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72章 你跪安吧(第二更月票7000+)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72章 你跪安吧(第二更月票7000+)


    秦瑶光对她笑了笑,说:“守忆,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强扭的瓜不甜,你就不要再惦记你的阿初哥哥了。他是顾念之的,只能是顾念之的。”

    温守忆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心也冷了半截。

    早就知道,她再努力也没用,这里的人,这里所有的人,眼里心里只有一个顾念之。

    她不管做什么都比不上她,她不管做再多的事,也比不上她。

    温守忆实在忍不住,哽咽着说:“秦姨您早些睡,我先走了。”说着,快步走向门口。

    秦瑶光躺在床上,看着温守忆略显踉跄的背影,轻声说:“傻孩子,何之初再好,他不爱你,对你来说,又好在哪里?还是把他留给顾念之吧。”

    温守忆在门口停下脚步,也不回头,深吸一口气,苦笑着说:“秦姨,我知道了。您不要多心,我不会……跟念之抢的。”

    说着,她快步走出秦瑶光的房间,猛地将门带上,靠在门边的墙上,泪如雨下。

    ……

    秦致宁将晕迷的顾念之安置好了,从三楼下来,正好看见站在二楼秦姨套房门口的温守忆。

    秦致宁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他快步走过去,掰开温守忆的手,笑着说:“你在干嘛呢……”

    话音未落,他看见了温守忆满脸的泪水。

    “怎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秦致宁大为惊讶,“谁敢欺负你?秦姨和何上将肯定活撕了他们!”

    温守忆正是伤心难过的时候,但被秦致宁的一席话还是弄得破涕为笑,举着拳头砸向秦致宁的胸口,“我叫你贫!我叫你贫!”

    秦致宁松松握住她的手腕,嘿嘿笑着,拉着她下楼去了。

    两人走到楼下温守忆的套房前,她一时冲动,说:“小秦,要不要去我房里坐坐?”

    “啊?真的可以吗?!”秦致宁喜从天降。

    他追温守忆追了半年了,但是温守忆一直对他不冷不热,既不接受,但也不拒绝,就这样吊着他,让他提心吊胆。

    温守忆话一出口其实就后悔了,她又摇了摇头,“我开玩笑的。行了,你回去睡吧,明天就要手术了,你得好好养养。”

    虽然只是用小手术,但到底是利用伽马刀对大脑里主管记忆的海马体进行定向剔除手术,说一点都不伤身那肯定是骗人的。

    只是这种伤害确实非常有限,不比水果刀切破手指的伤害大多少,而且无副作用,因此秦致宁一点都不在意。

    对温守忆的关切,他很受用。

    拉着她的手,又说了几句贴心话,才放开她,看着她进去了。

    ……

    顾念之第二天中午醒过来的时候,秦致宁的手术已经做完了,正被推回自己的病房。

    温守忆来顾念之的房间看了好几次,终于等到她醒来了。

    顾念之绝对没有想到,她再次苏醒过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温守忆!

    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是整个人也精神了。

    不得不说,恨的力量自古以来就比爱更强大。

    宠爱会使人一天比一天无能,但仇恨却能让人一天比一天成长。

    一看见温守忆,顾念之就觉得自己充满昂扬的斗志,大脑分外清醒,身体也迅速调试到最佳状态。

    她躺在床上,看着细眉圆脸,像个玩偶娃娃一样的温守忆,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温守忆好笑地在她床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说:“顾念之,你还是这么不识抬举啊。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能不能不要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彼此彼此。”顾念之一点都不吃亏,“这么恶心你还要来我房里,简直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温守忆被顾念之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微愠说道:“我不明白你老是讨口舌便宜有什么意思。”

    顾念之嗤了一声,微撇嘴角,“我也不明白,你明明知道我讨厌你,还总是要出现在我面前主动送脸上门给我打有什么意思。”

    跟顾念之斗嘴,极少有人能占上风。

    温守忆扯了扯嘴角,保持着良好的风度,说:“行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既然醒了,就出去见人。别大模大样地躺在床上,以为你还是那边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千金大小姐?”

    顾念之在床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笑盈盈地说:“你错了,不管在哪里,我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千金大小姐。你嫉妒吗?”

    温守忆失笑,点点头,顺着顾念之的话头,半真半假地说:“是啊,我是嫉妒你,怎么了?你管天管地还能管人家心里怎么想?”

