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22章 戏精都是成对出现的(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22章 戏精都是成对出现的(大章求月票)


    路近愕然看着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顾念之更不安了,不由懊恼自己是哪根筋不对,人家对她略好一点,就恬不知耻地连“爸爸”都叫上了。

    也不想想人家那么大集团的大股东,一时兴起让她陪着玩游戏,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顾念之自责不已,忍不住冲口说:“您别误会,我今天是跟您玩得挺开心的,不是有意要攀高枝……”

    路近的脸色越来越黑,顾念之知道自己是越描越黑了,心里慌乱,眼圈一红,很快眼泪汪汪起来。

    路近这才回过神,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太紧张了,看把这孩子吓得。

    他有些手足无措,一向聪明智慧无与伦比的大脑飞快地运转,容色微敛,说:“玩游戏就是要投入,虚情假意有什么意思?把人当傻子谁看不出来?你刚才就很好。我怎么会觉得你想攀高枝呢?你想多了。”

    顿了一下,路近苦笑着继续说:“实话跟你说,我这人虽然有几个钱,但是人缘并不好,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路远会做人。你看生意上的事我都不出面,都是他揽总,因为我一出面就得罪人,怎么做生意?”

    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路近知道自己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在生意场上八面玲珑。

    顾念之却难以置信地看着路近,“不会吧?路先生您人这么好,怎么会人缘不好?”

    对她关怀体贴,她但凡说一句话,他都能够体会她话里的意思。

    肯定是那些人不好。

    顾念之愤愤不平:“路先生您别生气,您没朋友,是那些人眼光不好,不是您的错。”

    路近自责的心情被她奇迹般抚平了,脸上露出欣然陶醉的微笑,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她,连两只耳朵都竖起来了,一脸迫切地希望她再多说一些这种好话,听得他每个毛孔都舒爽不已,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泡泡,马上就要上天了。

    顾念之看了却只觉心酸。

    她想她总算是明白路近为什么对素昧平生的她这么好了。

    这人就是“友情饥渴症”啊,可见他是真的没朋友。

    所以略微遇到一个对他没有偏见,能跟他说得上话的人就恨不得把一颗心都掏出来。

    因为顾念之也是这种人,虽然她比路近圆滑机灵,但骨子里的她,跟路近的这种处事风格其实挺像的。

    只是从小在霍绍恒身边打磨下,她的那些不讨人喜欢的坏习惯都被扁过来了。

    顾念之拉起路近毛茸茸的“狮子手”,诚恳地说:“以后,我就是您的朋友,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做您最好的朋友。我不会让别人欺负您,也不会让他们孤立您。——谁要说您不会做人,我就去教他做人!”

    说到最后,娇俏灵动的小脸上几乎浮现几丝“杀气”,就像伸出爪子显示“我超凶”的小奶猫,张牙舞爪。

    路近高兴得都要醉了,一时不察,原形毕露连连点头说:“好好好!有你帮我,我就不怕聪明到没朋友了!”

    顾念之:“……”

    怎么听着哪里不对?

    “……聪…明…到…没…朋…友?”顾念之明丽皎洁的大眼睛不善地眯了起来。

    如果是霍绍恒在这里,肯定能看出顾念之这小姑奶奶已经处于发飙暴走的边缘了。

    但可惜,路近对于这样的顾念之没有那么多了解,依然不知死活地摊了摊手,理所当然地说:“智商太高没办法。”

    神情傲然,一脸“鱼唇的人类”,“尔等渣渣不配跟本人做朋友”的桀骜。

    顾念之“呵”了一声,有些牙痒痒。

    这种样子是挺欠揍,如果不是路近对她很好,她也不要跟他做朋友!

    她刚才确实是想多了。

    跟着收起笑容,从背包里拿出那把法拉利车钥匙,放到路近毛茸茸的“狮子手”里,冷淡地说:“路先生说笑了。这把车钥匙我不能要,太贵重了,您收好。”

    路近察觉到顾念之生气了,但是想不到是哪里惹她生气,心里发虚,后背的汗都出来了。

    看了看顾念之还回来的车钥匙,再侧头瞅了一眼她没有笑意的冷漠脸,低声说:“……是不是我说错话得罪你了?”

