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77章 他来了,请站稳(第一更五千字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77章 他来了,请站稳(第一更五千字求月票)


    “那是,不过她跟小时候到底不一样了。”温守忆微笑着说,有意无意地给秦致宁理了理衣领。

    秦致宁浑身痒酥酥地,走路都不稳了,踏云踩雾一般回到顾念之的房间。

    顾念之看见他脸都红了,好奇地问:“……怎么了?跑太急了?看你脸红的。”

    秦致宁不好意思抹了一把脸,讪讪地笑了笑,拿起红外线检测设备,开始在顾念之的房间里四处查验。

    这套房间是顾念之小时候住过的,这么多年过去,里面很多东西都是保留着当年的旧貌。

    比如客厅靠墙的一排多宝阁一样的橱柜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玩偶娃娃,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头发也是长长短短,不一而足。

    沙发不大,但也不小,做工十分精细,粉紫色做旧的色调,和地板上的白色地毯配合得天衣无缝。

    白纱窗帘在微风下微微浮动,墙边还有一张红色气泡椅,坐进去就跟窝进一团软软的海绵一样,非常舒服。

    顾念之拿着一瓶矿泉水,坐在沙发上,看着秦致宁四处忙碌。

    他在顾念之的房间里里外外检查一遍,包括浴室和壁橱,每个角落都不放过,确保没有隐秘摄像头之后,顾念之才敢去浴室洗澡。

    她真是好几天没洗澡洗头了,洗完又做了全套的保养程序,这样一来,就从中午洗到下午三点多钟。

    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秦致宁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也没叫醒他,一个人坐在旁边拿IPAD上网浏览新闻,继续了解这个世界的动态。

    秦致宁一觉睡到晚上,才被顾念之赶去回自己家。

    顾念之在何家醒来后的第一天,总得来说,过得还算不错。

    她美滋滋总结之后,坦然进入梦乡。

    没有做亏心事的人,睡觉都特别安稳。

    ……

    第二天在晨曦中醒来,顾念之伸了个懒腰。

    昨天她做梦回到了那边的世界,跟霍绍恒他们特别行动司的人一起出去吃火锅,吃完又去唱K,热热闹闹,一片欢腾。

    醒来之后看着满屋清寂,分外惆怅。

    她在床上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才起床洗漱穿衣。

    没有人来叫她起床,也没有人给她送早餐。

    顾念之决定自己下楼去找东西吃。

    刚一拉开房门,就看见秦瑶光和温守忆带着几个又高又帅的男人站在门口。

    顾念之手把着房门,笑着点点头,“秦女士早上好,这么早有事吗?我要下楼去吃早餐。”

    秦瑶光招了招手,有人拎着一个食盒走过来,谦恭地弯腰说:“顾小姐,这是今天的早点,您慢用。”

    顾念之接过食盒,礼貌地说:“谢谢您。不过您是哪位?”

    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我是何家的早点厨师,我姓徐。”说着,给顾念之看他胸前的铭牌。

    顾念之见那铭牌上有名字有照片,还有一排号码,不动声色记了下来,笑着说:“那多谢了。”

    她拎着食盒问秦瑶光,“您还有事吗?我要吃早餐了。”

    秦瑶光点点头,“我也很忙,不过有些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不用管我,可以自己吃早饭,我说完就走。”

    顾念之想了一下,侧身让开,“那得罪了。”

    昨天她才釜底抽薪,说动何承坚将秦家的记忆剔除手术收归国有,秦瑶光不去求何承坚,来找她做什么?

    顾念之心里也有几分好奇。

    再说秦瑶光的样貌,让她在心底深处还是无法拒绝。

    秦瑶光跟着她走了进去。

    温守忆也跟着进来了,坐在秦瑶光身边。

    那几个高大的帅哥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就像保镖一样。

    顾念之看了他们一眼,也没问,关上门,回头将食盒打开,把里面的白粥、小笼包,几样精致的酱菜拿出来,放到茶几上,自己盘腿坐在茶几前,开始旁若无人地吃早饭。

    秦瑶光两腿斜并,身姿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顾念之吃了几口白粥,突然说:“我给你削个苹果吧。你小时候可喜欢吃苹果了。”

    顾念之的手顿了顿。

    其实她不爱吃苹果,或者说,她在霍绍恒身边的时候,不怎么爱吃苹果。

    但是秦瑶光说要给她削苹果,她发现自己无法拒绝。

    心底深处有一处空缺,渴望被填满。

    她没有抬头,但却微微点了点头。

    秦瑶光微微一笑,往旁边伸手说:“给我一把水果刀。”

    温守忆起身在屋里找了一阵子,才在储藏间冰箱旁边的橱柜里找到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拿了出来。

    秦瑶光接过水果刀,开始给顾念之削苹果。

    她削得很耐心,也很仔细,苹果皮均匀地从苹果上掉落,长长的一条,一点都没有断。

    苹果削完,顾念之的早饭也吃完了。

    她把碗筷收拾到食盒里,看着秦瑶光把苹果放在她面前的小碟子里,那把锋利的水果刀就放在旁边。

    顾念之没有吃,她用纸巾擦了擦嘴,问道:“何上将呢?他回来了吗?”

