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37章 今天就有机会(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37章 今天就有机会(大章求月票)


    斯登眼里闪过一阵慌乱,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何之初绷着脸,大踏步走过去,揪住斯登的衣领,一拳砸在他脸上!

    斯登被打得脑袋歪向一边,吐出一口血,牙都被打掉了一颗。

    “你……你要干嘛?!我可是投奔你们国家来的!你不能对我这样!我要见你们的首相和议长!”斯登捂着脸怒视着何之初。

    何之初不跟他废话,从他衣兜里拿出他的手机,抓着他的手指头摁上去打开。

    “这是我的手机!你不能侵犯我的隐私!”斯登刚才还虚张声势地大喊大叫,这一下恐惧得连声音都变了,沙哑至极。

    站在他旁边的远东王牌或许是觉得他太吵,一手刀劈到他的后颈,将他砸晕过去。

    “走!”何之初迅速改了斯登手机的密码,然后做了个手势,带他们离开码头,回到之前居住的四季酒店。

    斯登被送回四季酒店让他免费住宿的套房里,由琳达亲自看管。

    何之初对白爽和赵良泽说:“对不住两位,我会派人送你们回去,在事情解决之前,你们不能跟外界接触。”

    赵良泽很是紧张,说:“何少,我们知道轻重,不会乱说的。我会带白爽跟我老板一起回去,不用你费心。”

    “你老板?”何之初潋滟的桃花眼不善地眯了起来,“是路总?他还在这里?”

    “他还有一些生意要谈。”赵良泽很坦率地说,“还有一些员工得到大奖,会在这里多玩几天。”

    何之初摇了摇头,“我会帮你向你老板解释,但是现在你们不能跟任何人接触。”挥了挥手,让人把赵良泽和白爽的手机都收走了,“不会很久,你们放心。”

    在斯登离开华夏之前,赵良泽和白爽不能跟外界联系,会被暂时软禁起来。

    赵良泽无话可说。

    今天发现斯登的另一面,并不想掺和进去。

    之前他真的是使尽浑身解数,真心帮他,没想到被这家伙摆了一道。

    赵良泽心里很不好受。

    白爽更是内疚万分,甚至很有些害怕。

    她被赵良泽拉着走了几步,忍不住又跑回来问何之初:“何先生,顾律师不会有事吧?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

    今天的事太恐怖了,白爽也没想到,那个看着温文尔雅的斯登先生,居然会做出拉顾念之挡枪的事儿。

    他们都以为斯登是好人,是看不惯他们自己国家的倒行逆施,投奔正义和自由的人。

    没想到这好人原来不简单……

    何之初也想送顾念之回去,但不会跟这俩一起走。

    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知道顾念之的能耐。

    她要想忽悠这两人,是分分钟的事。

    他得找最好的人手送她走。

    何之初把玩着斯登的手机,面无表情,清冽冷漠地说:“她今天受了惊吓,要养一养,过几天再回去。”

    白爽和赵良泽对视一眼,不再多说了,跟着何之初的人离开H城。

    等这些人走了之后,何之初才打开斯登的手机细看里面的内容。

    这手机已经被他改了密码了,再次打开非常容易。

    就在斯登的手机里,他发现了这厮的秘密。

    原来他还通过手游跟中情局的人联系,发出消息,并且接受指令!

    怪不得他一有空就拿着手机打游戏,做出一副胆小怯懦不学无术的样子,装的是过犹不及。

    何之初脸色黑沉,拿着手机走出自己的房间。

    门口的走廊上,那位远东王牌正靠在不远处房间门边的墙上,一脸不耐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顾念之。

    顾念之刚洗过澡,换了身衣服,头发还是湿漉漉地,正仰着小脸笑着说:“彼得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关你什么事?哦,对了,我不接陌生人的电话,你不用给我打电话。”远东王牌的声音非常冷漠疏离。

    顾念之愣了一下,心想谁给你打电话了,正要否认,那位远东王牌报出一个时间,“……难道不是你给我打电话?”

    顾念之大囧,那是她试图黑到这个远东王牌手机里的时间,没想到被发现了。

    “可我们不是陌生人啊。”顾念之急中生智,眼珠一转,狡黠地笑着:“我们是熟人了。今天你又救了我,我打个电话表示感谢不行吗?”

