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696章 他是为了谁(大章)

你好,少将大人 第1696章 他是为了谁(大章)


    路远怔怔地看着路近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沉睡的顾念之。

    就算是路近这样严重的人际关系障碍症患者,也有对儿女毫无保留的舐犊之情。

    这是身为正常人类的天性。

    当然,如果有的人没有这种天性,只能说他,或者她,不是一个正常人。

    路远沉浸在感动之中,正想夸路近几句,只听路近又得意洋洋地说:“这种感觉,你这种没有女儿的人是绝对无法体会的。”

    一幅“我有女儿我自豪”,“我有女儿我骄傲”的得瑟样儿。

    路远收回自己刚才的感动。

    他就知道跟路近这种人好好说话是一种奢望。

    他不是气死你,就是憋屈死你,反正是个死,也就是早死晚死的区别。

    路远沉着脸,拿着手机去阳台上接电话去了。

    霍绍恒从厨房里出来,见顾念之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支胳膊抬起来枕在脑后,露出洁白细腻的手臂。

    她盖着一床淡水晶紫的毛毯。毛毯边缘有着细小的绒边,蹭在她手臂边缘,显得她肌肤莹澈,就像嫩生生的紫藕里裹着一段白藕节。

    霍绍恒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移开视线,走了过来。

    路近穿着一声米白色家居休闲服,盘腿坐在地毯上,就在顾念之睡着的那张沙发前面。

    他的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飞快地打字。

    不知道是在编程,还是在写什么东西。

    霍绍恒眸光轻闪,看见两张沙发中间的咖啡桌上放着一本量子力学的入门读物。

    他弯腰将这本书拿了过来翻看了一会儿,竟然还有些意思。

    索性坐在顾念之对面的沙发上,霍绍恒开始看这本书。

    路近编完一段程序,发回到自己工作室的主机上,让主机开始测试自己刚写好的程序,一边揉了揉发僵的脖子。

    回头看看顾念之,她睡得正香,呼吸浅慢均匀,小脸有一点点红,是那种最细腻的汝窑白瓷上点了几笔淡胭脂红釉的红。

    魅而不妖,艳而不秾。

    自己的女儿,当然怎么看怎么好。

    路近看得满心欢喜,轻轻给顾念之掖掖毛毯,将她露出来的胳膊放回毛毯里去。

    扭转头,才看见霍绍恒坐在对面,正在看那本他拿来给顾念之讲解过的量子力学入门读物。

    路近嗤了一声,小声说:“……彼得先生,你看得懂吗?”

    霍绍恒回过神,抬眸看了路近一眼,笑道:“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学过一点量子力学,这个是入门读物,还不至于看不懂。”

    说着,又夸这本入门读物写的深入浅出,非常有趣味性。

    路近听了顿时高兴起来,“看来你还真的懂量子力学!”

    其实霍绍恒上大学哪里学过量子力学?

    他是上学之后为了跟母亲宋锦宁拉近距离,能跟母亲谈论母亲最感兴趣的话题,才偷偷自己找了量子力学的书来看。

    自学的时间不长,不过有宋锦宁指导,比一般人在量子力学方面还是更高一筹。

    虽然十几年没有再碰过量子力学,但是看见这本入门读物,霍绍恒觉得挺有亲切感的。

    见路近也是个“学痴”,霍绍恒心里一动,拿着书问道:“路伯父,如果我想自学量子力学,需要补充哪些基础知识?”

    这可正好切中路近感兴趣的话题了。

    他立刻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你这个态度我喜欢。”

    “量子力学是高级学科,那意味着要弄懂它,必须先打下雄厚的基础。”

    “有人说,量子力学是不能自学的学科,所以叫不自量力。”

    霍绍恒:“???”

    不自量力还能这么解释???

    路近大手一挥:“不过我不同意,其实什么学科都能自学,只要你够聪明,并且找对学习方法。”

    “比如量子力学,它再高级,也只是一门学科。如果量子力学不能自学,那开创这一门学科的人是谁?他又是从哪里学的?”

