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77章 智商碾压才是最致命的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77章 智商碾压才是最致命的


    顾念之的视线往温守忆面上淡淡扫过,笑眯眯地立刻说:“那温院长认为密室是应该有东西的?可这里空荡荡的,东西去哪儿了呢?总不会长脚自己飞走了吧?”

    温守忆的笑容僵了一下,很快说:“你不要偷换概念。这里根本不是密室,哪里来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按照温院长的话,密室应该是藏东西的地方,是不是?”顾念之再次开启了法庭问话模式。

    温守忆皱了皱眉头,“我都说了这里不是密室。”

    “我只是确认一下你的意思,密室应该是藏东西的地方,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温守忆待要否认,但是谢清影已经默不作声将直播镜头对准了她。

    屏幕上密密麻麻飞过的弹幕将画面挡得严严实实。

    温守忆镇定下来,淡声说:“当然,不然要密室做什么?但是这里真不是密室。”

    顾念之缓步走了进去,站在这个房间中央,转了个身,正对着前面的转角沙发,说:“何少将就是在前面的转角沙发上待了几乎二十四个小时。”

    何承坚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他背起手,双手的拇指无意识对着蹭了一下,心想,这里肯定是有东西的,但是在他们来之前,或者在更早之前,他们就已经把东西搬走了……

    一想到这里,何承坚就伸手到身边生活秘书肩头叩击了几下。

    好像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但是事实上已经用改装过的摩斯密码发了一连串指令。

    “封锁医院大门,只许进,不许出。”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会意,悄悄给自己在外面的人手发了消息过去,让他们在医院大门口和后门都安排布置封锁线。

    这边顾念之又在那间密室里走了几圈,说:“这里也是医院的房间,请问温院长,这里有监控吗?”

    温守忆笑得眉目舒和,说:“这里只是空房间,所以没有安装监控。”

    “是吗?”顾念之在温守忆面前停了下来,不动声色地说:“你确定?”

    温守忆重重点头,胸有成竹地说:“我确定。这里只是一个空房间,没有必要安装监控。”

    也就是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就是雁过水无痕。

    “温院长厉害了。”顾念之赞许起来,朝她竖起大拇指,“请问你做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执行院长,做了多久了?”

    “十来天吧。”温守忆收敛了笑容,又觉得不对劲了。

    顾念之拊掌轻拍,讶然道:“那这样的医院,在秦氏私立集团里,有多少家?”

    温守忆心里一沉,紧紧抿住了唇。

    说多错多,她怎么就忘了这茬了?

    “温院长不知道了吗?”顾念之又上前一步,几乎站到温守忆面前,她身材高挑,几乎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温守忆,“温院长,你不说我就当你默然你不知道了。”

    温守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很多家,在全国大概是七十八间这样类型的医院。”

    “所以七十八间这样类型的医院,有多少栋这样的大楼?”

    温守忆:“……”

    “而这样的大楼里,又有多少间这样的房间?”顾念之伸出双臂,自如地转了一圈,“温院长都说不出来吗?”

    “那温院长怎么会那么确定,在这个房间里,没有监控?”

    顾念之停下脚步,声音提了起来。

    温守忆有些气急败坏,强忍着不适,握着拳说:“因为这个房间是秦老先生的病房,跟别的病房不一样,所以我知道得很清楚。我知道它没有监控,这样也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顾念之笑得眉眼弯弯,“温院长终于承认这个房间是秦老先生病房的一部分了,那也就是说,这个房间也是犯罪现场,你不能以私产为由拒绝我们的检测。”

    “我要求查看这个房间在过去十天内的用电量。如果这个房间真的只是个空房间,那它的用电量应该可忽略不计。”

    顾念之记得路近说过,次声波发射源需要很大的能量,也就是电能。

    如果只是一个空房间,那电表肯定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可事实上,这里曾经放过一台大功率的次声波发射源,接连工作的二十四个小时,那用电量……

    温守忆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

    “怎么样?温院长,你不会告诉我,这个房间恰好也没有电表吧?”顾念之将一只手搭在了温守忆的肩膀上,笑得很气人。

    温守忆心中狂怒,将顾念之的手一把推开,冷声道:“有没有电表,我可不知道,这你得去问电工。”

    顾念之忙转身对何承坚的生活秘书说:“您听见了?温院长同意我们找电工检测这个房间的用电量。”

    何承坚眼前一亮,连他都忍不住要为顾念之叫好了。

    他本来还想不管不顾,直接搜查整间医院。

    那样虽然也能找到线索,但到底落人口实。

    像顾念之这样从这个房间的用电量入手,那真是再自然不过了。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更是喜上眉梢,连忙说:“电工我们多得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工程兵部队了解一下!”

    他迅速一挥手,叫了工程兵部队里两个最厉害的电力工程专家,说:“顾律师刚才说的话,你们听见了吗?能查到这个房间十天来的用电量吗?”

    这两个电力专家连忙说:“可以,首长!我们只要去查一下电线的走向,就知道电表在哪里!”

    “那就赶紧去查!”何承坚的生活秘书转身朝顾念之竖起大拇指,笑得见牙不见眼,“暴力碾压有什么意思?智商碾压才是最致命的!”

    说完他还故意轻蔑地瞥了温守忆一眼。

    温守忆以前在何家接替顾念之位置的时候,这个生活秘书也曾经对她毕恭毕敬。

    现在巴上顾念之,居然对她狗眼看人低了。

    温守忆闭了闭眼,脸上红得几乎要滴血。

    她强行镇定下来,双手一背,右手扣住左手的手腕,开始在手表上轻轻叩击,也是在发摩斯密码。

    温守忆以前是何之初的生活秘书,也是受过特殊的情报工作训练的。

    这些小手段她都不陌生。

    霍绍恒眼神轻闪,看见了温守忆手臂轻微的抖动。

    这是在发消息?

