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07章 如临大敌(大章)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07章 如临大敌(大章)


    霍绍恒回头看了一眼走入登机口的通道,眯了眯眼,说:“……对方现在不仅拒绝下飞机,而且封锁了整架飞机,他们正在等候cia接应的探员过来。”

    对方不下来,他们能做手脚的机会就更少了。

    路近十分不解:“……他们三个人不下飞机也就算了,为什么也拦着别人不下飞机?吃饱撑的啊!”

    霍绍恒淡笑道:“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了,用平民做掩护,整架飞机的人都是他们的人质和护身符。”

    “如果有人真的是针对他们运送的dna样品,他们用这种方法,确保对手不太可能用自杀型袭击的方式销毁他们手里的dna样品。”

    除非炸掉整架飞机。

    但能这样丧心病狂的人不多,他们也是在赌概率。

    路近恍然大悟,又倒抽一口冷气:“……他们这么做,说实话,确实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如果要销毁dna样品,只有用高强度爆炸手段是最完美的。不然总会有一点点样品留存下来,只要有一个细胞,到生物学家手里,还原整个dna系列不成问题。”

    顾念之听得心惊肉跳,忙说:“飞机上别的人是无辜的!”

    “我知道,所以我们要另外想办法。”霍绍恒的声音异常低沉,有股镇定人心的作用。

    他接着问路近:“您现在有空吗?可以来机场吗?”

    路近忙说:“我没问题,你是需要人手吗?要多少人?我可以马上去找人找车!”

    顾念之在旁边惴惴不安,着急地说:“我也要去!爸,您是要找开车的人吗?我会开!而且开得很好!”

    “不行!”

    “不行!”

    路近和霍绍恒异口同声地拒绝顾念之。

    顾念之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你们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万一有坏人闯进来呢?!”

    路近:“……”

    他的公寓有重重关卡,坏人怎么可能闯进来!

    霍绍恒深吸一口气,心想在路近的这个顶层公寓里,顾念之的安全应该是得到保障的。

    虽然他也不放心,但如果顾念之跟着出来,霍绍恒担心被cia的人盯上,所以他理智地拒绝了顾念之这个提议。

    霍绍恒收起笑容,声音无比低沉磁性:“念之,听话,我和你父亲都需要你坐镇远程监控支援,不然我们就被人一网打尽了。”

    顾念之在霍绍恒说第一声“听话”的时候就酥了半边耳朵。

    她不由自主用手捏捏耳垂,刚刚炸毛的情绪被霍绍恒磁性的嗓音抚慰下来,垂眸点了点头,低声乖巧地说:“……好,那我帮你们监控四周的情况,但你们得让我看见到底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不然我不放心。”

    路近见霍绍恒一句话就让顾念之乖乖投降了,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

    但这又是他想要的结果,一时纠结万分,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情绪一时控制不住,站起来哼了一声,对霍绍恒说:“你要什么?赶快说!”

    霍绍恒说了他要的东西,路近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顾不得心底那一点对霍绍恒抵触不甘的情绪,笑着说:“好好好!我都从国内带过来了!马上就到!”

    当时路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去了,因此把他在国内实验室里的那些重要实验用品都装在箱子里带过来了。

    顾念之:“……”

    总觉得这个计划不太靠谱,但这个时候,只有铤而走险了。

    霍绍恒接着又跟顾念之说了她要做的事。

    顾念之仔细听完,将事情一一记了下来,说:“我马上去做!”

    霍绍恒“嗯”了一声,“你们要快,我这边已经要动手了。”

    顾念之已经开始敲打键盘了:“我会尽快配合你。”

    三个人商量好行动计划,立刻开始各司其职。

    这个时候,cia的探员正从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赶往新泽西的纽瓦克国际机场。

    这一段路程不远,天色已晚,路上也没有那么多车了,他们会来得很快。

    ……

    霍绍恒布置好计划,趁着夜色又回到机场停机坪,猫着身子潜入到那架航班下面。

    航班周围三三两两站着一些准备从飞机上取行李的工人,可惜飞机上的人正在闹别扭,还在为是不是要下飞机而争吵。

    当然,这里面少不了那两个cia探员的功劳。

    他们敏感地察觉到,这个航班突然降落在一个不同的机场,应该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们,说不定就是为了他们运送的目标。

    因此他们拒绝下飞机,也不许整架飞机上的人下去。

    正如霍绍恒分析的那样,他们将整架飞机上的人当成了人质,为自己争取时间,也争取活命的机会。

    霍绍恒在心里冷笑。

    以为躲在飞机上不下来,还有这么多乘客做人质就万无一失了吗?

