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09章 最强的盾(大章两更合一)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09章 最强的盾(大章两更合一)


    何之初这番话何尝不是在骂他自己?

    他就是一直顾念着秦瑶光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念之的亲生母亲,所以忍了她很多年。

    在那边世界,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依然不相信那些事情跟秦瑶光有关。

    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顾念之的亲生母亲。

    怎么会有亲生母亲这么狠毒,对自己的女儿赶尽杀绝,欲除之而后快呢?

    他当时下意识排除了这个可能。

    可是在回来之后,发现秦瑶光对顾念之不加掩饰的恶意,特别是用尽方法想得到她的“遗体”做实验的时候,他心里有股坚持彻底崩塌了。

    不是每个亲生母亲都配做母亲。

    母亲两个字绝对不是只有血缘牵绊。

    ……

    押着秦瑶光的车刚回到驻地,何之初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见是他留在秦瑶光实验室驻守的连长打来的电话。

    “出了什么事?”何之初干脆利落地问道。

    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问题了。

    “报告首长,刚才有人企图偷袭实验室,被我们当场击毙了。”连长的声音很紧张,“但是现在很多普通市民围了上来,对我们推推搡搡,让我们离开医院……”

    “真的是普通市民?”何之初嗤笑一声,“面对荷枪实弹的军人还能悍不畏死的人,不是普通市民,那是悍匪。——统统给我抓起来挨个等候审讯!”

    “……首长,我们可以吗?”连长不敢拿着枪对准这些普通市民。

    “出了事我给你兜着!”何之初冷声说道,态度非常强硬。

    那边的连长窒了窒,但是瞥眼间发现一个“普通市民”正举起一块砖头往他身边一个小战士头上砸去,连长下意识一枪打了过去,正好打中那人的手腕。

    那人手里的砖头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握着血流如注的手狂叫起来。

    刚要围上来的“普通市民”见状哗啦一下全逃走了。

    果然不是“普通市民”啊……

    连长在心里感慨着,腰杆硬了起来。

    有何少将撑腰,就是不一样。

    ……

    为了避免秦瑶光背后的人再次偷袭,何之初决定将她带回驻地。

    这边的军事驻地如果还能有人硬闯,那只有军队哗变才有可能。

    驻地防卫最森严的一座小楼,就是关押秦瑶光的临时监狱。

    但是秦瑶光打定了主意不说话,只等着自己的律师。

    她对法律也不是一窍不通,知道何之初靠着逮捕令只能关押她四十八小时。

    四十八小时之后,要么把她移交给法院,要么就得放她回去。

    想不明不白地关押她,以她的地位和身份,那是不可能的。

    她的预测没有错。

    社交媒体上,著名的生物医学专家,慈善家,脑外科专家,离诺贝尔奖只有一步之遥的秦瑶光被逮捕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而秦氏私立医院开办了这么多年,也有自己的人脉和社会地位,站出来为她说话的人很多。

    从社会名流到政府官员,从普通百姓到商业大亨,都在要求军方公布逮捕秦瑶光的原因,并且还有人发起了网络请愿签名活动。

    与此同时,军方内部也有人不同意何之初的做法,甚至对何之初的父亲何承坚颇有微词。

    但是军部最高委员会的成员都站在何之初这边,因为他们知道的信息更多,更全面,可这里的信息,很多都是不能对公众公开的。

    就算是自己的国民可以知道这些消息,可国民中也不全是忠于这个国家的人,这里面有自愿的内奸,以及外国间谍和情报人员。

    所以公众的知情权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相对概念。

    在有关国家安全层面,公众的知情权必须要妥协。

    何之初其实不在乎网络上的舆论怎么叫嚣。

    但是他不能不遵守法律。

    军部的逮捕令就目前来说,只给了他四十八小时时间。

    四十八小时之后,他就得把秦瑶光移交给军事法庭看管,等候出庭。

    虽然他很想对秦瑶光用刑,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在确定秦瑶光有罪之前,他不能对她动手,以免落下把柄,影响法庭审判。

    ……

    顾念之也在密切关注着这个案子的进展,毕竟她既是苦主,也是自诉律师。

    一夜醒来,网上铺天盖地为秦瑶光喊冤的帖子,几乎闪瞎顾念之漫画美少女般的大眼睛。

    “这秦瑶光真这么厉害?看这帖子,简直是观音再世,菩萨显灵啊……”顾念之啧啧两声,握着手机翻看着网上的热帖和新闻热搜,“我没有记错的话,秦氏私立医院是私立医院啊,以昂贵著称,怎么突然就成了一心为了大众健康着想的道德标兵了?”

