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85章 你是他的药(第二更我乃龟仙人+)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85章 你是他的药(第二更我乃龟仙人+)


    秦瑶光说顾祥文的时候,语气里难掩轻视和嘲讽。

    顾念之对之十分反感,忍不住打断她,说:“不管我父亲后来做了什么,也是你前夫,是你曾经爱过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不觉得拉低你自己的格调吗?”

    这么诋毁前夫,她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

    没想到秦瑶光笑得眼泪几乎都出来了,“什么?你说顾祥文是我前夫?还是我曾经爱过的人?哎哟喂!我好久没有笑得这么厉害过了。”

    温守忆也笑得差一点直不起腰来。

    “难道我说错了?”顾念之被她们笑得摸不着头脑。

    何之初叹了口气,走过来揽住顾念之的肩膀,一言不发。

    秦瑶光收了笑容,正色说:“我这辈子只爱一个人,就是何承坚上将。我也没有跟别人结过婚,顾念之你不要往你父亲脸上贴金。——我生你出来,纯粹是为了给何少治病。”

    顾念之:“!!!”

    “你既然从来没有把我当亲生女儿,对我也没有任何感情,那为什么还要争我的监护权?为什么不把我给我父亲?”

    秦瑶光面无表情说:“当然不行。我千辛万苦生下你,是有大用处的。顾祥文想摘桃子,哪能便宜他?”

    她的目光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好整以暇地打量着顾念之,就像在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货物。

    没有一点把她当人的意思。

    顾念之被秦瑶光这种态度彻底激怒了。

    她已经不在乎这女人是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在她看来,没有人有资格用这种眼光看别的人,哪怕是亲生母亲,也不行。

    儿女不是父母的附属品,父母对儿女的犯罪,依然是犯罪,不能因为伤害的是自己的亲生子女,法律就能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顾念之气到极点,反而平静下来。

    她双腿一并,在秦瑶光病床前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淡定地说:“是吗?但是很可惜,我已经成年,你们的监护人官司,不用再打了。”

    “嗯。”秦瑶光点了点头,“确实不需要,但不管你多大,你始终是我女儿,我十月怀胎,剖腹生下你,我们的母女关系受到法律保护,你不承认也没用。”

    顾念之呵呵哒。

    她双手环胸,往后靠坐在沙发上,找了个非常舒服的姿势,轻描淡写地说:“是吗?你确定要跟我谈母女关系的法律问题?要我给你举例,法律上有多少种脱离母女关系的判定吗?”

    秦瑶光:“……”

    “好了,废话少说,把你所谓的证据给我看看。”顾念之镇住了秦瑶光,立即进入律师套话模式。

    秦瑶光回过神,扯了扯嘴角,对温守忆说:“你打电话给我的秘书,让她把我办公桌里的闪存盘送来。”

    电话打过去没多久,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送来了闪存盘。

    秦瑶光指了指病房里的电脑,“你自己去看。”

    顾念之接过闪存盘,插入笔记本电脑里,开始观看。

    亲子鉴定报告、产检记录、出生证明,还有孕产录像和分娩录像,虽然都不长,但是上面那个留着黑长直的漂亮女人,就是秦瑶光。

    二十年前的秦瑶光,比现在更加漂亮。

    跟顾念之也更相像。

    她一目十行地看完全部证据,又顺手发到自己的手机里,才关掉电脑,拔出闪存盘,还给秦瑶光。

    就算这些证据是真的,顾念之也不在乎。

    她不想认的亲,没人能强迫她认。

    温守忆坐到秦瑶光床边,笑着说:“其实秦姨还是心疼你的,你看你把秦姨的手伤成这样,她也没想过要去法院告你。要知道,秦姨的这双手,可是投保过天价保险……”

    顾念之转眸看向温守忆,“天价保险?”

