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89章 你是故意的吧(第二更大章我乃龟仙人灵宠缘+)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89章 你是故意的吧(第二更大章我乃龟仙人灵宠缘+)


    何承坚是什么人呢?

    可能他活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过话,就连何之初虽然有时候跟他对着干,但语气也没有这么不客气。

    顾念之的狠话一甩出来,何承坚瞬间脸色就变了。

    温守忆一看,立刻着急了,“何上将您别气着,没事没事!念之你也真是,就不能好好说话?!”

    她一边说,一边扶着何承坚坐了下来,又手忙脚乱地给何家的家庭医生打电话。听说是何承坚犯病了,这些家庭医生一分钟内就赶到书房外面。

    何承坚握着拳头,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所有的血好像都冲到大脑里,眼前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带着暗沉的血色。

    他任由温守忆扶着他坐下,用手捂着心脏的部位,慢慢平静着自己的呼吸。

    何之初也吓了一跳,回头就打开书房的门,叫了一个家庭医生进来。

    这个人是家庭医生的头儿,背着药箱进来,目不斜视走到何承坚面前。

    一看他的神情,马上说:“这是心绞痛犯了,赶紧吃点药。”

    他们都有心绞痛发作的常备药。

    何之初倒了一杯清水过来,亲自从医生手里拿过药,给何承坚服下。

    何承坚吃了药,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歇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耳朵里的嗡嗡声消失了,眼前的视线也清晰了,刚才的满脸血色渐渐回复了正常。

    但是胸口还是有一点闷。

    顾念之见何承坚气成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后悔。

    她是不是太过份了?

    何之初专注地看着何承坚,又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再喝一点?”

    何承坚就着他的手喝了水,看了屋里的家庭医生一眼,说:“之初,帮我送送医生,顺便帮我再拿几瓶药过来,我的药不多了。”

    何之初点了点头,跟着那医生一起出去了。

    何之初走了之后,何承坚又坐了一会儿,才看了顾念之一眼。

    顾念之凑到他的书桌前,不好意思地说:“何上将,对不起。”

    如果何承坚真的因为她的话有个三长两短,她的过错就大了。

    何承坚眸光沉沉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说:“念之,你也不算小了,已经十九了吧?十月份就要满二十了?”

    也就不到一个月时间了。

    顾念之点了点头,心情顿时低落。

    她的二十岁生日就要到了,可是霍绍恒,已经不能再给她过生日了。

    她真的不想再过生日了。

    何承坚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再想想自己儿子隐忍的平静,两只手暗暗握成了拳头。

    七年时间,真的那么不可抗拒?

    自己的儿子,哪一点不好了?

    温守忆在旁边仿佛没有看出来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轻笑着说:“念之,你不要太任性了。这么好的条件,你还折腾什么啊?至于你那边跟霍少订婚,那几乎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你就当你是做了一场梦。”

    “既然是梦,就没有必要当真了。”

    何承坚留神观察顾念之,见她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不以为然,只是可能碍着刚才她说话,把自己气得几乎发病,才没有再继续跟温守忆吵下去了。

    看来,让她跟何之初在一起,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事。

    顾念之抬眸看了过去,冷静地说:“不,那不是梦,你我都知道,那是切切实实存在的一个时空。”

    “存在又怎样呢?你现在想过去都不行了。”温守忆淡淡地说,“而他们那边的科学技术比我们落后太多,一时半会是过不来的。估计等个五十年一百年,说不定他们的科技能够突飞猛进。”

    顾念之挑了挑眉梢,“这不关你的事。”

    何承坚也说:“这几年之初和守忆经常进行磁场传送,磁场能量本来消耗就大。这一次为了接你回来,中途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磁场装置失控,不仅消耗了我们绝大部分能量,还差一点把你和致宁给弄丢了。”

    “我给之初留下最后一批足够支撑他回来的能量。”何承坚叹息一声,“不然也许念之他们那一次还不会落到加勒比的蛇岛。现在剩下的能量完全不够形成一次磁场共振。”

