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67章 最难消受美人做饭(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67章 最难消受美人做饭(大章求月票)


    顾念之没想到秦致宁还真的给她留了食物,微微愣了一下。

    接过那袋烤蛇肉,低下头,在心里微微叹息。

    这个秦致宁,对她确实不算太坏。——如果他真的没有卷入到枪击肖夜的行动当中就好了……

    秦致宁看着顾念之回到汽车后座,从小袋子里拿出已经凉了的烤蛇肉,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那蛇肉已经凉了,有股腥味,别说吃,闻起来都不太好。

    可是她坐得端端正正,用手捧着一小块蛇肉,吃得认认真真,非常有教养的样子。

    好像那是无上的美味,而她正坐在一流餐馆里,仪态无懈可击。

    这么能忍,又这么能克制自己,真不像有人说的被宠坏了的样子。

    秦致宁用手耙了耙头发,烦恼起来,“别吃了,我再去抓几条蛇,等下去那边屋子里煮蛇羹。”

    “你不是说那边没有电吗?怎么煮蛇羹?”顾念之咽下一小口蛇肉,等嘴里没有食物了,才抬头不解地问道。

    “那边的度假屋里有厨房,本来是用罐装的煤气,但那里的煤气罐好像已经空了,现在只能用烧柴禾的大灶。”

    秦致宁看也不看她,冷声说:“等下你去拣些柴禾就可以了。”

    顾念之轻轻“嗯”了一声,还是把手里的一小袋蛇肉都吃完了,才若无其事地说:“你有水吗?我渴了。”

    秦致宁在车里翻出一瓶矿泉水,神情泰然地递过去,“省着点儿喝,只有两瓶了。”

    顾念之接过来,轻声说:“谢谢。”

    结果她拧开瓶盖,一口气灌了半瓶。

    秦致宁目瞪口呆,手指点了点她,但是话到嘴边,又换了话题,“……你去拣柴禾,我去捕蛇。”

    顾念之弯了弯眉眼,把矿泉水放回刚才的位置,“好。”

    突然特别乖巧。

    秦致宁有些不适应,身上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冒出来,头皮都麻了。

    他狐疑看了看顾念之,转身去那边的小树林里继续抓蛇。

    顾念之慢条斯理从车上下来,看着秦致宁的背影,眯着眼睛笑了笑。

    那边的树林她不敢去了,只能在房子周围拣一点干枯的灌木树枝。

    幸亏这周围的灌木树枝倒是不少,没多久,她就拣了一小捆,拖着进了那度假屋的厨房里。

    在厨房里四下看了看,比昨天看得更仔细。

    这厨房的面积还不小,四四方方足有二十平米。

    靠北墙的位置有两口灶,一个是烧煤气的,昨天已经检查过,煤气罐里已经没有煤气了。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把煤气罐拖出来远远地扔到后院。

    另一个灶是可以烧柴禾的。

    顾念之拢了拢,把一些柴禾塞到灶膛。

    等秦致宁又拎着几条已经洗好扒皮的“树挂”回来了,顾念之正站在厨房门口等他。

    她移开视线,不敢看拎着“树挂”的秦致宁,轻声说:“柴禾拣来了。”

    秦致宁肃着眉眼,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扔给顾念之,“生火烧水,煮蛇羹。”

    他找了砧板和刀,开始将长条蛇剁成一寸长的一块块。

    顾念之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葱管般的手指指向自己的方向,笑眯眯地说:“你让我做?”

    “你不做难道我做?”秦致宁砰地一声在砧板上砍了一刀,一条长蛇一分为二,“你是女人,难道不该你做饭吗?”

    是女人就该做饭?

    这个直男癌……

    顾念之在秦致宁背后笑得寒气森森,声音更轻了:“……好吧,那我做。”

    她歪着脑袋看秦致宁把几条蛇剁成小块,堆了满满一砧板。

    然后才挥了挥手,“行了,你出去吧,我来做蛇羹。”

    顾念之对野外生存并不陌生,用秦致宁的打火机点个火是不成问题的。

    她把柴禾扔到灶膛,不一会儿,红红的火光从灶膛里冒出来,她眯着眼睛,菱角唇弯弯勾起。

    想吃她做的饭?

    看看他有没有这个命……

    秦致宁见顾念之乖乖地生火烧水,满意地点点头,放水在旁边的洗手池子里洗了手,交代一声,“好了,我继续去修电池,你快点啊!”

    他们还没吃早饭呢。

    这个破岛上能吃的东西不多,仅有的那些都是蛇们喜欢吃的。

    比如蛇浆果,鸟蛋,还有各种老鼠土拨鼠,要么不好找,要么不好吃,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些“价比黄金”的蛇可以吃一吃了。

    秦致宁的心情无端愉悦起来。

    他几乎哼着小曲儿走出度假屋的厨房,来到自己的车边,掀开车前盖,继续检修电池。

    那蓄电池真的是没电了,他只想用什么方法,能够再刺激出最后一点点残余,刚好能够启动发动机就行。

    车里还有满满一油箱的汽油,只有汽车发动了,就可以让充电装置工作了。

    只要充电装置能够工作,给手机插上去充电,回家是分分钟的事。

    秦致宁的心情更好了。

    他聚精会神地投入到紧张的检修当中。

    好像也就弯腰检查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突然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

    心里咯噔一声,立马转身回头,看见那度假屋的方向,已经升起了浓浓的黑烟!

