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494章 咱俩有缘份(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494章 咱俩有缘份(大章求月票)


    顾念之下意识握了握拳,十分懊恼自己的口无遮拦。

    这里是和对面世界对应的平行时空,看见一模一样的人有什么奇怪呢?

    她还是太少见多怪了……

    顾念之心念电转,一个理由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是有人认识你,给我看过你的照片。”

    “谁啊?是我认识的人吗?”白爽狐疑看着她,不是很相信她。

    顾念之将包厢的门拉开一条缝往外看去,一边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让她别说话。

    白爽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说:“你别出去了,你刚打了人,闯祸了,那人家里挺有势力的……”

    顾念之笑了一下,往后摆了摆手,“没事,那人不会说是我打的。”

    “怎么不会?你以为他那么善良啊?”白爽撇了撇嘴,“那人最好色,家里又有钱,酒店里的姐妹都不敢得罪他,不知道被他揩了多少油。”

    顾念之将包厢的门又拉开了一些,说:“你自己听。”

    白爽凑了过来。

    那个男人被两个人扶了过来,正在跟前来调查取证的警察唾液横飞地说:“警官,你们一定要抓住他给我报仇!那人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体重大概有二百五十斤!胳膊有我大腿那么粗,拳头大得惊人,我不要命地反抗,才被他推倒在地上!”

    白爽:“……”

    她飞快地看了顾念之一眼。

    这姑娘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长相更是娇美灵动。

    哪里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

    外面那个男人难道是被这姑娘打傻了?正在说胡话呢?

    顾念之看出她的疑问,满意地将包厢的门紧紧关上,笑着说:“这种贱人欺软怕硬,也要面子。他不会把我供出来的。”

    “你想,如果被他的狐朋狗友知道他被一个年轻姑娘揍得鼻青脸肿,他以后还怎么出来混?脸呢?”

    “所以打他的人,必须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

    顾念之挺了挺胸,“身高一米九的壮汉在此,姑娘你有什么意见?”

    白爽被她逗得咯咯笑,捏了捏顾念之的脸,“你这小嘴可真会说话,也真聪明。”

    顾念之也摸了一把白爽的脸,笑着说:“过奖过奖。”

    她往这个包厢飞快地看了一眼,见正对大门的方向是一座一人高的八扇大屏风,挡住了进门的视线,看不见里面都是什么人。

    身边有一张酒桌,上面放着各式红酒,看上去价值不菲。

    这个穿着酒店制服的姑娘,应该就是卖红酒的小姐吧。

    顾念之神情有些奇怪。

    她想不到这边的白爽,居然是酒店的卖酒女郎。

    在那边的白爽,虽然被她父亲所累,后来下场不太好,但是在那之前,白爽可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

    这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白爽见顾念之看她的眼神怪怪的,纳闷地问她:“是谁给你看我的照片的啊?说不定我认识呢。”

    顾念之正在心底唏嘘,不经意地顺口说:“你们认识啊,是小泽哥。”

    “小……泽?”白爽脸色古怪起来,“他的全名是什么?”

    “赵良泽,他的名字叫赵良泽,我叫他小泽哥。”顾念之随口瞎编。

    这时,她敏锐地注意到,包厢里屏风的另一边刚才好像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是现在已经安静下来了。

    视线落回这边这个白爽身上,见她一张白生生的俏脸居然红了起来。

    顾念之暗暗纳罕,想不通她为什么脸红了。

    这时白爽自己凑了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你说的这个赵良泽,这个小泽哥,他是你什么人?”

    顾念之窒了一下,不明白是个什么状况。

    但看白爽一脸期盼的样子,又想到在那边世界里的白爽惨死在赵良泽怀里,两人终究没能白头到老,恻隐之心顿起。

    她握住白爽的手,一字一句地说:“小泽哥是我表哥,他很喜欢你,不,他爱你至深,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啊?!”白爽万万没想到这姑娘说的居然是这种话,错愕起来:“赵……赵先生是你表哥?!”

    “赵先生?”顾念之心里一跳,隐隐有些不好的联想。

    只听见屏风后面的包厢里有男人轻声笑了两下,声音浑厚低沉,很有派头的样子。

    他像是拍了谁两下,说:“小泽,你表妹来了。”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

    不是这么巧吧?!

    她闭了闭眼,反手握住包厢门的把手。

    一个身材颀长的俊逸男子从屏风另一边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烟灰色休闲西服,敞着前襟,露出里面的黑色T恤,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黝黑的头发抹了发蜡,一丝不乱。

    一副都市金领新贵的样子。

    他的长相,跟她曾经熟悉的那个剪着小平头,常年穿着军装的赵良泽,天衣无缝的重合在一起。

    正是赵良泽的样子!

