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58章 一针见血


    好在路远并没有被这位远东王牌兼苏联总领事馆副领事的话迷惑,一针见血反问:“请问彼得先生为什么认为念之的敌人不止明面上那一个?你也是刚认识我们念之,对她状况的了解有那么多吗?”

    可远东王牌做的就是这种工作,在见微知著,以小见大方面称第二,就没有人称第一。

    他最擅长在蛛丝马迹中寻找事情真相。

    “路总,这个道理很简单,从我昨天听见的信息分析,能做出那些实验的人,不可能只是一个人,必须是一个团队。但除了那个明面上的人以外,你们还知道有别的人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被人很好的掩盖起来了。”

    远东王牌分析得井井有条,“虽然我听见的信息不多,但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那人背后还有人,所以你们跟我合作,才能更有效率地应对那些藏身幕后的人。”

    路远静静地听着,两手插在裤兜里,疏离地看着对方举起来的双手,云淡风轻地说:“彼得先生,如果你这番话在安装窃听器之前说出来,我可能还信三分。结果你在我们查出你的窃听器之后才说出来,你说我们还会不会信?”

    远东王牌高举着手左右翻了一翻,语音清冷,神态自若,“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但你应该也清楚,我可以不主动上门做出这个请求。毕竟你们查出窃听器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了。我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置身事外,甚至不承认你们也把我没办法。”

    这确实是事实,他们也只是猜测是他。

    但窃听器上可没有刻名字,克格勃也没有专用窃听器。

    他要真的抵赖的话,他们毫无证据可以指控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顾念之他们不是英国首相梅姨,可以随心所欲说“我说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不是也是”,然后悍然驱逐苏联外交官……

    他们没这本事,在华夏帝国打官司,得讲证据。

    路远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远东王牌彼得顿了一下,转过身子,看着病床上一脸懵逼的顾念之,淡定地说:“可我还是来了,主动上门,负荆请罪,就是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我是真的没有别的意思。顾小姐身世可怜,或者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在现代社会,还有人经历过这种惨绝人寰的伤痛,我很心疼……”

    顾念之冷漠脸,被他说得满头黑线。

    她有这么可怜?

    自己咋不知道?

    “……顾小姐救了我一命,我当然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本来是想暗中帮助她对付那些对她依然心怀不轨的人,但既然被你们发现了,我也不隐瞒了。”

    他放下双臂,将自己身上的东西掏了出来。

    有伪装成钢笔的手枪,鞋底中间暗藏的小型信号发射装置,大衣外套上的纽扣炸弹,甚至连埋在脖颈后方皮下组织的定位仪都给他们看了。

    “这些都是我们克格勃的常规装备,我把老底都兜出来了,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

    路远垂下眼眸,仔细思考着这件事。

    彼得说的确实有些道理。

    事实就是,这位克格勃已经知道了部分真相,除非他们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杀了,否则还是不要跟他撕破脸的好。

    再说,以这位克格勃的身份,他们真的能做做到把他弄死而不被人察觉吗?

    事到如今,唯一的一条路,好像就是跟他合作了。

    当然,做私人看护这件事免谈。

    路远想着,目光淡淡投向坐在病床上的顾念之。

    顾念之看了他一眼,视线转向那位站在她床前的远东王牌彼得霍绍恒。

    她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真的是差一点看呆了,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但现在再看见他,只觉得心如止水,波澜不起。

    很好,这证明她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颜控。

    虽然这个人长着一张跟那边的霍少一模一样,甚至更精致美貌的脸,可她丝毫没有动心。

    她的小心脏还在虚弱地恢复当中,经不起这种大起大落、大风大浪。

    顾念之下意识捂住胸口,沉下脸冷冷地说:“……你想做我的私人看护?”

    远东王牌点了点头,“嗯。”

    顾念之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你想做我就让你做?!你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躲在里面密室病房里的路近听了这句话,心花怒放,情不自禁跟着点头,就是,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这句话他从路远那里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今天从顾念之这里听见,竟然觉得畅美难言。

    就喜欢听自家闺女把这话甩到别人身上。

    他忍不住推开门走出来,跟着说:“就是,你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远东王牌彼得:“……”

    路远:“……”

    顾念之一个白眼没有翻完,就被自家老爸不靠谱的举动噎到了。

    “爸,您怎么出来了?!”她不由抱怨,带了点不自觉的娇憨。

    路近讪讪地停下脚步,一脚在门内,一脚在门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来路,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再进去?”

    路远一脸麻木,认命地说:“都出来了,还进去啥?事情是你惹的,你出来说句话吧。”

    反正昨天这个克格勃已经听到了路近和顾念之的所有谈话,路近再躲,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而已。

    看见路近出来了,那位远东王牌果然一点都不惊讶,点头向他问好:“路伯父晚上好。”

    路近:“!!!”

