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11章 路远路近(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11章 路远路近(大章求月票)


    当着头等舱那么多人的面被人骂“贱人”,那油头粉面的男人撑不住了。

    能坐头等舱,大部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经得住这种羞辱?

    这油头粉面的男人脸色一沉,将自己的机票晃了一下,“你嘴巴放干净点儿!我也是有头等舱机票的!就算坐错了位置,至于你破口大骂吗?还有没有点素质?!”

    那瘦高的男人瞥了一眼这油头粉面男亮出来的机票,眉头微皱,说:“邹耀祖?你的座位应该05B,就是头等舱最后面靠近厕所的地方,你怎么有脸坐到02B这种好位置?”

    就算是头等舱,座位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邹耀祖冷笑着站起来,昂着头说:“我看错了不行吗?你开口闭口叫人贱人,真没素质!”

    “我再没素质,也比七十岁老头生出来的私生子要强。”这其貌不扬的瘦高男人似乎对邹耀祖知根知底,“你父亲邹南风,H城有名的富商,今年九十三岁。他七十岁大寿的时候被一个外围鸡弄到精子,人工授精生了你。如果不是你妈豁出去找媒体出面喊话,你天天去你父亲家门口耍赖放骗,你父亲压根不知道有你这么个贱人儿子。”

    邹耀祖脑子里嗡地一声响,冲口说:“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他不过是坐一趟飞机,坐错了位置,怎么就被人把老底掀了?!

    头等舱上的人神情各异地看着邹耀祖,很多人鄙夷地撇了撇嘴。

    邹耀祖恨不得拿个套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套起来。

    “你你你你——算你厉害!我不跟你一般见识!”邹耀祖恼羞成怒,一甩胳膊推开这高瘦男子,走回头等舱最后面靠近厕所的地方坐下,缩着脖子将自己藏起来。

    大家看了一会儿热闹,也就移开视线。

    路远和赵良泽坐在一起,看着这一幕,失笑摇了摇头。

    赵良泽闷笑道:“路总,您这兄弟也太厉害了吧?这头等舱的人,他是不是都研究过背景啊?”

    路远微笑着别过头,说:“他是个谨慎的人,当然要知己知彼,才能放心坐飞机。”

    赵良泽摸不着头脑,讪讪地说:“机场的安检够严格了,路先生还不放心啊?”

    路远笑而不语,拿起飞机上的商业杂志随便翻阅起来。

    那其貌不扬的高瘦男子这时在顾念之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顾念之刚才被那油头粉面的男人骚扰得烦不胜烦,现在那男人不仅被赶走了,还被当众羞辱一番,觉得十分畅快。

    她凑过去对坐在她旁边的男子说:“先生请问您贵姓?刚才真是谢谢您了。”

    那瘦高的男人似乎没想到顾念之会主动跟他说话,很是紧张了一下,在座椅上脊背挺得直直地,也不看她,只是胡乱点了点头,“免贵,姓路。不用谢,应该的。”

    顾念之:“……”

    这男人好像不喜欢跟她说话……

    顾念之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她略往旁边挪了挪,和这男子拉开距离,好让他不那么尴尬局促。

    过了一会儿,飞机上的空乘小姐先生们过来了,给大家讲解飞行常识,然后表示很快就要起飞,让大家绑好安全带。

    顾念之吧嗒一声系上安全带,眼角的余光瞥见旁边座位的男人好像在偷看她。

    心里一动,大大方方扭头看过去,那人却正襟危坐,根本没有看她的意思。

    难道是她敏感过度了?

    顾念之摇了摇头,拿出耳机戴上,听起自己很喜欢的有声书《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

    这是哈利波特系列书中的第三部,也是她最喜欢的一本。

    每一次听到Sirius Black(小天狼星)因为被人陷害而被关押了十几年,就哭得不能自已。

    飞机起飞的轰响声她都听不见了,只沉浸在跌宕起伏的情节里。

    听到她最熟悉的那一段,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出来了。

    正听得紧张,突然有人轻轻戳了戳她的胳膊。

    顾念之无意识地转头看去,见坐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拿着一包精致的纸巾递了过来,很关心地看着她。

    顾念之回过神,拿下耳机,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抹了抹眼泪,说:“我在听书,被感动了,所以……”

    那男人“嗯”了一声,还是固执地把纸巾递给她,有些局促地说:“这是用兰草汁混合百分百夏威夷檀香木浆制成的,可食用标准,无添加任何色素,对皮肤没有任何损害,吸水吸油性能可以达到98%,是已知吸水吸油性能的最好比例。不能百分百吸取,这样对皮肤也不好。”

    顾念之囧了。

    大叔,这只是一包纸巾,用一下就要扔到垃圾桶里那种东西,要不要科普它的制作参数和性能指标啊?

