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710章 为什么要说“又”呢?

你好,少将大人 第1710章 为什么要说“又”呢?


    路近半垂着头,没精打采地靠坐在沙发上。

    他半边身子都在阴影里,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霍绍恒想,好在路近还有一个无法抗拒的人,就是念之。

    只要念之问他,路近应该不会骗她。

    两人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客厅里。

    到天亮的时候,两人都打了个盹儿。

    ……

    路远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觉醒来,头疼似裂。

    宿醉的感觉真是难受。

    不过他这么多年没喝醉过了,昨天实在太高兴,就放纵了一下。

    但是放纵过后,他想起了自己喝醉之后做的事,不由头疼地捶了捶脑袋。

    只能希望霍绍恒能及时帮他把那些铅笔素描收起来,不要让顾念之和路近看见了。

    不过又想起来他画的谁,如果真的是霍绍恒收起来的,路远一下子白了脸……

    完了,他没脸见人了。

    路远这时完全不想起床,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永远也不要醒来面对这些人算了。

    真是太难堪了。

    ……

    顾念之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了。

    她洗漱好了从卧室里出来,发现霍绍恒和路近还在沙发上歪着睡觉。

    顾念之长长吁了一口气。

    看见路近和霍绍恒都在她身边,真好。

    这是两个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拿了两床毛毯出来,轻轻给他们盖上。

    路近是真的睡着了,顾念之给他盖上毛毯,他完全没有察觉,只是换了个更舒服的方式睡觉。

    而霍绍恒在顾念之推门出来的那一刻就醒了,不过还是睡着没动。

    等顾念之给他盖上毛毯的时候,他轻轻在她凑过来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顾念之红了脸,手在毛毯底下拧着霍绍恒精壮的腰身转了一下。

    霍绍恒吃痛,却没有出声,只是眯着眼睛笑吟吟地看着她。

    顾念之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起身去厨房看了看。

    都是她不会做的菜,还是得等路远来做早饭。

    顾念之想了想,拿着路远昨天画的那些铅笔素描,来到路远的公寓前摁响了门铃。

    路远本来是不想起床的,但是从监控器上看见是顾念之在门口摁门铃,他还是起床来开门了。

    “念之,早。”路远身上穿着休闲服,微笑着打开门,“这么早起来了?”

    “我只是来看看路总您好些没有。”顾念之笑着将那沓素描藏到背后,说:“没有打扰您睡觉吧?”

    “我醒了有一会儿了。”路远去厨房给顾念之拿了一瓶牛奶,用微波炉温了一下给她拿过来,还有两片小苏打饼干。

    “谢谢路总。”顾念之笑弯了眉眼,“您怎么知道我饿了?”

    路远失笑,“如果你不是饿了,来找人做早饭,怎么来敲我的门?”

    顾念之做了个鬼脸,“路总,您这就想错了。”

    她悠悠然将那沓铅笔素描拿了出来,“我其实是来物归原主的。”

    铅笔素描啪地一下放在她面前的红木大餐桌上,路远脸色微变。

    顾念之也不说话,拿着牛奶慢慢喝了起来。

    路远看着这沓铅笔素描,脑海里一阵空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东西没有被霍绍恒收起来,反而落在顾念之手里……

    但转而一想,这样比落在霍绍恒手里要好,是吧?

    毕竟宋锦宁是霍绍恒的母亲,他又是霍绍恒父亲的亲大哥,这关系太混乱太复杂了。

    路远不知道霍绍恒要怎么想他。

    现在落在顾念之手里,她虽然是霍绍恒的未婚妻,可她并不知道这个彼得就是霍绍恒,所以应该不会怎样吧?

    不过她认识对面的宋锦宁,他得好好想想,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顾念之喝完一瓶牛奶,好好欣赏了路远的脸色之后,才故意问道:“路总,这位女生是谁啊?她好漂亮!”

    路远抬眸看着她,坦然地说:“你不认识。她,是我喜欢的人,很多年没见了。”

    “哦?是吗?她也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顾念之故意装作不知道路远的秘密,“会不会我们认识的是同一个人呢?”

