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592章 你对我的熟悉程度(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592章 你对我的熟悉程度(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按理说,温守忆也是被告之一,也有权保持沉默,一句话不说。

    但是事实上,在法庭上一句话不说的被告,要么是心怀鬼胎怕说错话,要么就是特别不会说话,好话都会被他说砸,比如路近这种人际关系交往障碍症患者。

    而这种人给法官和陪审团的第一印象都不好。

    法庭辩论就是给双方一个面对面说话的机会,你要彻底放弃这个机会,就不要抱怨别人揣摩你的动机是不是有问题。

    顾念之笑眯眯地看着温守忆,又说:“你不说话我也没问题的,我可以自己进行推理。”

    温守忆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心想让顾念之这种在法庭上经常发“人来疯”的人自行推理,还不知道会推理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扬起头,镇定地说:“顾律师你不用激将法,我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尽管问好了。”

    顾念之笑了一下,偏着头看了看坐在温守忆两边的温大有和梁美丽,长长地“哦”了一声,“你的意思,另外两个被告有不能说的话,所以他们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请顾律师不要发散思维。”金婉仪心里一跳,连忙打圆场,“你要盘问的是温守忆女士,不是她的父母。”

    顾念之不再揶揄温守忆,收敛了笑容,把那两名路人的证词,和温守忆自己八年前对何之初亲口说的话又阐述了一遍。

    拿着她签过字的证词问道:“这是你亲口说的话,是吧?”

    温守忆沉着地点点头,“确实是我说的话,一个字不差。”

    顾念之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的话都能一个字不差的记住,这份记忆力真是了得。”

    温守忆淡定地抬眸看着顾念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顾律师大概已经忘记了,但是对我来说,毕生难忘。所以我记得那天晚上我经历过的每一个细节。”

    “是吗?”顾念之两手撑在被告席的桌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圆脸白皙的温守忆,面色淡然地问:“那请你具体描述一下那天晚上的情形可以吗?”

    温守忆摇了摇头,“恐怕会让你失望。”

    “可是你说你记得每一个细节,刚刚说的话,这么快就忘了?”顾念之勾起一边唇角,丰润饱满的菱角唇似笑非笑。

    温守忆盯着她和秦瑶光一模一样的菱角唇看了一会儿,说:“我只是说会让你失望,并没有说我不记得那天晚上的细节。——这两者并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

    言下之意,就是她记得的细节,不会对顾念之的官司有帮助。

    顾念之微怔,继而很快认错,“好吧,是我先入为主了。温小姐不愧是大律师,说话行事滴水不漏。但是我还是想听听你对那天晚上的描述。”

    温守忆垂下眼眸,又黑又长的眼睫像两把小扇子一样盖在她细长的眼线上。

    “其实那天晚上对我来说,见到的事情并不多。”她淡淡地说,“我从学校回来,在何家大宅街角看见一辆很普通的奥迪车,然后看见一个瘦高的男人牵着小女孩的手上了那辆车。——就这样。”

    “等我回到何家,结果发现那里乱糟糟的,军警在过道上站得满满的,所有的人只许进,不许出,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问了我爸妈熟悉的一个佣人,才知道是你丢了……”温守忆说完抬眸看了顾念之一眼,“当时我就想起了在街口看见的那个男人手里牵着的小女孩,就对何少提了一句。”

    顾念之认真地听她说完,仔细问道:“那你发现那个男人是谁?他手里牵着的小女孩又是谁?”

    温守忆微微一笑,“我是学法律的,对不确定的事,我从来不下结论。”

    “当时我说过,看见的是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上车,八年之后,我还是这么说。——至于那个男人是谁,那个小女孩又是谁,我可不知道,我也没说过我知道。”

    温守忆说完学着顾念之的样子摊了摊手,莞尔一笑。

    顾念之勾了勾唇角,心想这温守忆也挺谨慎的,这一番话将她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谁,你只是看见了这两个人和那辆车,然后在何家乱糟糟地找小女孩的时候,随便提了一句。但你事实上不针对任何人,任何事,是吗?”

