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89章 信了她的邪(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89章 信了她的邪(第一更求月票)


    excuseme?

    铁证如山,她还敢做无罪辩护?

    也真敢说。

    要不是第一次在这边出庭打官司,需要注意自己的形象礼仪,顾念之真想当众翻一个白眼。

    审判席上的法官和审判员也听见了金婉仪的申辩。

    他们皱眉看一下手里的卷宗,用法槌敲了一下,说:“被告律师,你是确定要做无罪辩护?”

    “是的,法官大人。”金婉仪声音沉稳地答道,看也不看顾念之一眼。

    法官接着问道:“那你是要否认原告的所有控罪?”

    “是的,法官大人。”金婉仪再次点头,详细地说:“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没有在八年前暴力绑架原告,所以我为他们做无罪辩护。”

    法官放下手里的卷宗,沉声问:“那你是说当年何家报假案?还是原告在诬告你的当事人?”

    金婉仪窒了一下。

    眨巴着一双杏眼,金婉仪小心谨慎地组织着词句:“法官大人,我为我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并不意味着八年前何家报的是假案。”

    “……可是你说了要做无罪辩护。”法官也觉得费解,眉头皱得更紧了,“被告律师,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法官大人,您非常犀利,这正是我要为我的当事人伸张正义的地方。”金婉仪朝审判席的方向微微颔首躬身,仪态优雅周全。

    “八年前,何家没有报假案,原告当时确实在何家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了何家,所以何家以为她‘失踪’了。”

    “但是,她的离开,并非是我的当事人‘暴力’绑架造成的。”

    金婉仪将“暴力”两个字咬得重重的。

    因为对未成年人使用暴力,导致身心伤害的法律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请被告律师阐述你的观点。”法官一锤定音,往后坐直了身子,很有兴趣地开始了今天的审判。

    金婉仪从被告席背后走了出来,对着法庭里的众人说:“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我不明白毫发无损地原告为什么要重新提告我的当事人,还要说他们用‘暴力’手段。”

    “反对。”顾念之淡定地举了举手,“被告律师用虚假的臆想词语描绘原告状况,有误导嫌疑。”

    “反对有效。”法官不悦地看向金婉仪,“被告律师,请用事实说话,不要在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做出任何价值判断。”

    “好的,法官大人。”金婉仪从善如流的样子,其实这都是律师的套路。

    不在法庭上强调她的价值判断,怎么能让大家印象深刻呢?

    金婉仪回到被告席后面,从笔记本电脑里调出了这个案子的证据链。

    她将笔记本电脑跟法庭房间里的大屏幕连接起来,将证物直接放到大屏幕上。

    “各位请看,我之所以要给我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是因为他们在这个案子中是真正无辜的,而且不仅无辜,更是乐于助人的好市民。”

    “我们不能让好人心寒,更不能让诬告成风,这样会对社会风气造成极大影响。”金婉仪瞥向顾念之的方向义正辞严地说着,好像她就是那个“诬告成风”,对社会风气造成坏影响的罪魁祸首。

    顾念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副“我静静看你婊演”的样子。

    金婉仪在心里冷笑,心想,我看你能镇静到什么时候……

    她用激光笔指着大屏幕上出现的第一条证物,慷慨激昂地说:“大家看,这是本案最重要的物证,也是洗脱我当事人冤屈的关键所在。”

    法庭的大屏幕上,放出的正是有顾祥文签名的那张字条:“你们不用再找了,我把我女儿接走了!”

    字迹龙飞凤舞,酣畅淋漓,看得出是一笔好字。

    路近默默地垂下头,有些心虚地将视线从大屏幕上移开了。

    路远轻哼一声,斜睨他一眼。

    这都是他当年做的蠢事!

    “各位。”金婉仪的声音微微颤抖,眼睫不断翕动,显得她处于极度兴奋当中,她转头盯着顾念之,就像猫盯着老鼠一样,“顾律师,你对‘顾祥文’这个名字很熟悉吧?你能不能告诉大家,顾祥文是谁?是你什么人?”

    顾念之将视线移到金婉仪面上,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会儿,直到看得她心里发怵,才慢慢弯起唇角,极浅极淡地笑了一下,说:“不如金律师你告诉我,顾祥文是谁?是我什么人?岂不是更好?”