    她还发着愣,那人已经把纸巾塞到她手里,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她,似乎在说“来夸我来夸我我好厉害”!

    顾念之握着纸巾,明丽的大眼睛弯了弯,菱角唇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礼貌地敷衍着:“谢谢您,这纸巾太棒了,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以后我就买它了。”

    那男人的眼睛更亮了,“你真的喜欢?可是你还没有用,怎么知道它有我说的那么好?”

    顾念之:“……”

    要不是能够感觉到这男人没有恶意,顾念之真想把这包纸巾拍回他脸上。

    这人怎么说话的啊?

    真是字字噎人,句句抬杠。

    顾念之看着那男人,一边撕开纸巾包,抽出一张,往脸上印了一下。

    咦?

    手感确实很好呢……

    她用手仔细摸着纸巾,感受着它异乎寻常的柔软和韧性,索性把全脸都擦了一遍。

    看见上面落了一层脏脏的痕迹,她赞不绝口:“这纸巾真不错,都能当洗面巾用了。”

    那男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很认真地问:“你喜欢用吗?”

    “喜欢。”顾念之翻看纸巾的包装,但是看不见牌子,也看不见生产日期。

    这男人见她翻看,知道她在找什么,说:“这是我自己做的,只给家里人用,外面没有卖的。”

    既然不是市场上出售的,您显摆啥啊?

    大叔您真不是在耍我?

    顾念之抿了抿唇,堆起笑容,假假地说:“这样啊,那更珍贵了……有钱都没处买呢……”

    但那男人好像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揶揄之意,反而很高兴地说:“没关系,我给你用,不要你的钱。”

    顾念之:“……”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有些害怕了,不动声色往旁边让了让,将耳机戴上,礼貌地说:“那怎么好意思呢?我不太习惯用这样的纸巾。好了,我要继续听我的书了,谢谢您的好意,心领了。”

    她抱着胳膊闭上眼睛,做出一副“非诚勿扰”的样子。

    那男人愕然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悻悻地移开视线,呆呆地看着前面的座椅后背出神。

    他没再说话,一直到下飞机,他都一句话没说。

    路远坐在过道的另一边,好几次想跟他说话,但这男人嘴唇抿得死紧,完全不开口了。

    一直到飞机在H城降落,这男人才倏然站起来,第一个冲到机舱门口。

    顾念之刚拿下耳机,抬头看见了,微微皱眉不语。

    路远叹了口气,站起来对她说:“顾律师,您别见怪,那是我兄弟路近,他……他不怎么会说话,但是心地是很好的。如果有得罪您的地方,我代他向您道歉。”

    顾念之听说是路远的弟弟,才放心了,大大地吁了一口气,说:“路总您不早说,刚才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没事没事,他就是这个样子。”路远笑着帮她拎起行李箱,“一起下去。”

    顾念之点点头,“我先去跟他道个歉。刚才我太没礼貌了。”

    路远含笑看着她挤到前面机舱门口。

    顾念之看见路远的兄弟路近跟一根细竹竿一样杵在机舱门前,一脸“生人勿近”的样子,似乎谁靠近他就会跳起来打人。

    她在他背后轻轻咳嗽一声,说:“路近先生?”

    站在她前面的路近浑身一震,倏然回头,见顾念之笑眯眯地看着他,还挥了挥手,又说:“路近先生?”

    路远、路近,这路家父母起名字可真任性……

    顾念之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笑得甜甜地,对一脸震惊的路近说:“路近先生,刚才是我太没礼貌了,让您生气了,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饶恕我一次,等下了飞机,我请您吃饭赔罪啊?”

    路近很是紧张地样子,但又不想继续板着脸。

    他知道自己板着脸,这小姑娘会害怕。

    所以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好,下飞机之后去哪里吃饭?”

    顾念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虽然心里很诧异,但是脸上一点没露出来,依然笑得轻轻软软,“您说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是第一次去H城,不熟。不过,我听说您是路总的兄弟,这一次应该也是因为路氏集团的庆功宴来的吧?”

    路近“嗯”了一声,见顾念之好像对路氏集团很感兴趣,忙说:“我也是路氏集团的股东。”

    顾念之不意外,路氏集团看名字就是家族企业,这男人是路远的弟弟,路氏集团肯定有他的股份。

    “哎哟,那您可是我的大老板,以后请多多关照!”顾念之对路近鞠了一躬。

    路近忙伸手要扶起她,但是快要碰到她的肩膀,他又飞快地缩了回来,背起手在后背上蹭了蹭,脸上的神情放松许多,“我一定会关照你,不用鞠躬。”说完又担心说错话了,眼巴巴地看着顾念之,问:“……你不会继续生气吧?”

