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15章 最有力的反击(第一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15章 最有力的反击(第一更)


    “只要能查到是谁偷了这张字条,我们就能知道到底是谁主导了八年前的绑架案。”

    顾念之意味深长地看向秦瑶光,“但是如果在当年的监控录像里查不到是谁偷了字条,或者说,当年的监控录像突然消失了,不见了,没有了,技术故障了,那么秦院长,你就是在撒谎!”

    “那说明那张字条根本没有丢失,而是你在故意误导别人,推卸责任!”

    秦瑶光难以置信地看着顾念之,一双杏眼瞪成了橘眼,心想难道她真的就不怕她的完美基因和特殊体质曝光吗?!

    还是无知者无畏?

    因为顾念之依然处于失忆状态,所以才敢当面跟她叫板,让她拿出当年的监控视频?

    可秦瑶光确实拿不出那时候的监控视频。

    因为从顾念之两岁进实验室,到六岁被顾祥文带走送到何家的监控视频,早在十四年前就全数被顾祥文物理删除了,包括所有的云端存储……

    而且顾祥文不仅物理删除了她实验室那段时间的视频,甚至把她所有与之相关的实验数据也都抹得干干净净。

    在后来的十四年里,不管她找多厉害的电脑硬件软件专家,都无法恢复当初被他抹去的数据资料。

    不然她的实验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毫无进展?!

    秦瑶光半垂着头,眼里闪过一丝怨毒的精光。

    不过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已经恢复常态,嗤笑着两手一摊说:“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我们实验室有监控又不是什么机密?那偷字条的人怎么会那么傻,留着监控作为证据指控他?”

    “实话告诉你,十四年前偷字条的人,曾经黑到我们实验室的中央控制系统里,删除了从十八年前到十四年前的监控视频,甚至连我们的实验数据都没放过。”

    这段时间,恰好就是顾念之从两岁到六岁那四年的重要证据。

    顾念之其实早就知道这些内情。

    因为在路近跟她相认,承认自己就是顾祥文的时候,已经原原本本告诉过她。

    当他离开四年后回到实验室发现秦瑶光做了什么,怒不可遏,但又不敢公开跟她撕破脸,因为担心秦瑶光一不做二不休,把顾念之的完美基因和特殊体质公诸于众,让她成为更多人垂涎的众矢之的。

    因此他只是暗暗警告秦瑶光,把秦瑶光实验室所有相关数据都物理删除了,这里面当然包括那段时间的监控视频。

    然后将顾念之直接送到何家。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让秦瑶光不敢轻举妄动,那就是何承坚。

    而那些数据资料和监控视频虽然是很好的罪证,但是它们也是双面剑,在指控秦瑶光的同时,也会伤害到顾念之。

    路近两害相权取其轻,决定还是将所有的数据资料物理删除到无法恢复的地步,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顾念之。

    想到路近的一片慈父之心,顾念之心里倍感温暖。

    这种无论她做什么事都有倚仗的感觉,成了她新的信念和支柱。

    顾念之含笑看着秦瑶光,轻描淡写地说:“是吗?这么巧?我们要什么证据,什么证据就消失了。那被告秦瑶光,你知道如果你拿不出证据,你所说的一切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换句话说,你就是在撒谎,法庭对你的说法不会采信。——那么,我们又回到原点,请问你为什么要主导这一个局,在八年前绑架我?”

    温守忆眸光轻闪,从容不迫地站起来说:“反对!根据无罪推定原则,是要求在默认一个人无罪的情况下,由控方承担证明这个人有罪的举证责任。”

    “还有根据疑罪从无原则,如果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充分,那么就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法院应当撤销这一次的不当起诉。”

    “从目前来看,原告,也就是控方,无法拿出直接证据证明八年前的案子跟我的当事人有关,所有的推论都是建立在假设基础上,所以我要求法院撤销对我当事人的控诉,并且由原告承担我当事人的所有损失。”

    “这些损失包括但不仅限于名誉损失,时间成本,以及当事人实验室所有工作人员的人命赔偿。——顾念之,你等着收我的律师信,准备破产吧!”

    温守忆微微昂起头,雪白的圆脸上闪着激动的光芒。

    这一瞬间,法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她身上。

    秦老爷子兴奋地看着她,喜出望外地搓了搓手。

    他真的没想到,温守忆居然做得比他事先设想的还要好!

    毕竟如果能让秦瑶光全身而退,才是对他们秦家来说最好的结果!

    法庭里安静得好像连空气的流动都停滞了。

    何之初的手紧了紧,潋滟的桃花眼眯了起来。

    何承坚也有些惊讶,忍不住看了看何之初,又看了看顾念之,很想说点什么。

    何之初瞥了他一眼,淡声说:“稍安勿躁,念之会反击的。”

    “……可是,温守忆说得毫无破绽。除非顾念之能拿出新的直接证明,否则的话……”

    何承坚十分担心顾念之这一次会折戟沉沙。

    何之初没有再说话了,他专注地看着顾念之,在心里默默为她祝祷。

    他相信她,她一定会找出反击的法子。

    顾念之这时偏了偏头,从上到下打量着温守忆,一直笑而不语。

    她的笑容太过揶揄,看得温守忆心里都发毛了,忍不住想,难道她又错过了什么重要环节吗?

