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19章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大章)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19章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大章)


    路近很是莫名其妙,忙用手探了探顾念之的额头,纳闷说道:“没发烧啊……什么新年礼物?我还没给你啊……”

    看着路近既关切又不解的样子,顾念之差一点就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了。

    但话到嘴边,她想起这件事的重要性,想起何承坚对霍绍恒“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态度,还是堪堪将所有的兴奋和喜悦都咽了下去。

    但是她的心情跌宕起伏,如同刮起了一场十二级的风暴,又哭又笑地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这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她随手拿起遥控器,摁下了播放。

    电视上,纽约时代广场上已经开始最后十秒的倒计时了。

    那个俗称“大苹果”的多面棱形圆球直径有12英尺,重达1万多磅,球体表面覆盖着2688个水晶小三角,里面装着672个led发光装置。

    当led点亮的时候,整个球体可以展现一千六百多万种不同的颜色和光体组合。

    在寒冬的夜里,闪亮的大苹果像是希腊神话里的美惠三女神手里拿着的金苹果,它既象征着智慧,也象征着权势,对所有人都有无差别的吸引力。

    广场上两百万人挥舞着荧光棒,一起大声倒数“ten、nine、eight、seven……”

    在大家的倒数声中,那大苹果一样的荧光多面球体跟着响彻云霄的音乐声冉冉下落。

    球体里迸射出千条万条七彩光芒,将整个时代广场的夜空装点得如同仙境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那大苹果一样的球体刚刚降落到一半,突然砰地一声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轰响,然后整个球体啪地一下从中间裂开了!

    从球体里面迅速释放出催泪弹一样的气体,瞬间将整个时代广场笼罩在烟雾当中。

    不仅时代广场上的两百万人看傻眼了,此时全世界所有在电视机前观看大苹果坠落的电视观众也傻眼了。

    这是什么操作?

    今年的大苹果坠落有新的噱头?

    有这种念头的人没有熬过一秒钟,马上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电视直播里,庞大的人群开始慌乱地奔跑,用无人机航拍的镜头很多都被那大苹果球体里释放出来的气体给挡住了,电视上雾蒙蒙的一片,看不见现场的景象。

    只能听见主持人正在叽里咕噜跟导播通话,不知道要采取什么紧急措施。

    然后电视里传来一阵噼啪声响,像是过年的爆竹倏然在镜头前爆炸。

    但是纽约时代广场这个时候禁放爆竹,怎么可能有人在这个时候放爆竹?

    顾念之只呆了一瞬,很快就看见电视里的画面清晰了,这时主持人正惊恐地对着镜头说:“my god!sebody wantskill the president!”

    (天啦!有人要刺杀总统!)

    很快,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别行动小组(swat),和总统特别保护小组的成员荷枪实弹地冲进人群,往他们的金发总统那边冲过去。

    纽约时代广场说是叫广场,其实是一个非常小的场地,四四方方,根本容纳不了两百万人。

    它是把周围的几条街都封了,才勉强容纳这么多人。

    每年的安检严格到变态,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漏子。

    地少人多的现场混乱起来更加可怕。

    到处是奔跑哭叫的人群,很多人摔倒在地上,被踩踏受了重伤。

    但是这些普通人根本无法跟这些荷枪实弹的特别行动小组成员抗衡。

    很快他们在人群中隔开一条通道,护送着总统往时代广场边上的应急建筑里冲进去。

    这个时候,这些特别行动小组成员都是用自己的身体组成肉盾保护总统的人身安全。

    时代广场上零星响起的枪声没多久就被联邦调查局的特别行动小组成员给镇压下去了。

    警车一辆辆开了进来,无数警灯在时代广场上闪耀,盖住了刚才大苹果的星光。

    十分钟后,混乱的局势总算得到控制。

    慌张的人群也在警察的安抚下镇定下来。

    危险过后,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倒计时的最后一秒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到来,我们都还活着,真好!