    “可见这么说的人不仅妄自菲薄,而且也菲薄别人。”

    “因为他把自己的智商当标杆,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别人也做不到。——这种人,说他坐井观天管中窥豹一叶障目都是客气话。不客气的说,这种人都是把自己当机器了,你给他发指令他才知道要做什么,不发指令就成了朽木不可雕也。”

    “你不要理会这种人。”

    “如果你要自学量子力学,先要打下坚实的基础。”

    “首先是高等数学,这方面一点要吃透,不然不会懂量子力学的思维方法。”

    “其次是线性代数。当量子力学涉及到多维空间理论的时候,你会发现线性代数简直是神的数学!”

    “然后就是概率,这方面的基础知识一点要具备,可以学一下统计学的课程。”

    “最后呢,就是这里。”路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脑子一定要灵活,一定要能把各种学科的知识融会贯通。虽然聪明人不一定能学得好量子力学,但是脑子不聪明的人一定学不会量子力学。”

    一个是学不好,一个是学不会,两者之间立即高下立判了。

    霍绍恒听得不断点头,翻开那本量子力学的入门读物,随便问了几个问题。

    这些问题当然都是有一定水平的,霍绍恒其实是把宋锦宁曾经思考过的一些量子力学问题,拿出来重新问一遍。

    路近听得眉飞色舞,差一点就要拉着霍绍恒去他的工作室给他用电脑演示了。

    霍绍恒忙朝顾念之那边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路伯父,念之还睡着呢……”

    路近回过神,转头去看顾念之,正好看见她闭着眼睛,但是眼皮底下,眼珠明显在转动。

    路近笑了起来,“念之,醒了?是不是爸爸把你吵醒了?”

    顾念之醒了有一会儿了,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听霍绍恒跟路近谈论量子力学。

    听着听着,路近对他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顾念之无语至极。

    霍绍恒实在太奸诈了。

    轻轻松松用一本量子力学就收服了路近不说,关键是这本量子力学明明是路近拿来企图给顾念之讲解的!

    这可真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

    现在她装睡被识破了,也没有脸红,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路近笑道:“爸,您讲量子力学的时候真有魅力。”

    “小马屁精!有魅力你还睡着了?!”路近笑着拉她起来,怕她着凉,将毯子盖在她腿上,顺便挡住霍绍恒的视线。

    顾念之笑嘻嘻地说:“我这不是又醒了吗?让我睡着不难,让我醒过来才是真的难!”

    “算你有理!”路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再看手表,“可以开始做晚饭了吧?年夜饭啊,今天的重头戏!”

    顾念之四处看了看,“路总呢?”

    “刚才回他房间接电话去了。”路近漫不经心地说,“可能是红颜知己打来的啊……哈哈,你看,背着我们偷偷接电话。”

    他话音刚落,路远就推门进来了。

    顾念之笑着回头问:“路总,真的是您红颜知己打来的电话?要不要请来一起过年啊?人多热闹些!”

    路远一听就知道是路近在编排他,握着手机平心静气地说:“我哪有什么红颜知己?你爸爸当初才厉害呢,在大学里成天在实验室做实验,也有一堆女研究生花痴他。出去做个讲座,几乎掷果盈车。”

    “啊?!厉害了,我的爸!”顾念之的注意力立即转到路近身上,惊喜道:“您就没想过有个第二春啥的?”

    路近突然红了脸,说:“第一春都没有,哪里来的第二春?小姑娘家别乱说话,咦,你不是饿了吗?路老大赶紧去做年夜饭!”

    他站起来,推着路远就往厨房走去。

    路远看了坐在沙发上的霍绍恒一眼。

    霍绍恒朝他使了个眼色。

    路远会意,拉着路近说:“你这么能耐,今天就帮我做年夜饭,给我打下手。不答应,我就去跟你女儿讲你当年风靡……”

    “行了行了!我给你帮忙!我给你帮忙还不行吗?!”路近慌忙堵住路远的嘴,埋怨道:“你别瞎说,破坏我在我女儿心里的形象!”

