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78章 一个都不放过(2)(第二更月票4500+)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78章 一个都不放过(2)(第二更月票4500+)


    敲门的警察向温守忆出示了法院签署的逮捕令,神情严肃地说:“温律师是吧?请让开,不要阻碍我们执行公务。”

    温守忆不为所动,微微点头,说:“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她凝视着站在警察后方的顾念之,镇定地说:“顾小姐,我记得你昨天还坐在轮椅上虚弱不堪,今天怎么就能站起来了?请问你是跟警察一起的吗?”

    顾念之既然敢来,当然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她笑了一下,说:“我昨天是坐在轮椅上,但并不是虚弱不堪。——昨天何家的圣诞舞会,那么多人看见我跳舞了,怎么会是虚弱不堪?温律师既然是律师,就要注意自己的言辞。”

    “夸大其词在法庭上有特定称呼,叫做作伪证。”顾念之笑颜可人,但是在言辞上一点都不忍让。

    温守忆窒了窒。

    她想起来,昨天顾念之不仅坐在轮椅上跟何之初开舞,然后还被那个苏联的副总领事彼得抱起来站在他的脚背上跳舞……

    从这个角度说,她昨晚还真的没有“虚弱不堪”。

    “……对哦,你昨天既然能跳舞,那为什么又要坐轮椅呢?真是好奇怪……”温守忆温文尔雅地点了点头,“这不是误导别人吗?”

    “我误导什么了?”顾念之语音清脆,一点口头上的亏都不肯吃,“还是跟温律师预想的健康状态不一样,所以你认为我在误导你?”

    温守忆:“……”

    “我的预想?我有什么预想?”温守忆下意识反驳,“我跟你又不是很熟,对你的健康状态没有任何预想。”

    “那就好了。既然你没有任何预想,那我哪里误导你了?”顾念之撇了撇嘴,“哪一条法律规定,正常人不能坐轮椅?”

    “你这是强词夺理。”温守忆终于有些生气了,“正常人看见一个坐轮椅的人,都会推论她是生了重病,不能自己行走。”

    “这没错啊,我是一个多月前受了重伤,正在恢复当中。昨天我从c城回来,很累,所以昨晚就坐了轮椅。”顾念之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没有伤得站不起来,确实误导你了,我道歉。”

    温守忆微愠,“你这人就会胡搅蛮缠,我不跟你说话。”

    她的视线移到门前的这些警察身上,又说:“我是律师,你们的逮捕令给我看看。”

    那警察再一次把逮捕令放到她面前。

    温守忆一目十行地看了下来,顿时挑高了眉毛,“我说,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八年前的未成年人失踪案,随着当事人归来,应该已经销案了,怎么还在你们局的悬案卷宗里?”

    “报案的人并没有要求销案。而且当事人现在出来告你父母八年前绑架她。请不要阻拦我们执行公务。”警察这时没有耐性了,一把推开温守忆,闯进屋里。

    里面两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女不知所措地站在客厅中央,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要干什么?我们可是守法公民!”

    警察拿出逮捕令,说:“请问你是不是温大有?你是不是梁美丽?这上面的两人,是不是你们?”

    逮捕令上有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和身份证明文件,抓人也是需要验明正身的。

    这俩人五十多岁年纪,因为是常年做花匠,在户外工作,皮肤黝黑粗糙,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一些,说他们六十多岁都有人信。

    “是我们,可是,我们没有做犯法的事。”温大有和梁美丽异口同声地说,十分忐忑地看了温守忆一眼。

    温守忆走过来,陪在他们身边,细声细气地说:“爸、妈,你们别怕,这件事一定有误会。你们先跟警察走一趟,我跟你们一起去,马上将你们保释回来。”

    温大有和梁美丽这才乖乖伸出手,让警察给他们戴上手铐,然后在头上套上一个纸袋,挡住他们的脸,将他们推出了何家的工人房。

    警察总局的局长这时候正在何承坚的会议室里说话。

    “何上将,八年前何少报案的未成年失踪案,有了新的进展。”

    他将顾念之来报案的情形向何承坚汇报了一通。

    何承坚倏然睁开眼睛,“居然是我家的花匠温大有和他妻子梁美丽做的?!”

