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40章 最坏的一天(大章六千字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40章 最坏的一天(大章六千字求月票)


    “见了面我再告诉你。”秦致宁难得聪明了一次,居然没有被何之初一下子套出话来。

    何之初知道秦致宁直接听命于他父亲何承坚,只听他父亲的话,对他父亲忠心不二。

    而他这边正是紧张的时候,马上要转移地点,可此时的心情跟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一样,他厉声说:“那念之呢?你不是应该在酒店保护念之?!”

    明明之前说的是秦致宁留在酒店给顾念之做贴身保镖。

    秦致宁这时坦诚了:“念之跟我在一起。”又说:“是何上将的命令,何少你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做下属的难处。”

    最后拍着胸脯说:“有我亲自保护,你还担心什么?你放心,就算我挂了我也会保护念之无事。”

    何之初不会这么容易被秦致宁忽悠过去。

    他飞快地思考着,觉得他们等会儿的行动太危险了,念之不适合在场。

    他没有对秦致宁说克格勃的新地点,只是说:“让念之接电话。”

    秦致宁看了看顾念之,关掉了蓝牙耳麦的话筒,对她说:“何少现在正在执行任务,他面临的对手不仅有狡猾强悍的苏联克格勃,还有美国中情局在亚洲最精锐的特工,稍有差池,他就要掉脑袋了。”

    顾念之挑了挑眉,笑得云淡风轻,“秦致宁你对我说这些话是几个意思?你觉得我会拉何少的后腿?”

    “我只是希望你不该说的话不要说。”秦致宁说着,把一只蓝牙耳麦放到顾念之耳朵边上,自己戴着另一只,打开话筒,示意她说话。

    这样顾念之不管跟何之初说什么话,秦致宁都听得清清楚楚。

    顾念之嘴角抽搐了一下,说:“你用不着这样。”

    如果她想向何之初告状,她根本不会跟他过来。

    既然来了,她的主意早就跟何之初无关了。

    顾念之对着蓝牙耳麦的话筒说:“何少,你在哪儿?我和秦致宁马上就来找你了。”

    何之初听她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略微放了心,说:“你别过来,这里很危险。”又轻声哄她:“乖,我马上就回来了。”

    说完他就挂了秦致宁的电话,没有跟他们说自己要去的地方。

    他沉着脸,带着自己的行动小组和军部在M城的侦察连汇合,一边往克格勃转移的地点赶过去,一边接通了何承坚的电话。

    “何上将,请问您今天到底在搞什么鬼?今天这么危险,您为什么让秦致宁把念之带来了?”何之初心情很不好。

    他坐在急速行驶的吉普车里,手里拿着红外线夜视望远镜看着前方,一边质问何承坚。

    何承坚坐在帝都何家大宅的书房里,看着自己手里汇集过来的情报,沉声说:“阿初,听说克格勃改地点了?”

    何之初应了一声,“他们说国际机场的目标太大,改到城郊叠石山山脚的一个临时机场。我们正赶过去。”

    何承坚不动声色把M城城郊叠石山附近的临时机场位置发给了秦致宁,同时劝说何之初:“……阿初你不要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我让致宁带她过来,当然是有用意的,跟你无关。”

    “父亲!怎么会跟我无关?!任何跟念之有关的事,都跟我有关!”何之初低吼出来,清冽冷漠的嗓音低沉到沙哑,另一只手紧紧握住自己的自动步枪,“今天的任务,我会圆满完成!您不要节外生枝!”

    “我知道。”何承坚的声音柔和下来,“阿初,我从来没有对你失望过,你从小就是我和你母亲的骄傲。我知道你会圆满完成任务。但是念之的事,你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父亲!能不能等今天晚上的任务结束之后您再行动?我这边一扫清战场,我就去帮您完成任务!”何之初见无法说服何承坚放弃他的行动,只好退而求其次,想先拖延时间。

    现在的他已经箭在弦上,想回头都没有地方回。

    因为顾念之已经被秦致宁带来了,带到他的战场。

    他没有退路。

    他打的算盘,何承坚当然是明白的。

    他微微地笑了一下,手里的烟升起袅袅白烟,手指摩挲着书桌上妻子的照片,“阿初,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了,为了你和念之的终身幸福。”

    他知道,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最后一句话对何之初的说服力大。

    对顾念之的感情,已经成为他的执念了,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会不知道呢?又怎么会不成全他?

