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26章 亲爱的(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26章 亲爱的(大章求月票)


    顾念之斜睨着赵良泽,微扬下颌,故意不可一世地说:“算你有眼光,姐今天就是冲着维多利亚天使超模范儿去的!”

    “哟!这么大心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争宠呢!”赵良泽看见顾念之就想逗她,就跟逗家里的小妹妹一样。

    顾念之虽然长得高挑,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纯粹干净,丰满红润的菱角唇总是微微翘着,带着天然的笑意,一点都不高冷。

    坐在赵良泽身边的斯登也多看了她几眼,夸道:“verypretty。”(非常漂亮)

    顾念之用英语向斯登道了谢,然后看向赵良泽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说话的?争什么宠?姐是那种人?一般都是男人哭着喊着到我这里争宠,姐都是让他们到后面排队。”

    “得了吧你,才刚满二十吧?就跟我‘姐’长‘姐’短……”赵良泽探身过来,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等下上了船,不要一个人乱跑,跟着你白爽姐。”

    白爽握住顾念之的胳膊,笑着说:“赵总监等下会陪斯登先生去见朋友,咱俩结伴玩吧?”

    顾念之的视线在赵良泽和斯登之间看了一圈,微微一笑,“好啊,那你们多加保重,我就不客气了。”

    斯登用英语表示,他会付给顾念之双倍薪酬。

    顾念之若有所思地看向他,暗忖这个人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她调查过他的家世。

    从能够查到的情况来看,他家世普通,出身美国普通的中产家庭,父亲是海军军官,姐姐是当地政府的检察官,母亲是家庭妇女。

    斯登上的是社区大学,出来工作没几年,最后一份工作的工资比较高,年薪二十万美元,但这份高年薪的工作,他做了不还到两年。

    但是从他出逃到现在,好像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

    住的是最好的酒店,吃的是最好的饭菜,衣服也是大牌定制,手上的手表估计都上百万美元了。

    顾念之看向斯登的鞋,是一个很贵的牌子,而且看上去也像是定制的。

    定制男鞋,可比女装定制还要贵。

    这人身上的谜团太多了。

    顾念之收回视线,看向车窗外面的景色。

    加长款的凯迪拉克豪车一路前行,维多利亚海港的码头已经遥遥在望。

    下车登船之后,顾念之将手里的手机放回到身上3.1philliplim的墨绿色mini小挎包里。

    这个小挎包小得令人发指,也只够放两只手机和一个钱包,以及一只dior的addict口红,还有上一次在飞机上路近给她的那包纸巾。

    她很珍惜地用着,一张都舍不得浪费。

    路近送她的那支蓄电能力超强的手机也随身带着,虽然还没有上号码,但只要有wifi的地方,她都能拿出来当电脑用。

    另外一只手机就是她经常用的,有电话号码的那一只。

    跟白爽一起走在赵良泽和斯登身后,他们四人走向游轮的十楼大厅。

    他们的船票在十楼,也就是最高层。

    那里是风景最好的地方,也是最贵的地方,更是娱乐方式最多的地方。

    顾念之一走进去,就被那跟法国卢浮宫一样金碧辉煌的壁画和装饰给惊呆了。

    她曾经看过新闻,说现任美国总统是一个特别喜欢金光闪闪装饰的人,所以他入住白宫之后,恨不得把洗手间的马桶都重新换成带金粉的那种豪奢风格,理由是在他自己的那座大厦里,他的浴室全部是真黄金装修。

    而这艘赌船的十楼大厅,妥妥的非常适合那位现任美国总统的口味。

    一望无际的屋顶全部金色装修,各种浮凸的古希腊壁画闪着黄金般的光芒。

    屋角的吊顶处还用暗金色灯光再加强一番。

    站在门口看里面,每个人好像都是金子造的。

    可能在这里的赌场老板看来,每一个乘客都是他的“金主”,都是来给他送金子的,所以他喜欢看大家在这大厅里“金光闪闪”。

    而且这里的大厅跟别的地方不同,它就像是水城威尼斯,是一个漂浮在水上的城堡。

    大厅里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深达数米。

    水池上漂浮着一个又一个赌厅。

    从一个赌厅去另一个赌厅,只能通过一艘艘在大厅水池里滑行的尖锥菱角船。

    这船打磨得十分光滑,上了桐油,木制暗红,水面上的部分滴水不沾。

    赵良泽回头笑着对她们说:“我和斯登先生坐那边的一号船去谈事情,你们要去哪座赌厅玩?”

