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02章 此一时,彼一时(第二更郭谢+)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02章 此一时,彼一时(第二更郭谢+)


    “我是你的何哥哥,可不是亲哥哥,你要搞清楚。”

    何之初十动然拒。

    顾念之讪讪地松开手,偷偷看何之初一眼,见他低眉垂眸,面无表情,只好自己找台阶下:“呵呵,我就是这么一说,何家这么高的门槛,我也进不去啊……何少别见怪,我没那么大福气,做何少的亲妹子。”

    何之初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他一把抓住顾念之的手,往自己胸口摁过去,低声说:“……你别装憨,你会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顾念之使劲儿眨着大眼睛,长睫像两排小扇子不停地扇啊扇,菱角唇可爱地翘了起来,露出唇边浅浅的梨涡。

    “何少,难道你忘了,你不是说让我把你当哥哥的吗?——你说话不算数哦!”

    她说的是在对面世界的时候。

    何之初一时语塞。

    此一时,彼一时也。

    那时候,他打定主意不回来了,当然是只能退而求其次,做顾念之唯一的娘家人,眼睁睁看着她跟霍绍恒在一起花好月圆。

    但是现在,霍绍恒是不可能过来的,顾念之也不可能过去,那么,为什么,他不能跟她在一起?

    何之初凝视着顾念之的浅浅笑颜,摸了摸她的脸,“……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不管多久,我都等你。”说完他立即转身离去,脚步似乎还有些仓惶。

    顾念之怔怔地看着何之初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去门边关上门。

    靠在门上,她眼望着自己的房间,虽然布置得跟她在那边的那套小公寓几乎一模一样,可是她知道,不一样,再相似,也是不一样的。

    ……

    何之初连夜赶回帝都,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他进了家门,随口问了一句:“我爸睡了吗?”

    勤务兵忙说:“报告首长,何上将还在书房!”

    “这么晚还没睡?”何之初皱紧眉头,“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要催首长早点休息。他身体不好……”

    “报告首长,我们催了,但是每一次您要回来的时候,首长都会等您。”

    何之初闭了闭眼,问道:“别的人?都回来了吗?”

    勤务兵小心翼翼地看着何之初,琢磨了一下,问道:“……您是指秦夫人吗?她还没回来。”

    何之初的神情一下子冷戾下来,“谁让你说秦夫人?”

    这个家只有一个“秦夫人”,就是他母亲秦素问。

    秦瑶光是他不在家的时候嫁进来的,何之初不信他父亲何承坚没有吩咐过称呼问题。

    那勤务兵挠了挠头,小声说:“……是温小姐以前吩咐的。我们本来跟着叫秦姨,但是温小姐时候,秦姨是亲戚之间的称呼,我们……我们得称秦姨‘秦夫人’。”

    何之初“呵”了一声,“温守忆现在已经不是军职人员了,也不是我的生活秘书,传令下去,她的话,统统作废。”

    勤务兵忙立正敬礼,大声说:“是,首长!”

    交代完家里的事,何之初径直去了二楼何承坚的书房,轻轻摁响了门铃。

    何承坚从视频里看见是何之初回来了,忙摁了开门的按钮。

    书房的门悄没声息地打开,何之初走了进来,顺手关上门。

    绕过用来做隔断的多宝阁,何之初走到里间,看见何承坚坐在书桌后面,戴着老花眼镜抬起头看他。

    取下眼镜,他笑着指着面前的椅子,“坐,阿初,这么晚回来还来看我,我很高兴。”

    何之初:“……”

    估计等下您就高兴不起来了。

    他把从C城带回来的证据摆在何承坚的书桌上。

    只是一支小小的闪存。

    “爸,我去了一趟C城,了解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看一看?”他用手敲着书桌,淡然问道。

    “什么事?你觉得很有意思,那一定是非常有意思。”何承坚笑呵呵地将闪存插到笔记本电脑上,摁了播放。

    何之初往后靠坐在座椅上,两手搭着扶手,冷漠地说:“这是我的人查到的消息。”

    “从念之去C城开始,您看看您的宝贝老婆,都做了些什么事。”

    何承坚看着电脑上显示出来的证据:授意温守忆给C城四大律所打电话,暗示他们不要雇佣顾念之;跟秦老爷子去C城名为道歉,实则羞辱;被顾念之反驳丢脸出丑之后,还不甘心,企图要制造更大的障碍,但是被秦老爷子制止了。

    何承坚脸色沉了下来,“这么说,她还是插手念之的事了?”

    “对,那天您亲自答应念之,绝对不会插手她在外面的事,并且为秦女士和温守忆担保,她们俩也不会插手她的事。”

    何之初的声音更冷,讥讽道:“但是现在您看,她们俩可够阳奉阴违的。您的话她们都不放在心上。”

    何承坚目不转睛看着视频上顾念之一个人在会议室里跟秦瑶光针锋相对,视线完全收不回来。

    听见顾念之说秦瑶光是“蚯蚓成精”,居然也忍不住笑了,指着电脑屏幕上顾念之的影像笑说:“这孩子,真是太促狭了!亏她想得出来!”

    何之初一点都没笑。

    他冷冷看着何承坚,“您觉得很好笑?!——看着这么多大男人威逼一个小姑娘,您觉得很好笑?!”