    路远气定神闲地将铅笔素描收起来,说:“是吗?谁啊?”

    “可是那人在对面世界啊……”顾念之好奇地问,“您怎么认识对面世界的人呢?”

    “……我认识的这个人,是在这边世界,不是在对面世界。”路远毫不犹豫地说,“可能她是她的对应体吧。”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心想如果不是那碗三鲜炒饭,我还真信了你的邪!

    “是吗?”顾念之拿起白瓷碟子上的小苏打饼干,笑眯眯地说:“有机会让我见一见吧,原来路总真的是有第二春了。”

    路远笑着摇摇头,“别听你爸胡说,我连第一春都没有,哪里来的第二春?”

    “哦?原来这就是您的第一春啊……”顾念之意味深长地说,站了起来,“好吧,路总有时间去给我们做午饭吧,早饭就不用了,我爸和彼得还在睡觉呢。”

    路远还不知道一夜之间,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他点了点头,“我先去洗漱,然后去你那边做饭。”

    “谢谢路总。”顾念之眉开眼笑,转身要走,却又被路远叫住了。

    他拿出一个红包递了过去,“念之,这是你的压岁钱。”

    顾念之惊喜地接了过来,“是真红包啊!我还有压岁钱?!”

    这真是太好了!

    她在那边的网上也曾经是红包小达人,现在已经没怎么发红包了。

    她当场就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沓崭新的rmb,最大面值那种。

    顾念之啵地一声亲了一下红包,笑着说:“谢谢路总!这真是最好的礼物!”

    路远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喜欢就好。”

    就像长辈对小辈那样体贴爱护。

    顾念之心情好极了,哼着她带有魔性的跑调的歌儿回到自己对面的套房。

    这时候,霍绍恒已经没有在沙发上了。

    路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身上还是盖着那床毛毯,神情怔忡。

    顾念之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声音小小地问:“爸,您没事吧?”

    说着,还用手试了试路近的额头,担心他发烧生病。

    路近心里感动极了,抬手握住顾念之试探他额头的那只手,声音都快哽咽了,“……念之,让你担心了,是爸爸不对。”

    “爸,您别这么说。”顾念之给路近拿了一瓶水过来,“喝点水,等下路总来给我们做午饭了。”

    路近掀开毛毯坐直了身子,关切地问:“念之你吃早饭了吗?”

    “我刚才在路总那里喝了牛奶,还吃了几个小苏打饼干。”顾念之看着路近,声音严厉起来,“爸,您现在可以说,您昨天深更半夜为什么要去登喜路酒店那边了吧?”

    她从定位显示上看得清清楚楚,路近是去了登喜路酒店。

    路近移开视线,嘀咕道:“……早知道先把定位取消了……”

    他本来以为除夕晚上顾念之肯定在睡觉,他等事情办妥之后,再取消顾念之手机里对他的手机定位还来得及。

    结果没想到有彼得横插一杠,顾念之从头到尾都在“监控”他的行动。

    想想还真是阴差阳错。

    路近既窝心,为顾念之感到自豪,又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定位神马的,真是双刃剑啊!

    “您说什么定位?”顾念之扬起声音,犀利的目光不容路近躲闪,“您不是要忽悠我吧?”

    路近慌忙摇头,“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不是就好。”顾念之也坐直了身子,认真地问:“我看了新闻,昨天登喜路酒店发生了‘国际命案’,是怎么回事?您别告诉我跟您有关啊!”

    路近尴尬地想,还真跟我有关……

    他的视线游移着,就是不敢跟顾念之目光相接。

    顾念之心里一沉,“……还真是跟您有关?!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路近不说,她索性拿起手机,开始搜索有关登喜路酒店“国际命案”的消息。

    经过了一夜的发酵,石原倍三的事终于在网上传开了。

    顾念之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热点新闻,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一句话脱口而出:“什么?!石原倍三又切腹自尽了?!”

    路近立即好奇起来,“……为什么要说‘又’呢?”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710章《为什么要说“又”呢?》。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推荐票请投全票哦

    晚安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