    大厅门口有电子显示屏,上面展示着这一层里所有赌厅的位置和船号。

    一号船不去任何赌厅,它开往的是大厅最中间一座八角亭一样的建筑。

    窗帘虚挽,只能透过一角的灯光看见里面衣香鬓影,笑声袅袅。

    那里是最重要的人出没的地方。

    顾念之对那里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在电子显示屏上看了一眼。

    玩二十一点的赌厅有四个,她毫不犹豫选择了东面的二号赌厅。

    因为那个赌厅外面就是甲板,出去可以在甲板上看海景,看月亮,看日出。

    白爽也说:“我跟顾律师。”

    赵良泽和斯登一起回头对她们挥手,然后上了一号船。

    顾念之和白爽随后登上二号船。

    二号船往东划去,驶向最东面靠外面甲板的二号赌厅。

    这里也是玩二十一点人最多的赌厅。

    下了船,顾念之和白爽在入口处换了筹码。

    她们没有急着进去,就在门口粗粗看了一下,这二号赌厅里起码有二十多张赌桌。

    每一张赌桌上都有一个荷官负责发牌,参与下注的游客从一个到五个不等。

    最靠近甲板的角落用暗金色天鹅绒幕帘完完整整遮掩起来,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热闹的桌子旁不仅下注的人多,连围观的人都比别处多。

    赌桌的大小也不一样,顺着赌厅的形状错落有致摆着,还有盆景和屏风交相间隔。

    既给下注的游客一定的隐私,又不完全隔绝他们跟别人的交流,可以说是非常的顾客至上。

    可以这么说,全球各种企业中,对顾客态度最好的公司就是赌场,没有之一。

    当然,赌场对顾客的盘剥程度也是别的企业比不了的。

    所以一分钱,一分货,诚不我欺。

    顾念之挑了中间一个不大不小,人数不多不少的赌桌,对白爽说:“我去那里,你呢?”

    白爽也看了一下,笑着说:“我跟着你吧,我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顾念之耸了耸肩,做个鬼脸说:“我也没来过。不过有你给我作伴,我的胆子也大一些。”

    白爽跟她一起走进去,站在她身边只觉得到处都是西洋景,都快看不过来了。

    她们俩都穿得普通,可是这里的女客,一个比一个穿得华丽动人。

    有穿着低胸短裙,红发披肩的英国美人,手里拿着白兰地酒杯笑嘻嘻地坐在一个肥头大耳的白人游客身边看他下注。

    有一身黑色礼服裙,只在胸口露出两个洞的金发美女,蓝眼睛就像晴空一样动人。

    坐在赌桌前,懒洋洋地扔出一张牌,翘起二郎腿,裙子顿时往上撩起,露出白生生的大腿。

    她旁边下注的游客是个中年华裔男子,眼睛不由自主往她腿上瞟,都忘了手里的牌。

    只听一声爆笑,“……straightflush!iwon!”(同花顺!我赢了!)

    正是那位穿黑色礼服裙露大腿的金发美女。

    坐在她旁边被她的大腿吸引的华裔男子则一脸丧气,哼哼地扔了手里的牌,嘟哝道:“……真是邪门儿了!不玩了!”

    他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起身就走。

    而那位刚刚叫了“同花顺”的金发女郎跟着站了起来,对那华裔男子用蹩脚的华语说:“先森,要喝酒吗?”

    那男子转怒为喜,回头拉了她的手,“那边就是吧台,小姐愿意赏脸吗?”

    这俩很快就勾勾搭搭喝酒去了。

    正好让出两个座位。

    顾念之和白爽急忙走过去坐下,接替了这两个人的位置。

    她们这一桌发牌的荷官是一个白人女子,只说英文,对说华语的游客不假辞色。

    每一次发牌都是冷冰冰的,看也不看大家,脸上总是有股生无可恋的丧气。

    但她手势快,看牌准,玩的次数快,因此他们这一桌也吸引了一些人。

    顾念之就是在这里,慢慢积累了自己的名气和声望。

    第一把:“……fullhouse。”(三张相同和两张相同)

    庄家只有onepair(对子),她赢。

    第二把:“……fourofakind。”(十张相同的牌)

    庄家居然只有fullhouse,她又压庄家一头。

    第三把,那位一直生无可恋脸的荷官看了顾念之一眼,似乎很是胸有成竹,问她跟不跟。

    顾念之笑眯眯地说:“ofcourse。——straightflush。”(我有同花顺)。

    庄家居然只有fourofkind,又被她压一头。

    到第四把,荷官发完最后一轮牌,焦躁的心情终于好转,再次看向顾念之,这一次居然用了华语:“你还跟吗?”

    顾念之挑了挑眉,笑说:“原来你会说华语啊?——跟,我当然跟!”

