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83章 将计就计(第二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83章 将计就计(第二更)


    温守忆的抒情被顾念之生生打断,很是不爽,抬头怒视着顾念之,握紧了拳头:“顾念之!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别人想得那么不堪和恶毒?!”

    “秦姨只是高兴有了自己同何上将的孩子,怎么会对何少恨之入骨?你的逻辑呢?!你这已经不是乱说话,而是诽谤了!”

    温守忆非常激动,脸都涨红了。

    顾念之耸了耸肩,“我没有把别人想得不堪和恶毒,我只是不会把秦瑶光想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圣母。”

    她微微往前倾身,侧对着一言不发的何承坚说:“何上将,其实呢,一个女人如果是真的爱你,一定会对情敌有嫉妒。如果连嫉妒都没有,那要么不是爱,要么就是在骗您。”

    “可是像秦瑶光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当人看待,对别人的儿子,又有多少真心呢?是吧?我只是从人之常情出发。”

    顾念之火力全开,脸上的神情还是淡淡的,语气依然和缓镇定,“古人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可没说过,杀吾幼以及人之幼。”

    秦瑶光对她做的事,可不就是“杀吾幼以及人之幼”?

    用她的命,换何之初的命。

    温守忆马上抓住顾念之话里的漏洞,笑了起来,一边瞥了何承坚一眼,一边说:“原来顾小姐还是不愿意救何少?……秦姨这么做,也是为了救何少,顾小姐要是有怨言,我想何少这么多年对你的呵护,也都还了你的人情了。”

    顾念之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说:“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何少晕迷不醒,生死未卜,何上将心急如焚。你明明是来讨论救治何少方法的,却还能在这个时候笑出来。嗯,我突然觉得你好像对何少的状况胸有成竹,难道……这也是你们事先设计好的?”

    这句话就像一巴掌,响亮地扇在温守忆脸上。

    她的笑容瞬间凝固,就像是石膏倒模里捏错了的人脸,一半是愤怒,一半是微笑,那神情惨不忍睹。

    温守忆心里恼恨不已,这个顾念之,反应未免也太快了……

    何承坚的目光在温守忆和顾念之之间逡巡来去,见她们争吵起来,何承坚突然说:“既然如此,就带秦瑶光来,问问她有什么办法。”

    他对自己的生活秘书使了个眼色,生活秘书忙离开客厅,去带秦瑶光去了。

    顾念之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霍绍恒对着她这边的手指突然轻轻摇了两下。

    顾念之马上闭上嘴,神情淡漠地站在那里,没有再说话了。

    温守忆却是大喜过望。

    她来这里,就是想着求何承坚让她见秦瑶光一面,好让她出来给何之初治伤。

    顾念之出来捣乱,她还以为这件事得黄了,没想到顾念之的话根本不管用,何承坚明显还是很相信秦姨!

    温守忆顿时充满信心,又跟何承坚说了一下秦氏私立医院的情况,表示了医院整改的决心,一定要符合政府的监管规定云云。

    她七扯八拉地说了一会儿,秦瑶光就被带来了。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跟着进来,在何承坚耳边说:“首长,谢清影小姐也来了,在门外等了半天,想看看何少。”

    “谢清影?”何承坚皱眉想了一下,缓缓点头,“让她进来吧。”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忙给门口的卫兵发了一条消息,让他放谢清影进来。

    谢清影进来的时候,看见客厅里人还挺多。

    何承坚一个人坐在朝南的三人座大沙发上,他对面也是一张三人座大沙发,坐着温守忆。

    右手边的单人沙发上则坐着那位苏联副总领事彼得,也就是顾念之的追求者。

    左手边的单人沙发上居然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脑外科“一把刀”秦瑶光。

    谢清影挑了挑眉,和站在何承坚沙发背后的顾念之对视一眼。

    顾念之朝她缓缓点头,然后慢慢从何承坚背后让了几步,站到他沙发右面去了。正好在霍绍恒所坐的单人沙发旁边。

    霍绍恒抬头斜睨着她,似笑非笑地说:“顾律师要不要也坐下来?”

    顾念之抱着胳膊,淡定地说:“你让我?”

    “不,你可以坐我腿上。”霍绍恒伸直了双腿,脸上绽开一个很浅很淡的笑容。

    顾念之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

    她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对面的秦瑶光身上。

    秦瑶光的全部注意力却在何承坚身上,她近乎贪婪地看着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谢清影见状,就在客厅一角找了个地方悄悄站着。

    何承坚的生活秘书小声说:“谢小姐,那边有座位。”

    他指了指窗边两张欧式文艺复兴后期风格的单人沙发。

    这沙发的样式华丽端庄,中间放着一张雕刻繁复的小高几,正是在午后阳光下喝下午茶的好去处。

    谢清影点了点头,轻声说:“多谢。”

    然后自己走到那里坐定。

    这边温守忆已经开口了:“秦姨,您好些了吗?”

    秦瑶光知道温守忆是在问她晕过去的事。

    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我没事,就是低血糖,所以没撑住,一下子晕了。”

    顾念之面无表情地说:“外科医生有低血糖?秦院长您这低血糖是以前就有的,还是现在才有的?”

    秦瑶光不想跟顾念之说话,当没听见一样,继续问温守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温守忆见秦瑶光对顾念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心里十分畅意,脸上的神情更加温柔了。

    “秦姨,是这样的,何少至今还没有苏醒,我想请您帮帮何少,您的医术高明……”

    顾念之又说:“秦院长是脑外科一把手,但是何少的伤情,跟脑外科没有关系吧?”