    如果路远在这里看见路近这幅低声下气的样子,估计得吓得掉到河里去。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被举国之力追捕这么多年,却从来不弯腰屈服的超高智商男人,居然在一个小姑娘面前战战兢兢,破天荒头一次说出了抱歉的话。

    顾念之是挺想生气的,她还以为路近是那种“渴望友情”的“孤独老人”,还想帮他维护他。

    可她刚刚才发现,路近这人其实心理强大无比,他的没朋友,根本就是他自己作的!

    眼皮抬了抬,本来想刺他几句,但是看见他一脸惴惴的紧张样儿,跟刚才那个不小心表露出来不可一世心态的男人实在判若两人。

    而且她虽然心里不高兴,但其实根本对他无法生气。

    因为人家就是有睥睨芸芸众生的资本啊……

    顾念之承认自己还有点酸葡萄心态。

    这让她觉得自己在犯蠢。

    心里这么想,顾念之随口就说了出来:“您这么逗我,觉得好玩吧?我那么蠢,不配跟路先生做朋友。您的礼物,我不敢收。”

    路近明白过来,小姑娘是多心了。

    那些“鱼唇的人类”里面可不包括顾念之。

    路近抱着自己的狮子王头套在原地转着圈,有点抓狂,他要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口不择言呢?

    一手往后捋捋自己的狮子尾巴,路近突然想起来了。

    拿出自己的手机,讨好般凑到顾念之面前,低声说:“……我也写了个小程序,比赵良泽的好。你不是想要在社交媒体上注册账号但是不想被人发现你的ip吗?这个小程序能让你不管在哪个网站注册账号,都能隐藏自己的ip。还有……”

    他一边说,一边偷眼瞅着顾念之的神情。

    顾念之的小脸绷了不到一分钟,就被路近的小程序吸引住了。

    她踮着脚,几乎和路近头碰头,“真的这么好?哎呀,这程序可真简单……厉害厉害……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你的程序怎么写得这样好啊?!”

    顾念之崇拜地看着那个小程序,眼里都要冒出小星星了。

    懂行的人都知道,越好的程序越简单,凡是大的离谱的程序,里面的bug简直多得可以上演“虫族帝国”了。

    在软件世界里,绝对是simpleisbetter。(越简单越好)

    路近暗中观察,心想,她这算是不生气了吧?

    他再接再励,继续向她展示:“这里还有一个隐藏功能,只要是你注册了账号的地方,如果有人查你账号的ip,它会第一时间给你发提醒。”

    “啊啊啊!好厉害!好厉害!是给我的吗?!”顾念之激动地握拳。

    这么好用的程序,比法拉利好一百倍啊!

    路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说:“就是专门给你写的。可以不生气了吗?”一边将小程序发到顾念之手机里。

    顾念之心满意足地收了小程序,打趣说:“如果我还生气呢?”

    路近认真地说:“那我就再给你写个程序,比这个还好。”

    顾念之眉眼弯弯,浅笑盈盈,握住路近的胳膊摇了摇,“我是开玩笑的。谢谢路先生,我如果有您这么厉害,我会比您还作。”

    其实她已经够作了,但是比路近还是差一筹。

    路近看顾念之不像是在撒谎,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说:“你也可以作啊,想怎么作都行。谁敢说你,我铲除谁。”

    “啊?路先生这么好?”顾念之眼珠转了转,“可是铲除别人,是犯法的哦!我们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

    路近拉拉自己已经汗湿的狮子王套装,嗤笑一声说:“我铲除人还需要犯法?你也太小看你爸爸了。”

    顾念之:“……”

    路近回过神,惊出一身冷汗,脸上不由涨得通红,比顾念之刚才还尴尬,想了半天,还是用了顾念之刚才的借口:“我……我……我也是入戏太深。”

    顾念之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噗嗤一声笑了,伸手轻轻掸掉一片树叶,轻描淡写地说:“好了,一人一次,打平了。——两个戏精同台飙戏,过足戏瘾啊!”

    路近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顾念之意味深长的笑容,心里有些发虚。

    就在手足无措的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

    路近忙拿出来看了一下,见是路远的电话,立刻滑开接通了,“有事吗?”

    路远在那边神情非常严峻,说:“你还在迪士尼乐园?”

    路近“嗯”了一声,“怎么了?”

