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92章 这真是亲爹(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92章 这真是亲爹(大章求月票)


    何之初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

    “顾小姐现在在哪儿?”

    “已经下楼了,在楼下客厅。”勤务兵往旁边让了一步,何之初从他身边飞快走过,带起一阵风声。

    从螺旋式楼梯上下来,正好看见顾念之拖着行李箱的背影。

    她的长发束成马尾披在身后,穿着很普通的白T恤,牛仔裤,白色波板鞋,清新的就像刚上大学的学生。

    她的年纪也就大二大三这个阶段。

    几个勤务兵在门口挡住不让她出去。

    顾念之正跟他们讲道理。

    “……是何上将亲口答应让我离开的。你们可以打电话问啊!为什么一定要派人上去?多浪费时间?”

    “……去了这么半天都没有回音,你们是不是故意的啊?”

    “你们这是禁锢人身自由我跟你讲!”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嗓音中夹杂着些微的懊恼,好听是好听,但也让人头疼不已。

    何之初听了不禁好笑。

    何承坚书房的电话,可不是人人都能打进去的。

    楼下的勤务兵被顾念之数落的面无人色,几乎要招架不住了。

    看见何之初过来了,才忙说:“何少来了,顾小姐跟何少说吧。”

    他们收了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站岗。

    顾念之回头,像是看见救星一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何教授,你可来了。刚才在书房里你可是亲耳听到的。”

    何之初弯下腰,帮她拎起行李箱,说:“先回去住一晚上,明天再走。”

    “可是……”顾念之眨了眨眼,看见何之初已经把她的行李箱拎上楼梯了,忙跟了上去,着急地说:“何教授,早走晚走不都是要走,这又何必呢?”

    “一个晚上而已。”何之初闭了闭眼,在楼梯口停下脚步,转身说:“你多住一晚上,我给你把律师执照搞定。”

    “啊?!”顾念之眼前陡然一亮,“真的假的?!”

    先前何承坚只答应给她办身份证、护照,和从小到大的学历证明,特别说明不给她办律师执照,得让她重新去考。

    顾念之虽然不怕考试,但问题是,她刚刚查过。这里的律考,两年才考一次,就在七月。

    今年七月才刚刚考过一次,所以如果她要自己考,还得等两年……

    她回房查了时间之后,才发现自己被何承坚摆了一道。

    如果她要两年之后才能考律师执照,那这两年她就不能作为律师出庭了,最多去律所做打杂的实习生,可是这样一来,她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混得风生水起,出人头地呢?

    当时气恼得不行,一气之下,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打算连夜离开何家。

    想着自己不仅受亲妈的气,连何承坚的气都受,凭什么?!

    没想到何之初一眼看出她为什么大晚上闹着要走,还立刻满足了她的愿望。

    顾念之眉开眼笑,“何教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何之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已经不是教授了。”

    “……何少最好了。”顾念之笑得眉眼弯弯。

    何之初虽然对这个称呼也不满意,但比有距离的何教授好多了。

    他拎着行李往楼上走,一边说:“你先住一个晚上。我让人给你办各种证件,最快明天下午你就能走了,行不行?”

    顾念之本来最担心何之初会阻拦。

    现在他也松口放她走,惴惴不安的心立刻放了大半。

    笑容满面地跟着何之初回到三楼自己住的房间,何之初把她的行李箱放了回去,“很晚了,好好休息。”

    “何少,你没生我气吧?”顾念之凑到他身边,留神查看他的神情。

    “生气又怎样?你会留下吗?”何之初不动声色看着她,轻抚她高高束起的马尾。

    顾念之笑着摇摇头,诚恳地说:“何少,我打算离开你们何家,并不是故意以退为进,也不是心血来潮,我是真的想靠自己生活。”

    顿了顿,顾念之的声音低沉下来,没有了嘈嘈切切的清脆,多了几分莺语花滑的凝涩。

    “……其实温守忆说得很对。我一直生活在你们的保护中,在那边有霍少,在这边有你。我感激你们,但你们的地位太高了,于我来说,站的太高,总有不切实际的虚幻感。”

    “何少,让我脚踏实地一次,好好体会普通人的生活。我心里很乱,想离开你们好好冷静一下。我不怕告诉你,自从知道秦女士是我亲生母亲,我恨不得自己是真正的孤儿。——有这样的母亲,真还不如没有。”顾念之坦诚说出心底的感受。

    “我现在是想做孤儿都不行了。”她苦笑了一下,“我真的不想看见她,所以你让我走吧,留在这里,让你和何伯伯为难,何必呢?”

