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59章 想你的时候(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59章 想你的时候(第一更求月票)


    “真的吗?”结果路远露出非常惊讶的神情,“我真的和你二十多年前在苏联去世的伯父长得很像?!哎呀,你伯父去世的时候多少岁?你有他的照片吗?”

    远东王牌彼得霍:“……”

    “我伯父去世的时候大概是三十出头吧,如果不是他早逝,也是我们克格勃里面的一把好手。”远东王牌惋惜说道,“我身边没有他的照片,不过你想看的话,等我跟我在苏联的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给扫描一张发过来。”

    “那太可惜了,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路远一只手在膝盖上拍着,仰头叹息,无比遗憾。

    远东王牌微微颔首,“是啊,天妒英才真是没有说错了。所以当我看见您,真是大吃一惊,还以为我认错人了。明明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的人,怎么会又活生生地出现呢?——原来果然是认错了人。”

    “呵呵,过了二十多年,你还能清清楚楚记得你伯父的样貌,你这记忆力也是了不起。”路远不动声色站起来,“想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我喝清水。”远东王牌似乎是一个十分自律的人,不抽烟,不喝酒,连喝水都只喝清水,连饮料都不碰,“我的记忆力确实很好,特别在人像识别方面有特殊技巧。”

    路远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过来放在他们中间的咖啡桌上,自己握着一罐啤酒,用手指拉开盖,仰脖喝了一口,“那真是难得,难怪你会做克格勃。”

    “路总谬赞了,克格勃也是一份正经工作,总比年纪轻轻就去赌场打工要好。”远东王牌握着矿泉水瓶,并没有要喝的意思,他的态度冷了下来,“像路总这样身家优渥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哦?听起来你年轻的时候过得不太如意?”路远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手握着罐装啤酒,对他很是关切的样子,“家里人不管你吗?”

    “我父母早年离异,各奔东西。我是跟着祖母长大的。后来祖母过世了,我一度颓废了一阵子。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加入了克格勃,才有了现在的机会。”远东王牌懒洋洋地伸直了长腿,“其实我现在是外交官了,克格勃那边也会慢慢退出。”

    “为什么?你们苏联的外交官跟克格勃有差别吗?”路远淡淡讥讽。

    “当然有差别。”远东王牌似笑非笑,“在我的身份暴露之前,我是克格勃。身份暴露之后,我就只是外交官了。”

    “我也很好奇,按理说,你们克格勃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路远歪着头,笑容满面地打量他。

    “其实我更奇怪。”远东王牌的视线犀利起来,探照灯一样,像是要照出路远的皮囊下面到底是谁,“别说是一般普通人,就是贵国情报机构人员,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我使用的窃听器。路总却能做到。——不知道我是该怀疑路总的身份?还是该羡慕贵国的探测器好用?”

    路远哈哈大笑,“随便你怎么想。但是就探测器而言,我必须吹嘘一句,全世界的探测器加起来,也没有我的好使。”

    路近这个天才的发明,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特殊功效。

    他能够把市面上售卖的普通功能的探测器进行一下小小的改装,效能就能呈几何级数一样放大。

    只是他再天才,也是在技术领域。

    他脑海里的保密意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有路远在身边帮他查缺补漏,他不知道被何承坚抓住多少次了。

    远东王牌心向往之,忍不住问道:“这么厉害?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亲眼看一看您神奇的探测器?”

    路总笑得和蔼可亲,却一口否决:“不行,你没这个荣幸。”

    远东王牌也知道别人不会轻易拿出来的,但不问一下总是不甘心。

    耸了耸肩,“路总不愿意就算了,我从来不强人所难。”

    他悠然起身,“我回去做安保计划,然后怎么发给路总呢?”

    路远报出自己的邮箱地址,“你就发到这个邮箱。”

    远东王牌记下了他的邮箱地址,冷峻地说:“那我先告辞了。顾小姐那边,还望路总帮我多多美言几句,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追求她。”

    “你要追求我们念之?”路远轻笑一声,“也恕我冒昧,请问彼得先生你多大年纪了?没有女朋友吗?”

    “我今年刚满三十。”远东王牌脸色有些不自然,“现在没有女朋友,以前的女朋友已经分手了。”

    路远顿时拉长了脸,“你都三十岁了,还没女朋友,就敢追我们念之?我们念之才二十,你不觉得你对她来说太老了?”

    这一刀扎心。

    远东王牌,卒。

    路远还不放过他,继续冷哼道:“……你们苏联人都这么没礼貌?也不管人家姑娘是不是名花有主就要横刀夺爱?”

    “啊?顾小姐有男朋友了?”远东王牌回过神,眸光一凝,淡淡往顾念之房间的方向瞥了过去,“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她的男朋友居然不来看她?!这种懦夫,你们也同意让顾小姐跟他在一起?!”

