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712章 比克格勃还难对付(第二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1712章 比克格勃还难对付(第二更)


    霍绍恒站在她面前,手上拿着一支小试管和几页发黄的纸张,像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样。

    顾念之抬眸看去。

    目光清澈如水,看上去平静安宁,没有一点情绪。

    但是从霍绍恒的角度,才能看见她眼眸深处里隐藏的关切和担忧。

    其实她藏得那么深,如果不是这件事太突然,她来不及掩饰眼底的神情,就连霍绍恒也看不出她真正的心思。

    视线从霍绍恒完美精致的下颌渐渐滑落,来到霍绍恒伸出的手上。

    就是这双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手,曾经误导过她……

    顾念之突然有些走神。

    也许她该问问霍绍恒是怎么保养双手的?

    不过这也只是一闪念的事。

    顾念之很快回过神,目光停留在霍绍恒手里那两样东西上。

    她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说:“这是什么?”

    “就是试管和实验设计啊!”路近抢着说,好像要“戴罪立功”一样急切,“试管里面就是用我那个实验设计做出来的成果。那几张纸就是我当年的实验设计。”

    顾念之点点头,垂眸在手机上写了几个字,然后问霍绍恒:“你在石原倍三的房间里找到的?在他房间什么地方?”

    霍绍恒眼里闪过一丝赞赏,淡淡地说:“……就在他切腹自尽的尸体旁边。”

    顾念之很快反应过来,“……就在旁边?为什么没有沾上血迹?”

    “因为石原倍三把切腹的时候血液流出来的方向估算得很准确。”路近在旁边很学术性地补充道,“对于经常做动物实验的人来说,每一刀割下去会产生什么后果,血液会从哪个方向流出来,最后流到哪里去,应该有充分的认识。”

    顾念之:“……”

    “这不是重点。”顾念之轻飘飘地说,默默忽视路近“求表扬”的眼神。

    跟着霍绍恒走进来的路远听到这里,忍不住轻笑一声。

    路近扭头看见他,恼羞成怒地说:“路老大,你怎么还不去做饭?!你已经偷懒不做早饭了,不会连午饭也不让我们吃了吧?!”

    路远知道他在迁怒,也没当回事,微笑着说:“我就是来做午饭的。”

    他对顾念之点点头,“念之,好好审审你父亲,他天不怕地不怕,没人能搞定他。”说着,转身离开客厅,去厨房做饭了。

    反正霍绍恒身上带有监听设备,路远能通过网络接上他的监听设备,听见客厅里的谈话,所以他也不用一直待在这里。

    顾念之听了路远的话,斜睨了路近一眼。

    路近坐得端端正正,低头就是“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顾念之忍着笑,对着路远的背影说:“谢谢路总,我中午想吃三鲜炒饭。”

    路远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走到厨房,将厨房半透明的玻璃拉门关上了。

    “又皮了。”霍绍恒看了顾念之一眼,不动声色地做了个口型。

    顾念之并没有看他,继续看向自己的父亲路近。

    “爸,我相信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顾念之一本正经地说,“路总并没有瞎说,但是我还是希望您有所敬畏,比如说,对法律和秩序的敬畏。”

    路近的头低得更狠。

    顾念之这时有些不忍心了。

    她不想逼路近逼得太过,可是这件事仔细想想,疑团太多,不弄清楚的话,实在太被动了。

    特别是石原倍三对秦瑶光推崇备至,顾念之总觉得凡事牵扯到秦瑶光,她都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应对。

    因此她给路近倒了一杯牛奶过来,“爸,您也没吃早饭,先喝点牛奶。”

    路近连忙喝了一大口,让自己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顾念之看路近喝完牛奶,才继续问道:“既然这两样东西是揭发石原倍三抄袭的最有力证据,他为什么要这么完好无损地保护它们?正常情况下,他不应该是尽量毁掉这两样东西吗?”

    “或者说,就算不毁掉,在自己会切腹自尽的情况下,怎么还会去仔细估算他身边哪个地方是最显眼,也不会被血迹沾染的地方?”

    顾念之提出了一连串疑问。

    路近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目光在顾念之和霍绍恒之间逡巡来去。

    这两人真的没有互相通过话?

    怎么连分析问题的角度都是如出一辙?

    路近觉得自己这时候就像一个局外人,怎么也挤不进这两人的世界……

    说好的另外有心上人呢?

    说好的在那边世界有未婚夫呢?

    瞧这份默契,就跟两人在一起很多年了……

    真不愧是对应体,难道连思想和感觉也能同步吗?

    路近酸溜溜地想着,越发觉得自己跟女儿分离这么多年,不仅亏欠女儿,也亏欠自己。

    顾念之没有理会路近的小脾气,她征询地看向霍绍恒。

    “……我认为,他是给某些人报信。”霍绍恒分析道,“如你所说,那个位置确实是最显眼的位置。只要外人一进来,就能一眼看见。”

    顾念之恍然,“原来是这样。”

    她站了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激动地说:“石原倍三知道自己切腹自杀,肯定会引起巨大的新闻效应,毕竟是在大年初一,还是刚刚上了春节联欢晚会的外国科学家。”

    “他用这个方法,给自己的同伙报信。——不过,他要报什么信?难道是要通知自己的合作伙伴,自己抄袭了?”顾念之皱眉沉吟道,抱着胳膊在窗前站定,摇了摇头,否定自己的想法,“不对,肯定不是这样。难道说……”

    顾念之倏然回头,发现路近正一眨不眨盯着她的背影出神。

    “难道说,通过这件事,他认为……顾祥文其实没有死?”顾念之疑惑地看向路近。

    路近慌忙收回视线,摇头说:“这我可不清楚,我是打电话跟他说,顾祥文临死的时候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我并没有说我就是顾祥文。”

    顾念之啼笑皆非,走过去依偎在路近脚边,仰头看着他笑着说:“爸,您能从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到事情真相,别人也能。——特别是石原倍三这种人,他抄袭了您的实验设计……”

    顾念之顿了顿,突然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

    “爸,石原倍三抄袭您的实验设计,有多少年了?”

    “至少有三十年了。”路近想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说:“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您看,您连多少年都记得不清楚了,石原倍三怎么会一看这几页笔记纸,就迅速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呢?”顾念之疑惑地看向霍绍恒,“而且还能马上切腹自尽?”

    霍绍恒眉心微皱,若有所思地说:“这个问题问得好,我都没往这方面想。”

    路近尽量保持着脸色的平静,但是背后已经微微在冒汗了。

    没想到亲生女儿比苏联克格勃还难对付……

    顾念之的视线很快又落到路近身上。

    虽然路近看起来跟刚才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仔细观察,还能看见他额头发际线那里渗出的细密汗珠,还有胳膊在微微抖动,跟帕金森氏综合征似的……

    顾念之温柔而坚定地握住路近的手,心想,他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不过看路近这样,顾念之于心不忍,真是不想继续追问他了。

    今天是大年初一,他们父女俩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在一起过年,可不能就被石原倍三给带偏了……

    顾念之笑着转了话题说:“算了,也许石原倍三一直心怀愧疚,对当年抄袭的事耿耿于怀,所以一看这几页笔记,就想,哎呀,另外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了啊……”

    “其实他就是心怀鬼胎,是吧?”顾念之笑着摇摇路近的胳膊。

    路近终于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点头说:“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说着,他站起来,“念之,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我拿来给你啊!”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712章《比克格勃还难对付》。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推荐票请投全票哦~~~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