失踪,就是半个月前的事,白瑾宜是从哪里知道线索的?

    白瑾宜当然不知道顾念之失踪了,她连忙说:“就是七年前,我去C城监测磁场的事!”

    “七年前?”白悦然眉间微凝,想起来了,“是那次监测磁场数据,结果突然闯入一辆汽车,然后汽车发生大爆炸的事?”

    “对啊对啊!”白瑾宜连忙点头,往前倾身,几乎凑到白悦然耳朵边上,皱着眉头埋怨道:“就是那一次,说是要送我一份大礼,结果只送来一个没人要的小孤女。我才不乐意做人的免费保姆,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而且白瑾宜更不待见顾念之的是,就是这个没人要的小孤女,六年之后,居然亲手将她送入监狱!

    想想她就恨得牙痒痒。

    所以屁的大礼!

    完全是送来的催命符!

    如果不是她当初贪图捷径,急着想出成绩,就不会被人引诱,花了大力气去监测磁场,结果还被人涮了一通!

    白瑾宜嘟嘟囔囔地抱怨,表示着对顾念之刻骨仇恨。

    “什么?!”白悦然却隐隐觉得不对,“……您再说一遍?什么送您一份大礼?不是您说突然观测到有特异磁场出现吗?”

    白瑾宜有些不好意思地捋捋头发,满是皱纹的脸上出现一丝尴尬的红晕。

    她支支吾吾地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那支手机,不,应该说冠元的那支手机,七年前接到过一个电话。”

    “这不重要?”白悦然眉头皱得更紧,“这怎么会不重要……”

    不过她欲言又止。

    有关顾念之的事,是他们特别行动司的秘密任务,很多地方需要保密,白瑾宜根本没有相应的安保等级,因此很多事情她并不知道。

    比如顾念之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放着的那张飞机发动机图纸,到现在都比世界上最先进的发动机还要先进五十年。

    还有顾念之刚刚突然被人掳劫失踪。

    再仔细想一想,她的失踪,就跟她的到来一样,都是突如其来。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白悦然悄悄打开了手机上的录音按钮,顺着白瑾宜的话头说了下去:“姑姑,您说是霍少伯父霍冠元大校的那支手机,七年前曾经接到一个电话?我记得,上一次……您可什么都没说啊?而且手机里面应该没有通话记录吧?”

    “没有。”白瑾宜摇了摇头,依然凑在白悦然耳朵边上说话,“他们能查到的只有那组十一年前存在手机的短信。这个电话,打完之后没有在手机里留下任何痕迹。只要我不说,霍绍恒不可能知道任何消息。”

    一年前白瑾宜的案子开审,白悦然旁听了案件始末。

    她记得白瑾宜杀了罗欣雪,就是为了夺取这支手机。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电话,大概在手机运营商那里也是“查无此话”。

    所以只要白瑾宜不说,霍绍恒确实不可能知道的任何有关信息。

    白悦然直觉这个消息对霍绍恒寻找顾念之非常有帮助。

    因此她有意引导白瑾宜说出通话内容。

    白悦然暗暗把手机挪到靠白瑾宜很近的地方,对着白瑾宜笑了笑,让她不要紧张,然后问道:“是吗?这就是您想用来立功减刑的内容?可是也得看到底是什么消息啊,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线索,要立功减刑是不容易的。”

    白瑾宜有些着急了,但还记得把声音压得很低:“那你帮我再求求情,不行吗?我可以把那通电话告诉你!”

    因为她知道这间房子里是有监控的,她不想被监控录到她说的话,所以说话的声音很小,都是凑到白悦然耳朵边上说的,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白悦然已经在录了。

    对白悦然这个侄女,白瑾宜是完全信任的,而且她也只能信任她。

    作为一个死缓犯人,她手里其实没有任何筹码。

    要不是霍绍恒突然来问她七年前有没有隐瞒什么消息,她压根就把这通让她觉得奇耻大辱的电话给忘了。

    其实到现在,她也只是赌一把的心理状态。

    能成当然好,如果不能成,还能更坏吗?

    反正她已经被判了死刑了,经过一年的牢狱生活,白瑾宜本来已经认命了。

    是霍绍恒的突然造访,让她又燃起了生存的希望。

    白悦然不动声色,耐心地说:“好,您详细说说,那通电话说的什么内容?是谁打的?电话号码呢?您还记得吗?”

    白瑾宜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是谁打给我的,电话号码也很奇怪,我曾经试着查过,是一个无效号码。”

    白悦然:“……”

    这打电话的人还真慎重。

    白悦然只好又问:“那说的是什么内容呢?”

    白瑾宜的声音更轻:““……打电话的人是个男人,我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只打了不到一分钟时间。他说话很快,匆匆忙忙跟我说了个时间和地点,然后说在这个时间和地点,让我带霍绍恒一起去,就会送给我一份大礼!——结果呢?屁的大礼!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白悦然:“……”

    “还提了霍少的名字?”白悦然惊讶了,“那人认识霍少?!”

    “八成认得。”白瑾宜神秘兮兮,都快靠到白悦然肩膀上了,“你说这个线索,够不够立功减刑?”

    “您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给您打电话呢?”白悦然不动声色地继续盘问,“是不是曾经仰慕您的人?”

    自己这个姑姑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有男人缘的,只可惜,她爱的人,不爱她。

    白悦然心下黯然,暗道她们白家的女人,是不是都这样。

    喜欢自己的人,自己不喜欢。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白爽算是唯一的例外,可当她喜欢的人也喜欢她的时候,她已经命入黄泉了。

    白瑾宜听了白悦然的话,老成橘皮的脸又红了一下,跟着摇摇头,讪讪地说:“当然不是,你想太多了。”

    白悦然又换着方向问了几个问题,见白瑾宜已经再想不出新的内容了,才摁了手机的录音暂停,冷静地说:“我会跟法官讨论讨论。姑姑,还有别的线索吗?”