    “你急什么急?”何承坚不满地白了何之初一眼,“你看她又没吃亏。我跟你说,这人啊,能够处变不惊,临危不乱,贫不改其气,达不改其志,才能成为人上人。”

    “念之,真的是一块璞玉啊……”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这个样子,确实能担得起我们何家少夫人的位置。”

    “她就算没这么能干也担得起。因为除了她,我不会娶别人。”何之初轻描淡写地说,就像说阴天会下雨,天晴会出太阳一样平常。

    何承坚瞪了他一眼,“你以为你老子我眼瞎看不见?!——不然我会费这么大力气把她给弄回来?!”

    何之初语塞,左手食指拱起,在鼻翼上蹭了蹭,轻咳一声,“她是合格的少夫人,那夫人呢?——您觉得她合格吗?”

    很明显,何之初说的后面那个“她”,不是指顾念之,而是秦瑶光。

    何承坚眼眸低垂,也有些难以置信,“我原来以为她只是脾气直,做科研的人,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真没想到,她能这样挤兑念之,是有些过份了。”

    “对,她可以不把念之当亲生女儿,但是她也没有任何理由把念之当仇人。”何之初拍了一下书桌,气愤地说:“从中作梗不许她找好工作,这对一个事业刚刚起步的年轻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会不知道?”

    “口口声声说不把她亲生女儿,但是一有事,就要提一遍,生怕别人不知道念之是她生的!”何之初压低声音,“您平时就没有劝过她不要发神经?”

    何承坚苦笑,“……念之回来之前,她没有发过神经。”

    何之初:“……”

    顾念之六岁的时候被顾祥文送到他们家,六年里,秦瑶光来看她的次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那时候,她对顾念之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虽然不热情,但也没有像现在这么过份。

    想不到七年之后,长大的顾念之归来,她连公事公办的态度都无法维持了。

    何之初站了起来,“我还是打算搬出去住。爸,我不想干涉您的生活,您以后也别干涉我。真的,我搬出去,对我,对您,对这个家,都有好处。”

    “阿初!”何承坚连忙站了起来,着急地看着他,“我还没说我的决定呢,你急什么?”

    “我无意逼您为我做出任何决定。”何之初淡淡看着自己的父亲,“真的,我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特别是在看见她试图殴打念之的视频录像之后,我无法忍受自己再跟秦女士若无其事地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我到现在才明白,念之真正要离开这个家的原因。”何之初有些怅然,他终究还是不能给她真正的安全感。

    她无法像生活在霍绍恒身边一样放松自己。

    不过没关系,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念之还不能爱上他。

    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他就能好好改正,会做得更好。

    到了那一天,她和他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

    何承坚第二天坐了自己的防弹专车,去了何家家族墓地。

    墓地里最好的一个墓穴就是给秦素问的,旁边那个是他给自己留的地方。

    将一束花放在秦素问的墓碑前,何承坚拿出手帕,将秦素问墓碑上的照片仔细擦了擦。

    照片上的女子样貌平平,疏淡的眉,浅色的唇,鼻子略高,但在比较平坦的瓜子脸上就有些突兀,眼睛不大不小,眼皮总是耷拉着,看人的样子像是在讥嘲。

    这幅模样,任谁都想不到,会让风度翩翩,俊逸潇洒,眼高于顶的何家独生子何承坚一头扎进情网,爱她爱得不能自拔。

    甚至跟自己出身名门秦家,更加漂亮的未婚妻秦瑶光退婚,转头就跟秦氏孤儿院的孤女秦素问结婚。

    但是何承坚知道,自己的妻子,兰心蕙质,聪明伶俐,他甚至完全不觉得她不好看。

    在他眼里,疏淡的眉是眉若远山,浅色的唇是清水出芙蓉,高挺的鼻子是有气势,讥嘲的神情是有个性。

    更别说她在法庭上大放异彩的时候,简直是魅力四射。

    他看着自己妻子的照片,低声说:“素问,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欠人人情,瑶光是救了之初一命,但是我不能让之初因为外人而不高兴。我想你会理解。”

    从墓地回来之后,他去秦氏私立医院看秦瑶光。

    秦瑶光刚刚从C城回来不久,打算在医院里住几天就回家了。

    听说何承坚来看她,她高兴极了,连头都不梳,赤着脚跑到门口,欣喜地伸出手:“承坚,你来看我了!”

    何承坚点了点头,没有握住她伸过来的手,淡淡地说:“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她的手已经好多了,只在手掌上裹了一层浅浅的纱布。

    秦瑶光心里更甜,笑着跟他一起走进去,说:“我好多了。”

    温守忆从秦瑶光的病房里间走出来,笑着说:“何上将来了。”

    何承坚看了秦瑶光一眼。

    秦瑶光忙说:“守忆现在是我的助理。”

    何承坚“嗯”了一声,也不进去了,说:“那正好,你让她去何家把你的东西收拾了,都拿走。”

    “啊?为什么要拿走?”秦瑶光有些傻了,刚刚从何承坚主动来看她的巨大狂喜中跌落下来,她脑子里浑浑噩噩,无法思考。

    “我们之间有些问题无法磨合,暂时分居。”何承坚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给书友“郭谢”的加更:第1502章《此一时,彼一时》。

    嗯,下面是求票时间:月票和推荐票,亲们不要大意的扔过来吧!

    么么哒各位大佬和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