    顾念之惊讶不已,“小泽哥?!”

    她忍不住迎了上去,心里带着一丝雀跃,是霍少派来的吗?!

    赵良泽看了看顾念之,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小表妹?好久不见。”

    他抬手托起顾念之的胳膊,一手打开包厢门,拖着她往包厢外走去。

    顾念之心里怦怦直跳,十万分希望这人就是那边的赵良泽。

    但是看这人握住她胳膊的力度,顾念之不无遗憾的发现,她想多了。

    这个赵良泽,不是特别行动司的小泽哥。

    赵良泽今天是陪老板路总过来谈生意,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他不仅多了一个“小表妹”,还有了一个“爱你至深”的“恋人”。

    他本来想骂这个造谣的人两句,当众揭穿她的把戏。

    但是一出来,看见造谣的人居然是个娇美无匹的小姑娘。

    而且这小姑娘一看见他,两眼居然放出光来,好像真的很熟悉他的样子。

    搞得赵良泽都忍不住在心底嘀咕:他真的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小表妹?

    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将顾念之拉到包厢门口的走廊上,刚才聚集在这里的人群已经散开了。

    那个被顾念之打得鼻青脸肿的年轻男人从他们身边走过,脚步踉跄了几下,不过没有指认顾念之,目不斜视地跟着自己的朋友进电梯往楼上去了。

    大概是要去看医生。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

    赵良泽一直目不转睛地观察顾念之。

    刚才她和那个卖酒女郎在门口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他和路总的位置正好在屏风前,因此听得一清二楚。

    开始的时候还没多在意,只觉得这个姑娘对“打人凶手”这件事特别有想法,跟路总两个人都憋着笑。

    结果后来就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不仅听见自己的名字,还表哥表妹,爱你至深都出来了。

    他不出来都不行了,最后被路总推了出来。

    走廊的灯光不是很明亮,赵良泽抱着胳膊,看着顾念之不知所措的样子,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小姑娘,你新来的?也是这里的卖酒女郎?”

    顾念之:“……”

    赵良泽经常来这里的酒吧喝酒谈生意,跟接待他们的侍应生都很熟悉了。

    不过从来没有见过顾念之,就先入为主以为她是新来的。

    “这件事教育你,做人要老老实实,不要撒谎。你看,撒谎被人当面拆穿,多尴尬啊?”赵良泽好整以暇地拍了拍顾念之的头,“回去跟白小姐解释清楚,就说你是胡说八道,我可没有爱她至深。你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让我女朋友听见,一定跟你没完。”

    顾念之顿时十分失望,“你有女朋友了?”

    赵良泽其实没女朋友,但不想对这姑娘说,他有没有女朋友,关她什么事?

    造谣还有理了?!

    “嗯。”他冷漠下来,“我言尽于此,你不说,我亲自去说。”

    顾念之瘪了瘪嘴,都快哭了,半明半暗的灯光下,一双明丽的大眼睛泫然欲泣,看的赵良泽不由心软。

    “你别哭啊……”赵良泽的语气软了下来,“我就是叫你不要撒谎……我没别的意思……”

    顾念之继续看着他,菱角唇瘪得更厉害了。

    赵良泽受不了了,摆了摆手,眉头微蹙,“算了算了,反正我们也不熟,就当我没听见。以后别这么说了。”

    他转身走进包厢,轻轻关上了门。

    白爽拿着一个红酒酒杯,心神不属地站在门边。

    看见赵良泽进来,她偷瞄他一眼,见他看过来,又赶紧收回视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一块软白布擦着酒杯。

    赵良泽抿了抿唇,彬彬有礼地说:“白小姐别见怪,那位小姐只是开个玩笑,我已经说过她了。”

    他顿了一下,又说:“她不是我表妹。”

    白爽脸上的红晕渐渐散去了,她小声说:“我知道,赵先生,她跟我开玩笑呢。”

    赵良泽点了点头,将她半垂着头,后颈的曲线优美无匹,耳边还有尚未褪去的红晕,心里一动,笑着说:“再给我们上几瓶红酒。”

    又问她:“你提成多少?”