    顾念之沉着地将温守忆没有说出来的话翻译了一遍,“你这不就是打着误导别人的主意?”

    “我怎么误导了?这年头说真话都有罪了吗?”温守忆慢悠悠地反问道,“我说了,这是我亲眼看见的情形,至于别人要如何揣摩那两个人的身份,那是别人的事,跟我无关。”

    换句话说,她只是提了个醒儿,告诉大家有这么两个人刚离开何家门口的大街。

    至于听她说话的人会不会下意识将那两个人当成是顾祥文和顾念之,那就是别人的事,不关她的事。

    从法律角度来说,她这样做,还真是一点责任都没有。

    至于误导,也分主观和客观两种情况,最多只能进行道德谴责,至于法律责任,不存在的。

    被误导的人自己犯傻而已。

    因为她跟那两个路人证人不一样,那两个人后来认出了顾祥文和顾念之的照片,温守忆却没有,她甚至连顾祥文和顾念之的名字都没提过。

    温守忆温温柔柔地笑着,心里却在想,如果她能被顾念之这两下给吓住,她这么多年在法律界也算是白混了……

    顾念之眸光沉沉地看着温守忆,也在想,她可真够处心积虑,八年前是她大学最后一年吧?

    也算是初出茅庐,居然把这种细节都算计好了。

    顾念之轻声咳嗽一声,收回思绪,点了点头,“嗯,确实,如果被误导,是那些人蠢,听不懂温律师的言外之意。”

    “我可没这么说,顾律师你不要把你心里所想的加在我身上。”温守忆皮笑肉不笑地将这句话还给了顾念之。

    顾念之也没在意,更没有气得七窍生烟,她脑子里飞速地思考着,很快又找到一个突破点。

    “温小姐,八年前,你跟我是什么关系?”顾念之笑着继续问道,“我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记忆里,你好像跟我蛮熟的。”

    这就是在诈温守忆了。

    顾念之其实一点都不记得八年前的事,她对温守忆的全部印象,都来自何之初监控视频的记忆重组,还有四年前在那边世界认识的那个“助教”温守忆。

    温守忆笑容未变,心里却在嘀咕,难道顾念之的记忆其实已经恢复了?

    她只是在装“失忆”?

    毕竟对于温守忆来说,装“失忆”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她眨了眨细长的眉眼,缓缓地说:“我们那时候其实不太熟悉。”

    “哦?真的吗?可是……四年前你见到我的时候,好像对我非常熟悉啊!”顾念之故作惊讶地叫了起来,“难道四年前,你是在骗我?装作跟我很熟?!”

    温守忆的神情明显窒了窒。

    她没想到顾念之居然提到了在那边世界的事……

    那是这个世界绝对的机密。

    如果不是秦瑶光被顾念之伤了手不能动手术,温守忆现在已经被剔除在那边世界的记忆了。

    就是因为顾念之,温守忆不再是何之初的生活秘书,她的安保级别也被降了下来。

    根据特殊法律,她是不应该保留那方面记忆的。

    只是秦瑶光还在培训能够做这种剔除记忆手术的医生,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学得会的。

    所以温守忆的记忆暂时是安全的。

    她并不想接受这种手术。

    秦瑶光也不想她接受这种手术。

    她已经对她做了安排,等她坐上秦氏私立医院集团执行院长的位置,她的安保级别就能大大提高,不用做这种手术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温守忆并不想引起人们的特殊注意。

    她心念电转,马上说:“熟不熟悉是相对的。我说的我们不太熟悉,其实是你对我不熟悉,但我对你挺熟悉的。所以只有单方面的熟悉,并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关联。”

    “是吗?”顾念之偏了偏头,像是不信的样子,“那你说说,你对我熟悉到什么程度呢?”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592章《你对我的熟悉程度》。

    今天是四月第一天,求保底月票!

    三月的月票好像差一点到6000?

    那就四舍五入,算6000了。o(n_n)o~。

    今天依然三更。

    下午一点为三月的月票最后一次加更。

    晚上八点第三更。

    ps:这个月还是月票每500加更一次。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