    “是啊。”温守忆托了托自己那支伤手的绷带,轻言细语地说:“秦姨是全世界排名前三的脑外科一把刀,她的手,当然担得起天价赔偿。”

    顾念之笑了一下,“那真不错,还不算人财两失。”

    温守忆皱了皱眉,“顾念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秦姨对你仁至义尽了。你这些年不在这边,秦姨嘴里不说,心里还是很惦记你的……”

    顾念之伸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你说这些话,良心不会痛吗?”

    然后指着病床上的秦瑶光,“她到底哪一点表现出来对我很惦记?”

    “这么多年,我在那边,她明明知道,却对我不闻不问。”

    “我刚一回来,她就迫不及待要剔除我的记忆。被我釜底抽薪之后,就使自导自演‘苦肉计’,造成我割伤她的手假象。”

    顾念之言辞十分犀利,“我警告你们不要对我做任何小动作。否则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秦瑶光举起自己被废了的双手,不悦地说:“我是脑外科医生,我再自导自演苦肉计,也不会拿自己的双手开玩笑!”

    “那可不一定。”顾念之轻声吹一声口哨,浅笑着说:“会不会拿你的双手开玩笑,要看得到的好处多不多。”

    “秦姨再也不能做手术了,对一个医生来说,还有什么好处?”温守忆在病床上挪动了一下位置,离顾念之的长腿远了一点。

    顾念之坐在单人沙发上,一双笔直的长腿几乎伸到她们面前了。

    秦致宁中觉得顾念之盛气凌人,走过去坐在温守忆身边,皱着眉头说:“念之,你怎么能这么跟自己的亲生母亲说话?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顾念之念在秦致宁没有害她的心思,才忍着没有怼他。

    不过她还是警告地瞪了秦致宁一眼,说:“小宁哥,女人说话,你这个男人不要插嘴。”

    秦致宁目瞪口呆。

    这话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顾念之看向秦瑶光,一眨眼就给秦瑶光找了好几个手废掉的“好处”。

    她掰着指头数:“好处多着呢,首先,伤了手,你们秦家那奇诡的记忆剔除手术就不能‘言传身教’了,自然不能收归国有。”

    秦瑶光好笑地摇了摇头,轻声否认:“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早就决定要把这项技术交给国家,连培训人员我都挑好了。哪怕我的手伤了,我的嘴没有受伤,我还是可以教他们。”

    顾念之点点头,“那最好不过,但你伤了手,能教的东西已经大打折扣了,所以这项技术你到底有没有藏私,只有天知地知你知和你们秦家的祖宗知。”

    “顾念之,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人想得这么坏?”温守忆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还和秦致宁对视一眼,苦笑着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顾念之冷眼看着秦致宁一脸狂喜的蠢样儿,撇了撇嘴,继续说:“不是我要把人想得这么坏,而是有人的坏,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我只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对你们做出正常推论。”

    她看向秦瑶光,伸出第二根手指,“其次,你设计逼我动手,无非是要向何家人表示我这个女儿不值得你把我当女儿。试想一个对自己亲生母亲都能毫不犹豫拔刀相向的人,又怎么能让人相信,她在这种畸形的母女关系中是无辜的呢?”

    秦瑶光闭上眼睛,平静地说:“随便你怎么说。”

    顾念之伸出第三根手指,“再次,如果当时何教授没有及时赶回来,我就已经被你们打了麻药,做了记忆剔除手术了。脑海里一片空白,跟白痴一样的我,就又成为你的物品了。”

    她想起了自己逆天的体质,顿了顿,似笑非笑地看着秦瑶光,心想,她也是为了自己的体质吗?

