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69章 新朋旧友(大章)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69章 新朋旧友(大章)


    秦致宁拉着顾念之的手,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走进欧式小楼。

    如同顾念之猜测的,这里确实是一家餐馆,不过是一家非常高档的会所餐馆。

    顾念之在门口看见一个暗紫色木牌,上面用魏碑体的白字刻着入会条例,眼珠子顿时都快瞪出来了。

    “……年会费二十万美元?!他们怎么不去抢啊……”顾念之在心里犯嘀咕。

    不仅如此,还需要至少两个以上的会员引荐,以及每年的慈善捐款需要在百万级以上,才有初步会员资格。

    这架势,比帝都西山那家“鹿回头”餐馆还要吊啊……

    一般人真是有钱也进不来。

    顾念之瞅了秦致宁一眼。

    他姓秦,这家餐馆叫“秦记”,只是巧合?

    那管家模样的男人看上去五六十岁了,穿着一身老式唐装,举手投足非常有范儿。

    他领着他们在一间写着“阖家欢喜”的大门前停下来,伸手推开门,躬身对秦致宁说:“秦二少辛苦了,先在这里歇一歇,我让厨房马上上菜。”

    顾念之在门口站定,微笑着问道:“请问你们的洗手间在哪里?”

    秦致宁知道顾念之有二十多个小时没有解决过个人问题,也没回头,随便抬了抬手,气势十足,“带顾小姐去洗手间。”

    一个穿着白衣黑裤的年轻女子从门边的阴影里走过来,笑着对顾念之说:“顾小姐,这边请。”

    她有一身蜜色肌肤,鹅蛋脸,杏核眼,笑起来的时候嘴角露出两点浅浅的梨涡,跟顾念之的梨涡很像。

    顾念之对她心生好感。

    两人走进女士洗手间。

    顾念之飞快地扫了一眼。

    这洗手间跟寻常人家的客厅似的,一扇宽大的屏风将屋子分作两个部分。

    外间有转角沙发,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报纸杂志和IPAD,墙壁上挂着大屏幕电视。

    里间就是解决个人问题的地方。

    顾念之收回视线,笑眯眯地抬手捋捋头发,“请问这里有没有充电器?我的手机没电了。”

    那女侍忙说:“有的。”然后指着墙角半人高的红木立桌上放着的一个圆盘状的东西说:“这里可以充。”

    顾念之想起来自己没有带手机充电器,又不经意地说:“请问你有充电器吗?我忘带了。”

    “哦,我们这里不用充电器。”那女侍笑容有几分敷衍,“这里可以电磁感应充电。”

    顾念之:“……”

    电磁感应充电,不就是无线充电嘛。

    顾念之知道最新的苹果手机可以无线充电,但也要充电器才能进行的,不要当她是傻子好伐?

    看见顾念之愣愣的样子,那女侍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扯了扯,“很简单的,我帮顾小姐充吧。”

    顾念之下意识握着手机不松手,喃喃地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手机交到一个陌生人手里?

    现代社会,对女人来说不能外借的东西从丈夫、牙刷和汽车,已经发展到了手机。

    那女侍也没强求,伸手摁了墙上的一个按钮。

    墙角半人高的立桌上放着的那个圆盘状物体顿时发出蓝幽幽的光。

    那女侍示意,“您把手机对着这里晃一下。”

    顾念之试探着将手机送入那蓝光的范围内。

    只听叮的一声响,不到五秒钟时间,她的手机已经充满电了。

    顾念之顿时高兴起来,“这东西真厉害,在哪里买的?我也要去买一个!”

    那女侍微笑着阖手站立,语气已经不屑了,“到处都有,您可以上网买,也可以去便利店里买。”

    “这么方便?我怎么没见过?”顾念之更好奇了。

    难道是Z城的特产?

    但是这么好用的东西,不可能只有一个城市的人知道啊?

    现在是网络时代,哪里有秘密可以隐藏?

