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66章 怪不得大家都疼你(第二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66章 怪不得大家都疼你(第二更求月票)


    路远听了沉默一瞬,说:“好,你去吧,一定要小心。”

    霍绍恒点了点头,又说:“念之的状况,您还是跟路伯父说一声,他虽然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只要提点他一下,他知道该怎么做。”

    路远明白霍绍恒的意思,但他的考虑有所不同。

    “……跟路近说了没用,让他白白担心。而且他这个人有时候会很冲动,特别是关系到他最心爱的女儿,恐怕不会和你想的一样。”

    霍绍恒认真想了一下,觉得路远说得很有道理。

    就像路远对何承坚的了解,没有霍绍恒来得深刻,霍绍恒对路近的了解,也没有路远来得彻底。

    “那好,您就斟酌着办,我先去何家了。”霍绍恒说完,已经想好了借口。

    他换上一身苏制军装大衣,依然戴着那顶紫貂里外翻毛苏制军帽,打扮得高贵清华,神情冷肃凛冽,专门找大使馆的司机开车,以苏联驻华夏副总领事的身份,正式去何宅拜访。

    他这次去何家,打着的旗号是要谈前两天的旋转餐厅大爆炸,因为他是在场的当事人之一,而且身份特殊,何承坚不会不见他。

    ……

    顾念之坐着何承坚派来的防弹专车,往何家大宅行去。

    她对何之初的状况有些不安,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如果何之初真的是晕迷不醒,何承坚要做的应该是送他去医院,而不是急吼吼地把自己接过去。

    但是如果何之初没有晕迷不醒,何承坚不管对她做什么事,何之初肯定都会反对到底。

    所以顾念之一直到了何家大宅的客厅里,都还是心怀忐忑,不知道何承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何承坚穿着一件烟灰色羊绒开衫从楼上走下来,同色定制的长裤笔挺熨帖,如果不是两鬓略微有些斑白,他看上去并不老。

    总是带着微微的笑意,比清冷的何之初看上去更有亲和感。

    但是顾念之知道,这个人是真正的外热内冷,他的眼里可能除了他的军部,就只有他的妻子和儿子。

    这一次何承坚主动提出让她做他的代理律师,顾念之真是有点“受宠若惊”。

    “何上将。”顾念之彬彬有礼地向他颔首示意,“请问何少在哪里?我想看一看他。”

    何承坚停下脚步,淡定地说:“他刚刚从军部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回来,你要上去看他吗?”

    “做了全身检查?查出是什么问题了吗?何少醒了吗?”顾念之跟在何承坚后面往曲型楼梯走去。

    “没有查出什么问题。”何承坚的眉头淡淡皱了起来,“可是他就是不醒,我很担心。”

    “没有问题就好。”顾念之走上曲型楼梯,“那他有医生照看他吗?”

    “有医生每天按时来给他检查身体,一般的照看是他的勤务兵。”

    说话间,两人来到何之初的卧室前,何承坚推开何之初卧室的门,“你进去看看他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突然晕过去了。”

    顾念之走进何之初的卧室,这是她熟悉的地方,她很快来到何之初的床前,见这里已经被改装成了一个多功能的病床。

    何之初脸上盖着呼吸机的氧气罩,闭目躺在床上。

    他的皮肤本来就白,现在更是白得像雪一样。

    薄唇轻抿,唇上淡淡的殷红几乎淡得看不见。

    顾念之第一次发现,何之初的睫毛居然这么浓黑细密,盖在他白皙的眼脸边上,犹如两道惊心动魄的弧线。

    他太安静了,安静得好像一点生气都没有。

    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顾念之的心狠狠沉了一下,一股钝痛从心头升起,她觉得鼻子发酸,眼眶涩涩的。

    她忍不住走过去,轻轻唤道:“何少?何少?你听得见我吗?”