    他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温守忆继续劝顾念之,“你看,不是我们故意不让你回去,而是现在就算我们想送你回去,也没有办法。没有足够的磁场能源,就不能开启磁场共振,当然就无法进行传输了。”

    顾念之的心里难受得要命,但是强忍着不在他们面前哭。

    她刚才做戏的时候可以哭,但是要表露自己的真实情绪,她又不想哭了。

    真正伤心难过的时候,她会躲起来一个人哭,那才是真正属于她的泪水。

    人前流的眼泪不作数的,大家心知肚明,都是千年的狐狸,演的就是聊斋。

    “……所以你别闹了,等举行宴会的时候,就把你跟何少订婚的事一起说了吧。”温守忆又把这话提了出来,“你要以退为进,也要有点分寸。终身大事,岂能儿戏?”

    顾念之烦得不得了,朝温守忆沉下脸,冷声说:“我向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从来不以退为进。你别以己度人,用你自己的心思来揣摩别人。”

    “嗯,你最高洁。”温守忆从沙发上拎起自己的爱马仕铂金包挂在胳膊上,也不再客气了,“我已经说得口干舌燥了,你还是不肯松口。我想提醒你的是,没有何家,你什么都不是。何必惺惺作态呢?”

    “我惺惺作态?”顾念之气得笑了,“我说了这么半天,敢情你以为我是故意吊起来卖?”

    “这话我可没说。”温守忆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说:“其实你就是凡事得来的太容易了,太轻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会珍惜。”

    “不像我们这些人,家境太差,我爸妈只是花匠,所以我要比你更加努力,才能跟你坐到同样的位置上。”

    顾念之这时明白了温守忆的用意。

    不就是挤兑她,说她是靠着何家自抬身价?

    她两手抄在裤兜里,往前走了两步,对着温守忆的背影说:“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出身的意思。出身无法选择,就像我也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但是走什么样的路,是可以选择的。”

    温守忆的脚步顿了顿,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你已经站在最高处,虽然是靠着何家。所以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像她,虽然已经进了何家的门,但随时能被他们扫地出门。

    顾念之呵了一声,不动声色地说:“你倒是对何家挺上心的,难道离开何家,我就什么都不是?”

    “说句不怕你伤心的话,离开何家,你真的什么都不是。”温守忆也不客气了,眼底还有隐隐的兴奋,像是一个猎人,终于看见自己的猎物走向自己设好的陷阱。

    何承坚眉眼微凛,看着顾念之,心想,温守忆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如果让顾念之去外面感受一下真正普通人的生活,每天为柴米油盐奔波,平生最大的愿望不过是贷款买一套小房子,一辈子就耗在小房子里。

    让她吃点苦头,应该就能明白何之初的好了。

    顾念之正中下怀,顺势说道:“那好,我离开何家,靠自己的能力去生活,你看我是不是离开何家,就什么都不是!”

    “行啊!”温守忆立刻鼓起掌来,“我拭目以待!”

    顾念之扭头对何承坚说:“何上将,您同意吗?如果您同意,我可以马上离开何家,靠自己的能力和本事去讨生活。”

    何承坚意味不明地看着她,说:“你真的想离开何家,靠自己的能力和本事生活?”

    “当然,这有什么不信的?”顾念之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而且能够离开何家,不用再见温守忆和秦瑶光,对她来说,是利大于弊。

    温守忆在旁边继续挤兑她,“好啊,既然说了靠自己,你得净身出户,不能带走何家的任何东西,也不能利用何家的任何资源,你甚至不能对别人说,你认识何家的人。”

    抿了抿唇,温守忆又说:“你也不能对别人说,你母亲是秦姨,秦院长。”

    只有这样,顾念之才会跟她在同一起跑线上。

    她倒要看看,一无所有,连学历毕业证都没有的顾念之,怎么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

    顾念之没有上她的套,抱起胳膊切了一声,“你是不是傻?我又不是出轨劈腿,还净身出户?!有关联吗?”

