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72章 给你我的心(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72章 给你我的心(第一更求月票)


    大厅里的众人安静了几分钟,然后一片哗然。

    就像是一滴冰水掉入热腾腾的油锅,噼里啪啦油星四溅,大家都被何之初的这句话几乎打懵了。

    ???

    顾念之不是他的未婚妻吗?

    瞧她头上还戴着那象征聘礼的粉钻冠冕啊!

    那可是有巨大历史意义的粉钻冠冕,曾经是沙皇俄国叶卡捷琳娜女皇的皇后婆母送给她的聘礼!

    对,叶卡捷琳娜曾经是沙皇俄国的皇后,她发动政变,废黜了自己的丈夫彼得三世,然后自己登基做了女皇。

    何之初的视线也落在顾念之头上的粉钻冠冕上,他微笑着继续说:“这顶粉钻冠冕,就是我们兄妹的凭证。——念之,你愿意叫我一声兄长吗?”

    顾念之虽然早就知道何之初打算这么做,但是当他真的当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红了眼圈。

    她知道他这么做,也是在逼他自己不能反悔……

    顾念之忙点了点头,抬头濡慕地说:“哥哥,我一直希望你是我哥哥,今天我终于梦想成真了。”

    站在二楼一个房间里观望着大厅动静的何承坚一瞬间脸上涨得通红。

    这两人在搞什么鬼?!

    阿初居然放弃顾念之了?!

    何承坚在房间里气得团团转,但是他好保有一丝理智,没有当时下去就找这俩人问个清楚明白。

    反正都在他家里,今天晚上不把事情说清楚,他不会让他们出这个门!

    他从单面窗户里瞪着一楼大厅,这时听见大厅的音乐响起,舞会开始了。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

    (Merry Christmas!)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With a note saying,“I love you,”I meant it。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But if you kissed me now,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去年圣诞节,我把心给了你。

    你第二天就扔在一旁。

    今年我不会再哭,我会把心给别人。

    ……

    今年又见你,重新给你一张字条说‘我爱你’,我是真心爱你。

    现在我知道我愿意被你骗,请给我机会,被你骗。”)

    这是一首老歌,《Last Christmas》,虽然是圣诞歌曲,却是求而不得的爱情歌曲。

    何承坚的眼神渐渐变得深邃,他看着何之初向轮椅上的顾念之伸出了手。

    顾念之微笑着握住他的手,被他带着在大厅中央转了一圈。

    她坐的轮椅不是一般的灵活。

    何之初关掉他们两人身上的蓝牙耳麦,清隽颀长的身影围绕在她轮椅旁边,带着她翩翩起舞。

    前进、后退,左腿前跨,右腿曲起,很快跟说前腿。

    顾念之的轮椅被他转得飞起,一时被他换到左手,一时又被他换到右手。

    就像带着一个小机器人在跳舞。

    顾念之终于高兴起来,清脆又带着软糯的笑声在大厅里回荡,合着音乐的节拍,就连听起来伤感的圣诞舞曲都轻快起来。

    何之初勾起唇角,对着大厅周围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可以跳舞了。

    很快,一对对男女滑入了舞场中央,开始跳舞。

    他们都很礼貌地把中间场地留给了顾念之和何之初,毕竟顾念之坐着轮椅,需要的地方比较大。

    但是没过多久,一对颜值极高的男女舞伴跳了过来。

    正是那位苏联副总领事,也就是远东王牌彼得和他的舞伴琳达。

    美艳的琳达舞技超群,但是彼得居然和她不相上下。

    两人若即若离地旋转舞动,配合得恰到好处。

    可是快跳到何之初和顾念之身边的时候,琳达突然拍了拍何之初的肩膀。

    何之初下意识回头,琳达已经一手拉起他的手绕在自己腰间,一手握住他的另一只手。

    她这一手可不简单,根本不是交谊舞动作,而是带着小擒拿手的手法。

    何之初一时不察,居然被她搅局成功,被她带着跳走了。

    远东王牌趁机从他手里夺走了顾念之的轮椅。

    顾念之霎时发现自己陷入了疯狂的旋转当中。

    在何之初手里,他们跳得和谐又快乐。

    但是在远东王牌手里,他们跳得疯狂又激动。

    顾念之最后甚至被远东王牌从轮椅上抱了起来。

    她背靠在他怀里,站在他脚上,被他一手搂在腰间,一手托着她的手,在舞厅里循着快节奏的圣诞舞曲,跳起了探戈。

    因为不能自己走动,顾念之的全部重量都在远东王牌手里。

    他抱着她蟹行猫步,慢的时候沉稳错落,快的时候激情昂扬。

    推拉起始,左右闪视,三步一回头,五步下腰,前进后退,她的后背能感受到他胸口蒸腾的热气。

    他的胳膊强壮有力,几乎不费力气就将她半举起来小绕半圈。

    顾念之几次错愕回头,只看见他淡淡噙笑的俊美面容,还不时想凑过来亲她的面颊。

    顾念之躲之不迭,求援似地在舞厅里四下张望。

    何之初终于摆脱了琳达,大步走过来,从远东王牌怀里将顾念之抱了过来。

    同样是背靠在何之初怀里,顾念之就觉得激烈跳动的心平静下来。

    她紧紧抓着何之初的袖口,瞪了那张扬的远东王牌一眼。

    何之初一言不发,将她放回轮椅上,推出了舞厅,来到旁边给大家休息的小客厅里。

    远东王牌也跟了过来,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说:“……何少,这就是你待客的态度?”