    摊开手里的牌,“……royalflush。”(至尊同花顺)。

    荷官面如土色,胳膊抖得差一点拿不起手里的牌。

    顾念之探身过去,翻看她所有的底牌,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你只是一般同花顺,我又压你一头。”

    连续赢了四把不说,而且每一次只比庄家高一点点,这就很难得了。

    不可能是纯运气。

    赌场里监控赌厅的专家们马上开始分析顾念之有没有作弊,以及是怎样作弊。

    在他们看来,用洗牌机同时洗出六副牌一共三百一十二张,绝对没有人能记住所有的牌,所以顾念之肯定作弊了。

    可顾念之除了对着荷官笑,和用手翻牌以外,并没有任何别的肢体动作。

    赌场的专家研究不出顾念之“作弊”的手法,但不妨碍他们最后将她请出这个赌桌。

    “这位小姐,您不能继续在这张赌桌上继续玩下去。请您换一张赌桌。”赌场的工作人员彬彬有礼走过来,同时换下这张赌桌上的荷官。

    顾念之一共玩了六把,把把都赢,已经将手里一百美元的筹码,赢成了十几万美元。

    白爽在旁边跟着她只玩了两把,小赢了几千美元。

    顾念之知道赌场是有这个规矩。

    如果她赢得再多一些,这些赌场会把她列入“黑名单”,从此全球赌场都会在一定时间内禁止她进入。

    因此她也没跟这些人争执,笑着起身说:“好吧,我换一桌玩玩。”

    她打定主意输一些出去,免得真的把自己玩到“黑名单”上,以后也少了很多乐子。

    因她已经成为这个赌厅里“重点观察“对象,赌场的工作人员直接引她去了这里赌注最大,监督最严,赌客水平也最高的a字号赌桌。

    就是角落里那个用暗金色天鹅绒幕帘遮掩起来的地方。

    工作人员引着她走了进去。

    白爽还没资格进去。

    顾念之回头对她说:“你自己玩吧,输了算我的。”随手给她抓了一把大额筹码。

    以白爽的玩法,估计玩一夜也输不光。

    白爽笑着挥手,“我就在附近等你。你别玩太久。”

    “我知道,就是去见见世面。”顾念之朝她做了个鬼脸。

    暗金色天鹅绒的幕帘挑开,顾念之走了进去,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里的人不多,三个人零星坐在赌桌前,加上她也只有四个人,还有一个站着的荷官,一共五个人。

    荷官是一个黑发蓝眼睛的白种男人,长得很帅气,一见她进来,就笑着说:“想不到今晚居然有一个真正的美女加入我们的战局。”

    另外三个坐着的赌客都是男人,闻言有两个侧头看了她一眼,都是眼前一亮,忍不住过来跟她搭讪。

    这两人都有些年纪了,顾念之不耐烦搭理他们。

    她又不想找sugardaddy,谁耐烦跟这些老男人周旋?

    她客套地点点头,摆手让他们坐下。

    只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没有起身跟她打招呼,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荷官前面的几副牌。

    顾念之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突然整个人僵住了。

    一颗心不受控制地激烈跳动起来。

    声音那么大,耳膜如擂鼓,她疑心这里所有人都听见她的心跳声了。

    可是再看一眼周围的人,他们根本毫无察觉,注意力都放到荷官面前的扑克牌上。

    她却再也无法去记牌,目光直直地看了过去。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斜坐在欧式古典座椅上,懒洋洋的,一只胳膊曲起搁在赌桌上,手上夹着一支雪茄,并没有点燃,另一只胳膊平放在赌桌上,手里握着一张牌。

    俊美得让人绝望的容颜如罩寒冰,迷人却又不自知,多了一层妖孽般要命的吸引力。

    五官精致绮丽,眉峰横亘如山,长睫是山腰的密林,深邃的双眸淡淡垂望,高挺笔直的鼻梁充满雕塑般的美感。

    下颌的弧度尤其精致,就像是人脸上的黄金分割尺度,符合每一个人对美的定义和幻想。

    顾念之几乎看呆了,胸口狂跳,想大声叫喊,想狂奔疾跑,想冲过去拼命摇晃他,想让他赶快看过来!

    赌场里所有喧嚣迷离豪奢梦幻尽皆散去,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人。

    可他一直面无表情地坐着,修长有力的手指不断把玩着一张牌。

    过了一会儿,他抬眸看过来,冷冷地用华语说:“……看够了吗?”

    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温度。

    深邃漆黑的眸子里充满了嫌恶和厌烦,似乎对这种情况深恶痛绝。

    顾念之还没反应过来,身后暗金色天鹅绒幕帘再次挑开。

    一个艳丽高挑,有着一头长长的大波浪,发梢挑染成酒红的华裔美女走了进来,坐到那人腿上,搂住他的脖子,低头在他右颊上亲了一下,笑嘻嘻地用俄语说:“亲爱的,那个小姑娘看你看得都快流口水了。”

    一秒钟前,顾念之眼前的世界还是一个流光溢彩美不胜收的万花筒。

    一秒钟后,她的万花筒突然跌落在地,各种繁华美丽倏然落空,只剩下一地支离破碎的玻璃屑。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526章《亲爱的》。

    二月倒数第二天,亲们的月票……

    这一更已经有四千七百字,相当于别人的两更或者四更。

    给点鼓励吧,月票那样的就可以~~~

    尽量争取晚上八点二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