    顾念之嘴角抽了抽,忙摇头:“不会不会……”

    “那……我做的纸巾,你还用吗?”他很执着地推销自己的纸巾。

    顾念之忍不住笑了,她发现这男子虽然一把年纪,但是性情还是很单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因此对他也很坦诚,不再拐弯抹角:“这么好的东西,我当然想用了,但是无功不受禄,您说这么好的东西给我,不要钱,我就不敢用了。”

    路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原来是这样,那我回去按成本加利润定个价,然后你就会用了,是吧?”

    顾念之重重点头,“希望不要太贵,不然我用不起。”

    “不贵不贵,只要你愿意用。”路近终于高兴起来,嘴角翘得高高地,再也垂不下去了。

    ……

    从机场出来,一辆大巴将他们接到H城的Four Seasons Hotel(四季酒店)。

    四季酒店是H城中环国际金融中心的酒店之一,也是H城地位最神秘的酒店。

    楼高四十五层,一共有三百九十九间客房,大部分客房都有一百八十度的海景景观。

    这一次,顾念之和金大状以及小张一直在一起。

    进了四季酒店拿了房卡,顾念之跟着大队伍一起上楼找房间。

    她的房间在第三十六层,和金大状、小张在一个楼层。

    小张一来就兴致勃勃换了泳装,去酒店的室外游泳池游泳去了。

    金大状年纪大了,要在房间歇一歇。

    他们的庆功宴在明天晚上,后天上午大部分人就要乘飞机回C城了。

    顾念之也想抓紧时间好好在H城逛一逛。

    她来的时候查了一下,知道这里的饮食非常出名,她想尝一尝。

    放下行李,去浴室洗了个澡,顾念之换了一身夏天的宝蓝色真丝连衣裙,略蓬松的灯笼袖,一字领露出精致锁骨,还戴了一串小米珠项链,巴掌大的同质地真丝腰带系着纤细的腰肢,花苞型裙身收得恰到好处。

    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被宝蓝色真丝一衬托,更是白得耀眼。

    推开房门走出去,正好看见路远的兄弟路近在门口徘徊。

    顾念之笑着走过去,说:“路近先生,您住在这里吗?”

    路近回头看见她,眼里露出惊艳的神情。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我来找你吃饭。”

    顾念之:“……”

    “你在飞机上说要请我吃饭赔罪。”他紧张地看着顾念之,似乎很害怕她食言。

    顾念之自己也是要出去找东西吃的,索性邀请他一起,说:“好啊,我听说这里四楼的餐馆龙景轩不错,要不要去试试菜?”

    路近连连点头,说:“好,先去龙景轩,然后我请你去六楼的Caprice吃法国菜。”

    顾念之:“……”

    这才吃一顿,就要把下一顿订下了?

    顾念之眼珠转了转,笑眯眯地说:“可是我晚上要减肥,吃一顿就够了,不想再吃法国菜了。”

    “哦,那好。”路近飞快地扫了顾念之一眼,心想她哪里胖了?为什么要减肥?

    但是他见过的女人动不动就喊减肥的也很多,因此理智地没有问出来,一脸高兴地走在顾念之身边,和她一起坐电梯去四楼的龙景轩餐厅。

    顾念之也没想到,电梯门一打开,她竟然看见了白爽!

    白爽此时也是刚下飞机不久的样子,不过也是收拾打扮过了,站在龙景轩餐厅门口跟一个白人在说话。

    那白人身材瘦削,戴着金丝眼镜,很是儒雅斯文的样子。

    顾念之笑了笑,安静地站在他们后面不远的地方。

    但白爽眼角的余光看见了顾念之,忙扭头过来,说:“顾小姐?你也是住这里?来吃饭吗?”

    顾念之点点头,说:“我们是跟着路氏集团入住的。明天路氏集团开庆功宴。”

    “啊?你是路氏集团的职员?这可是好工作呢!”白爽艳羡说道,“可惜我不懂电脑,顾小姐是做什么的?”

    顾念之说:“我不是路氏集团的雇员,我是他们的合作律所职员,我是一个律师。”

    “律师?!”白爽眼前一亮,忙说:“顾小姐原来是律师?跟路氏集团合作的律师肯定很厉害了。正好,我的这个客户说要找个律师,你想不想试试?”

    顾念之这才看了那人一眼,“这就是你们公司的客户?”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五百字:第1511章《路远路近》。

    嗯,今天没有加更了。上一章略微修改了一下,亲们可以重新下载看看。

    PS:感谢“我乃龟仙人”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