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743章 语惊四座(大章四千六)

你好,少将大人 第1743章 语惊四座(大章四千六)


    梁美丽这一急中生智的喊话,简直是语惊四座。

    顾念之终于松了一口气。

    背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额头也被汗湿了,鼻尖上迎着灯光的地方,可以看见细小的晶莹的碎钻一样的水光,也是汗。

    可是矛头终归指向了秦家,甚至指向了秦瑶光!

    顾念之都想仰天大笑了。

    可惜她不能,她只觉得虚脱一样的累。

    梁美丽这人真不算聪明,甚至智商在普通人之下,所以她费了这么多功夫,一遍遍重复,就差指着鼻子叫她说话,冒着被法官diss的危险东拉西扯。

    终于让梁美丽想到了这个借口。

    顾念之抬起头,看向秦瑶光的方向。

    秦瑶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坐在被告席上,脸上的神情像是套了一层橡皮套,想做表情都做不出来。

    她身边的首席律师更是被震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

    梁美丽的话是几个意思?

    当年的绑架案,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真相”?!

    秦律师唰地站起来,对梁美丽大声说:“梁美丽!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不仅涉嫌做假证供,阻碍司法公正,而且当堂威胁我的当事人!——你把法庭当成讨价还价的菜市场吗?!”

    说完又转头对着审判席激动说道:“法官大人,梁美丽和温大有的情况已经不适合再做控方证人,我申请将他们逐出法庭,依法判处他们的罪行!”

    顾念之啧了一声,走到秦律师面前,偏着头上下打量他,慢条斯理地说:“秦律师,梁美丽和温大有本来就是本案的重要嫌疑人,你以为他们是我找来的证人?”

    “难道不是你要求他们出庭作证?”

    “对啊,不行吗?——不明白的话,污点证人了解一下。”

    顾念之笑眯眯地看着秦律师由红转白的面庞,视线瞥向了秦瑶光的方向,“秦瑶光女士,我劝你还是把温守忆女士的亲生母亲是谁说出来,不然你为别人隐瞒,倒霉的可是你自己哦。”

    说着,顾念之躬身到秦瑶光面前,小声说:“……你有那么大公无私吗?如果你真的那么不顾一切为她遮掩,我倒要好好想想,这温守忆的亲生母亲到底是哪路神仙,值得你不惜坐牢也不肯说出她的真实身份?”

    秦瑶光厌恶地往后退了退,冷声说:“你别靠我这么近,我看见你就恶心。”

    “恶心你还要把我生出来,可见你就是恶心她妈。”顾念之耸了耸肩,这种程度的话对她来说毫无杀伤力。

    这时她觉得,自己没有了十二岁以前的记忆真是太好了。

    没有了那时候的记忆,就意味着对过往没有任何负担。

    如果还记得的话,她也许也会对母爱有所憧憬和依赖吧?

    秦瑶光这种态度,她肯定会受到很多伤害,甚至成年之后,还会成为自己最大的弱点?

    弗洛伊德说,人成年之后的性格品行和行为特征,都是小时候造就的。

    在你还懵懵懂懂不懂事的时候,你的行为模式和一生际遇就差不多被固定在一个方向。

    顾念之一向觉得这种说法特别不负责任。

    把所有不好的习惯,做过的错事,都归结为童年际遇,其实是某些西方成年人懦弱和逃避的潜意识。

    而鲁迅说过,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这就是东西方在人生态度上的最主要不同。

    顾念之当然是东方人生态度的标准信徒。

    她看着秦瑶光,背起了手,笑的意味深长,“秦瑶光女士,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tobe,ornottobe。这真是一个哈姆雷特似的难题了……”

    秦瑶光像是一脚踏空,从万丈高空跌落的感觉,整个人都快失重了。

    她的心直直地跌入谷底,四面都是密不透风的墙,屋子里没有光,也没有声音。

    她一个人处于黑暗之中,找不到出路,也看不见方向。

    但她不能喊叫,也无法求救,就像当年她在监控视频上,观察两岁的顾念之被关在小黑屋子里的表现一样。

    她闭了闭眼,觉得头晕目眩,脸上失去了所有血色,模模糊糊地想,当年顾念之才两岁,就能从这样的密室禁闭中走出来,还能朝她笑,举着手叫她“妈妈”,让她抱……

    她做了什么?