    卖酒女郎都是按照一定比例提成的。

    白爽定了定神,说:“贵一点的酒,我提15%,便宜的只有5%。”

    她今天只卖了几瓶中等价位的红酒,提成不到10%。

    还要给头儿交份子钱,拿到手没有多少。

    关键是这一个月,她总共也没挣多少钱。

    赵良泽微笑着说:“就给我们上几瓶你提成15%的红酒,反正是路总买单。”

    他朝她眨了眨眼,笑着进去了。

    白爽呆了一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连忙拿了几瓶自己手边最贵的红酒进去。

    赵良泽坐在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身边,正在跟他说话。

    白爽认得这个人是赵良泽的老板路远,人称路总。

    “赵先生,路总,这是你们点的酒。”白爽小心翼翼地把两瓶红酒放在这两人面前的茶几上,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们。

    这跟强买强卖差不多了,白爽十分不好意思。

    但这点钱对他们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吧?

    可对她来说,却非常重要,是她要交的房租,要买的饭菜,还有妈妈的医药费。

    白爽努力克制自己的羞耻心。

    赵良泽和陆总都没在意这两瓶酒。

    他们让白爽打开喝了一口,就让人寄放在酒吧里,等以后来了再喝。

    这就算两瓶酒都推销出去了。

    光这两瓶酒,白爽就能提成四千块钱。

    她松了一口气。

    交一千的份子钱,剩下三千就可以存起来了。

    赵良泽和路总谈完话,跟合作对象握了握手,说好明天去签合约。

    “刘总你们接着玩,我们先走了。”他们站了起来,“今天是我们买单,各位尽兴玩。”

    路总和赵良泽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包厢。

    白爽也跟在他们后面出来了。

    赵良泽回头看见她,有些惊讶,“你不继续卖红酒了吗?里面的人可能会买的更多呢,他们比我们更能喝。”

    白爽有些不自在地摇了摇头,低声说:“……接下来他们玩荤的,我不坐台,也不出台,他们不会买我的酒。”

    她比别人卖的少,就是不肯坐台,也不肯出台。

    她是正经大学毕业,白天有自己的一份文员工作,只有晚上才利用休息时间来卖红酒,挣一点外快改善家里的生活。

    如果不是母亲突然生病,白爽也不用来这里兼职卖红酒。

    但是卖红酒已经是她的底线了,她不卖自己。

    赵良泽“哦”了一声,又看了白爽一眼,鬼使神差地说:“天很晚了,你饿不饿,我请你去吃宵夜?”

    白爽摇了摇头,“……我不饿。”

    “那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赵良泽不肯放弃。

    走在他前面的路总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小泽,我先走了,明天见。”

    赵良泽嘿嘿笑了两声,挥了挥手,“路总明天见。”

    白爽的脸不由更红了,“不用了,我已经叫了车。”

    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赵良泽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她,“那我走了。”

    ……

    顾念之从地下四楼上来之后,没有急着回房间,而是去找餐厅吃饭。

    她一个人要了一份石锅拌饭,就着一份酸辣萝卜丝吃了起来。

    没吃两口,她看见白爽走过来,也要了一份石锅拌饭,打包带走。

    顾念之笑了起来,朝白爽招手:“白小姐,这边。”

    白爽扭头看见顾念之,拎着食盒过来了,“你在这儿啊?刚才没看见你,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顾念之笑嘻嘻地说:“那哪能呢?咱俩有缘份。”

    白爽笑了一下,说:“赵先生说你不是他表妹。”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咬着筷头,眼神飘忽:“……我就是开个玩笑,白小姐别往心里去。”

    她招呼白爽坐下,“你也买了石锅拌饭?来,一起吃。”

    白爽摇摇头,“这是给我妈妈买的。我妈妈爱吃这个,不过我们已经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希尔顿大酒店餐厅的石锅拌饭比别的地方要贵一倍,但是白爽的妈妈就好这一口。

    白爽今天挣了点钱,决定买一份回去让妈妈打牙祭。

    顾念之看着自己面前的石锅拌饭,缩了缩脖子。

    她刚才还嫌这个不好吃,恨不得倒掉一半……

    两人寒暄几句,白爽问了顾念之的姓名,两人又交换了电话号码,才告辞离去。

    顾念之吃完晚饭,从餐馆里出来,看见赵良泽居然也过来了。

    “咦?小表妹,你一个人来吃饭啊?”赵良泽仔细看了看她,突然发现她肯定不是卖酒女郎。

    光她手腕上一支手笔,白爽那样的人得卖一百年红酒才买得起。

    还有她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还有波板鞋,看上去普通,其实都是大牌。

    顾念之见这边的赵良泽也有女朋友了,对他十分不待见,淡定地说:“你谁啊?我认识你吗?没事别瞎套近乎,不怕你女朋友不高兴跟你没完?”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五百字:第1494章《咱俩有缘份》。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昨天只睡了四个小时,今天要早点睡了。

    木有二更了哈。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