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746章“很少”之一(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746章“很少”之一(第一更求月票)


    路近眨巴着眼睛,伸展着手臂,停在顾念之面前,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顾念之在问什么。

    顾念之又重复了一遍:“爸,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温守忆是谁的种?”

    她的意思是,路近是不是早就知道温守忆的亲生母亲是谁。

    因为之前测温守忆dna的时候,路近已经告诉顾念之,温守忆是温大有的亲生女儿,不是梁美丽的亲生女儿。

    一个领养的孩子,怎么会跟养父有血缘关系呢?

    这个结果本来就够惊悚了,结果今天在法庭上,还有更惊悚的事情在等着顾念之。

    说实话,顾念之想过温守忆是秦家某个女人的私生女,但真的没有想过,温守忆会是秦瑶光的私生女!

    两人不仅样貌一点都不像,而且秦瑶光一向清高自许,这么多年只对何承坚一个男人情有独钟。

    她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在秦素问去世十几年后嫁给何承坚,靠的就是这份纯粹的坚持和守候。

    但是这份坚持和守候,在温守忆这个“私生女”面前,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顾念之抿着唇,墨玉般的瞳仁一动不动地看着路近,不许他躲闪,也不许他顾左右而言他。

    霍绍恒在旁边闲闲地说:“……伯父会知道吗?”

    听见霍绍恒的声音,路近才一个激灵回过神,马上抓起顾念之的胳膊,紧张地说:“念之,我之前真不知道温守忆的亲生母亲是谁!”

    “你以为我会信?”顾念之拨开路近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居然正好站在她斜后方的霍绍恒身边。

    俊男靓女站在一起,恰似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照亮了黄昏时分略显黑暗的客厅。

    路近心里就跟被小猫爪狠狠挠了一下,疼是疼的,也可能在流血,但他对她根本无法生气。

    深吸一口气,路近挠了挠头,开始解释:“念之,你讲讲道理,我怎么会知道温守忆的亲生母亲是谁?”

    “我也是这一次帮你验她和温大有、梁美丽的直系亲属关系,才知道她原来不是领养,而是温大有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我到哪里去验她母亲的dna?!”

    这个道理好像很强大。

    顾念之偏着头,疑惑地问:“真的吗?您真的不知道?”

    “温守忆只是花匠的养女,我怎么会想到别处去?没有任何理由,我为什么要去验她的dna?”路近委屈巴巴的看着顾念之,“自始至终,她在我这里只是花匠的养女,我从来没有特别关注过她。”

    “可是她后来取代了我的位置,进了何家……”顾念之抱起胳臂,一只脚在地上打起拍子,气势十分高冷。

    路近在这个唯一的女儿面前就跟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老老实实地说:“那个时候,我被通缉,跟路老大一起换了身份躲起来。对何家,我们只关注何承坚和何之初,没有关注过她。”

    “她跟你是不一样的。”

    顾念之从六岁到十二岁都是在何家人的精心呵护下长大,她就是何家的小公主,那些佣人也知道她是何少的未婚妻,未来何家的女主人,因此也对她非常恭敬尊崇。

    顾念之在何之初身边,是何之初小心翼翼地照顾她。

    而温守忆在顾念之失踪之后进入何家,已经十八岁了,她在何之初身边,更像一个保姆,为何之初打理身边的琐事。

    所以温守忆在何家,是她小心翼翼地照顾何之初。

    由此可见,温守忆在何家的地位,跟顾念之那个时候在何家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

    路近不对一个“保姆”过多关注,也是情有可原的。

    况且那时候何承坚也有派人在监视温守忆,一边是不放心,要考察她,一边也是保护何之初。

    顾念之思考着路近的说法,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很有道理。

    “这样说来,您也是今天才知道,温守忆的母亲,有可能是秦瑶光?”顾念之板着脸,将自己留下的几根秦瑶光的头发递给路近,“那您再给验一下吧,这是秦瑶光的头发。”

    路近点了点头,忙接过来头发,讨好地笑着说:“我马上去查!马上去查!”

    顾念之见路近这样,又不忍心了。

    放下抱着的胳膊,垂头嗫嚅着说:“爸,我刚才的态度不太好,您骂我吧……”

    “没有没有,你的态度很好,很好,是爸爸不好……”路近担心坏了,“念之乖啊,你没错,不要道歉。我女儿不会有错的……”

    顾念之:“……”

    霍绍恒:“……”

    他这时有几分庆幸顾念之没有在这个宠女狂魔般的父亲身边长大,不然真不知道会被宠成什么样子……

    顾念之却好像听见了他的心声,斜眸睇他一眼,哼哼两声,圈住了路近的胳膊,眉开眼笑道:“我就稀罕爸爸不分青红皂白就站在我这一边的立场。——爸,我永远最爱你!”