    真是太天真。

    机场的停机坪里,白色灯光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但在飞机掩映的地方,就更加黑暗。

    霍绍恒在飞机下方弓着身子穿行,来到飞机的引气系统跟外界交换空气的地方。

    飞机的发动机压气机会提供外界空气给机舱的空调系统,经过空调解压降温之后提供给客舱乘客呼吸。

    所以所谓密封的飞机,并不是完全密封的。

    霍绍恒戴着口罩来到飞机底部引气系统所在的地方,拿出自己的工具,对准那个小孔,将一些棕色颗粒吹了进去。

    然后迅速从飞机底部钻出来,回到那群搬运行李的工人中间站了一会儿,再若无其事地跟着别人离开这个地方。

    没过多久,飞机上的人突然觉得氧气好像不够用了,呼吸开始局促,并且伴随着恶心、呕吐现象。

    有人扛不住了,开始大叫:“让我们下飞机!”

    “我们缺氧了!”

    “缺什么氧?!缺氧就吸氧!”两个cia探员不耐烦地说,唰地一下将飞机的氧气面罩拉下来,命令大家:“戴上!”

    一飞机的人面对这两个看上去就不是善茬的cia探员敢怒不敢言,只好悻悻地戴上氧气面罩。

    可是这些氧气面罩里的空气也受到影响,没多久,有这种不适症状的人越来越多了。

    ……

    就在这时,按照他们的计划,路近用隐藏ip的网络电话打给了当地的疾病控制和防治中心(cdc),声称一架刚刚在新泽西纽瓦克国际机场降落的飞机上有炭疽病毒,需要严控!

    cdc的值班人员一接到这个电话,很是警惕。

    他们先跟机场联络,很快打通了那架航班的电话,结果发现那架航班上真的出现了集体呼吸不适的症状!

    再加上胸闷、恶心和呕吐现象,以及飞机上的空乘人员在空调供气系统发现了类似炭疽芽孢的棕色粉末颗粒。

    cdc立即行动起来。

    他们不仅联络了当地警方,而且立刻宣布整个纽瓦克国际机场为紧急状态。

    除了警方和cdc的救护人员以外,不许任何车辆和行人出入机场。

    同时派遣了一队有生物防化经验的医生和科学家组成的先遣队,去往纽瓦克国际机场。

    路近这个时候已经拿着自己早就准备好的cdc中心特聘科学家的身份,来到cdc,参与了先遣队的工作。

    他这时候是犹太人打扮,头上还戴着小黑帽,戴着可以做视频直播的黑框眼镜,沉默不语地拎着医药箱跟在队伍后面。

    这里的医生和科学家都是临时抽调来的,大家都不熟悉,凭着身份铭牌登上直升飞机。

    上飞机之后,cdc的官员将白色防化服发给大家穿戴起来。

    这样一穿,大家更是谁都认不得谁了。

    一架国际航班里传来炭疽袭击的消息,这让当地警方如临大敌。

    他们派出了庞大的警力队伍,在进纽瓦克国际机场的各个关卡设了路障,拦截过完车辆和行人。

    cia探员还没靠近机场的边儿,就发现本来很顺畅的路又开始堵起来了。

    “出了什么事?”

    “这个点儿怎么会堵车?”

    但是他们查询的结果,是前面有车祸……

    这其实是当地警方为了防止民众恐慌而放的烟幕弹。

    而他们也没有跟cia互通消息的义务,因此cia这些探员们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们多年的直觉表明,这个“车祸”,好像不一般。

    可是前面的车越积越多,想到前面去看个究竟也挤不过去。

    好几架警务直升飞机和cdc的医用直升机呼啸着从他们头顶掠过,在藏蓝的天幕下闪着红色的光点,像是哭红了的眼睛。

    他们眯着眼睛抬头看着天空,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

    ……

    cdc的医用直升机在纽瓦克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停了下来。

    从直升机上下来很多从头到脚穿着白色防化服的医生和科学家们,还有警方从军队里要求的防化士兵也赶来了。

    他们首先搭起巨大密封的帐篷,将整个航班罩在里面。

    在这附件的人都是穿着白色防化服,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谁都认不得谁了。

    霍绍恒这时也穿上了白色防化服,用蓝牙耳麦跟路近联系上了:“……您在哪里?”