    顾念之看着那么多明里暗里黑何之初的帖子不高兴了。

    这哪里是黑何之初?

    这是黑她顾念之好不好!

    因为何之初是为她出头,才招致这么大的负面舆论效应。

    顾念之看了一上午的帖子,终于忍不下去了。

    “你们这是抱团来黑何少啊……下一步是不是就要黑到我头上了?”顾念之心一横,对路近说:“爸,我想调查秦氏私立医院的发家经过,还想调查秦氏孤儿院的情况,我就不信,这种没有社会监管的私立集团,能有多高尚!”

    还不是一个个为了钱什么都会做,社会责任感和良知?不存在的。

    路近纳闷地看着她,“你调查秦氏私立医院集团做什么?他们开了几十年的私立医院,遍布大江南北,口碑确实不错的。至于秦氏孤儿院……”

    “秦氏孤儿院怎么了?”顾念之心里一跳,惊喜地问道:“有问题吗?”

    “……我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只是何少的母亲秦大律师,就是秦氏孤儿院里收养的孤儿。”路近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你知道吗?”

    “……好像听说过秦大律师是孤儿,原来是秦氏孤儿院里的孤儿。”顾念之墨玉般的瞳仁滴溜溜地转了起来,“孤儿院的孤儿,抢了秦家大小姐的未婚夫……好狗血啊!”

    “哪里狗血了?”路近不悦地皱起眉头,“不许这么说秦大律师。她又聪明又能干,心地善良,为人有坚持又独立,要是我也要选她,怎么会选秦瑶光?”

    顾念之:“……”

    “可是,实话实说,光看脸的话,秦瑶光比秦大律师漂亮多了。”顾念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头一次有些怨念。

    她真宁愿自己长相一般,也不要跟秦瑶光长得那么像!

    特别是她的菱角唇,跟秦瑶光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路近哼了一声,架起腿,用手点了点她,“肤浅。看人就知道看脸,我看那什么霍少迷住你,就是一张脸吧?”

    “话也不能这么说。”顾念之故作沉吟状想了一会儿,“霍少迷住我,可不仅仅靠一张脸,但是没有脸,是万万不能的!”

    “真是小丫头!”路近笑着摇摇头,站起来说:“行,我帮你找找秦氏私立医院的东西,还有秦氏孤儿院这些年的经营情况。”

    “爸,你要怎么找?”顾念之眼前一亮,跟着就追了上去,“是不是要黑到他们的内部系统?!让我学习学习好不好?!”

    路近很是得意地点点头,“闺女,过来看你老爸露两手!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电脑高手,不然看着你把赵良泽那小崽子当神一样拜,我就牙疼!”

    顾念之笑了起来,“爸,你连赵良泽的醋都吃啊?”

    “谁吃醋了谁吃醋了?”路近一口反驳,“我说实话也有错了?有本事让赵良泽过来比比,是他能破解的密码程序多,还是我能破解的多!”

    “好了好了,爸最厉害了,不接受反驳!”顾念之一通马屁,拍得路近舒舒服服,走路多飘飘然。

    几乎是一路飘着走回对面自己的套房,打开自己可以媲美服务器的高配置电脑,开始向顾念之展示什么叫“终极黑客系统”。

    路近的手速飞快,在机械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敲击,只用了不到五秒钟,就攻破了路氏集团给秦氏私立医院系统设置的网络安保系统。

    顾念之愣了一下,不依地说:“爸你做弊啊!秦氏私立集团的安保系统是你们公司给做的,你还需要破解密码?!”

    路近翻了个白眼,说:“耐心点,闺女。这只是外围系统,他们的内网系统不是用的我们公司的安保系统。而且就算是我们公司的网络安保系统,也是用的动态密码,不是静态密码,所以就算我是公司的大股东,我也不知道密码是什么。”

    顾念之“哦”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了,忙握起小拳头,给路近捶背,一边谄媚地说:“我知道爸爸最棒了,我就是这么一说,爸爸别生气,别生气!”

