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64章 耿耿于怀(第二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64章 耿耿于怀(第二更求月票)


    “顾律师,你还是不相信我?”何承坚的生活秘书郁闷了,他虽然不能说一言九鼎,但这样面对面说话,还真没人质疑过他,只有顾念之。

    顾念之自从在旋转餐厅因为罗飘飘遇险之后,心里的警惕又上了几个台阶,甚至颇有些草木皆兵的味道。

    除了她最信任的霍绍恒、路近,以及何之初说的话以外,别人的话,她都会在心里捣腾几个来回,仔细想一想前因后果是不是合乎逻辑,才会选择信还是不信。

    没办法,她其实没有被陌生人骗到过,成功骗过她的都是一些熟人。

    顾念之笑了一下,“不是不信,只是听着怪怪的。”

    比如说这个生活秘书说何之初“旧病复发”,顾念之就完全不信。

    何之初的“旧病”是什么病?

    路近跟她解释过,那是先天性的某种基因缺失症。

    这种病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彻底治愈,一个是不治身亡,没有第三条路。

    旧病复发?不存在的。

    基因层面的病,用基因疗法治好了就是真正的痊愈,不像病毒性感冒,每到天气骤变的时候,都会来上那么一次,日久弥新。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也是人精,听顾念之这意思,还是对他半信半疑。

    他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一只手忍不住挠着自己的脑袋,把头上仅剩的那几根头发都快挠秃了。

    坐在他斜对面的何承坚这时沉声说:“念之,他说的是真的。”

    顾念之心里一跳,“……何少真的旧病复发?何上将,我以为您不会拿您儿子的健康开玩笑。”

    何承坚这个人不管对她的态度如何,但是一片爱子之心是毋庸置疑的。

    顾念之自己也有个宠女狂魔一样的父亲,现在对何承坚的做法已经能理解了,虽然还是不能接受。

    毕竟何承坚针对的是她,她又不是圣母,别人打她的左脸,还要把自己的右脸凑上去……

    “这是温守忆说的,但是我不信,我觉得他应该不是旧病复发。”何承坚的脸上有一丝不自然。

    因为他想起了那个“疯子”的话,他对他和秦素问说过,何之初的病确实痊愈了,而且是基因层面的痊愈,绝对不会复发的。

    这十几年来也证实了那个“疯子”的话。

    所以今天何之初突然晕倒,何承坚第一反应是他遭了别人的暗算,一点都没有想过是“旧病复发”,直到刚才被温守忆说出这个词,他才心生警惕。

    当年真正给何之初治病的人,其实不是秦瑶光,而是那个疯子,顾祥文。

    秦瑶光是提出治疗理念的第一人,但是真正摸索出治疗方法的人,是顾祥文。

    在这件事上,秦瑶光只是顾祥文的助手。

    可秦瑶光也主动生了一个孩子出来,用自己的孩子给何之初治病,因此在很长时间内,何承坚也把秦瑶光当做何之初的救命恩人之一。

    理论上说,她也确实是何之初的救命恩人。

    她和顾祥文,是何之初的两大救命恩人,缺一不可。

    但是这两个人,顾祥文跟他妻子的死有关,一直畏罪潜逃,销声匿迹,最后死在大火之中。

    秦瑶光一直陪在他身边,甚至在他儿子何之初离开他,去往对面世界的时候,嫁给了他。

    可后来在何之初回来之后,跟他彻底闹翻,两人离婚收场。

    所以今天何之初在跟秦瑶光、秦霸业待了二十四小时之后突然晕倒,要说跟秦瑶光没关系,何承坚用脚趾头想都不信。

    她医术精湛,那间病房又是秦家的地盘,要动手脚太容易了,因此何承坚立即下令封存了那间病房。

    现在看见顾念之不太情愿的样子,何承坚有些头疼。

    “……可是他真的是晕迷不醒。跟秦瑶光和她父亲在一间病房里待了二十四小时之后,他晕倒了。”何承坚沉声说道。

    顾念之听见有温守忆,顿时眯了眯眼,“温守忆也在场?”