    秦瑶光这时睁开眼睛看向她,非常冷静地说:“对,你能生出来,本来就是为了救何少的命。你是他的药,你的存在,只是为了他能存活。所以你也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你就是一粒药,何家养着你,也只是为了给何少治病。”

    何之初这时转过头,淡定地说:“我的病已经痊愈,而且念之对我来说,是救命恩人,不是药。秦姨,你的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秦瑶光看向何之初,语气明显缓和下来,“阿初,你对她太溺爱了,玉不琢,不成器,你溺爱她,就是害了她,你看她现在说话多放肆,一点礼貌都没有。”

    顾念之按捺住内心翻滚的思绪,笑着说:“捐骨髓救命的事,很多人做过,也没有人就因此认为自己只是一粒药,所以就低人一等。”

    “秦女士,你不觉得你的思维很奇葩吗?听起来真的不像正常人,我以一个好心路人的身份,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说不定有奇效。”

    秦瑶光冷笑起来,“心理医生?就因为我对你没有母女之情,你就这样诋毁自己的亲生母亲?”

    “秦女士何出此言?”顾念之做出非常诧异的样子,“有病要吃药,讳疾忌医可不好。你也是医生,怎么连这一点都看不清呢?难道真是医难自医?啧啧,其实也没关系,你是脑外科医生,又不是精神科医生,是吧?”

    顾念之嘲讽全开,秦瑶光这种心志无比强大的人都快招架不住了。

    她的脸色渐冷,移开视线,说:“真是荒谬。我心理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说了算。”

    “当然不是我,我又不是心理医生。”顾念之好笑地皱了皱小鼻子,“其实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你反应那么大,我很容易会当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哦!”

    “你真是得理不饶人啊。”温守忆帮着秦瑶光说话,“正话反话,好话坏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

    “那哪能呢?你太看得起我了。”顾念之故作谦虚,“其实还有第四点,刚才温守忆说,你的手投保过天价保险,所以你的手虽然伤了,但是你不会有损失,有损失的,是保险公司。”

    她笑盈盈地凑过去,神秘兮兮地说:“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的保险公司是哪一家?”

    “你要干嘛?”秦瑶光警惕,“你别乱来。”

    “我怎么会乱来?”顾念之双手一摊,“我就是想发点儿小财而已。”

    “发财?你也买保险了?”温守忆好奇地问。

    “我没买保险,但是我想去short(卖空)那家保险公司的股票。”顾念之胸有成竹地说,“秦女士的手会得到天价赔偿,所以那家保险公司就算不破产也会脱一层皮,盈利会极大幅度下降。如果它是上市公司,到季度末它的股票一定会狂跌,不现在卖空,难道留着过年?”

    秦瑶光眼底精光忽闪,但很快别过头,面无表情地说:“你的思维还真是跳跃。”

    “一般一般,过奖过奖。”顾念之拱了拱手,看着秦瑶光和温守忆两人的微表情,她拍手笑道:“哎哟!我真的小看你们了,你们已经在卖空那家股票公司的股票了吧?”

    “啧啧,一边自导自演苦肉计伤了手不用交出技术,一边向保险公司索取天价赔偿,一边又去卖空那家保险公司的股票。——秦女士,你真的是一个一心扑在医学技术上的脑外科医生吗?”

    “我觉得你更像一个无利不起早的投机分子。”顾念之试探着说道。

    她见过真正一心扑在科研上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比如霍绍恒的母亲宋锦宁女士。

    和她比,秦瑶光的科研态度给她提鞋都不配。

    说到这里,顾念之微微一笑,墨玉般的大眼睛弯如月牙,“那么为了不破产,那家保险公司一定会把你告上法庭。”

    “秦女士,作为你的女儿顾大律师我给你提个醒儿,赶紧停止股票市场的卖空行为,同时不要索取过于巨大的赔偿。否则你就等着收法院传票,保险公司会告你保险欺诈!”

    她笑眯眯地看着秦瑶光和温守忆突然发白的脸,慢悠悠地拖长声调说:“快求我啊……不然我去给保险公司作证,说你们有保险欺诈的主观动机和客观行为。——我可是你伤手的当事人哦!”

    呵呵,想踩着她一石三鸟一箭三雕走上人生巅峰?

    顾大律师分分钟让你人财两空!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四千字大章打赏加更送到:第1485章《你是他的药》。

    四千字大章,为“我乃龟仙人”九月打赏的灵宠缘加更送到!

    亲们晚安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