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58章 消息来源(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58章 消息来源(第一更求月票)


    这人的声音粗犷,很有感染力的感觉。

    何之初凝神看了过去。

    他认出这个中将姓金,不是军部最高委员会的常务委员,而是最高委员会的一般成员。

    当然,军部最高委员会的一般成员也很牛逼了,至少无论从军衔和职位上,都高何之初一筹。

    从级别上看,何之初就是他的下属,但不是直属下级。

    可军中上下级之间泾渭分明,最讲下级服从上级,因此何之初毕恭毕敬地说:“请问金中将,我的前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那位金中将怔了一下,不悦地一挥手,说:“我怎么知道你的前未婚妻叫什么名字?何少将,现在是讨论关系国计民生大事的场所,你不要把你家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拿到这里说。”

    “那就是说,金中将并不知道我前未婚妻的名字。”何之初一本正经地继续追问。

    金中将皱着一双粗黑的浓眉,宽大的鼻翼不满地扇动着,铜铃般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我说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用拿到这里来说!何少将是听不懂华语吗?!”

    何之初并不生气,以在法庭上不紧不慢但直刺人心的语速和语调淡定说道:“金中将既然并不知道我的前未婚妻的名字,那请问您是如何从军部的消息简报中,得知我调动战斗机去救的人是我的前未婚妻?”

    公开的报道里面并没有每一个在场的当事人的名字,但是军部的消息简报中有每一个人的名字,而这份简报就摆在开会的这些人面前。

    而金中将既然不知道何之初的前未婚妻叫顾念之,那就说明他不可能从简报上的当事人之一“顾念之”这个名字,推断出她是何之初的前未婚妻,这也说明他的消息来源根本不是军中简报。

    那就有些意思了。

    金中将沉下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何之初,拍案而起:“你这是什么态度?!我的消息来源还要对你说吗?!”

    “您的消息来源当然不用对我说。”何之初微微颔首,声音严厉起来:“可是您的指控就毫无根据了。”

    “我的前未婚妻是在场的受害者之一,而我救的人,并不只有她一个人。”

    “我还救了秦家十七个人,旋转餐厅的工作人员八人。我出动武直中队和战斗机,最后救回了二十六个公民的性命。”

    “而且我还有军部最高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的授权,请问我哪里以权谋私了?”

    何之初这时才开始咄咄逼人,“金中将,您虽然从军职和军衔都比我高一级,但是您也不能毫无根据地进行这么严重的指控。我们军中向来讲究用事实说话,不搞‘假大空’那一套。金中将难道是忘了我们军中的传统?还是金中将本来就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你说我是‘两面人’?!”金中将气得满脸通红,“我对国家,对人民忠心耿耿!从来没有以权谋私!更没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这种事,不是我说您有,您就有。也不是您说您没有,您就没有。”何之初后退一步,脸色严峻地对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宁上将说:“宁上将,您是主管军中纪律的最高将领,我请求您对我和金中将进行彻查,还我和金中将一个清白!”

    “彻查什么?”宁上将漠然问道,“查你有没有以权谋私?查金中将是不是‘两面人’?!”

    “是,首长!”何之初响亮回答。

    “我反对!”金中将气急败坏,“今天开会是讨论何少将的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

    仅仅因为这件事就查金中将,当然是不可能的。

    宁上将看了他一眼,转头对何之初说:“何少将,你和金中将看来是有些误会。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清楚就没事了。”

    “好。”何之初从善如流,马上看向金中将,“我还是那句话,金中将连我的前未婚妻名字都不知道,就指责我为了她以权谋私,让我不得不怀疑是有人在诬告我,而金中将是被人当枪使。”

    金中将刚松了一口气,就被何之初接下来的话气得几乎吐血。

    “我金胜高会被人当枪使?!你也太小看我了吧?”金中将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这一点,他虎起脸说:“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就说你为什么不肯公开现场数据分析?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吗?”