    她一巴掌将她扇到地上,然后用仪器测试她的脑电波、心电图、脉搏数据和血压,还有伤痕的愈合情况。

    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被她打懵了,呆呆地坐在地上看着她,小小的菱角唇微张,嘴角破了皮,有血丝从唇瓣里渗透出来。

    她看得一阵心烦,上前朝着两岁小姑娘的心窝里再踹一脚,看着她小小的身子滚到桌子底下,抱着桌角瑟瑟发抖,再也不爬出来了。

    这个小贱人就配待在见不得光的黑暗里,跟她那个令人讨厌的父亲一样,像阴沟里的老鼠人人喊打才对。

    秦瑶光回忆着这些情形,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睁开双眼,秦瑶光瞪着顾念之,心想真是祸害活千年,这小贱人从两岁到六岁一直被她各种毒打做物理实验、毒理实验、病理实验,结果还能活得好好的……

    而且居然长成了这样的身形容貌。

    秦瑶光又气又妒又恨,还要极力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脸上的神情差一点扭曲。

    顾念之见秦瑶光居然一言不发,觉得这料下得还不猛。

    她眼珠一转,走回眼巴巴看着秦瑶光的梁美丽身边,淡定地叹了一口气,说:“梁美丽女士,你别指望秦瑶光院长会说出温守忆亲生母亲的真实身份了。”

    “我看秦瑶光院长是宁愿你把绑架案的真相说出来,也不会告诉你温守忆的亲生母亲是谁。——那你还等什么?说呗……”

    “不,秦院长,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什么都不说!”梁美丽对秦瑶光明显还抱有一丝幻想。

    顾念之不得不下猛药了:“……你就别问了。秦院长死都不会说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亲生母亲,一定是一个比你好很多的女人,好到连秦瑶光院长这样地位的人都维护她。”

    “她年纪比你轻,脸蛋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大脑比你聪明,事业比你能干,地位比你高,权势比你大,就是一货真价实的白富美,所以你老公温大有才心甘情愿跟这样的女人生孩子,还瞒着你把这孩子领养回来,让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带大!”

    “啧啧,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心思吗?!”顾念之故意找最能戳女人心窝子的话说。

    特别是对梁美丽这种比较传统,读书不多的女人来说,男人就是她们的命。

    虽然她们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和机会,但是她们的思想是不独立的,是依附于男人才能存在的。

    因此这番话,对梁美丽的杀伤力简直是核弹级别。

    她的理智和感情都受到难以言喻的打击。

    梁美丽的眼圈渐渐红了。

    她的双手缓缓紧握成拳,一步步从自己的证人席上走了出去。

    旁边的女法警想上前制止她,顾念之却伸手拦住了女法警,淡定地说:“……我负全责。”

    女法警担心地看了法官一眼。

    法官也很为难。

    按道理说,梁美丽作为嫌疑人和证人,是不能在法庭上自由走动的。

    但是顾律师明显是有特殊意图,是为了找出案情的真相。

    他到底是允许呢,还是不允许?

    这个案子牵扯出来的东西,目前看来只是冰山一角……

    法官想了一会儿,默默地低下头,仔细看着面前的卷宗,好像那里突然多了很多字,他恨不得拿着放大镜仔细看,才能看清楚。

    下面的女法警见法官没有回应,而是看起了卷宗,往前走的步子就慢慢退了回来。

    既然法官没有发表意见,她也用不着管了。

    再说梁美丽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如果她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法警的麻醉枪就能派上用场了。

    女法警一手搭在腰间的枪套上,对顾念之点了点头。

    顾念之笑着对她眨了眨眼,感谢她的成全。

    此时梁美丽已经走到秦瑶光的被告席前。

    秦瑶光的首席律师秦律师紧张地站起来,挡在被告席前,指着梁美丽说:“你要做什么?!你不要乱来!你胡乱攀扯,是罪加一等我告诉你!”

    梁美丽眼神发直,根本看也不看挡在她面前的秦律师,胳膊大力一挥,就将颀长瘦削的秦律师拨得转了个圈儿,踉踉跄跄闪到一旁。

    梁美丽是花匠,是做体力活的,虽然年纪比秦律师大的多,可是力气依然很大,不是秦律师能比的。

    秦律师瞪了梁美丽一眼,但是不敢上前拦着她了。

    此时梁美丽的脑海里只回荡着顾念之刚才几句振聋发聩的话。

    “她年纪比你轻,脸蛋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大脑比你聪明,事业比你能干,地位比你高,权势比你大,就是一货真价实的白富美,所以你老公温大有才心甘情愿跟这样的女人生孩子,还瞒着你把这孩子领养回来,让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带大!”

    “啧啧,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心思吗?!”

