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739章 形不似而神似(第一更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739章 形不似而神似(第一更大章求月票)


    秦瑶光倏然睁开双眸,看见顾念之那似曾相识似笑非笑的神情,惊得差一点从被告席上跳起来。

    “你你你……你滚远点儿……!”秦瑶光拼命往后躲闪,跟不认识顾念之一样。

    顾念之挑了挑眉,慢慢站直了身子,微笑着说:“……想装精神病?被告秦瑶光女士,现在才装,不觉得太晚了吗?”

    秦瑶光旁边的律师团首席律师秦律师轻轻踢了她一脚。

    秦瑶光一个激灵回过神,明白自己刚才失态了。

    她的双手在被告席底下交握着,又坐了回来,紧紧闭着眼,抿着唇,恢复了一言不发的神情。

    秦瑶光的首席律师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顾念之,大声说:“反对!原告律师用臆想羞辱威胁我的当事人,对我的当事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顾念之笑了笑,回头看着审判席的法官和审判员,看他们怎么说。

    三个人在审判席上交谈了几句,对顾念之说:“原告律师,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不要离题太远。”

    既没有说她不该这么说秦瑶光,但也没有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这算是各打三十大板。

    顾念之点了点头,“谢谢法官大人和两位审判员。”

    说完她回身对着秦瑶光,语速快了起来。

    “被告秦瑶光女士,请问八年前你为什么要指使温大有和梁美丽夫妇帮你绑架十二岁的顾念之?”

    “顾念之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为什么要把她放在何家六年不闻不问?”

    “六年之后,为什么又要将她绑架带离何家?”

    顾念之提这些问话的时候,跟她平时说话的腔调很不一样。

    在场的人只有三个人听得出来,顾念之在着意模仿秦素问的庭辩腔调和语速。

    这三个人就是路近、何承坚和何之初,哦,也许还有第四个人,就是被顾念之的腔调和语速逼得情绪再次处于崩溃边缘的秦瑶光。

    “你闭嘴!你是我女儿!我要怎么做,还要你同意不成?!”秦瑶光猛地睁开眼睛,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顾念之在问话的时候,就把自己完全当成另外一个人,一口一个“顾念之”,不仅让别人产生错觉,连她自己都有一种置身事外的冷静和犀利。

    成功地再次迫得秦瑶光破功,顾念之连忙在对方的秦律师反应过来之前,继续追问道:“……所以你就指使温大有和梁美丽在顾念之生日的时候用暴力绑架她,并且将她带去机场,企图偷渡出国,是不是?!”

    秦瑶光刚要大叫,温守忆的声音像一柄尖刺一样扎了进来。

    她大声说:“秦姨!您冷静点儿!这是在法庭上!您面对的是顾念之律师!法官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

    温守忆的喊话,及时将秦瑶光从发狂的边缘拉了回来。

    秦瑶光的双眸瞪得大大的,看着顾念之,眼眸里几乎充血了。

    她身边的首席律师秦律师从震惊中回过神,再次对法官说:“我的当事人情绪激动,我们想申请休庭十分钟。”

    法官看了看秦瑶光几乎要虚脱过去的样子,招来了法庭准备的保健医生,给秦瑶光做了检查。

    秦瑶光的血压和心跳确实异乎寻常地快,而且背上冷汗直冒,好像情绪真的受到极大影响。

    保健医生对法官点了点头,“被告最好休息十分钟以观后效。”

    法官敲了敲法槌,“休庭十分钟。”

    法官一说休庭,秦瑶光立刻被法警带离了法庭,去旁边的休息室吸氧去了。

    她的首席律师跟着进去,陪在她身边。

    梁美丽看着坐在另一边证人席上的温守忆,眼里的慈爱都要溢出来了。

    “……守忆,你瘦了……”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法警带走了。

    温大有从温守忆旁边走过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他看着温守忆,眼里渐渐疑惑起来,“……守忆?你的脸怎么了?”