    大家忍不住和身边的人互相拥抱、亲吻,纪念这难忘的一次新年倒计时。

    顾念之心里慌乱得快要跳出喉咙口了。

    她知道电视上说的是有人要刺杀美国总统,跟苏联人没有关系,但是她还是没来由地为那位很可能就是她的霍少的“远东王牌”担心。

    路近也没料到一场简单的倒计时会出现这种情况,忙叫了路远过来一起观看。

    路远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突然指着电视上右下角一个很小的地方,说:“有人浑水摸鱼,目标根本不是美国总统。我看他们已经得手了。”

    顾念之雪白着一张俏脸,声音沙哑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目标不是美国总统?那目标是谁?是谁做的?”

    路远指着那个地方说:“很快镜头应该转过来了。”

    他话音刚落,果然纽约那边负责直播的电视台记者已经扛着摄像机走了过来,惊讶地说:“这里!这里有人倒下了!”

    现场主持人迅速跑了过来,对着镜头说:“这一次混乱当中,我们的总统所幸安然无恙的,但是来访的贵宾们就没那么幸运了。”

    “苏联首都莫斯科市委一把手叶利钦,和苏维埃青年事务常委会主席戈尔巴乔夫证实被流弹打中,已经送往医院急救。”

    在她身后,几个人穿着白色防化服的人抬着两个担架上了救护车,顾念之眼尖,一眼看见霍绍恒也坐在救护车里面。

    他神情肃杀,目光森严,苏联制式军装大衣上满是尘土,一只胳膊上都是血,他一只手捂着胳膊,正跟对面的医生说话。

    顾念之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发现之前她看见过的那个真彼得,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顾念之觉得自己想要静静。

    她握着手机往旁边退了一步,有气无力地说:“爸、路伯父,我有些不舒服,要回去再躺一会儿。”

    “要不要吃点早饭再去睡觉?”路近见她脸色很不好看,以为她是被刚才的景象吓住了,心有余悸地说:“幸亏念之拒绝了我的提议,不然这会儿就是我们在那里惊慌失措了。”

    路远皱了皱眉头,说:“你还想去时代广场看倒计时?”

    “我这不是为了念之着想吗?”路近讪讪地揉了揉脑袋,“念之是第一年在这里过新年,我想给她一个难忘的经历。”

    “如果你昨天跟念之去纽约,那你真的给了她一个毕生难忘的经历。”

    路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看整个事件的跟踪报道。

    ……

    顾念之回到自己的卧室,啪地一声将门反锁了。

    她根本睡不着,心乱如麻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两个彼得和两个霍绍恒在她脑海里如同风车一样转来转去,快得她根本抓不住。

    她本来以为,这边世界没有彼得,因为这边的霍绍恒占据了彼得的位置,甚至连俄文名字都跟那边的彼得一模一样。

    结果刚才的惊鸿一瞥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原来这边世界有彼得这个对应体!

    而且他还好像跟这个远东王牌“彼得”认识。

    这说明了什么?

    顾念之握着手机的手心开始出汗了。

    她肯定远东王牌霍绍恒的“彼得”身份一定是假的,但是他是不是如她所想的一样,就是那边世界的霍少呢?

    她想起了这个远东王牌彼得霍少跟那边世界霍少的种种不同。

    比如他们的声音不一样,那边霍少的声音低沉如钟罄,这边远东王牌霍绍恒的声音却是清朗的男中音。

    还有,这个远东王牌霍绍恒的外貌更加精致俊美,就像精心修饰过一样。

    顾念之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远东王牌霍绍恒的时候,特别注意过他的手,毫无瑕疵,连常年玩枪的人必然在指腹处有的茧子都没有……

    对了!这其实是一个破绽啊!

    就算这个人是真的远东王牌彼得,那他也是常年用枪的人,指腹上怎么可能那么完美无缺,连茧子都没有?!