    “你现在顾忌自己的形象了?你破坏我的形象可是不遗余力。”路远冷哼道,将厨房的门关上,又把抽烟机打开,开始正式做年夜饭。

    各种菜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蒸菜和炖菜也都准备就绪,现在只要做炒菜和冷盘。

    ……

    客厅里,只剩下顾念之和霍绍恒两人。

    霍绍恒静静地看着她,笑而不语。

    顾念之也扛得住,笑眯眯地回望着霍绍恒,跟他寒暄:“彼得先生,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是华裔吧?那你家里过不过春节呢?”

    春节是全世界华人共同的节日。

    不管你在哪个国家,都不会忽视这个一年到头最重要的节日。

    霍绍恒架着长腿,闲适地微笑道:“我父母很早就不在了,跟着祖母长大的。后来祖母也在一次任务中殉职,我就没有亲戚了。”

    他知道自己只要这么说,顾念之肯定就不会刨根究底问下去了。

    果然顾念之露出同情的神色:“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彼得先生,是我冒昧了。”

    霍绍恒立刻忧伤惆怅地说:“没关系,我不介意。所以我希望能跟你们一起过年,也能感受到过年的气氛。念之,我可以叫你念之吗?你愿意让我一起跟你们过年吗?”

    顾念之也在想,呵呵哒,这是捏住了她的七寸啊……

    回去一定要向“早就不在”的宋女士“告状”。

    顾念之想着,脸上的神情却越发小心翼翼起来,轻声说:“可以啊,你现在不是留下来了吗?还跟我爸爸打得火热呢。”

    霍绍恒:“……”

    这都是什么用词?

    什么叫跟她爸爸打得火热?

    他是为了谁?才绞尽脑汁回想当年宋女士感兴趣的一些量子力学问题来借花献佛?

    顾念之又忍着笑说:“我现在明白了,你是从小父母不在了,缺父爱,羡慕我有一个好爸爸,所以才一直跟着我的,是不是?其实你可以认我爸爸做干爹,这样就不用打着追求我的幌子,去接近我爸爸了。”

    霍绍恒板起脸。

    顾念之这是哪根筋不对?

    居然把他追求她,努力在路近那里刷好感的行为歪曲成是“缺父爱”???

    顾念之瞅着霍绍恒一瞬间黑沉下来的脸色,心里那个邪恶长角的小人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

    “被我说中心事了吧?”顾念之歪着头说,“你别不好意思,我等下跟我爸爸说一声。你放心,只要我提的要求,我爸爸绝对不会不答应的。就是多个干儿子呗……”

    越说越不像话了。

    霍绍恒唰地起身,走到顾念之身边坐定,握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说:“……做什么干儿子?一个女婿半个儿,我就做你父亲的女婿好了。”说着,他恨恨地咬了顾念之的耳垂一口。

    诱惑他许久的荔枝冻终于吃到嘴里了,跟他记忆中一样软弹可口。

    一咬之下,他就放不开了。

    下意识包裹住那软软颤颤的一小团嫩肉,用舌尖抵了抵。

    圆圆滚滚的小耳垂在他嘴里几乎被吸成一个小小的薄片,但是一松开舌尖,那小薄片立刻又鼓了起来,像是对着舌尖耀武扬威。

    于是他又吸了一口,再用牙尖在耳垂上轻轻咬下一颗牙印,才慢慢松开顾念之的耳垂。

    顾念之没想到霍绍恒真的下嘴咬了,耳垂在他嘴里几乎被嗦得要化开,一股股暖流从最敏感的耳廓处奔涌开来,她的半边身子都麻了。

    动弹不得。

    霍绍恒松开嘴,顾念之回过神,一把推开他,涨红了脸说:“你再这样,这年就没法过了!”

    霍绍恒也不说话,只是用力拽住她的胳膊,等顾念之发完怒之后,才暗哑着嗓子说:“……念之,你对我真的没感觉吗?”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696章《他是为了谁》。

    晚上没有了。

    ps:又写日常写得停不下来了~~~亲们见谅~~~~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