    而今天晚上的计划,可以一石三鸟。

    不仅让顾念之从此对何之初死心塌地,而且还能借机铲除那个远东王牌,顺便嫁祸给第三方……

    何承坚的脸色坚毅无比,下颌的线条方正硬朗,显示着他多年来作为上位者不容置疑的权威和果决。

    他的计划从来没有失败过,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

    夜幕下的M城笼罩在晶莹璀璨的群灯环绕之中,城郊的叠石山脚,一块临时平整出来的空地上,停着一架银白色庞巴迪挑战者300中型公务机。

    这架私人飞机配备有双引擎HTF7000涡扇发动机,可以搭乘八到九个乘客,只要两个机组人员。

    临时机场的跑道上亮着一排排地灯,指引着跑道的方向。

    晚上的天气不错,藏蓝色天幕上繁星点点,月色温柔。

    叠石山海拔只有一百七十米,但已经是M城最高的山峰。

    何之初带着自己人迅速赶到,悄悄从后山翻越叠石山,来到叠石山的山腰间。

    他们占据了最好的地点,俯瞰着叠石山脚的灌木丛和不远处的临时机场。

    没过多久,他们看着十几个人也鬼鬼祟祟摸上了山,就埋伏在山脚灌木丛里,正对着临时机场的方向。

    又过了十几分钟,几辆敞篷军用吉普车咆哮着从环山的路环步行径呼啸而来,车灯打得大大的,还能听见俄语的醉骂声从车里传出来。

    吉普车在山路的岔道口吱地一声停下来,从车里走出来一个个身形高大壮硕的苏联人,大部分都留着络腮胡,貌似喝得醉醺醺的。

    最后从吉普车上下来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形颀长,女的身材傲人,都戴着低低的帽子,遮住了半张脸。

    看身形,这两人好像就是斯登和琳达。

    山下的灌木丛里,这时传来一阵窸窣之声。

    “……Action!”(动手!)

    只听啪的一声响,那群貌似醉醺醺的苏联人突然有人扬手打中了临时机场附近的路灯电缆。

    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从电缆处闪现出来,然后这片地方很快陷入黑暗之中。

    “Fire——!”(开枪!)

    叠石山脚的灌木丛里突然发出哒哒哒哒的声响。

    这是安装了消音器的半自动步枪的声音。

    无数子弹交织着火光往那群先前醉醺醺的苏联人站立的地方激射而去。

    而那群从吉普车里下来的苏联人早就换了地方,一个个拨出自己的武器,开始还击。

    就在这时,何之初他们在山腰也开始了行动。

    他们的枪对准了山脚灌木丛里埋伏的那群人!

    扑扑扑扑的狙击枪,哒哒哒哒的自动步枪,还有肉搏的声音,低吼的嘶叫,这片充作临时机场的空地上顿时乱作一团。

    “妈的!这帮中情局的家伙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被我们和苏联克格勃一起包了饺子!”

    何之初带的行动小组和侦察连激动万分,打红了眼睛。

    他们从后山而至,埋伏在半山腰上,山脚灌木丛里埋伏的那群人却是美国中情局派来的亚洲局精锐特工和特种兵。

    这些美国人的目的并不是斯登,而是来接斯登的苏联人,特别是那位远东王牌霍绍恒。

    可是他们没想到,本来已经将斯登甩锅给苏联人的华夏帝国,居然跟苏联合作,联手坑了他们一把!

    面对华夏帝国军部行动小组和正规军特种侦察连的火力,这些美国中情局驻亚洲的精锐特工和特种兵已经招架不住了,更何况还有苏联克格勃的远东局好手里应外合。

    这场战斗打得激烈而迅速。

    顾念之跟着秦致宁赶到的时候,这里的战斗正是最激烈的时候。

    秦致宁拉着她躲在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避开了山腰、山脚和临时机场那边的正面攻击,但是从各处飞来的流弹还是噼里啪啦击中了他们用做挡箭牌的山石,还有周围的灌木树丛都被削得一片片飞起碎屑。

    顾念之被秦致宁压着头,不敢看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她默默看着自己的手表计时。

    五分钟后,外面子弹的射击声渐渐散去,战斗好像结束了。

    何之初命令自己的行动小组和侦察连打扫战场。

    “报告首长,歼灭美国中情局特工四名,特种兵八名,有两个人逃跑了。”

    何之初去检查了一下尸体,发现那被杀死的四名特工是美国中情局驻亚洲四个分局的最大头目。

    也就是说,他们这一次战斗,摧毁了美国中情局在亚洲多年的经营。

    何之初松了一口气,抬了抬手,“辛苦了,你们继续。”

    他带着两个卫兵来到那群苏联人面前,跟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握手说:“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那群苏联人有两个重伤,几个轻伤,其余的人都没事。

    何之初扫了一下这些人,问道:“斯登和琳达呢?”