    “霍绍恒在找的应该就是这个线索。”白瑾宜摊了摊手,“如果这个线索都不行,我就只有等死了。”

    她可怜巴巴地看着白悦然。

    白悦然有一丝不忍。

    不过她还是移开视线,镇定地说:“您别急,我尽力而为。”

    她还是打算在霍绍恒面前帮白瑾宜说几句好话。

    如果这个线索,能够帮助霍绍恒找回顾念之,说不定白瑾宜还真的能立功减刑。

    ……

    白悦然离开监狱,回到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立刻去找霍绍恒。

    但是霍绍恒不在办公室里。

    “小泽,霍少呢?”白悦然走到赵良泽的办公桌前,笑着敲了敲。

    赵良泽抬头看着她,心平气和地说:“霍少出去了,白处长有事吗?”

    白悦然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问:“小泽,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你气了这么久,气性也该过了吗?”

    “不,我没生你的气。”赵良泽移开视线,看向面前的电脑显示屏,“如果白处长没别的事,请去外面等。这里是办公室,不是会客室。”

    白悦然:“……”

    她静静地看了赵良泽一会儿。

    他今天穿着一身夏季常服,裁剪合身的军服在他身上服服帖帖,连袖子都笔直成一条线。

    以前白皙俊雅的面容因为出任务,曾经晒得黝黑。

    但回来之后短短几个月,他就已经恢复了白皙。

    可也多了几丝彪悍之气,气质彻底沉淀下来,比以前的男人味更足,更成熟内敛。

    如果两年前的赵良泽是今天这个样子,白悦然知道自己一定会马上答应他的追求。

    可现在,他变成了更好的他,自己却成了追他的那个人。

    白悦然微微失神,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霍少汇报。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里,请跟我说一声。”

    “重要的事情?什么重要的事情?”赵良泽抬眸看了她一眼,“告诉你也没什么。霍绍恒去医院大楼看病人去了。”

    他这一说,白悦然就明白了,“霍少去探望肖夜了?”

    赵良泽不置可否。

    白悦然站了起来,小声说:“那我去找霍少,你保重。”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说了一句:“……再见。”

    赵良泽头都没有抬,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工作。

    ……

    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的医院大楼离这里的办公大楼不远,陈列就是在那里上班。

    而肖夜是陈列最近接收的重点病人。

    白悦然匆匆忙忙赶了过去,已经是傍晚时分。

    时至九月初,医院大楼前的草坪虽然依然绿草如茵,但也多了几分萧索的秋意。

    落日的余晖黄灿灿的,像一床毯子盖在草坪上。

    白悦然站在草坪对面,抬眼看见霍绍恒推着一张轮椅,在草坪边上的林荫小道上缓缓走动。

    轮椅上坐着一个剪了利落短发,穿着白色条纹病号服的漂亮姑娘。

    正是肖夜。

    肖夜因为保护顾念之,被歹徒用枪打断了四肢,晕倒在血泊中。

    她已经苏醒过来了。

    陈列医术高明,妙手回春,给她接好了手臂和双腿。

    但是左手手筋被打断了,愈合得不是很好,她的腿也在康复之中,伤口太大,依然不能行走。

    此时的肖夜没什么表情,窝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前方。

    白悦然站在对面看了一会儿,才叹息着走了过来。

    “霍少。”她笑着点点头,又对肖夜说:“肖夜,你好些了吗?”

    肖夜抬头看着白悦然,眼神有些恍惚,缓缓点头,“……好。”

    霍绍恒知道白悦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征询地看了她一眼。

    白悦然马上说:“霍少,有件事,我想向你汇报。”

    肖夜回过神,忙说:“你们说吧,我先回去了。”

    她自己打开轮椅上的按钮,转了个头,回医院大楼那边去了。

    霍绍恒看着不放心,叫了护士过来推着肖夜离开。

    看着肖夜坐在轮椅上的背影,白悦然心口微堵,很是难受,她悄声问:“霍少,肖夜以后会做什么?她会转业吗?”

    “我尊重她的决定。”霍绍恒不想多说肖夜的事情,视线收了回来,淡定地落在白悦然面上,问:“白处长找我有什么事?”

    白悦然看了一下四周。

    暮色四合,晚霞在天边渐渐消散,林荫小道上静悄悄的,没什么人来往。

    她低声说:“……我刚去看了我姑姑。”

    霍绍恒一双利眼眯了起来,“你刚去看了白瑾宜?为什么?”

    白悦然坦然说:“是姑姑找我,说想戴罪立功。”

    霍绍恒笑了一下,“如果你是想为你姑姑说情,可以省些力气。我很忙。”说完举步就走。

    “霍少!”白悦然急忙从背后叫住他,“姑姑跟我说了重要线索,我都录下来了。我没有给我姑姑说情的意思,我只想给你听一下,也许对寻找顾小姐有用。”

    霍绍恒立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你录下来你姑姑说的话?”

    白悦然点了点头。

    霍绍恒马上带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赵良泽见白悦然跟着霍绍恒一起进来了,微有些诧异,但也没多说什么,帮他们关好了办公室的门。

    霍绍恒的单人办公室里,白悦然坐在他面前,打开手机录音,播放给霍绍恒听。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二百字:第1459章《告诉你一个秘密》。

    感谢各位亲的推荐票和月票。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