    “是吗?”这位远东王牌眼角的余光瞥见何之初的身影,轻声笑了起来,突然身形一转,握住顾念之的肩膀,将她一推一拉,摁在了墙上。

    两人陡然间换了个位置。

    现在是顾念之靠墙站着,远东王牌站在她面前。

    他的手指轻抚顾念之的脸颊,微微勾了勾唇角,雕塑一般冷凝的俊美容貌突然活色生香,不可方物。

    顾念之一下子看失了神,几乎忘了反抗。

    “看,顾小姐还说不是在勾搭我?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跟何先生说过,不介意有你这样的床伴……”他凑近顾念之的耳边,几乎呢喃出声,但是声音并不小,连大步走过来的何之初都听见了。

    顾念之回过神,猛地一把将他推开,涨红了脸,愤愤地说:“我只是想表示一下感谢,你用得着这样吗?”

    “感谢?我并没有救你,救你的是这位何先生。”远东王牌嗤笑着整整衣领,手搭在门把手上,咔嚓一声推开,后退着进去了。

    何之初脸色淡然地走过来,像是没有看见刚才的情形,说:“方便进去聊一聊吗?”

    远东王牌站在自己房间里朝何之初和顾念之两人耸了耸肩,“我没什么不方便。”

    何之初走了进去,顾念之想了想,也跟了进去。

    远东王牌在他们后面啪嗒一声关上房门。

    何之初抿了抿唇,举起斯登的手机,说:“今天晚上的狙击手,是斯登自作主张叫来的。他想干掉念之。”说着,他看着顾念之,“斯登为什么要针对你?”

    顾念之也很惊讶,但是想了一下,马上说:“他很敏感,我今天晚上在小游艇上指出了他逻辑不通的地方,可能让他警惕了。”

    因为他说他为了逃避美国中情局的追杀,所以故意爆料华夏上层的消息。

    顾念之觉得不合情理,说了一句“不合逻辑”。

    远东王牌抱着胳膊靠在门背后,冷冷地说:“所以你打草惊蛇了。”

    “我当时又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顾念之恼羞成怒,“我就是反驳一下他的话,而且我并没有说出他真正撒谎的地方!”

    “我没想到这一句话就让他起了杀心!”

    何之初拉着顾念之的手,安抚她说:“别生气,这更证明他是彼得先生的同行,并不是什么‘自由卫士’。”

    “只有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才会因为一句可能露出马脚的话而起杀心。”

    顾念之:“……”

    她怎么听着这话这么怪呢!

    躺着中枪的远东王牌没有理会何之初的含沙射影,生硬地说:“何少你不应该把这么重要的事让外人知道。”

    “念之不是外人。”何之初护着顾念之,不许别人说她不好。

    “她不是外人,是什么人?是你们系统内的?”远东王牌换了只脚撑着地面,神情十分不屑,“你们的纪律就这个样子?我后悔跟你们做这次交易。”

    顾念之火起,“你后悔什么?!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些苏联人有本事自己全盘接手,哪有这样合作的?

    “如果斯登的出逃真的是中情局圈套,那么我们都已经中招了。”远东王牌的脸色很不好看,“我要向上级汇报,你们走吧,等我的消息。”

    他拉开房门,示意他们出去。

    何之初看了他一眼,扭头往外走。

    顾念之跟着走了几步,回头看看这位远东王牌,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位远东王牌却丝毫不假辞色,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推了出去。

    大门轰地一声在顾念之面前关上,顾念之恨得直磨牙。

    何之初回过头,脸色很不好看,“念之,你刚才是来找他的?”

    顾念之忙低头,垂眸看着走廊上的波斯地毯,小声说:“我刚出去找白爽和赵总监,没见到人。回来在走廊上遇到这位彼得先生在跟别人说话,就随口感谢他一下,毕竟今天晚上如果没有他,可能没那么快抓住斯登的把柄。”

    “你还给他打过电话。”何之初定定地看着她,“他没接?”

    “我只是想感谢他一下……”顾念之有些尴尬,不会说她其实是通过电话号码想黑到这位远东王牌的手机里,帮何之初探探这位远东王牌的底细。

    结果被对方发现拦截了。

    她应该想到的,苏联克格勃远东局的一把手,能被称为“王牌”,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他们看破底细?

    这种出糗的事,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但是听在何之初耳朵里,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

    在他眼里,就算这个远东王牌霍绍恒不是那边特别行动司的霍绍恒,依然对顾念之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或者说,这两人站在一起,之间的磁场都比跟别人站在一起要强。

    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里的焦躁不安几乎达到顶点。

    他在那部输给那边的霍绍恒,在这边还要输给这边的霍绍恒?!