    何之初沉默了一会儿,说:“金中将,请问您还记得军中保密条例是什么吗?”

    金中将:“……”

    他皱起眉头,“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刚才的话,就跟哗众取宠的记者一样,什么都要拿出来给您看,不给您看就是有见不得人的内容,根本不顾任何与之相关的法律、纪律和保密条例。”

    何之初仪态优雅地侃侃而谈,转而对何承坚、谢北辰,还有军部最高委员会的常务委员们说:“你们各位的保密等级是可以浏览这份数据分析的。如果你们需要,可以随时查阅。”

    意思就是,金中将的保密级别不够,根本不可以看这份数据分析。

    就保密级别而已,金中将虽然军衔和军职都比何之初高,但他们的工作范围不一样,因此保密级别也是不一样的。

    小会议室里的气氛明显轻松起来。

    谢北辰是首相,他不便对军部的这些大佬们质疑。

    但是何承坚就不一样了。

    他本来就是军部最高委员会常务委员中的第一人,又是军职最高的人,何之初是他的儿子,也没做错什么事,却被姓金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仅羞辱,还企图栽赃陷害。

    他要不说话,那就不是何承坚了。

    何承坚咳嗽一声,说:“金中将,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告诉你,何少将是为了救自己的前未婚妻才以权谋私调动战斗机的?”

    刚才金中将表示何之初不够级别和资格问他这个问题,但是何承坚就不一样了,他无论从军衔还是军职上都碾压金胜高。

    金中将可以不回答何之初的问题,但不得不回答何承坚的问题。

    他脸色遽变,沉声说:“何上将,您是为您儿子打抱不平来了?”

    他还以为何承坚会避嫌,不会让人觉得他在袒护自己的亲儿子。

    “请莫中将不要歪曲话题。”何之初在旁边淡淡地说,“我也是有军职的人,何上将虽然是我的父亲,但在这里,他只是我的上司,也是您的上司。上司问话,您也不答?看来您的消息来源确实非同一般。”

    何承坚扬着头,不悦地说:“军部最看重的就是大家团结一致。金中将,你不肯说出你的消息来源,是要自立山头,搞小团体圈子吗?”

    金胜高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情急间,他想起那人说的话,突然急中生智,说:“跟我说这个消息的人是新闻记者,我有权保护我的消息来源!”

    何之初嗤笑一声,摇头说:“金中将恐怕是弄错了,记者有权保护他的消息来源,但是您不是记者,您无权隐瞒消息来源,更何况这消息还是跟我有切身关系。”

    官场上,没有人被人指责“以权谋私”,还能不闻不问的。

    何承坚的手指在会议桌上轻叩两声,眉目森严,不冷不淡地说:“金中将,你要么说出消息来源,要么,接受调查。”

    金中将这时把那个给他传消息的人几乎骂个贼死,但到这份上,他不说也不行了。

    抬眸看了看谢北辰首相,金中将不情不愿地说:“是谢小姐新媒体公司里的一个记者,她说这件事他们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还说何少将为了去救前未婚妻,连谢小姐晚上去看芭蕾舞的邀约都推了……”

    谢北辰愕然地看着他,“谢小姐?哪个谢小姐?姓谢的那么多,你不说清楚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谁?”

    “……就是谢清影小姐。”金中将眸光闪了两下,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何之初没有被他牵着鼻子走,也没有理会他有意的挑拨离间,继续问道:“那请问谢小姐公司里的记者为什么要找您爆料?”

    “您既不主管军中纪律,也不是我的顶头上司,更不是这一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

    “请问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让她一定要找你爆料?”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658章《消息来源》。

    四月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亲们的月票赶紧投哦!

    今天依然三更求月票!

    下午一点第二更。

    晚上八点第三更。

    PS:明天就是五月份,五月份的双倍月票在月初七天,亲们的月票就不要留到月底了,月初就投哦!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