    动态密码确实不好破解,因为它的密匙每次都不一样,需要懂的东西更多。

    路近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攻入了秦氏私立医院的内网系统后门前。

    他的手指停了下来,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脑显示屏上不断闪动的蓝色光标,脸色严肃起来,说:“这个确实有些难度,我要好好参详一下。”

    “居然连您都不能马上攻破?”顾念之高高挑起了眉,“这秦氏私立集团真是不一般啊……”

    “这是当年一个非常有名的密码专家提出的构想,说要建造世界上最强的盾。”路近虽然在密码破译方面不是最厉害的专家,但是他对这方面的前沿科技非常了解。

    “那他没有提出破解方法吗?”顾念之急忙问道,“这种构建密码的方法,确实闻所未闻呢。”

    至少她在那边世界没有见过这样的密码设置。

    “……他没有来得及提出破解的构想,就去世了。”路近耸了耸肩,“所以这些年有很多人致力于开发破解方法,但好像还没有特别有效快速的方法。”

    “爸,你要试一试吗?”顾念之小心翼翼地问道,觉得路近有些跃跃欲试,决定悄悄地推波助澜一把。

    路近笑了一下,磨掌擦拳道:“既然我闺女需要,我就勉为其难试一试吧!”

    很快,路近全身心投入到破解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内网密码上,顾念之就在网上搜索明面上有关秦氏私立医院和秦氏孤儿院的消息。

    不得不承认,秦氏私立医院在网上的名声确实挺好的,好到一点负面消息都没有。

    因为一有负面消息,就马上删除了。

    顾念之记得前些日子,还曾经有几个人去秦氏私立医院集团闹过,当时让秦瑶光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这才过了几天,那些负面消息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越是这样,顾念之就越是觉得,秦氏私立医院恐怕干净不了。

    原因很简单,能给秦瑶光和她的实验室做后盾,这秦氏私立医院铁定不是什么好鸟。

    顾念之换了好几种搜索方法,打算挖掘网络深层次的东西,这时路近那边发出一声欢呼:“破解了!”

    顾念之:“……”

    看了看手表,才半个小时。

    所以世界上最强的盾,在路近这个真正的天才面前也只坚持了半个小时。

    顾念之笑得菱角唇高高翘了起来。

    她跑过去看路近的电脑,发现他正在高速下载对方内网里的内容。

    可是下载了没几分钟,对方就发现了内网被入侵,很快,那边直接拔掉网线,他们的连接断掉了。

    路近可惜地摇摇头,“才下载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内容。对方太警惕了。”

    “没关系。这十分之一的内容就够我们研究了!”顾念之高高兴兴拍了拍路近的肩膀,让他把下载的内容发给她,她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好好研究去了。

    ……

    时间过得很快,四十六小时一晃而过,很快就只剩两个小时了。

    在顾念之用小号试探性抛出几个质问秦氏私立医院涉嫌非法经营的帖子之后,网上的舆论已经平息下来。

    网民们经历最初的煽动之后,开始冷静思考。

    而很多事情,就是经不起大家的“冷静思考”。

    随着越来越多有关秦氏私立医院的负面消息再一次浮出水面,秦氏集团的股票连着两个跌停。

    秦氏集团的股东们坐不住了,强烈要求一直默不作声的秦老爷子出来镇场子。

    这四十六小时内,秦瑶光也够能忍了,一直不说话,不吃东西,甚至连水都不喝。

    被大灯照着不能睡觉,她整个人憔悴起来,但还是一声不吭。

    就在最后两个小时内,秦瑶光的父亲带着温守忆终于出现了。

    “何少,秦老先生带着律师来看他女儿了。”何之初的生活秘书悄声向他回报。

    何之初看着监控里秦瑶光脸色惨白的样子,抬了抬手,“让他们进来。”

    秦瑶光的父亲已经年过七旬,以前在人前出现的时候,一直是鹤发童颜,精神奕奕,今天却分外苍老,走几步路就要喘,一直被温守忆掺扶着。

    一看就是受到巨大精神打击的样子。

    “秦老先生请坐。”何之初很有礼貌地走了进来。

    秦老爷子鼻子一酸,老泪纵横,差一点给何之初跪下了,“何少,请你看在我这老人家份上,让我见见我女儿吧……”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五百字两更合一了:第1609章《最强的盾》。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八点月票1500加更。

    ps:感谢“亿万追你”亲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