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719章 不给杠精可乘之机(第一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1719章 不给杠精可乘之机(第一更)


    路近感动地看着顾念之,心想自己家姑娘就是好,为了他连自己的母亲都要怼……

    他握着顾念之的手,认真劝道:“秦瑶光到底是你母亲,还是不要跟她公开闹翻,把她留给我去对付,免得别人说你不孝。”

    顾念之:“……”

    路远:“……”

    霍绍恒:“……”

    屋里另外三人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他们谁都没指望从路近嘴里听到“孝”或者“不孝”有关的字眼。

    因为路近在科学一途上走得太远,以至于他们经常觉得他已经超出普通人的伦理范畴了。

    孝或者不孝这么俗气的字眼怎么能从他嘴里说出来呢?真是太违和了……

    路近扭头看见他们都瞪着他,也瞪了回去,说:“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念之不管怎么说都是秦瑶光生的,就算秦瑶光是个十恶不赦的卖国贼,要是念之亲手对付她,你们信不信总有杠精出来杠一杠?”

    其实他是有些心虚,不得不用这种自己都不在乎的观点掩饰。

    路远揉了揉额角,觉得真是心累。

    路近在顾念之面前,完全算得上细心到极点的二十四孝老爸了,连最微小的细枝末节都能考虑到。

    “……你也说是杠精了,理那些人干嘛呢?他们要说,就让他们说去呗,谁理睬他们?”路远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可不行,就是杠精也不能说我姑娘。”路近毫不犹豫地摆手,“我不能给杠精任何可乘之机。”

    “我姑娘就是好!什么都好!哪儿都好!——不接受反驳!”

    他理直气壮地捍卫顾念之,宁愿自己面对所有的黑暗和诋毁。

    顾念之本来就能哭,现在更是感动得眼泪汪汪,抱着路近的胳膊哭成了泪人。

    霍绍恒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拿了咖啡桌上路近精心特制的纸巾递过去,“大年初一,哭什么?你们华夏人不是最讲究吉利和彩头吗?”

    “这叫喜极而泣,你这个苏联人不懂就不要乱说话。”路近理直气壮地从霍绍恒手里接过纸巾,亲自给顾念之擦眼泪。

    他的动作轻缓又温柔,简直像是做最精密脆弱的生物实验一样的手势和动作。

    顾念之被路近的话惹得又哭又笑,激动得都无法正常思考了,还是霍绍恒在她身边坐下,她的情绪才镇定下来。

    霍绍恒不用说任何话,或者做任何事,只要陪在她身边,她就能滋生无穷的勇气和信心。

    顾念之清了清喉咙。

    今天她哭太多次了,嗓子真正哑了。

    不过她还是嘶哑着嗓子,非常慎重地对路近说:“爸,这不是孝不孝顺的问题,也不是任何面对杠精的问题,这对我来说,都不是重点。”

    “……可对我来说是重点……”路近嘀咕道,不过还是马上对顾念之点点头,“那你说什么才是重点?”

    “我的重点是,我们要收拾秦瑶光,但是必须要用合法的手段收拾她。我不希望爸爸为了我,铤而走险去触犯法律。”

    “您女儿我可是大律师,您要是触犯法律,我这个大律师还怎么做下去?还不如让律师协会取消我的律师执照算了。”

    顾念之用自己的职业生涯做赌注,押路近不会罔顾她的利益和职业前途。

    路近却不买账,很是不满地说:“我怎么触犯法律了?石原倍三的事,我有哪一点触犯法律?你说啊?是我逼着他抄袭?还是我拿着刀亲自给他切腹?!”

    顾念之拍拍他的手背,安抚道:“石原倍三的事做得当然很漂亮。但是如果不是……彼得先生帮您善后,对方请个厉害的律师,这官司还是能打一打的。”

    路近瞅了霍绍恒一眼,不再说话了。

    顾念之以为把他劝好了,笑着说:“好了,那我这个年就不过了,我现在就开始准备,过了正月十五再次开庭的时候,争取一次拿下!”

    路近瞪大眼睛,不由激动起来:“你别想得这么容易!你知不知道秦氏集团到底有多大的财力和势力?知不知道秦瑶光在国际上有多高的声望?知不知道她这些年救过多少权贵名流的命?!”

    言下之意,要用法律手段收拾秦瑶光,顾念之首先要面对的是整个秦氏集团。

    顾念之勾了勾唇角,自信满满地说:“……如果不是要扳倒整个秦氏集团,又用得着我顾大律师出面吗?”