    “听说她是刚从南方回来的。”何承坚的生活秘书插了一句嘴,他跟何之初的生活秘书交流过,知道的消息比较多,“就是她一直说何少会不会是旧病复发,还说让秦瑶光给何少治疗,我们首长就把秦瑶光和秦老爷子都请回来‘协助治疗’了。”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也是个妙人,将这件事说得很婉转。

    顾念之顿了一下,“那何少的情况怎么样?严重吗?只有他一个人晕倒了?秦瑶光和秦老先生呢?”

    “秦瑶光后来也晕倒了,秦霸业那个老匹夫在氧气罩里睡觉。”何承坚的声音里终于带出一丝怨气和怒气。

    顾念之讶然,“秦霸业?秦老爷子的名字叫秦霸业?这名字,啧啧……难道何少病倒是真的?”

    “谁有功夫骗你!”何承坚怒吼一声,“你就说做不做我的代理律师!”

    “做!我做!”顾念之吓了一跳,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怂了:“您别急,我马上来看何少!”

    听说真的是跟秦瑶光和秦氏私立医院有关,顾念之也觉得这事儿不对劲了。

    “行,你别自己出来,我派车来接你。”何承坚勉强忍住怒气,看在顾念之还识相的份上,没有继续吼她。

    顾念之忙说:“我要收拾点东西,您的车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就出来。”

    何承坚满意地点点头,“要快一点,我现在送阿初去军部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希望问题不大。”

    顾念之答应下来,关了视频对话。

    她沉吟了一会儿,拉开卧室的门,来到客厅。

    路远和路近一起放下手里的事情,抬头看着她。

    “怎么了?”路近首先问道,“是何承坚给你打电话?出了什么事?”

    顾念之苦笑道:“何少监督秦瑶光给秦老爷子做手术,结果手术之后二十四小时的观察期内,秦老爷子没事,何少晕倒了。他们还说,他是旧病复发。”

    “这不可能。”路近果然一口否决,“何之初的病已经痊愈,是不可能旧病复发的。如果晕倒了,多半是别的病。”

    顾念之也点点头,走过来坐在路近身边,仰头看着他说:“爸,您也觉得一定不可能是旧病复发?”

    “从基因疗法来说,绝对不可能旧病复发。”路近斩钉截铁地说,很是气愤:“再说让一个人晕迷不醒,方法太多了,谁辣么大脸说何少就是旧病复发?!让他出来!我们单挑!”

    路近明显耿耿于怀。

    因为说何之初旧病复发,明明就是打他的脸,说他没有给何之初治疗痊愈。

    这可能吗?——必须不可能!

    顾念之忙安抚路近:“爸,我们都不信的,就连何上将都不信呢。但是何少确实晕迷不醒,而且温守忆还说何少是‘旧病复发’,有意让秦瑶光给何之初治疗。”

    路近呵呵笑了一声,“让她治啊,何之初落在她手里,这辈子都别想‘痊愈’!”

    顾念之秒懂,她皱着眉头说:“……难道这就是秦家打的主意?这是挟太子以令皇上吧……他们竟然敢这样设局对付何少?真是匪夷所思。”

    “很明显啊,他们就是要通过何之初来控制何承坚。”路远在旁边插话说道。

    那真是呵呵哒了。

    顾念之叹口气,顺手将沙发上的小熊猫抱枕扔到半空中,又接住,又再扔,喃喃地说:“这到底是他们太飘,还是觉得何上将已经老得提不起刀?”

    “这可是个为了儿子的终身幸福,能派特种兵去对面世界动刀动枪的主儿,还能为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连苏联克格勃都敢杀的狠人!”

    顾念之想到自己背后中的那一枪,那直入骨髓,将心脏几乎击得四分五裂的痛楚,让她对何承坚自此就是绕道走的心态,能躲就躲。

    这种人,是能被人算计拿捏的吗?

    这种人,是能被人威胁控制的吗?

    顾念之想为设局的人点一支蜡。

    路远不动声色看着她,将话题拉了回来:“那他们给你打电话做什么?”

    顾念之站了起来,担心地说:“我要去看看何少,何上将说温守忆要告他,他请我去做代理律师。”

    “你要去看何少?”路远忍不住了,故意说:“你一个人去?不如让彼得先生陪你去?对了,彼得先生这几天怎么没来了?他给你打过电话吗,念之?”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664章《耿耿于怀》。

    五月双倍月票在月初七天,亲们的月票赶紧投哦!

    月票不要留到月底了~~~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