    谁有这么好用的充电器,分分钟在微博上热搜,一天之内成淘宝爆款,一个月之内华夏上下肯定都铺货了。

    那女侍还是轻描淡写地说:“本来就是到处都有啊……”

    顾念之:“……”

    这天没法聊了。

    这女侍的礼貌中带着一股极细微的轻蔑,就像那些表面讲礼貌的文明人看自己的乡下穷亲戚一样。

    这种感觉很不好。

    顾念之的笑容淡了下来,“你出去吧,我要一个人待一会儿。”

    然后静静地看着那女侍。

    那女侍明白过来,微笑着躬身:“顾小姐慢用,我在门口等您。有事您按这个铃。”

    她指了指茶几上一个小天使雕塑,原来是个电铃。

    顾念之点点头,面无表情:“嗯,我有事就叫你。”

    那女侍对顾念之笑了一下,再次鞠躬之后,推开门出去了。

    洗手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知道这种地方是不会有监控的,马上握着手机走进里间的隔离单间,打算给霍绍恒打电话。

    可是她看了手机才知道,她的手机,完全没电话信号!

    不能打电话。

    怎么可能呢?

    明明已经充满电了啊?

    她也不欠费啊?

    难道被停机了?

    顾念之百思不得其解。

    在隔离单间里拨弄了半天手机,最后还是无计可施,出来摁了电铃。

    那个白衣黑裤的女侍忙推门进来,“顾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们这里的WIFI密码是多少?”顾念之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叩击,不动声色问道。

    她本来是不想连这里的WIFI的,因为这样做的漏洞太大,一般黑客都能利用这样的漏洞黑进手机。

    但是现在她顾不了这么多了。

    一定要马上给霍绍恒传信回去,也不知道他现在担心成什么样子了……

    顾念之心急如焚。

    那女侍迅速报出一串密码。

    顾念之连上WIFI,挥手让那女侍出去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开自己的扣扣,打算先跟马琦琦联络一下。

    但是刚登了一下,结果扣扣说“密码错误”。

    反复折腾了半天,最后扣扣说她企图盗号,警告她赶快停止她的“不法行动”。

    顾念之傻眼了。

    然后登录自己的微博账号、微信账号,还有国外的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统统都是密码错误,甚至还有账号说“查无此号”!

    顾念之全身都在颤抖。

    她想起了那一次在德国的时候,曾经也有这样的情况,她无法登录到外网,所以只有在德国联邦情报局的内网里“肆虐”……

    但是这一次,她不像登录不到外网。

    因为扣扣她可以重新注册一个账号,微博也可以用Guest浏览。

    就是不能用自己的账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有黑客,还能把她所有的社交账号都给黑了?!

    就算她本人也没这么大能耐好吧?!

    顾念之不死心,继续查找着马琦琦的扣扣号码。

    她的记性很好,记得马琦琦花大价钱买的六位数扣扣靓号。

    但是一番查找之后,对方明确拒绝了她的加好友邀请,还骂她是“神经病”!

    顾念之立即明白过来,号码那一端绝对不是马琦琦。

    不然她肯定不会在看了“念之想之”的加好友申请后,不仅不加她好友,还骂她是神经病……

    她要再查一查霍绍恒吗?

    手指摩挲着手机,她突然不敢在这里搜索了。

    用别人的WIFI,不管搜索什么,对方都能看到。

    她不能给霍绍恒添麻烦。

    再说,对方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马琦琦的所有账号都给黑了。

    这其中一定有别的问题。

    顾念之收好手机,按捺住心头的不安和恐慌,肃着脸走出洗手间。

    “顾小姐,我带您过去。”那女侍还是等在门口,对她很恭敬地说道。

    顾念之一言不发,跟着那女侍走进刚才那个“阖家欢喜”的包间。

    秦致宁一手搭在座椅上,手指间夹着一支烟,一手放在膝盖上,架着二郎腿,笑呵呵地看着她,说:“怎么去了这么久?你干嘛去了?”

    顾念之微笑着坐了下来,说:“这里好漂亮,我一时好奇,在洗手间里多坐了一会儿。”

    秦致宁知道她给手机充电了,也不揭穿她,将烟灰在烟灰缸里抖了抖,说:“饿了吧?吃饭吧。”

    说完对外招了招手,“上菜。”

    顾念之其实已经有二十多小时什么都没吃了,但她一点都不饿。

    紧张的情绪让她的身体燃烧了大量的卡路里,她的心跳奇快,几乎提到嗓子眼了。

    “小宁哥,你跟这里的人很熟吗?”顾念之决定曲线救国,先知己知彼,再找对策。

    她不能莽撞。

    秦致宁点了点头,“还行,比较熟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怔忡。

    顾念之敏锐地感觉到了,心道有戏。

    “什么叫比较熟?”顾念之偏了偏头,“我在门口可是看见他们的入会条例了。光会费就是二十万美元一年,还有每年超百万的慈善捐款要求。能进来的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吧?”