    何之初打量着顾念之,见她身上衣裳整齐,鬓发上有点汗湿了,眼睛里像是洋溢着波光,并没有吃亏。

    他凝视着她,温柔地说:“累了吗?要不要送你回去休息?”

    顾念之点了点头,“我渴了,给我一瓶水。”

    何之初招手叫了侍应生过来,给她一杯鲜奶。

    顾念之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喝了几口鲜奶。

    远东王牌在旁边看得有趣,说:“何少,我听刚才那些人说,顾律师头上的粉钻冠冕是你们家的聘礼?你怎么不要顾律师做未婚妻了?她不好吗?”

    何之初直起身,淡淡地看着他,说:“我觉得做未婚夫妻没有做兄妹好。”

    远东王牌摸了摸鼻子,讪讪地说:“……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夫妻才是最亲密的,兄妹……太不靠谱了。”

    “怎么会?”何之初不咸不淡地回敬他,“夫妻还能离婚,但是兄妹……”

    他低头给顾念之盖上那条烟灰色的薄毯,“……永远是兄妹。永远不会分开。”

    远东王牌收敛了笑容,嗤了一声,“等你妹妹嫁人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说,我就佩服你。”

    说着,他又走到顾念之身边,对她抚胸弯腰行了一个西式礼,说:“美丽的顾律师,请问能跟我跳支舞吗?”

    “不能。”顾念之毫不犹豫拒绝他,“我看见彼得先生你有舞伴,可不能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水性杨花。”

    她毫不犹豫把远东王牌曾经说过她的话扔了回去。

    何之初笑出了声,潋滟的桃花眼漾起笑纹,“彼得先生,做人最重要是言而有信。你带了舞伴,怎么能抛下她一人呢?”

    几个人往舞厅里看了看,不约而同移开视线。

    琳达女士可是如鱼得水呢,在舞厅里最闪亮的星就是她。

    她正跟那位美国大使亨特跳得如漆似胶,分都分不开了。

    远东王牌在顾念之轮椅旁边的沙发座椅上坐下来,抬头看着她的腿,说:“伤还没好就不要出来参加这种场合,人太多,不好控制。万一磕着了碰着了……”

    何之初不等他说完,就沉着脸打断他的话,“彼得先生,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在我的地盘,人再多也不会不好控制。”

    “是吗?”远东王牌啧了一声,专业打脸:“我打听过顾律师的事情,她八年前就是在你家里失踪的吧?听说还是在她十二岁生日宴会的时候?”

    何之初的脸色一下子黑如锅底,“那只是一个意外!而且这种错误,我不会再犯!”

    “但是你何必给别人一个犯错的机会呢?”远东王牌咄咄逼人,一点都没有放弃这个话题的意思,“最好的防范,就是不给对方可乘之机。——这一点你都不懂吗?”

    顾念之看何之初脸色遽变,忙拉拉他的手,对远东王牌平静地说:“彼得先生,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总不能因为有可能出错,就永远躲在屋里不出来吧?再说我信奉的是,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所以我不会躲起来不见人。”

    这个远东王牌,枉他长了一张霍少的脸,其实跟他的处事方式完全不同啊……

    顾念之在心底慨叹着,没了跟他继续说话的兴趣。

    “哦?”远东王牌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说:“但是这种进攻,应该是在周全的准备之下进行的。不然就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有几百种方法可以无声无息地取你性命。——你觉得有底气躲得开吗?”

    顾念之:“……”

    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如果你想取我性命,你信不信根本近不了我身边?”

    远东王牌挑了挑眉。

    没过多久,小客厅里多了一些过来休息的人群。

    首相的侄女谢清影也是其中之一。

    她落落大方走过来,对何之初点头说:“何少,好久不见。”

    何之初也对她点头微笑,礼貌地说:“谢小姐更漂亮了。”

    谢清影笑着说:“我刚刚看见温小姐跟秦院长出去了。好像是离开了。”

    何之初眼神一闪,态度更加和蔼,“谢小姐跟温守忆和秦院长关系不错?”

    “我跟温小姐前几年确实关系不错,后来她出国了,一度没有联系了。今天再度重逢,还是有些生疏。”

    何之初和她寒暄了几句,谢清影又被人请出去跳舞,他才拿出手机,查看大门口的监控。

    他看见温守忆和秦瑶光上了秦家的车,扬长而去。

    顾念之想着远东王牌刚才说的话,若有所思地看着何之初,突然问:“何少,八年前,我到底是怎么失踪的,你能不能再跟我说一遍?”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572章《给你我的心》。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月票四千了,今天有月票加更,所以今天有三更。

    下午一点月票四千加更。

    晚上八点第三更。

    PS:感谢“Love”亲凌晨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