    路远:“……”

    顾念之:“……”

    “没事不要乱认伯父。”路近一脸不耐烦地走了出来,顺手关上后面的门,态度自然的好像不是从密室里走出来,而是从隔壁走过来一样,心也是大得不得了。

    远东王牌笑了一下,没有跟他计较。

    路近走过来,上下打量着他,哼了一声,“长得还不错,但是心就太坏了。你以为以你的本事,就能护得住我女儿?”

    远东王牌彼得这时慎重起来,肃然说:“那路伯父认为,您保护好您的女儿了吗?”

    一刀见血。

    路近,卒。

    顾念之见这位远东王牌的战斗力实在太强悍了,一句话就让自己不可一世的天才父亲闭了嘴,忙扬起头,说:“路总、爸爸,你们出去一下好吗?我要跟这位克格勃先生私下说几句话。”

    不能让这人把他们带沟里去。

    顾念之算是发现了,这个远东王牌真不愧是王牌,光这嘴皮子功夫就了不得。

    还不知道他藏着多少本事他们不知道呢。

    这么想来,是不是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要好呢?

    毕竟她在那边的时候,跟克格勃二把手弗拉基米尔和他的司机伊万大叔都成了好朋友。

    顾念之暗自琢磨着,示意路远和路近先出去。

    路近还有些不情愿,但路远看出来顾念之也是有主意的人,至少比她父亲靠谱,就拉着路近出去了。

    房门悄然关上,屋里只剩下顾念之和远东王牌两个人。

    顾念之抬手想揉揉发胀的太阳穴,但体力居然跟不上,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她叹了口气,半抬起来的手悄悄放下了。

    但是那位远东王牌却看见了,很自然地走过去,坐在她床边,伸出双手,轻轻在她两边太阳穴上揉按,手势轻软,力度适中,按摩得恰到好处,顾念之的头疼一下子就缓解了。

    她闭上眼,感觉到头皮一阵阵酥麻,舒服得不得了。

    “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远东王牌的声音在她耳边徜徉,像秋日情人之间的呢喃。

    顾念之警醒过来,微微偏头,说:“谢谢您呐,我好多了。”

    远东王牌移开自己的手,感觉到手指的指腹好像还残留着她肌肤的细腻温软,忍不住摩挲着手指,回味着她的感觉。

    “别把我想那么坏,我没那么狼心狗肺。你救了我,足以让我为你赴汤蹈火。”

    也许是屋里只有他们两人了,这位远东王牌说话也火热起来。

    顾念之有些不适应,斜睇他一眼,说:“我救你,不是为了你,我希望你能明白。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别人,我也会救。”

    远东王牌微微一笑,“那更难得。我到哪里找一个这么好的姑娘?我还没对她好,她却愿意给我挡枪。如果我再不主动,我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

    “你打住!打住!”顾念之忙用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彼得先生,你要报答我,我不会拦着你,但是你不要动不动就说这种肉麻的话,我会觉得你在调戏我。”

    “调戏?!”远东王牌似乎很受伤害的样子,“我是真心实意表达我的爱意,当然,你接不接受,在你,我不会强迫你。”

    “我不会接受。”顾念之毫不犹豫地表示拒绝,“只要你不说这些肉麻兮兮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好好做朋友,普通朋友。”

    远东王牌眼神闪了闪,他并没有想过会一晚上就让这个姑娘接受他。

    如果真的一晚上就能搞定,他会看不起自己的眼光。

    “好,那就从普通朋友做起。”远东王牌拿起顾念之刚才还没喝完的粥碗,给她舀了一勺粥,“张嘴。”

    顾念之下意识张开嘴,就被远东王牌喂了一嘴的走地鸡粥。

    在外面等着的路远和路近看了看时间,大概过去十分钟了,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两人有些担心,轻轻推开门,从门缝里看进去。

    结果看见那位彼得先生正坐在顾念之的床边上,就是路近刚才坐的那个位置,捧着粥碗,拿着小勺,在给顾念之喂吃的。

    一口接一口,喂得还挺娴熟。

    路近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路远也觉得有些异样。

    两人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还是敲了敲门,“你们说完了吗?我们可还没吃饭呢。”

    顾念之:“……”

    远东王牌却一脸自如,反客为主,回头说:“两位请进。”

    路近几乎是臭着脸走进来,来到顾念之床边,对彼得说:“你起来,你才是客,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

    “我是向你们证明,我可以做顾小姐的私人看护。”远东王牌放下粥碗和小勺,风姿优美地站了起来,“我受过枪伤患者护理的专业训练,还有婴幼儿护理我也能做。”

    顾念之一脸被雷劈了的神情,可惜胳膊抬不起来,想捂着脸都做不到。

    路近烦躁地坐回自己刚才的位置,拿起粥碗接着跟顾念之喂饭,板着脸说:“枪伤患者护理专业训练很了不起吗?我马上去自学,明天就能成这方面专家!——至于婴幼儿护理,我二十年前就是这方面大拿!”