    顾念之说这番话,只是用常理推断梁美丽这种女人最难接受的老公出轨对象,来刺激她,让她跟秦瑶光彻底决裂,说出八年前绑架案的真相,也顺便给自己的父亲顾祥文,也就是路近,洗刷掉被秦瑶光泼上的脏水。

    可是她不知道,她这番话听在梁美丽耳朵里,可是比一般女人最难接受的老公出轨对象,还要更深入一些。

    她甚至无师自通地给自己找到一个假想敌!

    梁美丽全身都在哆嗦,她伸出手臂,不断颤抖着,指着一脸不耐烦的秦瑶光,大声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你是比我年轻!比我漂亮!身材比我好,大脑比我聪明,事业比我能干,地位比我高,权势比我大,就是一货真价实的白富美,所以我老公温大有才心甘情愿跟你这样的女人生孩子!还瞒着我把这孩子领养回来,让我当亲生女儿一样带大!”

    “……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心思吗?!”

    梁美丽大声吼了出来,她说得情真意切,眼泪鼻涕流得满脸都是。

    法庭上一片寂静,就连低头装着看卷宗的法官都忍不住抬头,关注着事态发展。

    顾念之也傻眼了。

    这是什么操作?

    她刚才是说了这番话,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说的话,会让梁美丽联想到秦瑶光身上啊?!

    她看了看畏畏缩缩抱着头,其貌不扬的温大有,再看看虽然上了年纪,但依然美貌的秦瑶光,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更别说这俩还能生出一个孩子?!

    顾念之下意识拉住梁美丽的胳膊,说:“梁美丽女士,这话可不能乱说。秦瑶光院长虽然恶毒,虽然品行败坏,但她不会,或者不屑做你老公的小三……”

    梁美丽女士可太能给自己老公脸上贴金了。

    顾念之暗暗吐槽。

    没想到梁美丽却同样掀开顾念之,指着秦瑶光继续说:“顾律师你不知道,真的肯定是她!我是有事实依据的!”

    事实依据?!

    顾念之顿时精神一振。

    她是一个思维很开阔的人。

    如果有一件事超出了常理认知,但只要有事实依据,就算再离谱,她也会选择相信。

    最重要是要有事实依据,也就是实锤!

    这戏可比她计划得还要精彩!

    她迅速转换了思路,马上说:“什么事实依据?梁美丽女士能详细说说吗?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有事实支撑,法官大人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梁美丽这时候也只需要这一点鼓励。

    或者这些话,这些疑虑,在她心里已经藏了很久了。

    以前估计自己都觉得太过匪夷所思,而选择不去相信。

    这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怀疑有了实际的依托!

    一个温守忆活生生站在面前,就是她这些怀疑最好的证据。

    秦瑶光的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这个梁美丽简直了,怎么想出来的?!

    她怎么会是温大有这种男人的小三?!

    秦瑶光倏然站起来,冷声说:“梁美丽!你别失心疯了!我做你老公的小三?我没你那么眼瞎!”

    她会看上温大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温大有急忙冲过来拉开梁美丽,着急地说:“你别说了!我跟秦院长没什么……你这个疯婆娘就会没事瞎琢磨!”

    他毫不犹豫抬手打了她一个耳光。

    梁美丽尖声嚎叫着:“你们没什么?!那八年前,你为什么半夜三更瞒着我鬼鬼祟祟出去见她?!还说没奸情?!”

    “我我我……我那是跟秦院长谈正事儿!”

    “谈屁的正事!”梁美丽朝温大有吐了口唾沫,转身指着秦瑶光开始数落:“……八年前,你半夜三更鬼鬼祟祟找我老公说话打量我不知道呢!”

    秦瑶光没想到梁美丽居然知道当年的事,那时候她找温大有,明明是为了计划绑架顾念之的事,哪里是她说的这么龌龊?!

    可是她竟然张口结舌,发现自己找不出合适的话反驳。

    只好冷笑着说:“你做梦吧?我什么时候跟你老公半夜三更说话?证据呢?不会你说的话就是证据吧!”

    “我敢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梁美丽其实也没有切实证据,这都是她当年偷偷看见的,那时候也没有想着录音录像,现在就被秦瑶光说成是空口无凭了。

    梁美丽心一横,只想说个痛快:“何家你不敢进,你找我老公单独去外面喝咖啡!”

    “你让我们帮你绑架顾念之,说只要顾念之没有了,我的女儿温守忆就可以取代她的位置!”

    “……我真是瞎了眼!居然相信你和这个贱男人的话!”

    “什么我的女儿?!明明就是你俩的女儿!——为了你们女儿的前程,想让我顶罪?!门都没有!”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大章四千六百字:第1743章《语惊四座》。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