    青绿的树林里,亮蓝的碧空下,白云朵朵中,几股飘扬直上的黑烟实在是太醒目了。

    甚至有明火从度假屋的方向冒了出来!

    糟了!

    是度假屋起火了!

    顾念之不会有事吧?!

    秦致宁心里一沉,扑通一声扔掉手里的工具箱,飞一样往度假屋奔跑过去。

    他跨过屋前的小溪流,三步并作两步蹦上台阶,二话不说冲进度假屋里。

    “念之!念之!顾念之!”

    果然大火是从厨房的位置冒出来的。

    秦致宁大叫着冲入厨房的熊熊大火中。

    屋子里到处都是火,看不见人影。

    难道已经被烧死了?!

    秦致宁心里一阵紧张。

    “念之?!你在哪儿啊?!你出个声儿!念之!念之!”秦致宁终于忍不住了,大叫起来,声音急切无比。

    他的任务是将她接回家,如果让她死在这里,他的任务就失败了。

    身为一个军人,还有比任务失败更让人难过的事吗?!

    都是他不好,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做饭呢?

    秦致宁被浓烟呛得眼圈通红,流了不少眼泪,但他还是坚持在厨房里四处翻找。

    大火肆虐,火舌扑卷,就连旁边的屋子也被烧了起来。

    四周的温度迅速升高。

    顾念之站在门外安全的地方,倒拎着一根树枝削成的木棍,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她也没想到,这个“绑匪”,居然还能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

    她本来还打算等这个“绑匪”在门口探头探脑查看火势的时候,她一棍子把他给敲进去……

    结果秦致宁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冲进了起着大火的厨房里。

    根本不给她拿棍子把他给“敲”进去的机会。

    顾念之看了看手里的木棍,有些发愁了。

    对方如果是不折不扣的坏人,她恁死他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

    可对方的表现,真的不像十恶不赦的坏人。

    肖夜的惨状不断在她脑海里回旋,还有那四个可恶的绑匪,偏偏这人的样貌不在那四个绑匪当中,她想加码仇恨都做不到。

    顾念之犹豫起来。

    如果她一声不吭,这个“绑匪”会不会就被烧死在这屋里?

    眼看大火已经将那人的胳膊都灼伤了,火场里发出皮肉焦糊的味道。

    但是秦致宁还是在厨房里翻找着,被顾念之推倒在地的橱柜他都不放过,冒着被大火灼伤的危险大叫着她的名字,大有不找到他,他就不出来的架势。

    顾念之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不够狠心,悄悄将那根树枝削成的木棍沿着厨房门口的斜坡扔了下去,走到厨房门口弱弱地招呼了一声:“……我在这里……”

    秦致宁猛地回头,隔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看见了火焰另一边的姑娘。

    就像是从火里走出来的火玫瑰,既火辣,又娇媚。

    他眼里一热,奔跑着跃上灶台,然后双脚一蹬,嗖地一下从火焰上跃过,扑向屋外站着的顾念之,将她护在怀里,往后连番翻滚,从门口窄窄的斜坡滚了下去。

    身后,火焰烧得更大,整间度假小屋都被烧着了。

    海岛上没有风,黑色的浓烟直上云天,在蓝天白云碧海之间分外醒目。

    “你没事吧?”秦致宁拍打着顾念之身上的飞灰,看她头发乱糟糟的,但是脸上倒还干干净净的。

    又去挽顾念之的袖子,看她的胳膊烧伤没有。

    顾念之被他护在怀里,很是别扭,忙将他的手推开,挣扎着站起来,嚷嚷道:“非礼啊非礼!你果然对我心存歹意!还说我性*骚扰你!——哼!真是颠倒黑白!贼喊捉贼!”

    秦致宁的脸黑了一半。

    这顾念之,小时候没看出来她这样睚眦必报啊!

    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秦致宁站了起来,瓮声瓮气地说:“谁非礼你了?刚才情况紧急,我不抱你,你就被烧死了!”

    顾念之拍拍身上的尘土,撇了撇嘴,“我在门外本来好好的,你非得抱着我,借机揩油,还敢说我心怀不轨。——哼!”

    一般的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估计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只会往人怀里钻了。

    她倒好,心心念念不忘还击他刚才说她“性*骚扰”的事。

    秦致宁又好气,又好笑,凑到顾念之面前,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说:“你就这么希望我非礼你?行啊,来,谁怕谁!”说着,伸手要去勾顾念之的下巴。

    顾念之忙嗖地一下跳开,真正紧张起来,声音都变了,“……你你你……你别乱来啊!你敢乱来,霍少要你的命我跟你讲!”