    有些话对着霍绍恒都未必说得出来,比如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感受,但对着何之初,却很自然地说出来了。

    何之初动容地看着她,“念之,我很高兴你告诉我这些话。”

    他张开手臂,将顾念之抱了一抱,“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你不喜欢的人,我绝对不会喜欢。哪怕她救了我一命。”

    顾念之惊讶极了,“秦女士真的会医术啊?”

    何之初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刮了刮她精致的小鼻子,“秦女士在医学上确实是个奇才。”

    他想了一下,还是告诉顾念之:“……你父亲顾祥文是绝对的天才,就连他对秦女士在医学方面的造诣都赞不绝口。”

    “你父亲对秦女士产生好感,就是从学术交流里来的。”何之初含蓄地向顾念之提起顾祥文和秦瑶光之间的渊源。

    顾念之却想起秦瑶光亲口说过,她没有结过婚,也没有爱过别人,只爱何承坚,心里更是堵得慌。

    撇了撇嘴,她不屑地说:“那我父亲的眼光真不太好。”

    何之初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你父亲看女人的眼光确实一般,但是作为科学奇才,他能有这样一段感情已经是奇迹了。”

    这种人本来应该跟他的实验室结婚过一辈子。

    他不想多谈顾祥文,转了话题说:“早些睡,明天就走了,想要什么礼物?”

    顾念之想到何承坚曾经说自己的父亲牵扯到命案,而何之初提到顾祥文的时候,态度更是有些怪怪的。

    她拽住何之初的衣角,“何少,你为什么总是对我父亲欲言又止?你这么不喜欢他?是因为他牵扯到命案?”

    “何少你不用避讳,跟我说一说吧。”

    顾念之可怜巴巴地看着何之初。

    何之初语塞。

    他就知道瞒不了多久,可是将实情告诉顾念之,他又于心不忍。

    沉吟间不知如何开口。

    顾念之见何之初踌躇起来,心里一跳。

    担心这边的父亲顾祥文是跟秦瑶光一样的货色。

    两人都没把自己当亲生女儿,又不想听了,恹恹地说:“我困了,何少,明天见。”

    不等何之初说话,已经将他推出房门。

    大门在何之初眼前关上,何之初松了一口气。

    顾念之真是挺善解人意的,何之初想,知道他难以企口,就不再问了。

    ……

    顾念之这一夜睡得很沉,早上醒来,已经快中午了。

    她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这间低调豪奢的卧室,笑着长吁一口气。

    起来洗漱换衣,重新整理了一下行李箱,刚要站起来,听见有人敲门。

    顾念之打开通话视频,看见是何之初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一个半透明的文件袋。

    她忙打开门,笑着说:“何少效率这么高?是不是我的证件?”

    何之初将半透明的文件袋递过去,说:“你的身份证、护照、学历证明、学位证书和毕业证,还有律师证都在里面,跟你在那边的情况一模一样。”

    “不是伪造的吧?”顾念之故意表示担心。

    “当然不会。证件都是真的,当然,经历是假的。”何之初知道她的小伎俩,“跟你在那边的证件一样。”

    顾念之打开文件袋,拿出里面的东西一一检查。

    果然,就连身份证号都跟那边的一模一样。

    她亲了亲自己的身份证,笑着说:“何少确实厉害,关键是这么快,就连霍少都未必能做得到。”

    在那边办这一整套东西,最快也要一个月。

    何之初却只用一个上午都做到了。

    何之初笑了笑,“我们这边跟那边不一样,科技更发达,所有系统都联网,要加要改非常容易。”

    顾念之眼珠转了转,甜蜜蜜地拖长声音,“是吗?太好了,我就喜欢科技这么发达的网络系统。”

    何之初见她拿出证件就没再看文件袋里面了,咳嗽一声,“里面还有东西。”

    顾念之“哦”了一声,再伸手掏了一把,拿出来一张黑卡和一张普通的华夏银行卡。

    何之初耳根悄悄红了,但还是非常镇定地说:“你出去一个人住,总得用钱。黑卡是无限额的,华夏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你可以先用着。”

    顾念之无语,如果有这么多钱在手里,她出去有什么意思啊?