    “对,顾小姐是这么说的,还拿出了一些证据。”这局长犹豫了一下,说:“其实她提供的别的证据并不很有力,最有力的证据其实是她本人。她是当年的受害者,她说是这俩人绑架的,我们就必须立案调查,走程序。”

    何承坚沉吟半晌,说:“你们就依法办事,查清真相。温大有两口子是我何家的佣人,但顾念之是我何家的救命恩人,她和我何家的渊源,你应该很清楚。”

    警察总局的局长松了一口气,忙说:“何上将,您能这么说太好了!我们一定依法办事!一定依法办事!”

    这种案子,最怕上面有压力。

    现在上面的人表示放手让他们查清真相,他们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

    警察将温大有和梁美丽夫妇带去了帝都警察总局的看守所。

    温守忆跟着去办手续,然后去中级法院要求保释。

    顾念之不想这夫妇俩被保释,因此也跟着过去了。

    她去的时候,温守忆正在跟法官的书记员据理力争。

    “我的当事人依法享有被保释的权利,我们会缴纳保释金,要多少你尽管开口。”温守忆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这个案子的犯罪嫌疑人才刚刚收监,法院很忙,没那么快处理他们的保释金。请您回去耐心等待。”法官的书记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肯通融。

    温守忆求了她半天,她还是摇了摇头,爱莫能助地说:“我们的案子挤压得很多,真的很忙。这个又是陈年旧案,确实得等几天。这样吧,我给法官写个加急申请书,看看法官会不会早点处理你当事人的保释金问题。”

    顾念之笑眯眯地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见法院处理的还不错,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眼看温守忆要转身出来了,顾念之才让开一旁。

    温守忆一出门,就看见了顾念之站在门边笑盈盈地看着她。

    她心里一阵憋屈,但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她没有急着离开,看着顾念之,缓缓地说:“顾念之,你是真的要跟我父母过不去吗?”

    “怎么叫我跟你父母过不去?”顾念之收起笑容,沉下脸道:“你父母当初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在我的生日宴会上绑架我,就没有想过要给我留活路?!”

    “你真是莫名其妙。”温守忆一脸的不以为然,好像不认为顾念之有什么切实的证据,“谁跟你说你八年前失踪,跟我父母有关?谁这么造谣?也不怕烂舌头!”

    顾念之眯了眯眼,悠悠地说:“造谣只要烂舌头吗?温律师你真是宽宏大量。——如果别人造我父母的谣,我要让她坐一辈子牢!”

    温守忆笑了笑,“顾小姐年轻气盛,一时激愤忘了法条了?——造谣怎么也不会坐一辈子牢吧?”

    “你还记得你是律师?”顾念之嗤笑一声,伸出右手食指摇了摇,“造谣也不会烂舌头,所以这种没营养的话,最好少说,跟你大律师的形象太不搭。”

    “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必要在这里唇枪舌战了。”温守忆打量着顾念之,带着一丝怜悯说:“八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真的没数?你以为串通警局把我爸妈抓来就能泄私愤?——你也太小看我们的法律系统了。”

    “我没小看你们的法律系统。”顾念之心平气和地说,“我当然是提交了切实证据,警察才申请逮捕令的。——温律师,你别装傻了,八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清楚得很。”

    温守忆见顾念之这么笃定,心里也犯疑了,心想难道是哪里出了错?

    电光火石之间,她把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遍。

    想到最后关头顾祥文出现,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机场将顾念之从秦瑶光的手下那里带走,她的心情又平静下来。

    本来就是顾祥文做的,她怕个头!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月票4500加更送到:第1578章《一个都不放过(2)》。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今天也是周一,特别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晚上八点第三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