    “没怎么,去南方做了一下美容。”温守忆不动声色说着,“爸,您要多照顾妈,我看她憔悴了。”

    “嗯。”温大有无所谓地点点头,“你要保重自己。”

    他用眼神示意,让温守忆放心。

    温守忆松了一口气,目送着温大有和梁美丽的背影消失在法庭大门口。

    她自己也不能自由活动,一直有女警在旁边看着她。

    顾念之没有出去,一个人坐在原告席上,拿出一瓶冰牛奶喝了一口。

    她其实也很激动,很紧张,而牛奶有镇静作用,她需要喝点牛奶压压惊。

    刚才虽然只问几句话,但是对于她来说,就像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

    可以说,秦瑶光的反应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

    她知道秦瑶光肯定对秦素问是有心结的,但没想到,心结会这么大……

    她的反应实在太强烈了。

    这里面真的没有别的内情吗?

    何承坚坐在旁听席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顾念之的背影,沉浸在久远的回忆里,脸上的神情甜蜜又哀伤。

    何之初没有看着顾念之,他一只手撑着头,坐在靠走道边上的座位上,清冷又疏离。

    而谢清影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何之初。

    不管她抬头、低头,还是侧着头,她都无法将视线从何之初身上移开。

    但何之初不说话,她也静静地坐在一旁不说话,就这样安静地陪着他。

    路近和霍绍恒两人坐在旁听席的角落里,被秦家的人遮挡着,尽量降低存在感。

    路近悄声对霍绍恒说:“……念之也挺有表演天赋。”

    今天她扮演的角色,叫“秦素问”。

    可以说是惟妙惟肖,形不似而神似。

    ……

    法庭旁边的休息室里,秦律师焦急地对秦瑶光说:“秦院长,您不能这样了。如果您情绪不稳定,我们可以要求精神病鉴定,然后先休庭一段时间。”

    “您现在这个状态,根本无法面对对方律师的问讯。她分分钟能让您说错话,不打自招!”

    秦律师面对秦瑶光的状况也很担心,其实顾念之好像并没有问什么了不起的问题,但秦瑶光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呢?

    “秦院长……表姐,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秦律师这时跟秦瑶光单独在一起,这是他身为律师的权利。

    他现在担心秦瑶光对他有所隐瞒,这样会让他在法庭上处于不利状态。

    秦瑶光在旁边坐着吸氧。

    充足的氧气进入她的血液,被带入到全身各个器官,特别是大脑。

    秦瑶光的心情终于稳定下来。

    当然,她知道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氧气,而是她不用再看见顾念之那身让她看了就讨厌的黑色lv定制职业女装。

    她的理智渐渐回笼,大脑也能正确思考了。

    秦瑶光拔掉吸氧仪,淡淡地说:“刚才顾念之装神弄鬼,把我吓到了。现在没事了,我不会再被她吓倒。”

    “真的吗?”秦律师狐疑看着她,“可是顾律师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啊?”

    哪里装神弄鬼了?

    他一点都没看出来。

    “你不懂。”秦瑶光淡淡摇头,“不过同样的计策,她只能用一次,再用就没那么管用了。”

    秦瑶光冷笑着说,“反正等会儿我一律否认就行。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我看她怎么指证我。”

    “那就好,那就好。”秦律师用一块灰蓝色的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又把脑袋上为数不多的那几根头发弄整齐了,说:“那等下再上庭,你就否认她提出的问题就好,注意不要掉入她的语言陷阱。”

    “嗯,我知道。”秦瑶光不被秦素问的阴影威胁的时候,还是很冷静自持的。

    ……

    十分钟后,法庭再次开庭。

    这一次,顾念之表示让对方律师先提问。

    秦律师没想到顾念之不再追着秦瑶光逼问了,心里轻松下来。

    他拿着早就准备好的询问资料站起来,风度翩翩地给法庭上所有人行礼之后,先来到温守忆面前,说:“温守忆女士,请你介绍一下自己。”

    温守忆淡定点头,声音稳重又温柔:“我叫温守忆,我是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法律系研究生,美国、华夏两国的律师资格获得者,曾经参军,是何之初少将的生活秘书。后来退伍转业,现在是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执行院长。”

    她将自己一长串头衔说出来,似乎她的可信度都增加了。

    秦律师脸上的笑容扩大了,“温守忆女士原来是这么杰出的职业女性,那请您说说,我的当事人品行如何?”