    顾念之的甜言蜜语一向很厉害。

    就连霍绍恒有时候都招架不住。

    更何况是一心为了女儿好,一心宠着女儿的路近。

    他后来离开顾念之房间,回自己实验室做测试的时候,满脸红光,就跟喝了一斤八三年的茅台似地……

    路近走了之后,顾念之关上门,看见霍绍恒正站在她身边。

    突然觉得累了,整个人软绵绵地靠在门上。

    霍绍恒看了她一会儿,走过来一手扶着她的后颈,一手圈住她的腰,低头吻了上去。

    顾念之紧紧贴在他温暖有力的怀抱里,从他的亲吻中汲取着力量。

    霍绍恒为人刚硬异常,但是他的唇却很软,亲吻的时候,唇与唇的碰触几乎能够激起灵魂的颤栗。

    狠狠亲了她几下之后,霍绍恒将她打横抱起来,走到沙发前坐下,将她圈在怀里,半压在她身上,一手捧着她的侧脸,靠在她脑袋边上,一边说话,一边在她脸颊上轻啄。

    “……心里难受吗?”他低声在她耳边问。

    “难受什么?”顾念之不解地看他。

    霍绍恒说:“……当你知道你妈妈对温守忆,比对你好。”

    都是一个妈,为什么厚此薄彼?

    顾念之星眸半阖,软糯的嗓音轻如呢喃:“……有一点点。”

    她是不在乎秦瑶光的“母爱”,但是当知道自己是被放弃的那一个,她心里不可能一点波澜都没有。

    只有霍绍恒感觉到她最微妙的情绪变化。

    “不用难过,你有我。”霍绍恒在她唇瓣周围一点点地亲,他的吻如同蜻蜓点水,又如同羽毛在微风中轻轻扇动,抚慰着顾念之受伤的情绪。

    顾念之伸臂圈住霍绍恒的脖颈,小声说:“其实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用温守忆取代我。我一个字都不信,她让温守忆取代我,是为了温守忆好。”

    “我也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不喜欢我,可是何家人喜欢我,他们对我好。就是从利益的角度,她也不应该让温守忆来取代我。”

    霍绍恒想了一想,“……你的意思是,秦瑶光也许有别的意图?”

    顾念之点了点头。

    霍绍恒慢慢坐了起来,顺手将顾念之也拉了起来。

    顾念之浑身跟没骨头一样,被他一拽,就懒洋洋地从仰躺在沙发上,变成仰躺在霍绍恒的腿上。

    他的腿硬得像铁,顾念之枕得并不舒服,但是却感觉安心,比躺在沙发扶手上还要安心。

    霍绍恒轻抚着她的头发,也跟着思考起来。

    顾念之慢慢说出自己的分析:“我了解的秦瑶光,其实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无私的事,大概就是对何上将的爱,还有救了何少。”

    霍绍恒摇了摇头,“这可不算无私。你想想何上将是什么人,秦瑶光救了何少,秦家从何家得到多少好处。——你说她救何少是无私?恐怕何少自己都不这么认为。”

    顾念之:“……”

    她倏然睁开眼睛,墨玉般的瞳仁极黑,但又极亮,“那这不就更说明,秦瑶光是个极度自私的人?她救何少,是为了何上将,让他另眼相看,永远无法将她从他身边赶走。”

    霍绍恒“嗯”了一声,换了只手摩挲顾念之的头发,“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秦瑶光确实很高杆。她自己有地位,有本事,还有一身医术,可以救治何上将唯一的儿子。”

    “她又不黏人,也不要求回报,只是在他需要她的时候,不惜一切帮他。更别说为了救他的儿子,她还亲自生了一个女儿出来。”

    “这样的女人,很少有男人能够抗拒。就算不喜欢她,也不妨碍跟她做普通朋友。”

    顾念之听了霍绍恒的总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也觉得秦瑶光好?!”

    “我当然不觉得。”霍绍恒见她要抓狂了,不动声色给她“顺毛”,“我说了是很少男人能够抗拒,我正好是‘很少’之一。”

    顾念之又想笑了,眉眼弯弯,语带笑意,说:“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其实吧,我是想说,秦瑶光顺利地将大家的焦点带偏了。”

    “大家好像已经下意识认为秦瑶光指使温大有和梁美丽夫妇绑架我的原因,是为了她的另一个女儿温守忆。”

    “可是我关注的重点并不在秦瑶光是否偏心,而是,我总觉得她八年前指使温大有和梁美丽夫妇绑架我,将我带离何家,是为了别的目的。”

    “说着让温守忆取代我,其实只是她忽悠温氏夫妇的胡萝卜。”

    霍绍恒的手顿了顿,“你是说,她另有目的?”

    “绝对另有目的。”顾念之肯定地点了点头,“你说,我爸爸会不会知道秦瑶光八年前命人绑架我的真正目的?”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746章《“很少”之一》。

    今天两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八点第二更。

    ps:感谢“沫沫moshi”亲前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