    再说这黑卡简直就是一定位仪,只要她使用,不管在哪里,不管她买了什么东西,何之初都会一清二楚。

    顾念之将黑卡塞回到何之初手里,蹙眉说:“黑卡就不用了,你不如再给我点现金吧。”

    何之初挑了挑眉,“现金?你怎么用?我告诉你,我们这边现金几乎已经不流通了。所有消费都是虚拟支付。”

    顾念之:“……”

    盯着顾念之看了一会儿,直到她赧然地别过头,何之初才朝她伸出手,“把你的手机给我。”

    顾念之将手机放到何之初手里。

    何之初看了一下,发现她已经把他的那个定位程序给删了,也没挑明,直接跟她开通电话,加上无限制的流量套餐,顺便又给她的华夏银行卡开了网银,装好在线支付系统,说:“行了,我知道你嫌黑卡钱多,现在这张华夏银行卡里只有十万,你拿着去租房,半年内的生活费应该够了。这半年够你找工作了吧?”

    顾念之连连点头,觉得何之初想得真周到,忙说:“够了够了,等我攒够钱,就给你买一份大礼!”

    何之初不缺钱,但如果顾念之挣了钱能想着给他买礼物,他还是很高兴的。

    这待遇,霍绍恒都没享受过……吧?

    何之初心里一高兴,回去自己房间把那本《Quantum Physics for Cereus》找出来给她,说:“这是你六岁生日的时候,你父亲给你的生日礼物。”

    顾念之:“……”

    这真是亲爹,知道她是物理渣渣,还要用这种书来扎心。

    ……

    吃过午饭,顾念之拉着行李箱,将墨镜架上,朝何之初欢快地挥着手,离开了何家大门。

    何之初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顾念之拖着行李箱一步步远去的背影,突然有点“空巢老人”的感觉。

    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瞧她飞得多快……

    何·空巢老人·初恋恋不舍地看着顾念之在门口上了一辆车。

    何承坚走了过来,在他身边站定,悄声说:“如果念之在我们这边长大,现在这个年纪,正是上大学的年纪。”

    “嗯,就当是弥补我们的缺憾吧。”何之初抱起胳膊,“爸,我好久没有去军部,最近也要忙起来了。您多休息,别累着。”

    “我知道,我会好好保养的。”何承坚笑着说道,“有你给我分忧,我的病也好得比较快。”

    何之初回头看了看何承坚,见他脸色确实比昨天好多了,微一点头,“那我去军部了。”

    又问:“秦致宁呢?命令下了吗?”

    “下了,那车就是秦致宁开的。他会跟着念之先安顿下来,然后由明转暗,以后以表兄的身份当亲戚走动。”何承坚安排得很仔细。

    何之初对秦致宁也是放心的,“辛苦表弟了,等安顿下来请他吃饭。”

    ……

    顾念之上了秦致宁的车,直接坐上副驾驶的位置。

    秦致宁现在要做顾念之的保镖,虽然对她不怎么待见,但也没有那么大的不满了。

    他淡淡地问:“去哪儿?”

    顾念之朝他挥了挥手机,“去机场。”

    “机场?!”秦致宁呆了一下,“你不是要自己租房找工作?去机场干嘛?”

    “我是要自己租房找工作。”顾念之扬了扬下颌,“但不是在帝都租房找工作。”

    何家在帝都的势力太大了,而且这里离秦瑶光太近,顾念之不想跟她呼吸同一片雾霾。

    “那你要去哪儿?”秦致宁无语半晌,转动方向盘,上了去机场高速的路。

    顾念之拿着手机开始订机票。

    从帝都去C城的航班特别多,半小时一趟。

    顾念之找秦致宁要了他的身份证号码,很快订了两张机票,朝他眨眨眼,狡黠地说:“我们去C城。”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492章《这真是亲爹》。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还在犹豫晚上八点要不要加更~~

    PS:感谢天堂づ糖糖、茜儿玛、馨阳月昨天各打赏的一万起点币。感谢云华月清、lavendermimi昨天各打赏的两万起点币。

    昨天是有什么活动吗?亲们这么多打赏~~~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