    “你赶快走,别让人看见你跟念之在一起。”路远警告他,“我刚刚得到消息,秦致宁从医院跑了。光是他,我知道你看不上,可是他给何之初打了电话。”

    路近:“……”

    “……秦致宁你不放在眼里,可是何之初呢?这小子黏上毛比猴儿还精,你不要掉以轻心。”

    路近下意识看了看在旁边正拿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的顾念之,正好看见她白生生的侧脸,出了点汗,像是拔了壳的荔枝从雪水里刚取出来,从里到外透着水润和粉嫩。

    精致挺直的鼻梁,小扇子般浓密的长睫密密麻麻盖着她璀璨明丽的大眼睛,瞳仁那么黑,看人的时候让人眩晕。

    菱角唇天然勾着带笑的弧度,怎么看也看不够。

    他怎么舍得现在离开她呢?

    路远听他一言不发,就知道他又犯左性了,忙劝他:“小不忍则乱大谋,多少年都等了,还差这几天?”

    “你不想想自己,也要替念之想想。她初来乍到,什么都没有,只有你,只有我,还有何之初,只有这三个人是能真心为她好的。”

    “可是如果让何之初察觉,你信不信到时候最为难的是念之?”

    “她好不容易才能离开帝都,安静地过自己的小日子,你又何必太着急呢?——来日方长啊……”

    路远一句“来日方长”让路近重新扬起希望。

    他咬了咬牙,说:“行,我马上走,不过你得答应帮我做几件事,都是跟她有关。”

    路远知道他说的是顾念之,手里一拍桌面,笑骂道:“行了,我哪一次不帮你?再说念之是我家的人,我能不帮她?”

    路近“呸”了一声,“你家的人?路远你脸皮这么厚,我真是始料未及。”

    一脸不悦地挂断电话,路近磨了磨牙。

    顾念之正好抬头,有点懵,“路先生?是路总的电话?”

    她刚好听见路近说“路远”了。

    路近很是遗憾地说:“公司有点事,我得先走了,你把你的小辛巴套装脱下来给我。”

    “哦,好的。”顾念之忙把小辛巴的小狮子卡通套装脱下来,放到先前那个袋子里装好递给路近。

    路近却没有脱下他的狮子王套装,他戴上狮子王的头套,对顾念之张开双臂,用狮子王的音调说:“simba,givedaddyahug。”

    顾念之抬眸看他,眼底深处扬起一簇晶亮的火星,她微微勾唇,走过去抱了抱路近这个狮子王。

    路近低头在她耳边迅速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你今天是跟我在一起。记住了,我们今天没有见过面。”说着,他迅速转身离去。

    他跑得那么快,似乎担心一慢下来,他就舍不得走了。

    顾念之看着路近仓惶远去的背影,微微蹙眉,过了很久,勾了勾唇,露出一个极浅极淡的微笑。

    她不想跟路远一前一后离开这里,就在这个小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拿着手机上网。

    就一天没有上网,她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风云突变了。

    赵良泽的程序应该也写好了,因为就在今天早上,推特上新出现一个账号,公布了斯登带出来的部分重磅资料,宣布美国对全世界互联网用户的监听,特别是对西方若干国家首脑的监听,已经在西方世界引起轩然大波。

    美国从上到下乱成一团,司法部仓惶起诉斯登“叛国罪”。

    而斯登在这边已经跟h城立法会的何姓议员联系上,聘请他做了他的代理律师,对美国司法部的起诉进行应诉。

    这样一来,斯登本人身在华夏帝国h城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各方势力云集h城,小小的h城再一次显示了“东方之珠”的魅力。

    顾念之看着自己一手掀起来的风浪,勾了勾唇,手指在手机上弹了一下,暗道,这只是开始……

    眼看外面的天色都暗下去了,她才从屋里出来。

    迪士尼乐园已经要闭馆了,游客们三三两两往外走。

    顾念之一个人走在陌生的人群中,神情轻松自如,额头冒出细小的汗珠,她用纸巾轻轻擦了擦。

    没过多久,她的手机震动了。

    顾念之拿出来一看,是何之初的电话。

    忙滑开接通了,欢快地说:“何少,怎么是你啊?你在哪儿呢?”

    她其实知道他来h城了,但是这时候一定要装不知道。

    何之初自从接到秦致宁的电话,就很是心慌意乱,总觉得这件事不像是偶然。

    一直担心顾念之会出事。

    直到听见她的声音好端端地在手机另一端响起,他才长吁一口气,说:“你在哪儿?就站那儿别动,等我过来找你。”

    顾念之停下脚步,半开玩笑地说:“可以,但是你不要给我买橘子。”

    何之初:“……”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522章《戏精都是成对出现的》。

    晚上没有了。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