    “我就是表达你不能带走何家一针一线的意思。”温守忆笑眯眯地说,“何上将,您说有道理吗?”

    何承坚看向顾念之,有些不忍。

    虽然他希望顾念之去社会上感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但并不想让她过得太辛苦。

    只要体会一下民间疾苦,吃一点苦头就好。

    吃太多苦头,不仅何之初不依,他这个做伯父都看不下去。

    但是他想看看顾念之怎么应对,便没有接话,笑而不语。

    顾念之见何承坚不说话,一副老狐狸的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轻嗤一声,说:“我当然不会带走何家的一针一线,但是属于我的东西,我还是要的。”

    “这里有属于你的东西?”温守忆伸出双臂,在屋里随意转了一圈,“我怎么不知道?”

    “你凭什么知道?”顾念之不客气地怼她,“你是何家的保姆,还是何家的管家?何家有什么东西,你都清楚?”

    温守忆当然不是保姆,也不是管家,她是哈佛法学院一等荣誉毕业的法学JD,也是军部法务处的处长,不,曾经是法务处处长。

    想到自己已经被何之初除掉军籍,温守忆挺直了脊梁,不想让人看出她的不满和愤怒。

    她淡淡地说:“这是从常理推断,你离开这里七年,这里的东西早已物是人非。”

    顾念之呵呵笑了一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何家一分钱我都不会要。我要的东西,确实是属于我的东西。”

    说着,顾念之看向何承坚:“何上将,我初来乍到,您得给我办一份合法的身份证明文件,包括身份证、护照,还有一份正式学历。”

    何承坚笑了起来,“你是要我给你开后门?”

    说好的不靠何家呢?

    顾念之完全不脸红,振振有词地说:“这怎么是开后门?我在对面世界活得好好的,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工作,还有自己的学位证书和律师执照。是您不顾我的意愿强行把我带过来,那么从对等原则来说,您是不是应该给我提供同样的身份证明文件和学历证明呢?”

    意思就是,您造的孽,您得负责收尾。

    何承坚想了一下,同意了,“行,我给你办身份证明,学历证明,但是律师执照,这得你自己重新考一遍。”

    “一言为定!”顾念之同何承坚击掌为誓,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温守忆没想到顾念之居然轻轻松松就拿到了这边B大法律系硕士的学位证书和学历证书,当然这一整套学历里面,还有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的学历证明。

    有了身份证和学历证明,她在这边世界的身份就算是坐实了。

    对顾念之来说,她只需要这些东西,就能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

    因为她也有自己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需要她先摆脱何家,特别是摆脱对她总是特别关注的温守忆。

    温守忆默了默,又建议道:“虽然念之是要下去体验生活,但是那些普通小区治安不太好,她又长得这么漂亮,万一遇到歹徒不轨怎么办?”

    何承坚说:“这一点我已经考虑过了,我打算给她派个人,一直贴身保护她。”

    “您打算找谁?”温守忆很感兴趣地问道,“我知道有几个人身手不错,都是军部里何少的部下。”

    顾念之看出来了,他们是不会完全放手,让她一个人离开何家。

    但是这样也不是不好,毕竟顾念之对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不知道治安情况如何,还需要时间适应。

    何承坚答应给她派人贴身保护,她只有感激。

    顾念之看了眼一直出主意的温守忆,淡定地说:“我有个人选,希望何上将能够答应。”

    “哦?你想让谁贴身保护你?”何承坚很是意外地问道。

    顾念之扬了扬下颌,“秦致宁上校。他这个人人品很好,如果要人贴身保护我,我只信任他。”

    这个人何承坚也特别放心,不然不会钦点他专门去那边接念之回来。

    他马上点头,“行,就让致宁跟着你。你们就表兄妹相称。”

    温守忆一下子黑了半张脸,“为什么要秦致宁陪着你?你是故意的吧?!”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四千字打赏加更:第1489章《你是故意的吧?》。

    今天是周一,推荐票特别重要哦!

    PS:大章为“我乃龟仙人”去年十月打赏的灵宠缘加更送到。

    亲们晚安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