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45章 高智商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45章 高智商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第一更求月票)


    路近靠在车座上,抱着双臂,眉头皱了起来,“……让你带她回去养伤很难吗?你要不愿意去,我自己去。”

    说完他作势要推门下车。

    路远忙一把拉住他,变色说道:“你说真的?!你今天已经做得够多了,不怕何承坚那只老狐狸看出来?!”

    “看出来就看出来,念之都这样了,我还能顾虑自己的安危?反正你是知道我的,脾气上来了就什么都不管了!”路近直愣愣地看着路远,一副不肯妥协的样子。

    路远瞪着他,两手的拳头握得骨节咔咔作响,“你就是仗着自己高智商所以为所欲为是吧?”

    “对不起,智商高到一定程度,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路近一点都不谦虚,伸手打了个响指,“怎么样?想继续给我收拾烂摊子吗?”

    路远打了个寒战,想起了那些年被路近的高智商支配的恐惧……

    “算你狠!”路远憋着气,粗着嗓子拍了一下方向盘,终于还是屈服了:“……我要好好计划一下!”

    “快一点。”路近重新关上车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了看手表,一本正经地计算时间:“你还有六小时三十分钟零二十八秒。”

    路远:“……”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离念之清醒,还有六小时三十分钟零二十八秒。”路近在自己的智能手表上摁了倒计时。、

    “你确实能上天了。”路远喃喃地说,“连她什么事情清醒你都知道?”

    “很简单,只要用一个函数方程就能解出来。”路近打开手机上的app,非常有学术研究精神的展示给路远看:“你看,根据质能方程,能量(e)等于质量(m)乘于c的平方。c是光速的常数。”

    “我把这个方程所代表的意义略微修改了一下。因为人要清醒,就需要一定量的能量e,而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是m,c在这里不是光速的常数,而是体能常数。”

    “所以计算念之需要多长时间清醒,只要知道她的自我修复能力,就能计算出来。”

    路远:“……”

    并不想研究质能方程跟人体修复能力之间的物理关联。

    他移开视线,淡定地说:“念之生死未卜,你还在这里计算她什么时候能够清醒,也是心大。”

    “这怎么能叫心大?”路近不满了,“我当然关心她,心疼她,恨不得马上为她报仇雪恨。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我进行理性思考,从众多纷繁复杂的支线发展中找出最省力最优化的方向。”

    “难道在你眼里,这个时候只有哭哭啼啼呼天抢地脑子成为一团浆糊,跟那些蠢货一样轻重不分才能表达自己的感觉?”

    路远觉得心好累,把着方向盘面无表情地说:“我没这个意思,不过你这么聪明,经常怼天怼地,不如你给我想个办法,让我去不引人怀疑地把念之带回去养伤?”

    路近被他噎了一下,瞠目结舌地看了他一会儿,说:“你能耐了啊,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

    路远扯了扯嘴角,“过奖过奖。被一个天才支配这么多年,就算是傻子也开窍了。”

    “你太看得起我了。”路近想了一会儿,挠了挠头,“这方面我确实不在行。因为要带她离开,不是简易的学术问题,也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而是涉及到人际交往和情绪控制,你知道我有人际交往障碍……”

    路远心情好了一些,“难得难得,那就不要再聒噪了,让我好好想一想。”

    路远可能在学术造诣上远远不如路近,但是论人际交往和隐藏情绪,没有人比他更擅长。

    路近果然一声不吭,拿着手机不断地刷刷刷,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

    顾念之的加护病房外,何之初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脑海里不断回忆着从第一天见到顾念之,一直到今天晚上的情形。

    他们之间曾经有六年宝贵的时间,她在他的呵护下长大,从一个只敢躲在桌子底下偷偷看人的六岁小孩童,到十二岁生日时候,古灵精怪的小姑娘。

    如果人生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

    顾祥文为什么要在她十二岁生日那天将她“偷走”,为什么又送她去了对面的世界?