    秦瑶光笑着说:“回来了。今天凌晨才回来,开了十几个小时的会,现在还没起床。”

    听说何承坚也在家里,顾念之心里安定几分。

    她抬头看着秦瑶光,语气柔和多了,“秦女士找我,不是为了给我削苹果吧?”

    “不只是为了给你削苹果。”秦瑶光朝她招手,“来,念之,坐到我身边来。”

    她的笑容里多了一点别的东西,就那一点点不同的神情,让顾念之着了魔一样起身,乖乖地坐到她身边。

    温守忆已经站起来坐到她们对面去了。

    她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她们俩。

    秦瑶光给顾念之把垂到耳边的头发拨到耳朵后面,顺手摸了摸她的脸,手指在她的菱角唇边停留了一下。

    收回手,她的笑容淡了下来,轻声说:“念之,你听话一点,把手术做了吧,不要让何上将为难。”

    顾念之如同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瞬间就从秦瑶光的温情里清醒过来。

    但她表面上还是维持着刚才乖巧的样子,笑着说:“那秦女士,请问您能不能跟我大致说说到底是怎么做的?我有些害怕……”

    秦瑶光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就简单说一下。”

    她一手拿起一个苹果,一手拿着水果刀,在苹果上比划:“其实手术很简单,就是用伽马刀剔除你大脑里面主管某些记忆的海马体,只是剔除非常小的部分,绝对不会对你的大脑有损伤。你也不会有多大感觉,最多就像切水果的时候,手指头被切破一样的感觉。”

    顾念之一听,几乎出离愤怒了。

    把大脑里的海马体剔除一部分,能跟水果刀切破手指头相提并论吗?!

    用这种方法做比喻,不是蠢,就是毒。

    顾念之压抑着心头的愤怒,脸上的笑容更盛,做出天真又愚蠢的样子,睁着一双明丽的大眼睛好奇地问:“真的吗?不会有别的副作用?”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给你做手术,不会有任何风险。”

    顾念之在心里已经“呸”了她好几口了。

    大脑里面的手术,谁敢说不会有任何风险?!

    温守忆在旁边插话,“绝对不会有任何副作用。你不相信别人,也要相信秦姨。这种技术,全世界现在秦姨一个人会。”

    她睁大眼睛看着秦瑶光循循善诱的面容,不动声色地问:“是吗?真的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会做这种手术?”

    秦瑶光自得的点了点头,“当然。以前我曾经教过一个人,但他已经去世多年,所以现在,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会。而秦家下一代还在培养当中,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人选。”

    顾念之更加好奇了,“那个去世多年的人是谁呢?他是秦家人吗?”

    秦瑶光不想提这个人,淡淡地说:“他不算是秦家人,所以有些核心技术他没有学到手,再说他已经死了,说他也没意思了。”

    顾念之“哦”了一声,没有继续再问下去了。

    秦瑶光等了半天,见顾念之还是不说话,只好自己开口说:“念之,我知道你对这个手术很有抵触心理,我也明白你的感受。不过我答应你,只要你答应做这个手术,等你恢复了,我就把这个技术全部传授给你,让你做我秦家的唯一传人,好吗?”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秦瑶光确信没有人拒绝得了这个诱惑。

    多少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围在她身边,只为了偷学一点皮毛。

    顾念之却很是惊讶,说:“可是我不是学医的啊?怎么能学您的技术?”

    “……这个技术,不需要太多的医学基础,只要会操纵伽马刀,知道如何挑选海马体就可以了。”秦瑶光热情洋溢地说,“而且你年纪轻,就算一点都不懂,我从现在手把手开始教你,不出五年,你就会成为首屈一指的医学大师!特别是在脑外科方面。”

    众所周知,做手术对精密度要求最高的,就是脑外科手术。

    脑外科医生每个人都有一双价值连城的巧手。

    顾念之呵呵笑了两声,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为什么啊?我们素昧平生,您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传授给我?”

    秦瑶光移开视线,看着墙边多宝阁上的那些玩偶,淡淡地说:“也许我们有缘吧。而且,只要你答应学这门技术,我保证何大哥就不会将它收归国有了。”

    所以说来说去,她还是想做最后的挣扎,不想把这项技术收归国有。

    顾念之明白了秦瑶光的来意,心里又失望,又难过,还有一丝鄙夷。

    她的手不由自主握成拳头,淡声说:“您的条件确实很诱人,但是,风险太大,所以请恕我不能答应。”

    “风险太大?怎么会呢?”秦瑶光耐心地劝说她,“我们秦家这项医术的关键内容,完全靠手传口授,从来没有见诸笔墨。所以只要我教你,你就一定能学会,一点风险都没有。”

    顾念之慢慢地靠在沙发背上,离秦瑶光远了一点,“我不是说这种风险。您是要我接受手术之后再教我做手术。可是如果这记忆剔除手术,把我所有记忆都剔除了,到时候您再来个反悔不认账,我找谁哭去?”