    “秦院长是个非常称职的脑外科医生和生物基因工程科学家,她救人无数,也有很多专利和发明创造。二十年前她提出的‘基因剪辑’概念,几乎改写了国际上基因工程发展的进程。”

    “这样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为了全人类的进化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我不信她会做出那种事。”

    温守忆侃侃而谈,“退一万步说,就她的智商和地位而言,如果她真的想做,她有一万种方法不着痕迹地带走顾念之,也就是小时候的顾律师。”

    “更有甚者,她直接向何家提出带自己女儿离开都可以。不信你们可以去问今天在这里旁听的何家两位实权人物,看看他们是不是会阻拦秦院长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带离他们家。”

    “本来就能合法地光明正大做的事,秦院长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这完全不合逻辑。”

    “终上所述,无论从秦院长的人品,还是秦院长的能力,以及秦院长的地位来说,我认为她都不会做出原告指控的事。”

    温守忆是秦瑶光的品德证人。

    她用自己的职业和地位,为秦瑶光的品行背书,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

    法官听得频频点头。

    秦瑶光精神一振,笑着对温守忆点了点头。

    秦律师又来到顾念之的原告席前,温文尔雅地问:“顾律师,请问你还记得你十二岁那年的事吗?”

    这个问题不得不说很犀利了。

    顾念之如果说“记得”,那就是在撒谎。

    如果说“不记得”,那她之前就是在撒谎。

    不过这个问题,在顾念之指证温大有和梁美丽两人绑架她那一次开始,她就有所准备了。

    因此她沉稳地回答:“这要看你问的是什么事。我今年二十岁了,如果你问我十二岁那年的某一天,也就是八年前的某一天,见了什么人,穿了什么衣服,吃了什么东西,我肯定是不记得的。”

    说完不等秦律师反应,顾念之又飞快地说:“如果我问秦律师,八年前的某一天,您看了一份什么样的卷宗,您能记得吗?”

    秦律师扯了扯嘴角,冷冷地说:“顾律师只要回答记得,还是不记得,不用说这么多。”

    “对不起,您这个问题太宽泛,不可能只用记得,或者不记得来回答。”顾念之坚持自己的意见,不给对方律师可乘之机。

    秦律师低头看了看资料,只好换了种具体的问话:“那请问你,还记不记得八年前,是谁把你带离何家的?”

    “记得。”顾念之淡淡地说,“是何家的园丁温大有和梁美丽。”

    “他们在法庭上吗?”

    “在。”

    “那请问你为什么要他们来法庭作证人?”

    “因为他们只是绑架计划的执行者,负责制定绑架计划的另有其人。”顾念之朝秦瑶光那边看了一眼,每个人都看出来她的意思是,是秦瑶光指使的。

    “可是他们否认绑架计划是我的当事人指使的。”秦律师用手托了托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顾律师,你是想栽赃陷害,屈打成招,还是有意误导大家吗?”

    顾念之笑着站了起来,说:“请问你问完了吗?”

    秦律师愣了一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的回答是,我既没有栽赃陷害,也没有屈打成招,更没有误导过大家。我都是用事实说话。”顾念之拿着一份dna测试数据站了起来,对审判席上的法官说:“法官大人,请问我现在能盘问温大有和梁美丽吗?”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四千字:第1739章《形不似而神似》。

    今天两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八点第二更。

    ps:祝明天高考的小天使们好好考试,不要惦记看文了。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