    顾念之啧啧两声,“我当然管不了你怎么想,但是我要劝你一句,嫉妒使人丑陋,更何况你本来也不漂亮。”

    “你——!”温守忆再好的涵养,也被顾念之气得几乎吐血。

    女人最介意别人说她的容貌,更何况是被情敌说长得不好看,那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一瞬间,温守忆几乎是不想提醒顾念之有关做记忆剔除手术的事。

    她在“让何之初爱上自己”和“让顾念之变白痴”两种莫大的诱惑之间摇摆,一时竟然无法决定哪一种的诱惑更大。

    顾念之看见温守忆被她气得快要失去理智,却还是不得不装作和颜悦色的样子,笑得更甜美了。

    她从网上掐架得来的经验,对方越是想气你,你越是要不当一回事,这样才能将对方气得吐血。

    掐架和谈恋爱一样,谁更在意谁就输了。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顾念之还是躺在床上,将被子拉到脖子底下,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闭上眼睛毫不在意地说:“行了,你跪安吧,我要再睡会儿。”

    温守忆被顾念之气得简直要暴走。

    “跪安?!呵,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温守忆觉得自己被秦姨教导了十几年的涵养,快要破功了。

    “当然,如果你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怎么能指望别人把你当回事?”顾念之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说:“你天生奴才心理,是体会不到做主人的乐趣的。如果不想跪安,那就滚吧。”

    她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

    温守忆咬牙切齿地瞪着顾念之的后脑勺,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会儿,才说:“我是来提醒你一声,你既然醒了,你就得接受记忆剔除手术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狂!”

    顾念之皱了皱眉头,又翻过来,睁开眼睛问道:“什么记忆剔除手术?”

    “知道怕了?”温守忆终于找到一些见识上的优越感,她弯下腰,仔细打量顾念之,轻声说:“……这是秦姨决定的事。秦姨决定的事,从来就没有更改过。”

    她的语气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但又非常慎重,甚至有一丝敬畏,足见她对这个“秦姨”,真是崇拜得恨不得五体投地了。

    顾念之却不一样,不管在哪里,除了霍绍恒,别人休想让她低头。

    她鄙夷地看着温守忆,“秦姨是什么东西?她决定她自己的事情,我的事情,轮不到一个陌生人做决定。”

    “啊?你居然这么说秦姨?!”温守忆像是受到惊吓,她用手轻轻拍着胸口,看着顾念之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一丝淡淡的怜悯,像是在可怜她。

    顾念之挑起一双明丽的远山眉,“我就这么说她,怎么了?她能自作主张给我做什么记忆剔除手术,我还不能鄙视一下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顾念之……”温守忆摇了摇头,笑着扔下一句:“你还是想想如何应对吧,不然明天直接被麻晕了推到手术室,你再猖狂就晚了……”

    看着温守忆扬长而去的背影,顾念之皱眉思索着她话里的真假。

    如果是真的,她为什么要提醒她?

    顾念之可是知道这个温守忆,表面上正大光明,其实暗戳戳看不得她过得好。

    但如果是假的,她这么吓唬她又有什么用呢?

    顾念之可不是吓大的。

    她坐在床上琢磨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还是下床,找秦致宁问个清楚。

    这个人肯定是不会伤害她的,顾念之很确定。

    掀开被子之后,她发现自己身上还是穿着那身从那边穿来的休闲服,当然,已经皱巴巴脏兮兮不能看了。

    回头看了看雪白的被子里面,嗯,床上还有海边的细沙……

    可以说是很邋遢了。

    顾念之红了脸,她下意识想洗澡,可是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又不敢去浴室。

    她刚才在温守忆面前颐指气使,装得跟主人一样,其实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压根不清楚。

    站在镜子前整整衣服,顾念之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索性全放下来,用梳子梳顺了披在背后。

    她的头发很长,黑软浓密,不过几天没洗头了,状况没有以前好。

    但是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拉开房门探头出去看了看。

    面前是一条装饰得很低调奢华的走廊,厚厚的波斯大丽菊地毯,头顶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昙花形状的LED灯。

    顾念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正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她在门口一露头,走廊上的监控就发现她了。

    一个白衣黑裤的女侍得到命令,很快从佣人房来到她面前,对她恭恭敬敬鞠躬道:“顾小姐,您醒了?何上将想请您去他书房一趟。”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月票7000加更:第1472章《你跪安吧》。

    感谢各位亲的推荐票和月票。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