    所以他必须是将自己从头到脚完全修饰整饬过……

    至于声音神马的,就更好解释了。

    这种情报界大佬,分分钟可以将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人,就算是多年的亲戚朋友家属都会对面相见不相识。

    顾念之猛地抬起头,看见卧室梳妆台上镜子里的自己双眸粲粲如星,神情激动到扭曲了。

    她怎么就忘了呢?!

    霍少的职业是什么?

    他可是从小兵做起,用了十年时间,一直做到情报界大佬的位置!

    在这个特殊战线上,最后能杀出重围坐上高位的人,没有一个是靠运气和别人的提携得来的。

    他们不仅要有胆有识,而且能力、心智和自控能力也要优异卓绝,因为不优异的人已经用生命优胜劣汰了。

    霍绍恒就是其中最优秀的一名成员。

    顾念之右手握着拳头,重重地在左手上击了一下,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她将自己整个人扔到床上,欢快地抱着被子打了个两个滚。

    她心里真高兴,真高兴啊真高兴……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高兴,只有怎么也平复不了的唇角和眯成一条缝的双眼可以证明她都有多高兴。

    就在她沉浸在无数脑补两人重逢画面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顾念之其实并不想接听电话。

    但是手机铃声持续不断地响着,她还是伸手拿过来看了一下。

    是何之初打来的电话。

    顾念之从床上坐了起来,懒洋洋地划开手机接听:“喂,何少?新年快乐!”

    何之初:“……”

    他还在朋友的别墅里,周围还残留着昨夜狂欢后的狼藉。

    从昨天十二点过后,他就在等顾念之的电话,可是一直等到现在都没有。

    他只好自己打过来。

    “你昨天说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祝我新年快乐。”何之初淡淡地说,手指抖了一下烟灰。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一下,说:“昨天晚上我睡过去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倒计时抢红包。一直睡到刚才才醒,对了,你不信我可以开视频给你看。”

    说着,顾念之打开了视频通话。

    何之初只看见手机屏幕上,出现顾念之刚起床的样子。

    脸色雪白,但是两颊有着玫瑰色的潮红,头发乱蓬蓬地披在身后,身上的家居服皱巴巴地,床上的被子也是七弯八扭,确实好像才刚起床的样子。

    何之初无语地摇摇头,“怎么了?昨天打的那场官司还是累着了?”

    顾念之老老实实点点头,“是啊,昨天回来吃了一顿晚饭就困了。我还说等十二点起来看倒计时,结果一睡就到今天中午了。”

    何之初问:“吃早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送早饭过来?”

    “不用了,我等下出去吃。”顾念之狡黠笑道,“现在我还想睡个回笼觉。何少拜拜!”

    她朝手机镜头挥了挥手,然后关了视频,重新躺到床上,举着手机,开始搜索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倒计时时候发生的混乱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之初挂了电话,从座位上站起来,看见谢清影正端着一个餐盘走过来,笑着说:“何少,你一晚上没睡,也没怎么吃东西,尽喝红酒了。来,用点午餐吧。”

    她把一份刚做好的西餐放到何之初面前。

    餐盘上,有一小碗凯撒沙拉,一块黑胡椒牛排,一碟土豆泥,还有一杯温牛奶。

    这杯温牛奶让何之初想起了顾念之,忍不住拿过来喝了一口。

    喝完没注意,嘴唇上方出现了一圈白色的牛奶沫。

    清冷俊逸的男子突然就有了一点孩子气。

    这种反差萌看上去很是吸引人。

    谢清影顺手拿了纸巾过来,温柔地给他擦拭上唇边上的白色牛奶沫,一边嗔道:“何少你多大的人了,喝牛奶还喝成这样。”

    何之初猝不及防,被谢清影托着下颌仔仔细细地擦干净了嘴边的牛奶沫。

    看着何之初一动不动的样子,清冷中带着不知所措的乖巧,谢清影眼神一闪,情不自禁吻了上去。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619章《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晚上没有了。

    今天在加班。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