    那两个遮了半张脸的人根本不是斯登和琳达。

    那位远东王牌站在自己人的簇拥当中,离何之初远远的,一脸淡漠的说:“他们的飞机已经起飞四个小时了。”

    何之初陡然变脸,瞬间明白过来,“你耍我?!——他们根本没有换机场!”

    也就是说,在下午克格勃通知他们要临时换地点之前,琳达和斯登已经从M城国际机场起飞,回莫斯城去了。

    “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兵不厌诈。”那位远东王牌把玩着自己的手枪,神情冷戾嚣张,“我们有义务对你们说实话?”

    “我们的副局长琳达已经和斯登先生回苏联。谢谢你们的款待,下次有机会再合作。”远东王牌一脸不屑,手腕一翻,将手枪放回自己腰间的枪套里。

    他就站住那架庞巴迪挑战者300的中型公务机登机口不远处的地方,身边围绕着一个个高大的克格勃特工。

    这些人明显都是高加索人,身形壮硕,围着他的角度非常刁钻,从任何角度都无法打中他,更别说他身上还穿着防弹衣。

    先前带着顾念之埋伏在大石头后面的秦致宁这时接到了何承坚的指令,“致宁,让念之接电话。”

    秦致宁忙把蓝牙耳麦给了顾念之。

    “念之,我是何伯伯。”何承坚的声音坚定又柔和,“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顾念之忐忑不安的问,声音还有些颤抖。

    她知道,该她上场了。

    何承坚不顾一切让秦致宁带她来到这个战场,肯定是有用途的。

    何承坚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就应该是这种被吓到的状态。

    “你知道我们一直在监控对面世界的磁场实验。我们刚刚发现,对面世界可能取得了重大突破,也就是说,那边的人说不定很快就能过来了。”他对她循循善诱,故意用假消息测试她的反应。

    顾念之一个字都不信,但还是装作惊喜的样子,“真的吗?!霍少真的能过来吗?!”

    “十有八九。”何承坚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只有那边的霍少,我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跟阿初就是没有缘份,我也不强求了。”

    顾念之虽然肯定何承坚一定在撒谎,但还是被他的话打动了一点点。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该有多好啊……

    “……谢谢何伯伯体谅。”顾念之这时没有做假,说得情真意切,“您是一个好父亲,可之前的事情真是过犹不及,那并不是为您儿子好。现在您能迷途知返,是何少的福气,也是我们的福气。”

    “哈哈哈哈,是吗?”何承坚听着顾念之的话,心头怒意翻滚,但是声音还是不紧不慢,“不过你也知道,那边的霍少要过来,必须得这边的对应体死亡,或者不存在才可以。你想要那边的霍少平安过来吗?”

    顾念之鼻子一酸,忙抬头看着夜空,将快要流下来的眼泪咽下去,哽咽着说:“……想。”

    “想就好。”何承坚长吁一口气,“念之,你只要做一件事,那边的霍少就能安全过来了。”

    “什么事?”顾念之从大石头后面站了起来,她其实已经猜到何承坚让她做什么事了。

    果然,何承坚说:“你走出去,走到那个远东王牌身边,说要单独跟他说一句话。将他从他的保镖中带出来,就可以了。”

    何承坚跟顾念之通话的时候,面前的显示屏上放着的正是那边的视频直播。

    他能清清楚楚地看见这场战斗,也能清清楚楚地看见顾念之的一举一动。

    “我可以吗?”顾念之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可他对我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啊……我过去,他要不理我怎么办?”

    “不会。他是那边霍少的对应体,他对你不会没有特殊感觉。”何承坚不以为然,“而且你突然出现,他这个人生性多疑,肯定会要研究一下你是什么目的。而你是弱质女子,没有功夫,他也不会对你太过提防。”

    所以只有顾念之突然出现,才能有足够的吸引力,让这位远东王牌从他的重重保镖中走出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秦致宁已经把背包打开,将一把重狙组装成功。

    将瞄准镜罩上一层黑纱布,他趴在了大石头后面。

    顾念之惨笑了一下,说:“好,但是如果他不出来……”

    “他不出来就算了,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怪你和那边的霍少没有缘份吧。”何承坚冷静地说,稍微表示了一下遗憾。

    顾念之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颤抖:“好,我去。”