    秦瑶光听了,好像很不耐烦了,双手环抱在胸前,脸色冷了下来,“顾念之,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同意做手术,还是不同意?”

    “当然不同意。”顾念之也怒了,“秦女士,如果你是来求我的,态度最好放软一点,有你这样跟人谈判的吗?”

    “我从来不跟人谈判,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秦瑶光站了起来,声音又轻又飘,掺着风雪,冰冷刺骨,“既然你死不悔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拍了拍手,顾念之的房门倏然被推开,那几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给她打麻药。”

    一个男子已经举起了手里的麻醉枪。

    顾念之心念电转,立刻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揉身而上,用秦瑶光挡在自己身前。

    拉着秦瑶光的两只胳膊一拽一卷,圈在背后,一边顺手掠过茶几上锋利的水果刀,抵在秦瑶光的咽喉处。

    她一手绕过秦瑶光的脖子,用手里锋利的水果刀抵住她的颈边大动脉,另一只手被背后掐住她的两只手腕,在她耳边柔声说:“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就不客气了。——让他们都出去。”

    “顾念之!你放手!”温守忆大惊失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惊惶的眸子在顾念之和秦瑶光之间看来看去,“你别冲动!”

    “放开秦院长!”从门口冲进来的几个高大的男人也朝顾念之大叫起来。

    秦瑶光怒极,“敢威胁我?!我从来不受任何威胁!”说着,她奋力挣扎,两只手居然从顾念之的右手钳制中挣脱了。

    顾念之握着水果刀的手下意识往后紧勒,秦瑶光被勒得喘不过气来,两手往前用力掰着顾念之勒住她咽喉的胳膊,同时提腿往后猛踹。

    顾念之的膝盖被重重踹了一脚,疼得几乎站不稳了。

    就在这时,秦瑶光双手用力,几乎要掰开她勒住她脖子的那只胳膊。

    顾念之知道自己这时不能松手,一旦松手,就会落入秦瑶光手里,那时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将胳膊狠狠往后带,而秦瑶光这时正好两手一滑,居然直接往那水果刀刀锋上抓了过去。

    顾念之又在用力的时候,手上的水果刀往秦瑶光双手间一划一带,朝秦瑶光的手上狠狠割了下去,鲜血顿时如箭一般喷涌出来。

    “啊——!”秦瑶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手腕和手指根处鲜血淋漓,痛彻心扉,她一下子晕了过去,倒在顾念之面前。

    温守忆猛地看见秦瑶光两只手血淋淋地垂在身前,看起来已经是废了。

    她眼圈也红了,不假思索扑了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顾念之,在她耳边大声说:“你疯了?!她是你亲生母亲!你杀了你的亲生母亲!”

    顾念之一下子顿住了。

    “亲生母亲”四个字如同魔咒一般在她脑海里回响。

    秦瑶光闭着眼睛晕迷的面容,跟顾祥文潜艇里他死去妻子的面容完美地重合在一起。

    她在第一次看见秦瑶光的时候,就有这种令人心惊肉跳的猜测。

    现在终于从温守忆嘴里得到了证实。

    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她不愿意相信自己母亲是这种人。

    她的感情无比抗拒,但是理智却告诉她,非常有可能是真的……

    顾念之被温守忆抱着动弹不得,脑海里一片混沌,无法思考。

    她看着那举着麻醉枪的帅气男子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完了,顾念之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越来越近,心一横,闭上眼睛,就要用那水果刀往自己胸口扎进去!

    砰!砰!

    只听两声激烈的枪响,顾念之全身抖了一下,但是她没觉得疼痛,只感觉到身后的温守忆已经松开了她,捂着胳膊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先前举着麻醉枪对准她的帅气男子也握着他自己的手腕,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前落下一滴滴鲜血。

    门口的方向,风尘仆仆的何之初举着枪站在那里,一脸戾色地看着屋子里的人,“都给我面朝墙蹲下,抱着头,谁敢动一下……”

    他没再说话,但是砰地一声枪响,刚刚一个企图做小动作的男子已经被他打断了腿,嗷地一声叫,歪倒在地上。

    别的人不敢不听话,一个个抱着头面朝墙蹲了下来。

    只有顾念之还站在屋子中央,她定定地看着他,眼圈渐渐红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五千字:第1477章《他来了,请站稳》。

    月底了求一求月票哦,还有推荐票。

    看见月票已经7500了,晚上八点月票再加一更,四舍五入一下,可以算是三更了。

    因为这一章就字数来说,已经是两更的数量了,不过这种情节,还是一起发出来比较好。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