    霍绍恒手指微动,一粒米粒大小的钢珠从指间迸射而出,直接弹在温守忆右臂肘关节处。

    与此同时,何承坚也瞥见了温守忆的手臂动作,他也随手弹了一个硬币过去,正好击中温守忆的左臂肘关节。

    两方齐齐而来,温守忆的左臂右臂顿时被废了一样,疼得摇摇欲坠,不仅几乎重心不稳,整个身子都要失去知觉了。

    她死死咬着牙关,忍住了那几乎脱口而出的惨叫。

    但是右手再也不能发摩斯密码了,和左手一样,软软地垂在身侧。

    冷汗直冒,她如同从河里捞出来一样,全都汗湿了。

    幸亏她的助理见势不妙,立刻扶住了她,她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而就在这当口,工程兵部队的两个电力专家已经检测完毕线路,顺利找到了电表所在地。

    可能是设计这两间密室的人太自负了,完全没有想过有人会从外部强行破开密室,所以里面的电线都是自成一体,也有超大功能的电表当做电力控制使用。

    “报告首长!电表显示,这两个房间最近两天里有超高的用电量,显示这里曾经运行过大型仪器!”

    不等自己的生活秘书开口,何承坚已经沉着下令:“封锁整间医院,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大型仪器找出来!我倒要看看,他们用的什么大型仪器,袭击何少将!”

    包围病房的三个排的兵力,一下子呼啦啦少了两个排,而且何承坚的生活秘书正在发指令,要调集更多的人手过来。

    那么大的仪器,如果还没运走,那就一定在这间医院里。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何承坚的生活秘书同时命令封锁帝都的水陆空三路交通,查找运输大型仪器的交通工具,一个都不放过。

    直播视频上,观众们对这一幕峰回路转看得如醉如痴,疯狂给顾念之打call。

    甚至一堆平时比较矜持的技术宅男们都开始疯狂粉她。

    男人要是追起星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

    谁敢说顾律师一个不好,立刻群起而攻之,在网上叉出去挂起来三百六十度吊打,直到收拾得对方服服帖帖,再也不敢在网上对顾念之说些不中听的话。

    而温守忆收买的那些水军完全没有这些真粉的战斗力强悍,基本上一开口就被鉴水军,男人中的技术宅甚至能顺藤摸瓜,找到水军所属公司的ip地址,在网上花式曝光。

    ……

    谢清影也惊讶不已,连声说:“顾律师太厉害了!我都被圈粉了!”

    “谁能想到,在一个空空如也的房间里,也能查出那么多的蛛丝马迹!”

    “让我们再来听听温院长的意见。”

    谢清影说着,居然带着自己的直播摄像机来到温守忆面前。

    她的笑容冷了下来:“温院长,您不说几句话吗?这个房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何少将为什么在这里待了二十四小时,就晕迷不醒?”

    “我怎么知道!”温守忆疼得舌头都直了,说话含糊不清。

    谢清影不知道温守忆的两支胳膊被人几乎打成残废,她以为温守忆是心虚,冷笑着又问:“温院长不说话,是在后悔刚才把话说得太满了吗?”

    “如果温院长知道是怎么回事,还请高抬贵手,放何少将一马。”谢清影简直就是直指温守忆是凶手……

    温守忆觉得荒谬极了,终于胳膊上的疼痛缓解了一些,她忙不迭地说:“我怎么会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的用电量为什么这么高,我也不清楚,我得回去开会,询问一下这里的管理层。”

    “对啊,问一问,是不是临时工干的呗……”顾念之在旁边不屑地撇了撇嘴,“你除了会让临时工给你背锅,还会别的什么?”

    “我可没说是临时工干的。”温守忆沉着地看着顾念之,“顾律师你不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才做了十几天院长,你就指望我面面俱到,连一个空房间的用电量都要知晓原因,那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我有吗?”顾念之反手指着自己,“明明是你自己亲口确认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空房间。那我们查一查用电量,看看这里是不是如你所说是空房间,不是顺理成章吗?”

    “你查了啊,查出问题了,我不知道原因,所以我要开会找出原因,也是顺理成章啊。”温守忆学着顾念之的腔调说话,语速和语气居然模仿得挺像。

    顾念之笑得意味深长,再一次拍了拍温守忆的肩膀,“温律师果然崇拜我,我知道了,你偷偷练习学我说话,练了不少时间吧?真是辛苦你了,不过呢,做人最重要是要有自己的特色。知道邯郸学步是什么意思吧?还有画虎不成反类犬了解一下。”

    温守忆的胳膊刚刚好了一些,被顾念之一拍,又觉得好像要脱臼了,额头又一次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她几乎断断续续地说:“我只是学着你的语气反讽一下。顾律师这都听不出来?我对自己非常满意,从来没有想过要学别人的说话行事。”

    顾念之嗤笑一声,抱起胳膊说:“我只说你学我说话,可没说你学我行事。难道你私下里也学我的处事方式?哎嘛,我得向你收钱,不然你就是盗版!”

    温守忆扯了扯嘴角,“你的脸可真大,自说自话的本事越来越高了,我从来不学任何人,我刚才就说过,顾律师不要把法庭上那一套用来对付我,没用的。”

    “没用吗?刚才不是挺有用的。”顾念之笑眯眯地说。

    她绕着温守忆走了一圈,不断地拿话刺激她,其实是在拖延时间,希望能早一点搜到那两个次声波发射源。

    温守忆知道她什么意思,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暗暗猜测顾念之背后应该有高人,不然怎么会发现那个密室的位置?

    那两个密室已经存在十几年了,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