    她这幅自信到自恋的神态,跟路近真是如出一辙。

    霍绍恒和路远两人相视一笑,心情轻松起来。

    路近却还是眼神闪烁,不过他没有继续跟顾念之争辩了,只是点了点头,“好,我相信我姑娘是最棒的!”

    顾念之察言观色,发现路近应该还是没有完全相信她。

    不过这不重要,等上了法庭,路近就会相信她了。

    至于亲生女儿把亲妈绳之以法是不是“不孝”,顾念之压根就没有这根弦。

    在她潜意识里,她根本就没有把秦瑶光当亲生母亲。

    就跟秦瑶光也没有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

    至于她生了她,那又怎样呢?

    在她用她当小白鼠做实验的那四年里,顾念之觉得自己已经还了秦瑶光所有的生育之情。

    就像哪吒一样,她已经“削肉还母”了。

    ……

    接下来的这十四天里,顾念之哪里都没去,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开始研读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所有资料。

    可是十四天过去,她的收效并不大。

    因为秦氏私立医院集团到底是上市公司。

    就算曾经有不合法的地方,在筹备上市的时候肯定就洗白了。

    该销毁的已经销毁,该弥补的也已弥补。

    要从公司管理上抓他们的小辫子,确实很不容易。

    但顾念之是个越挫越勇的人。

    如果太容易让她找出破绽,她自己都不会信。

    正月十五那天,顾念之终于放下所有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资料,出来跟路近、路远和霍绍恒一起过元宵节。

    这十几天霍绍恒并不在她家,而是回自己在c城的苏联总领事馆去了。

    今天才从c城飞到帝都。

    而路近这十几天也是被路远看得牢牢的,并没有任何机会出去自由行动。

    他也沉得住气,再说也想看看顾念之到底怎么打跟秦瑶光有关的官司,还想着必要的时候要主动站出来为顾念之抵挡舆论压力,所以也摆出轻松的姿态,很珍惜跟顾念之一起渡过的日子。

    顾念之洗漱好了,穿上路近给她订制的淡樱粉色香奈儿少女线羊绒裙装收腰大衣,穿上高筒长靴,兴致勃勃地跟路近、路远和霍绍恒一起上车,打算去帝都最高档也最神秘的会所香雪海去吃晚饭,顺便赏灯。

    顾念之去过这个地方,霍绍恒也去过这个地方,路远曾经跟人谈生意去过那里,唯一没有去过的是路近。

    不过路近不怎么感兴趣,他嘀咕说:“……还不如在家里自己烤肉吃……”

    至于赏灯,路近只要在网络上看一看就可以了。

    顾念之不理他,只是说了一句:“爸,我还没在这里看过灯会呢。”

    路近马上改口,笑着说:“那好,咱们去看灯!”

    路远和霍绍恒现在已经习惯了,两人在前座一个开车,一个坐在副驾驶,并没有说话。

    顾念之和路近在后车座絮絮叨叨说着闲话。

    “……爸,这请帖是何少送来的,还是免费贵宾卡,不去白不去。”

    顾念之笑着给路近看香雪海的贵宾卡。

    何之初挺慷慨的,一下子给了她四张贵宾卡,其中还有一张是长期贵宾卡,以后都可以去,消费全免。

    另外三张贵宾卡就只有一次有效。

    路近瞥了一眼,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又问:“何之初和何承坚今天会去吗?”

    “何少给我发短信,说何上将不会去,因为他要出席全军元宵汇演,不会去香雪海。”

    顾念之扒拉着何之初这几天给她发的短信给路近看,又说:“其实何少也不会去,他说今天要代同事值班,让谢表姐帮着好好招待我们。”

    “今天元宵节,值什么班?”路近鄙夷地撇了撇嘴,“他那个班,上不上都一样。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休假,都是他自己说了算。”

    “爸!”顾念之啼笑皆非地忙掩住路近的嘴,“看破不说破,大家还是好朋友。”

    路近拉下她的手掌,笑着说:“我给我姑娘面子,今天我的嘴上了封条。”

    路近说着,另一只手在嘴边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封嘴了。

    顾念之笑得如同花儿一样,“爸,那您不跟我说话了?”

    “跟你是例外。”路近拍拍顾念之的肩膀,朝前座得意地丢了个眼神。

    路远正好从后视镜里看后面的车,看见路近这个得意又猖狂的眼神,差一点没憋出一口血。

    他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现在忍不住说:“……后面有辆车跟着我们,打我们从公寓小区出来就跟在我们车后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719章《不给杠精可乘之机》。

    今天还是三更,继续为了还四月份的月票加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推荐票请投全票哦~~~

    下午一点第二更,晚上八点第三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