    因为这时候顾念之不说话,比马上反驳还要让她毛骨悚然。

    法庭里渐渐充满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张力,就像一张弓弦慢慢在众人面前拉成了满月。

    就在弓弦快要拉到极致的时候,顾念之噗嗤一声笑了。

    笑声清脆悦耳,如同银瓶乍破,珠落玉盘,将空气中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

    “没有直接证据,所以无罪推定、疑罪从无?——温律师,你是急于给秦瑶光脱罪脱傻了吧?”顾念之啪地一声将一张证件拍在温守忆面前的被告席上,“温律师,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

    温守忆连忙低头,看见顾念之拍在她面前的是一张原告起诉书。

    她眨了眨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说:“这是你的原告起诉书,证明你的原告身份而已,你说这是直接证据?你才是想告你亲生母亲想疯了吧?!”

    温守忆一说“原告起诉书”,法庭里别的人可能还没反应过来,但是何之初却微微勾起了唇角,凉薄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他知道顾念之确实找到了最有力的反击。

    果然,顾念之再次拿起那张原告起诉书,朝法庭上的所有人展示了一遍,镇定自若地说:“刚才温律师说的很清楚了,这是我的原告起诉书,证明的是我原告身份。”

    “她没说的是,这份原告起诉书,也可以跟直接证据有关。”

    “不明白?”顾念之朝秦家人坐的地方看了一眼,故意转身对着他们的方向,问温守忆:“温律师,我请问你,什么是直接证据?”

    “顾律师,你不会连大学里学的基本法律知识都忘了吧?”温守忆找到感觉,俏皮地反问,还做了个手势,“所谓直接证据,指的是能够单独、直接说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

    顾念之笑嘻嘻地又问:“那么法律上规定的直接证据有几种?”

    温守忆也笑着说:“看来顾律师真的是健忘了,没关系,我就再给你上一课。”

    她接着说:“法律上认可的直接证据有五种,第一种,当事人的陈述……”

    这句话一说,温守忆突然僵住了。

    她的瞳仁一瞬间收缩起来,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

    顾念之唇边的笑意更大了,“怎么不接着说了?温律师?你才说了一种啊?”

    温守忆怒视着顾念之,紧紧抿着唇,一句话都不肯说了。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防备了又防备,眼看就要彻底打倒顾念之,居然还是被她反守为攻了!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奸狡计滑的人?!

    秦瑶光在旁边等得着急,忍不住拉了拉温守忆的衣角,嘟哝道:“怎么不说话了?她没有任何直接证据,不要被她唬住了。”

    温守忆雪白的圆脸渐渐涨红了,就像深秋的柿子,没有甜滋滋的感觉,只觉得寒意无限。

    顾念之笑着看向秦瑶光,和颜悦色地说:“她不说,我说。”

    “法律上认可的直接证据有五种,第一种,当事人的陈述。在刑事案件中,包括刑事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第二种,能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人及其证词。”

    “第三种,能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书面证据。比如你们用来栽赃陷害的那张小字条。”

    “第四种,能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视听资料,比如已经被‘删除’的监控视频。”

    “第五种,在特定情况下,能直接证明实施犯罪行为的物理证据。物证一般不能成为直接证据,但在少数特定的情况下,也可以成为直接证据。”

    顾念之往前探了探身,反手指着自己,大眼睛里闪过一丝非常明显的讥嘲和讽刺。

    “根据法律认可的第一直接证据,而我,就是这个案子的刑事被害人。”

    “我的陈述,就是最有力的第一直接证据。”

    “我作证,我亲眼看见温大有夫妇将无法动弹的我交到秦瑶光手里。”

    “温律师、被告秦瑶光,我这么大一活人站在你们面前,你们居然能够无视我?”

    “口口声声说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有疑罪从无和无罪推定?!在你们眼里,我不是一个人,不具备正常行为人的法律主体和资格,是吧?”

    顾念之这种嘲讽轻蔑的神情,简直像极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秦瑶光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她一下子气昏了头。

    刚刚还以为能够完全脱罪,并且倒打一耙给顾念之一个教训,转身就发现自己再次掉进坑里,而且还可能因为顾念之的胡说八道,让她被定罪,毁掉她的一切!

    在这样双重刺激下,秦瑶光只觉得大脑里钻心地疼,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一手捂着自己的左脑,怒视着顾念之,一手指着她怒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

    “住口!”秦老爷子见势不妙,立刻从旁听席上站起来,苍老的面容上眼泪滚滚而下,“瑶光,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你认罪了吧……”

    “八年前你一时行差踏错,都是有原因的,你就不要再错上加错了!——还是向法庭坦白从宽吧!”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615章《最有力的反击》。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八点还有第二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