    输给那边也就算了,毕竟他晚了七年,最宝贵的七年。

    但是输给这边的霍绍恒,凭什么?!

    他出现得甚至比他还要晚!

    何之初紧紧握着斯登的手机,手背青筋直露,但他忍耐着没有表示出来,不动声色地说:“行了,你回去早些休息。”

    顾念之有些不好意思,忙点了点头,“那我走了,何少你也早些休息。”

    何之初看着她回到她的房间,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间继续工作。

    他一声不吭地将斯登手机里面所有内容下载下来,一式两份保存,一份自己留存,一份复制到云端系统。

    就在这时,何承坚的电话打了进来,他的声音有些紧张。

    “阿初,你们今天晚上又遇险了?”

    看来是知道今天晚上的事,除了游艇上的险情,还有码头上的枪战。

    “嗯,斯登以为念之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找人想干掉她。”

    “念之没事吧?”

    “还好,斯登临时找的狙击手很一般,被我们干掉了。”

    “那斯登呢?”

    “控制起来了。”何之初烦躁地踹了一脚茶几,“这就是个圈套,我们中计了!”

    “胡说,我们哪有中计?”何承坚拒不承认,“我们本来就在评估这件事的真假和风险之中。他自己露了马脚而已。现在评估完毕,我们不用为他承担风险,H城政府明天会拒绝他的避难要求,限时让他离开。”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以为真的有机可乘,可以从斯登这里知道很多美国中情局的绝密消息。

    但随着斯登的爆料越来越多,大家发现他根本没有爆多少美国方面的料,或者说,他对于美国方面的爆料,始终只有一个棱镜计划。

    可这个计划,并不算很大的秘密,因为大家早就知道,美国在监听全世界,现在只不过有了实锤证明而已。

    他爆出的别国的料,每一个都比美国的棱镜计划要骇人听闻。

    这要让华夏如何相信他是美国的“叛徒”?

    “苏联方面一定要带他走。”何之初冷静地说,“我会马上安排他们接应离开。”

    何承坚满意地点点头,既然说到苏联方面,他立刻想到苏联这一次表现出来的最大诚意,马上问他:“那个远东王牌呢?他怎么样?”

    何之初说:“我们一直有人在观察监视他。因为我们之前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是从他的行事方式来看,跟我们的情报符合,确实是克格勃远东局的一把手。”

    “……他跟念之呢?有接触吗?”何承坚很关心这一点。

    因为他们都认为,这个远东王牌是那边霍少的对应点,那他和顾念之的关系,就不得不防。

    何之初的心情极为复杂,他想了又想,低声说:“他对念之没什么感觉……”

    但是念之那方面,他就不敢保证了。

    她虽然自己不承认,但是她看向那人的眼神像是有光,何之初发现自己无法忍受。

    ……

    挂了电话,何之初收敛了烦躁的情绪,重新做好行动计划。

    他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去下面餐厅吃早饭,看见顾念之和那位远东王牌已经在那里了。

    两人都坐在窗边的位置,并没有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外面是靓蓝的维多利亚海港,景色怡人,俊男美女,更加赏心悦目。

    从何之初这个位置看过去,两人面前的早餐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是谁照着谁的早餐点的。

    何之初眸色沉沉,来到顾念之面前坐定,说:“起得这么早?”

    “嗯,昨天睡得早。”顾念之看了看何之初,“你一夜没睡?”

    眼下的青黑历历可见,下颌还有一些胡茬,显得人很憔悴。

    何之初淡然微笑,“昨天重新做了行动计划。今天要把那人送走,明天我带你回去。”

    顾念之点了点头,关切地说:“你们自己小心。”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顾念之已经不打算插手了。

    何之初跟她一起安静地吃完早饭,送她回酒店房间之后,何之初突然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想让那边的霍少过来接你吗?”

    顾念之眼前倏然一亮,“当然想!你有那边的消息?!”

    何之初这是良心发现,要帮她回去了吗?!

    “暂时还没有。可是这边的远东王牌如果还活着,那边的霍少就不能过来。”何之初轻抚着她的面颊,手指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流连忘返,试探着问:“只要做掉他,就能为那边的霍少扫清障碍。——你不是想恁死他?也许今天就有机会……”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537章《今天就有机会》。

    晚上没有了。

    嗯,还是要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PS:还在停电之中,开车找了很远才找到一家有电的图书馆,进去充电码字上网。

    希望明天会来电。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