    路远的脸都黑了,猛地站起来,“她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远东王牌立刻沉下脸,冷若冰霜的俊美容颜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两人之间伪装的融洽荡然无存,几乎下一秒就要拔枪相向了。

    但两人都是自制力极强的人,不会有情绪失控的情况出现。

    因此两人只是怒视着对方,最后不欢而散。

    远东王牌走了之后,路远回到顾念之养伤的那间客房,在临时餐桌旁边坐下,拿起筷子继续吃饭,悻悻地说:“真是气也气饱了。”

    路近惊讶回头,说:“还有人能够气到你?!谁啊?这么厉害,我得去取经。”

    顾念之:“……”

    路远当没听见,大口吃菜,像是要把所有真实的情绪都咽下去,消化掉,从来不肯展露出来。

    路近给顾念之喂了最后一口粥,笑容满面地说:“看来是那位彼得先生了,他可真是厉害,可以上天了。”

    顾念之:“……”

    看着路远的情绪有些低落,顾念之忙打圆场:“爸,我还想喝汤,您给我热一碗过来?我喜欢热汤,比较鲜。”

    “好的好的!热汤我会!”路近高高兴兴去厨房给她热汤去了。

    顾念之趁机安慰路远:“路远,是那个彼得给您气受了?您别生气,等我伤好了,我帮您怼他,保管让他痛哭流涕,给您磕头斟茶认错。”

    这个彼得可是太能说了,顾念之觉得,真要收拾他,得等她伤好之后。

    斗嘴既是脑力活儿,也是体力活儿。

    路远啼笑皆非,抬头看了顾念之一眼,说:“那好,我就等着他给我磕头斟茶认错了。”

    顾念之:“……”

    我就这么一说,您可别当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安慰得恰到好处,路远的情绪渐渐好转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现在身子弱,要好好养伤。我等你伤好了帮我怼那个彼得。”路远半开玩笑说道,“以后想什么吃的,告诉我,我来给你做。”

    “谢谢路总!您做的菜真好吃!”顾念之自己是厨艺渣渣,对一切会做饭的人多充满敬意。

    路远笑着点点头。

    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屋子,他重新把胡子粘上,戴上帽子,恢复了简单的改装,离开顾念之所住的小区,回自己家去了。

    ……

    远东王牌回到苏联总领事馆,一夜没睡,制定了一个精密的安保计划。

    从外围的舆论搅浑水,放烟幕弹,到整个小区、大楼里的住户盘查,条条款款无孔不入,将顾念之严密保护起来。

    路远路近有的是钱,有钱就意味着有人手,有资源,因此远东王牌的这个计划被很好地执行下来。

    路远身边的林秘书是知道顾念之在哪里,但问题是别人不知道她知道。

    她也是个嘴紧的人,而且为了保密,根据远东王牌的计划,路远还是将她派去路氏集团的一个封闭基地,负责那里的一项新产品的开发工作。

    再加上何之初在驻地里闭门不出,不跟外界接触,秦瑶光无从下手,毫无线索。

    顾念之就像凭空在c城消失了一样,根本找不到她的下落。

    “怎么会这样?”秦瑶光大发雷霆,“让你们找个人都找不到,白领我们秦家这么高的薪水了!”

    秦瑶光正想再加码找人,网络上突然爆出一个视频,是一个外国人在秦氏私立医院看病,一个简单的小感冒却花了上万块还没治好,不得不转到公立医院。

    这个外国人在网上痛骂秦氏私立医院,号称这个医院就知道收钱,是一家草菅人命的黑店!

    这个指控有点重,再加上秦氏私立医院确实以贵族医院自居,收费确实非常昂贵,但治一个小感冒就要花上万的医药费,就算是贵族医院也让人吃不消。

    因此很多对秦氏私立医院不满的人也跟着发声,迅速形成了一股潮流,成了热点新闻。

    造成了去医院就诊人数的急剧下降。

    秦氏集团的股票连着一星期跌停板,明显有人在趁机砸盘。

    面对这样严重的公众形象危机,秦瑶光不得不把心思从找顾念之那边抽出来,全力以赴地公关媒体,挽救秦氏私立医院的形象和威信。

    她天天疲于奔命地出现在各大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又对整个医院系统进行整顿,对社会承诺“医德为重”、“医术仁心”,并且主动下调各项收费,甚至派出旗下最厉害的医生下乡“义诊”做公益,忙得不可开交。

    顾念之刷着手机围观,心想,给她找点事儿做,这一招确实不错。

    这个远东王牌还真有两把刷子。

    在这样万无一失的重重防护之下,顾念之安然无恙地渡过了一个多月养伤的日子。

    没有人打扰,没有人窥探,就她和路近两个人生活在这个顶层复式公寓里。

    她的体质特殊,恢复得本来就快。

    但这一次伤得太严重,而且是脏腑受损,所以还是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慢慢长好。

    快到圣诞节了,顾念之从健身房里出来,用肩膀上搭着的毛巾擦了擦满头的汗,看见客厅的落地窗外飘起了雪花。

    “要下雪了。”顾念之站在落地窗前,对着窗子呵气成霜,用手指在落地窗上写字。

    她刚做完复健运动,脑子里其实什么都没想,眼睛看着窗外的雪景,手指只是下意识划动。

    她看得太专注了,以至于身后的门铃响了,路近开门让人进来都不知道。

    远东王牌和路远一前一后走进来,看见一个身穿宽松休闲运动服的高挑少女站在落地窗前,正抬手在窗子上写字。

    远东王牌看清楚了顾念之写的字,眼前一亮,急忙走过去说:“你在写我的名字,你是在想我吗?!——我也很想你。”

    顾念之愣了愣神,这才看清自己在落地窗上写了一个又一个“霍绍恒”。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559章《想你的时候》。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八点月票三千的加更奉上。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