    而且这里的“富”,那可不是一般的富豪。

    所谓的年入百万根本连这里的门槛都摸不着。

    顾念之停了一会儿,又问:“你是军人吧?也这么有钱?”

    难道又是跟霍少一样,有个自带有钱buff的祖母?

    顾念之想起霍少,脸上的神情不由自主柔和下来,看着秦致宁的目光也温柔许多。

    秦致宁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嗤笑一声,“你倒是看得仔细,眼里只看得见钱,钻钱眼里去了。”

    “难道不是吗?”顾念之不理会秦致宁的调侃,纤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难道没钱他们会放你进来?”

    “你小宁哥我就是没钱。”秦致宁干干脆脆地说,“怎么着?你看他们还不是乖乖让我进来了?”

    顾念之一手托腮,斜撑在餐桌上,笑道:“好吧,就算你厉害,没钱他们也放你进来,可是还对你恭恭敬敬,叫你‘秦二少’,正巧你又姓秦,难道,你是这里的小开?”

    秦致宁噗地一声,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他笑得几乎打跌,“秦记的小开?!你可真能想!”

    “难道不是?”顾念之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

    秦致宁摇了摇头,“这里虽然叫‘秦记’,我也姓秦,但是这里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顾念之:“……”

    还是不信。

    她抽了抽鼻子,委屈起来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撒这种羞辱我智商的谎,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秦致宁放下腿,凑到顾念之身边,递给她一张湿纸巾,小声哄她:“别哭了,我真的没骗你,这里跟我们家没关系,我们家高攀不上。”

    秦致宁连“高攀不上”都说,好像也不是在骗她。

    顾念之擦了擦脸上说哭就哭的泪水,更加好奇了,“但是你不能否认,他们对你非常恭敬,为什么?你认识他们的老板?”

    秦致宁:“……”

    这小家伙实在是太敏锐了吧?!

    秦致宁笑着点点头,“差不多吧,我确实认识他们老板,但更重要的理由是,连他们的老板都不敢在我们家人面前横。”

    “哦,那你们家很有权势?”顾念之顺理成章进行逻辑推理,“既然你没钱他们都在你面前都跟孙子似的,那你肯定是以势压人了。”

    秦致宁偏着头看了她一眼,眼角的笑纹深深地翘了起来,居然有何之初桃花眼的感觉。

    顾念之别过头,看着墙上挂着的巨大的挂壁曲面电视,顺手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秦致宁往后靠坐在座椅上,耸了耸肩,“你说是就是吧,反正这里跟我们家没关系了。”

    他的眼底一丝落寞一闪而过。

    顾念之刚好回头看见了,若有所思地问:“……你的意思是,以前是有关系的?后来没关系了?”

    秦致宁:“!!!”

    这个顾念之,真是“多智近妖”。

    小时候就聪明得吓人,现在在外面几年多了历练,更是跟人精似的,见眉知眼,你说一句话,她就能把这句话后面七八层意思都给猜出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不服不行,不服不行啊!

    秦致宁感慨着,摁了电铃。

    包间的门被推开,白衣黑裤的女侍们鱼贯而入,把热腾腾的饭菜一一摆上饭桌。

    墙上刚打开的电视里,正好到了晚间新闻时间。

    新闻主播坐在主播间里播报新闻。

    “……苏联国家首领兼苏共中央秘书长普辛同志今天开始对我国为期八天的国是访问,何承坚上将、龙志学议长和谢北辰首相亲自到机场迎接。”

    顾念之猛地抬头,直愣愣地看着电视,可爱的菱角唇几乎合不拢了。

    她听见了什么?!

    她看见了什么?!

    电视上那个个子不高,但是气场两米八的普辛,不是说过要给她主持婚礼的俄国总统吗?!

    怎么成了苏联国家首领兼苏共中央秘书长?!

    他身后站着的那个毛茸茸的大汉,不就是克格勃二把手弗拉基米尔?

    还有弗拉基米尔斜后方那个笑容明亮的高大男人,是司机大叔伊万啊!

    等等!

    苏、联?!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469章《新朋旧友》。

    感谢各位亲的推荐票和月票。

    么么哒!

    PS: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给猜中的小天使们点赞。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