    何之初没有动,氧气面罩里的浅浅呼吸连频率都没变。

    “怎么会这样?”在没有看见何之初之前,顾念之没怎么担心过,她还曾经想过是不是因为何之初守着手术室一天一夜,过度疲乏才晕倒的。

    但是现在看见他的样子,她才发现自己是想得太乐观了。

    “……从我去秦氏那个私立医院把他接回来,他就是这个样子。”何承坚走了过来,弯腰给何之初掖了掖被子,“……真是有些像他以前发病的样子。”

    十几年前何之初发病的时候,顾念之还小,其实没有亲眼见过。

    当然,就算她亲眼见过了,现在也随着她十二岁记忆的遗失而全都忘了。

    “可是何少跟我说过,说他已经痊愈了。”顾念之下意识说道,用手拢拢低垂下来的头发,“我查过资料,在基因层面治愈的病,是不会复发的。如果有复发,那么要么是根本是没治好,要么就是得了别的病。”

    何承坚点了点头,“医生也是这么说,还说,如果他的生命体征正常,就暂时不要管。他要睡,就让他睡吧。”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我也希望他只是睡着了。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何少就在那个病房待了一天一夜吧?怎么就这个样子了?”

    也不像是劳累过度。

    “他到底在里面做什么了?”

    “什么都没做。”何承坚冷声说道,“我看了那个病房的监控。那一晚,他们其实都很正常。”

    何之初一直坐在角落的沙发里,秦瑶光穿着一身外科医生穿的淡绿色手术服坐在秦老爷子的病床前,而秦老爷子在氧气罩里睡得舒舒服服。

    “您有那个病房的监控?能不能给我看看?”顾念之好奇地问道,“还有,您说要请我做您的代理律师,请问您是真心的吗?”

    “当然。’何承坚注视着她,第一次发现,顾念之说话时候的神情,其实跟秦素问蛮像的。

    两人的样貌虽然完全不同,但是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能让人莫名其妙想到秦素问。

    这是一种两人气质和性格的相似,是比外貌上的相似更深刻的存在。

    因为这一点相似,何承坚的心软了下来。

    他语气柔和地说:“当然是真的。我抓了秦瑶光和秦霸业……”

    顾念之连忙说:“您没有抓他们,您是请他们回来‘协助治疗’何少的病。”

    何承坚吁了一口气,忍不住用手揉了揉顾念之的头,“真是怪不得大家都疼你。”

    顾念之笑了一下,心想我可不敢奢望您来疼我,只要不再拿狙击枪对准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她有意回避了这个话题,说:“因为秦瑶光和秦老先生的事,温守忆说要给您发律师信是吗?”

    “她没说给我发律师信。”何承坚摇了摇头,“但是她说要跟我们打官司。”

    发律师信和打官司是两码事。

    从发律师信到最后上庭打官司,中间还有许多步骤要走。

    “嗯,那就打吧。”顾念之不以为然,征询地看着何承坚:“何上将,能不能把那个病房的监控也给我看看?”

    何承坚点了点头,“可以,就在我的书房。”

    顾念之知道何承坚的书房一向是不让外人进去的。

    她以前是有资格进,但是现在,她已经没资格了。

    可何承坚好像不在乎,他站了起来,说:“跟我来。”

    顾念之眼神闪了闪,没有跟着上前,而是说:“要不,您拿到这屋里,我用笔记本电脑看?我想在这里陪何少一会儿。”

    “这样也行。”何承坚见顾念之主动提出要照顾何之初,对她的观感好了一些,声音更加温和了:“那我去拿监控视频,我给你存在闪存里送过来。”

    他刚走出何之初的卧房,就看见自己的勤务兵小跑过来,说:“首长,苏联驻华夏的副总领事彼得先生求见,说是有重要事情要跟何上将交流。”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666章《怪不得大家都疼你》。

    五月双倍月票在月初七天,亲们的月票赶紧投哦!

    月票不要留到月底了~~~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