    她挂了何承坚的电话,看着他说:“你为什么要用重狙?这个重狙好像跟我见过的不一样。”

    这支重狙的枪管很长,但是在枪管的瞄准镜上,好像附加的仪器更多。

    秦致宁现在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合作伙伴,笑着说:“那位彼得先生身上肯定穿有防弹衣,所以一定要用重狙才管用。”

    “不过你别怕,这支重狙绝对不会瞄错人的。”

    顾念之:“……”

    “绝对不会?你也太肯定了吧?”顾念之歪了歪头,“我们都知道是人就会出错,就会有误差。”

    “不,这种重狙并不是靠人来瞄准。”秦致宁给她看了看瞄准镜旁边的仪器,“这是智能重狙,进行的是红外线热能锁定。一旦锁定方向,就不会更改。”

    “……如果锁错了人呢?”顾念之悄声问道,“要改变路线需要多长时间呢?”

    “大概需要五秒钟。”秦致宁皱起眉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说了我不会出错的。那么大个人站在那里,我还会锁定错吗?”

    “可我还是不放心。”顾念之认真地说,“不如这样,你也有蓝牙耳麦,等你锁定了目标开枪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就能及时往地上扑倒躲开。我可不想看见一个人在我面前四分五裂。”

    “这样啊,也好。”秦致宁不疑有他,点头应诺。

    顾念之整了整自己的双肩包,绕过大石头,往前走去。

    看见顾念之走过来,那群苏联人警惕地拿出了武器。

    何之初回头看见顾念之,眉梢轻轻一跳,“念之,你来做什么?快回去!”

    他走过来拉住顾念之的手。

    顾念之甩开他的手,看着人群中的远东王牌,说:“我来送送彼得先生。”

    “咦?你找我有事?”那位远东王牌看见她,果然露出饶有兴味的神情,分开自己面前的保镖,缓步走了出来。

    他面对着顾念之走过来,那张和霍绍恒一模一样的脸在月光下俊美无俦。

    顾念之苍白着脸,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何之初扭头看着顾念之,发现她虽然是看着那位远东王牌,其实是通过他,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不由更加心痛如绞。

    他沉着脸,想要拉着顾念之离开,就在这时,顾念之听见蓝牙耳麦里传来秦致宁的声音,“锁定,Fire!”

    她立刻甩开何之初的手,突然扑向那位远东王牌。

    他们隔得那么近,她没有多加思索,整个人扑在他胸前。

    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颗重狙子弹呼啸而来,集中顾念之后背的背包,被什么东西阻了一下,几乎发生了一场小型爆炸!

    然后一阵巨大的冲击力击中了顾念之的胸口!

    弹片横飞,嵌入她的后背,刺入她的心脏。

    顾念之双眸突然睁得大大的,胸口像是穿了一个洞,灼热、刺痛,她说不出话来,一股鲜血从殷红的菱角唇里喷涌而出,全数吐在远东王牌胸口的衣襟上。

    那位远东王牌也被这阵巨大的冲击力撞击得往后飞了起来。

    他紧紧抱着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用她的身体,为他挡了子弹!

    何之初脸色遽变,哭嚎着奔了过来,将她从那位远东王牌里怀里夺了过来,大叫:“飞机!飞机!赶快送她去医院!”

    顾念之躺在何之初怀里,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何少……不用了……求你……把我死的消息告诉那边的霍少……让他……让他……不要再过来了……”

    顾念之断断续续地说着,她想,回光返照是不是就是她这个状态。

    何之初泪流满面,抱着她站了起来。

    那位远东王牌也挣扎着站起来,声音颤抖而模糊:“送她上飞机!去最近的医院!”

    这个时候,何之初来不及追查到底是谁开的枪。

    这个时候,他只想用尽全部力量,将她从死神手里抢过来。

    顾念之的声音越发微弱:“不要……不要麻烦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何之初抱着她往飞机跑过去,胸口翻滚着无数情绪,懊悔、绞痛、难过、哀恸、不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希望那边的霍少会过来吗?他死了,那边的人就能过来了!”

    “我……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喜好,让别人付出生命。”

    “我和霍少的幸福,不能建立在一条人命的基础上。霍少会不高兴的……我真想回去啊……”

    顾念之低低地叹息一声,闭上眼睛,停止了呼吸。

    ※※※※※※※※※※※※※※※※※

    这是今天的大章六千字两更合一:第1540章《最坏的一天》。

    晚上没有了。

    嗯,顶着锅盖还是要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