    他自问在那六年里,对顾念之照顾得无微不至。

    没有人能够再伤害她,她在何家,活得无忧无虑,像个公主。

    十二岁那年她被送走,她的人生在他面前就划上了句号。

    那时候,他不懂。

    七年之后,他终于懂了,可是差一点用她的生命为代价。

    何之初清冷的面庞在走廊雪白的灯光里如同罩上一层霜雪。

    两年前,他终于找到了她。

    而她已经长成为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聪明到让人吃惊,可爱到让人放不下。

    怜惜的亲情就这样不知不觉变了质。

    他想要她,发疯一样地想要她。

    午夜梦回,他会在自己旖旎的梦醒时分恍惚微笑,以为她从未离去。

    现在都要结束了。

    何之初握紧了手,却发现握得越紧,手心越空,就像沙滩上的砂,握得越紧,流失得更多。

    但是他舍不得松开手,就这样一直握着,直到第二天天亮。

    看了看手表,已经过去六个小时了,他的手心青紫一片,痛到麻木。

    加护病房里面,那位远东王牌也一直没有休息,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病床上的顾念之,生怕错过她的任何反应。

    但直到现在,她都还是毫无反应。

    何之初站了起来,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皱着眉头看着这位远东王牌说:“……你一夜没睡?倒是挺上心……”

    远东王牌脸色比何之初还要冰寒,他冷冷地说:“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上心,那是狼心狗肺。我们苏联克格勃虽然六亲不认,但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还从来没有恩将仇报过。”

    何之初脸色遽变,粗声说:“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远东王牌站了起来,“我说了,我要亲眼看见她康复,完完整整地,和健康人一样恢复正常。”

    “……你喜欢她,是不是?”何之初默然半晌,突然问道。

    远东王牌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不关你的事。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彼得在远东纵横十年,还从来没有欠过别人这么大的人情。”

    “是吗?”何之初声音平淡下来,经过一夜的心理准备和反省,他似乎已经认命了,“你不想抓住那个开枪的人吗?”

    “……难道你不想?”远东王牌看了过来,眼神微微一闪,墨玉般的黑眸深邃无比,“还是你打算放过罪魁祸首?”

    “不可能!”何之初猛地抬头,“凡是伤害过她的,计划伤害她的,我都不会放过!”

    “那就好,我拭目以待。”远东王牌点了点头,“我要在你们国家常驻了,我想我有足够的时间,看着何先生实现你的诺言。”

    何之初沉着脸,伸出手指点了点半昂着头的远东王牌,到底一个字没说,转身大步离开了顾念之的加护病房。

    走出门外,他心情烦躁,想去抽根烟,这时他的手机想了。

    他本来不想接,但那人不断地打电话,他还是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居然是路远。

    何之初皱了皱眉头,本来是没有精力敷衍他,但想到顾念之还在这人手下讨生活,还是手指划开,接通了电话。

    “路总,有什么事吗?”

    路远的声音很焦急,“何少,我想问问,我的员工赵良泽在哪里?从昨天到现在,我都联络不上他。对了,还有顾律师,金大状有事要通知她,结果也找不到人。”

    何之初差点都忘了被他单独看管的赵良泽和白爽。

    “哦,昨天出了点事,赵总监和白小姐暂时不能跟外界接触。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会让人送他们出去。”何之初说完就想挂电话。

    路远在那边松了一口气,马上又说:“那顾律师呢?金大状还有点私事要通知她。”

    “什么私事?”何之初下意识握紧了手机,心态不是那么容易调整过来的,那么多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没就没的。

    “是这样,她租住的南城那片大厦最近被人收购了,要拆迁。她的房东要把房子收回来,也是打不通她的私人手机,最后找到了她工作的律所。金大状也打不通她的手机,所以只好找我了。你说这都什么事啊?我马上就要回c城了,这些人一个二个都不在。”

    路远抱怨起来,声音很是着急。

    何之初抚了抚额头,“顾小姐昨天受了伤,暂时不能移动。”

    “啊?受了伤?怎么会受伤?她在哪里?我能来看看她吗?”路远很是惊讶的样子,不像是作伪。

    何之初想了一下,顾念之在这边没有亲人,她也不认他们何家,秦家更是不能认,那就只有路远、赵良泽和金大状这些比较熟悉的朋友和同事。

    这个时候,她的伤那么重,让路远来看看也好。

    有路远帮忙,顾念之以后的路会好走一些。

    他打定主意,说:“顾小姐在西营医院的十六层加护病房a座,你有空可以来看看。”

    路远答应了一声,“我马上过来,希望能在飞机起飞之前把这件事解决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545章《高智商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八点第二更为“小一亲亲”新盟主加更。

    ps:感谢“helen3500丸子”亲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