    秦瑶光这时才皱眉看了过来,低斥道:“没规矩!别人在说话,你插什么嘴?!”

    “她是我的代理律师,她的话,就是我的话。”何承坚居然说话了,而且语气不是很客气。

    秦瑶光被噎了一下,横了顾念之一眼,对何承坚说:“何大哥,您别惯着她。”

    “你别叫我何大哥,我们既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朋友关系,当不起这一句‘大哥’。”何承坚这是要跟秦瑶光撇清所有关系啊。

    秦瑶光脸色顿时白了下来,“何……何上将,您这是什么意思?”

    “秦院长,要叙旧情,还是等把何少救醒了再叙,好吗?”顾念之毫不客气怼了回去,她看向何承坚:“何承坚,您还是坚持要让这对何少一点都不关心的人给何少治病吗?”

    “我给何少治病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秦瑶光冷哼一声,“不要在我面前巧言令色,看了就恶心。”

    她现在对顾念之是完全不假辞色了,对她连对路人都不如。

    不过她越是这样,顾念之越是高兴。

    要是秦瑶光摆出一副慈母脸,她才要呕死。

    “但是您并没有把何少的病治好。”

    顾念之一句话甩出去。

    秦瑶光,卒。

    何承坚眼神闪了闪,说:“之初的伤势很严重,我不知道该怎么好。”

    顾念之忙说:“何上将,我说了,我会去找办法救何少,您不要草率地决定。”

    温守忆也急了,她生怕何承坚不让秦瑶光救治何之初,忙也说:“何上将,您是信一个对医学一窍不通的人去网上找那些不靠谱的疗法,还是让一个经验丰富,对何少的身体状况也了如指掌的医生,给何少治病?”

    光听她的话,还用选吗?

    当然是秦瑶光啊,顾念之那边看上去就不靠谱。

    何承坚的目光在顾念之和秦瑶光之间扫来扫去,然后说:“你们以前救治过同样类型的伤情吗?”

    顾念之窒了一下。

    她当然没有,她又不是医生。

    就算是医生,这种被次声武器所伤的病例也是不多见的。

    秦瑶光也愣了一下,她以前也没有救治过同样类型的病例,但是她做过那么多手术,要救治起来也是大同小异。

    秦瑶光坚持说:“我虽然没有做过完全一样的伤情,但是我会给他做最细致的检查,设计出最完美的方案,交给我们医院里最能干的专科医生进行治疗。”

    顾念之冷笑着抬头看着天花板上吊着的意大利水晶灯,说:“所以秦院长也没做过,我们打平了。”

    “我能跟你一样吗?”秦瑶光又要怒了,她瞪着顾念之,“你这个动不动就要打断别人说话的毛病是谁惯的?还改不了了?”

    顾念之的目光飞快地睃了霍绍恒一眼,心想惯着我的人就在这里坐着呢,可惜你有眼无珠,看不出来……

    在霍绍恒抬眸看过来之前,顾念之已经移开视线,说:“可惜了,没人惯着我,我天生地养,餐风饮露长大的。”

    秦瑶光:“……”

    温守忆咳嗽一声,嘴角止不住露出笑意,她说:“何上将,您要怎么选择,不用我再说了吧?”

    何承坚靠坐在低调奢华的文艺复兴风格三人座大沙发上,皱着眉头说:“你们都没经验啊……我还是觉得不靠谱。怎么办?”

    “何上将,秦姨其实是有经验的,只是不是一模一样,但是做手术就这样,真正的高手是一通百通,不比那些连医学院的门都没有进过的人,以为自己能度娘搜索一下就成医学大师了。”

    温守忆明显是在嘲讽顾念之。

    顾念之的底气来自路近,包括给何之初的治疗方案,都是路近拟定的,因此她很是胸有成竹地跟温守忆争辩。

    “说的好像你不会去搜索一样。”顾念之淡笑回应,“关键是要知道怎么搜索。”

    何承坚听她们唇枪舌战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既然这样,我想你们先治别人同样的伤势。如果能治好,再用在阿初身上。”

    顾念之倏然抬眸看向何承坚,脸上的笑容冷了下去。

    好,很好,果然不愧是心狠手辣,老奸巨猾的何承坚。

    他居然要拿活人做实验!

    顾念之看不得这样的事情,何之初的命是命,普通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她轻缓地问道:“何上将,您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何承坚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秦瑶光,说:“我会还原那间病房的全部环境,包括密室在内。然后把两个人放在那个模拟的环境里二十四个小时。等伤势稳定之后,你们再用你们的方法分别救治这两个人。”

    “看谁救的方法好,就用在阿初身上。”

    顾念之心里一沉,果然是这样。

    她抿着唇,非常抗拒这个主意,因为她不想拿普通人练手。

    温守忆和秦瑶光却惊喜地道:“太好了!就这么办!何上将,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那人救过来的。”

    何承坚点了点头,“你们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他面无表情地招了招手,“来人,重建病房和密室,将秦霸业转到那间病房里,不用氧气罩,全部自然状态,用他们的次声武器对着他发射二十四小时的次声波。”

    秦霸业,就是秦老爷子,秦瑶光的父亲,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董事长。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683章《将计就计》。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