    “霍少?霍少是谁?”秦致宁笑嘻嘻地又往前走了一步,故意装作纨绔的样子。

    说起霍绍恒,顾念之胆儿就大了。

    她手里握着瑞士军刀,等秦致宁快要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突然手一挥。

    秦致宁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下意识觉得不对劲,急忙后退两步,但是胳膊已经被她手里的刀划开一条口子。

    刚才被火灼伤过的皮肉再次皮开肉绽,火辣辣的不是一般的疼。

    “你居然还有刀?!”秦致宁无比惊讶。

    顾念之看见秦致宁那只血肉模糊,黑红相间的胳膊,有一丝不忍,但眼下对方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真要跟她来硬的,她是扛不住的。

    只能装疯卖傻跟他插科打诨,希望他不要“兽性大发”……

    顾念之将小小的瑞士军刀握在手里,“蚊子再小也是肉。瑞士军刀照样能扒你的皮!”

    秦致宁笑得直抽,“原来是瑞士军刀!这玩意儿也能伤人?你还是留着削苹果吧!”

    难怪他的同行没有把这东西给搜走,在他们眼里,这瑞士军刀根本就不算刀!

    他转了个身,回头想看看厨房的火势怎样了,这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不远处的一个东西。

    秦致宁脸色一沉,大步走了过去。

    那是一根用树枝削成的木棍。

    秦致宁缓缓弯下腰,从溪流边拾起那根木棍,再慢慢转身,看着顾念之,森然问道:“……这是什么?”

    顾念之心里暗暗叫苦,但表面上抿着唇,背起了手,微扬下巴,一派傲慢:“你的智商该是有多低?连根树枝都不认识?你到底是哪国军人?真是丢你们国家的人!”

    “我当然知道这是树枝!”秦致宁气得快冒烟了,大步走了回来,高高扬起那根树枝削成的木棍,“枉我还以为你差点被烧死,冒了生命危险来救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秦致宁另一只手倏地伸出,钳住了顾念之的喉咙,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这火,是不是你放的!”

    顾念之面不改色地否认:“当然不是!这只是个意外!”

    虽然是她放的,但她不会脑残地承认。

    “意外?!让你烧个水你能把厨房给烧了,这是意外?!”打死秦致宁也不信有人会连水都不会烧。

    顾念之虽然不至于不会烧水,但是让她做饭,烧厨房也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她的反击非常有力:“就是意外,怎么着?没见过做饭的人烧厨房啊!”

    “我在霍少家里,做过一次饭,不仅烧了他的厨房,还引起过营地一级戒备!连救火车和特别行动组都出动了,就这架势算个鸟啊?!”

    顾念之朝着还在熊熊燃烧的厨房那边翻了个白眼。

    秦致宁只觉得匪夷所思,但看顾念之说的话,也不像是临时瞎编的,在他们的情报收集里,好像霍绍恒的官邸确实有过一次这样的事故。

    他的手悄悄松开了,但还是色厉内荏地说:“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不会做饭?!”

    “不会做饭怎么了?!吃你家米了?!”顾念之恼羞成怒,一看秦致宁松了手,立刻得寸进尺,一脚往秦致宁脚上踩去,“姑奶奶我就是命好!不用自己做饭!不服吊死!”

    顾念之穿的鞋是屋里穿的那种休闲软底波板鞋,但是她一脚踩得特别准,朝着秦致宁的小脚趾头狠狠踩下去,疼得他鼻根一酸,差点没哭出来。

    秦致宁抱着脚在原地跳了起来,“你不要太过份我跟你讲!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顾念之现在算是明白秦致宁确实不敢把她怎样了,气焰不由更加嚣张。

    离了霍绍恒,她就是个混世小魔王,别人横,她能比他们更横。

    索性捡起来自己刚才扔掉的树枝削成的木棍,唰唰两下朝秦致宁打了过去,边打边哭了起来:“我叫你们绑架!我叫你们开枪!我叫你掐我脖子!你再动我一根头发丝试试!我扒了你的皮!”

    以秦致宁的本事,从顾念之手里反手夺武器轻轻松松,但是一看她挥舞着棍子还满脸眼泪,比他这个被打的人还要难过,心里一软,只好抱头鼠窜,不敢还手了。

    就在他们俩一个逃一个打的时候,不远处的海岸线边上,一艘在海上游弋的渔船看见了这边的黑烟,立刻开了过来。

    几个端着卡宾枪,身背子弹夹的黑人从渔船上下来,朝着黑烟这边飞跑。

    秦致宁护着自己的脑袋刚一转身,就看见了这几个黑人。

    他脸色遽变,突然手一挥,从顾念之手里夺过木棍,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将她顺势拉入怀里,躲入灌木丛中。

    顾念之正要奋力挣扎,秦致宁在她耳边轻声说:“别动,海盗来了,我们抢他们的船离开。”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九百字:第1467章《最难消受美人做饭》。

    感谢各位亲的推荐票和月票。

    PS:念之离开霍少,就从小天使变成小恶魔了。咔咔咔咔~~~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