    金婉仪愣了,“你拒绝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问题跟本案有关吗?”顾念之慢吞吞地说,“我拒绝回答跟本案无关的问题。”

    见顾念之百般推诿,金婉仪由衷地笑了,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如此而已,真的到了法庭辩论环节,顾念之的口齿再伶俐也当不了真。

    她居然拒绝回答她的问题?!

    金婉仪眼底划过一丝轻蔑,她淡淡转眸,看着大屏幕上展示出来的字条,自问自答:“各位,顾祥文这个名字,在我们国家算是耳熟能详了。”

    “他曾经是我们国家最负盛名的科学家,也是两次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且在不同领域获得诺贝尔奖,这在世界科学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可是……”金婉仪话锋一转,语气犀利起来,“他也是一桩人命官司的通缉犯,从一个高高在上藐视众生的科学家,到背负人命官司四处逃亡犹如阴沟里的老鼠……”

    “反对!”顾念之控制不住自己了,从原告席上站了起来,大声说:“反对被告律师用侮辱性词句描绘跟本案无关的人!”

    审判席上的法官还没来得及判断她的反对是否有效,金婉仪已经抢先说道:“顾律师,你三番五次推诿,不肯说这个顾祥文,是不是因为他是你父亲?!你所谓的八年前被暴力绑架,其实是被你亲生父亲带走!”

    她从被告席上走了出来,朝着顾念之的方向步步紧逼:“顾律师,你承认吧!你就是在诬告!”

    “明明是你父亲思女心切,但是他有通缉令在身,不敢在何家人面前出现,所以托我的当事人帮忙,带你离开去见他,这怎么叫暴力绑架?!他们是为了成人之美,为了帮助你们骨肉团圆!”

    金婉仪面色发红,眼眸中央像是有火在燃烧,炯炯有神地看着顾念之,“你要继续听下去吗?”

    她转身,用遥控器播放着自己的证据链。

    “这张纸条是顾祥文亲笔所写,由我们国家著名的刑侦笔迹专家鉴定过,有充分的法律效力。”说着,她走回自己的被告席,将那份纸条的原件交了上去,“这是我从警局的悬案卷宗里调出来的笔迹原件。”

    因为悬案重申,这些证据都要上交法庭。

    法官和两边的审判员都围着这张纸条仔细审视。

    金婉仪拿起激光笔,指着大屏幕上播放的证据链继续说:“八年前何家为原告顾念之举办生日宴会。顾祥文就是借这个机会,对我的当事人哭诉思女之情,求他们带她出来跟他见一面就好。”

    “我的当事人心肠好,是老好人,在何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跟人争执过,也没有跟谁结怨。”

    “顾祥文也是柿子拣软的捏,知道找别人没用,只有找他们才有用。”

    “他多次哭诉,我的当事人终于松口,答应带她出来跟他见一面,但是见面之后得赶紧再送回去。”

    “于是就在生日那天,他们跟原告顾念之说明情况之后,当时十二岁的原告当场同意,并且主动在他们的帮助下离开。”

    金婉仪理直气壮地说完,胜利地看着顾念之,“怎么样?顾律师,你明明是自己同意离开,去见你父亲,怎么就变成了被暴力绑架?!”

    “你还不承认你是在诬告我的当事人?!”

    “哦,对了,我听说你失忆了,你十二岁以前的记忆完全丧失了,所以你是记不起来当初是怎么离开何家的?”

    顾念之沉静地看着金婉仪,心想,如果她不是跟父亲相认,知道了这背后的曲折经历,她还真的要信了她的邪……

    瞧这故事编的,有起因有结果,有行动有逻辑,还有实物证据佐证,简直就是另一番天地。

    眼皮轻轻一抬,她看见法庭里大部分人似乎都听进去了。

    审判席上左面那个审判员还不断点头……

    顾念之淡淡垂眸,掩盖住眼底的讥讽。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589章《信了她的邪》。

    今天是三月最后一天了,月票赶紧投了哦!

    今天有三更。

    下午一点月票五千五加更。

    晚上八点第三更。

    ps:今天月票要是过六千了,咱们明天接着三更哦!!!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