    “真的吗?路伯父还懂婴幼儿护理?”

    “当然,小婴儿各个阶段的成长指标,配方奶的各种营养成分,不同尿不湿的质地功能,我如数家珍。”路近一边给顾念之喂粥,一边滔滔不绝。

    “那太好了,不过路伯父熟悉的是二十年前的配方奶和尿不湿吧?我关注过最新出品的配方奶和尿不湿……”远东王牌真是什么话题都能聊,也是拼了。

    婴幼儿护理???

    为什么要争这个???

    顾念之觉得话题像诡异的方向发展了,忙说:“爸,路总,我觉得彼得先生有心帮忙也不错,不过不需要他做我的私人看护,这太大材小用了。”

    她话一说,路远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赞赏地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彼得先生既然想帮我们的忙,那是求之不得。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

    顾念之正中下怀,忙不迭地点头,跟着说:“对,就是这个理儿。所以彼得先生不如跟路总合作,看看能不能完善一下我们这边的安保问题。而且……”

    “对对对,我们擅长的是网络安保,但彼得先生是克格勃,对于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应该有更多的心得体会吧?”路远秒懂顾念之的意思,和她一唱一和,意图将彼得跟顾念之隔离开来。

    远东王牌听明白了,冷峻地说:“这没问题。我马上就去安排。你们放心,还没有人能够突破克格勃的安保防线,接近我们要保护的重要人物。”

    其实他今天主动上门,也是为了让他们安心。

    他确实没想到,这人还真是有几把刷子,这么快就查到他安装的窃听器。

    他无意跟他们作对,所以选择了第一时间坦白。

    不管怎么说,顾念之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会让别人继续伤害她。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

    也只有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现在只想尽快养好伤,现在这种身体虚弱的状况实在太难受了,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如果真的有人这时候摸进来要她的命,她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之前为了摆脱何家的束缚,她宁愿一死。

    现在何家放手了,她当然就不想死了。

    能好好活着,谁愿意去死?

    路远见彼得答应了,拍拍他的肩膀,“那好,我们去书房仔细谈一谈?”

    远东王牌回头看了看顾念之,清冷的脸上有一丝不舍。

    路近回头瞪了他一眼:“走吧走吧,好好谈,我女儿的安危可就托付在两位身上了。”

    路远带着远东王牌离开顾念之所住的一楼客房,带着他来到另一边的书房。

    这是一间面积不大的小书房,整面晶莹剔透的玻璃墙,面对着清爽的湖景。

    “坐。”路远在书房的小沙发上坐下,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招呼远东王牌坐下。

    远东王牌不客气地坐了下来,伸着长腿,抱着胳膊,淡定地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抽烟吗?”路远拿起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了,吸了一口。

    远东王牌摇摇头,“不抽。”

    “嗯。”路远一手夹着烟,一边看着这位远东王牌的样貌,眯了眯眼,说:“你是苏联人?从小就在苏联长大?”

    “我在苏联出生,苏联长大。”远东王牌也看着面前的路远,“不过路总,您在哪里出生?哪里长大?”

    “我?”路远失笑,“我生在华夏帝国,长在华夏帝国,怎么了?有疑问?”

    “是有点疑问。”远东王牌看着路远脸上贴上去的胡子,“你的改装做得很简陋,是要防着什么人?”

    这种改装连路近都瞒不过,当然更瞒不过明察秋毫目光如炬的间谍王牌。

    “对,只是防着晚上有人跟踪,通过我找到念之。”路远没有隐瞒,把顾念之的母亲秦瑶光曾经找他问话的事说了出来。

    手指在烟灰缸上掸掸烟灰,路远淡定地说:“你既然知道了念之的身世,也知道她那个母亲不是什么善茬。”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狠毒的生母。”远东王牌毫不犹豫地说,“我也算是见多识广,我见过很多对亲生子女狠毒的父母,但没有一个能跟秦瑶光相提并论。这种人,你不说,我也会找她算账。”

    “我劝你不要插手秦瑶光和念之之间的事。”路远提醒他,“应该留给她自己动手。”

    “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应该是帮助保护念之,在她的伤势痊愈之前,不能被人打扰。”

    远东王牌点点头,“这个你放心,我会马上给你一个计划方案,你按照方案找人布置就好。”

    他当然不会用克格勃的资源保护顾念之。

    除了他以外,他也不会让任何克格勃的人知道顾念之的身世。

    路远笑了一下,眼角的纹路清晰而深刻。

    一直看着他的远东王牌这时试探着问:“路总,恕我冒昧,你真的没有去过苏联?你跟我二十多年前在苏联去世的伯父长得挺像。”

    ※※※※※※※※※※※※※※※※※

    这是今天的五千字大章:第1558章《一针见血》。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没有了。

    等月票三千再加更哈。

    么么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