    路近冷静地说:“我在飞机的登机口。你在哪里?”

    霍绍恒抬头看见了路近的方向,说:“我在您身后九点钟方向,不要回头,我会走过来。”

    路近点了点头,说:“先在我身后等着,我要分派任务了。”

    他接着对cdc的官员说:“我建议我们两个一组,对里面的所有乘客进行防化检查,没有问题的先离开飞机,到机场等候。有问题的运到cdc。”

    cdc的官员非常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忙点头说:“就按您说的办!”

    于是由cdc官员做指挥,将先遣队里的所有医生和科学家分成小组,进入到大帐篷里面。

    霍绍恒跟在路近身后,以他助手的身份也跟了进去。

    只见大帐篷里面还搭了很多小帐篷,就是给各个医生和科学家防化小组使用的。

    路近带着霍绍恒跟在前面两组医生和科学家后面走上了登机通道。

    此时机舱里的状况已经一片狼藉,就连那两个cia探员都虚弱地伏在座椅上,撕扯着胸口,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第一个穿着防化服的医生走了进去,对里面的人说:“大家别怕,我们是cdc的先遣队,负责你们的安全救援。现在请你们一个个走出来,在门口排队,跟着我们下去检查。暂时没有感染迹象的人可以离开,去指定的酒店待上两周。已经感染的人跟我们去cdc的指定医院,大家放心,炭疽不是不治之症。”

    “炭疽?!什么炭疽?!”

    “怎么会是炭疽?!”

    飞机里的人惊讶极了,尖叫声此起彼伏。

    两个cia探员则面如土色,想不到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备生化武器。

    霍绍恒看着这些人如临大敌,心里还是有些想笑。

    因为那些棕色粉末颗粒根本不是什么炭疽,只是一些伪装成炭疽粉末,其实加了过敏源的尘土而已……

    看上去跟炭疽芽孢粉末非常类似,这也是苏联克格勃的手段之一。

    他们不会使用生化武器,只会让你以为他使用了“生化武器”,打的是心理战。

    因为生化武器其实是不分敌我,无差别攻击,而克格勃都是一群绝顶聪明的人,他们不会用这种自杀式袭击攻击别人。

    飞机上的人并不知道真相,就连cia探员也在心里惶恐起来。

    他们可不像克格勃,他们是真的以为对方是一群会使用生化武器“丧心病狂”的人。

    毕竟他们国家的总统曾经因为一管“洗衣粉”一样的白色粉末,就说一个国家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从而对那个国家发动的战争……

    路近跟在那些人身后进了飞机,一眼看见了他要找的那个华夏人,视线落在那人手里拎着的手提箱上,微微勾了勾唇。

    他随便扫了一眼,估算了一下排队的人数,就站在了一个医生后面。

    正好,当那个华夏人排到的时候,就落在了路近手里。

    路近带着他走向自己的小帐篷。

    那两个cia探员想跟过来,却被别的乘客挤在后面,怒斥他们“不要插队”!

    生死存亡之际,这些普通乘客都被激发了血性和斗志,不再惧怕这两个刚才封锁了机舱门的cia探员。

    都是他们的错!

    不然他们怎么会被炭疽感染上!

    这些人将这两个cia探员推推搡搡,挤到最后,不许他们在前面排队。

    霍绍恒勾了勾唇角,跟着路近走进了他的小帐篷。

    那华夏人手腕上的链子在帐篷的白炽光里乌黑闪亮。

    霍绍恒从背后悄没声息袭来,在那人晕倒之前扶住了他。

    路近的这个小帐篷里氧气早被他抽光了,这人进来支持不了一秒钟就得晕。

    晕过去之后,路近不慌不忙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然后将小帐篷里面的氧气恢复了,问霍绍恒说:“……你会开密码箱吗?”

    那人手腕上的链子虽然他们解不开,但是箱子可以打开。

    霍绍恒笑着说:“我可以试试。”

    顾念之在电脑屏幕上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霍少可真能装!

    这个世界上有他打不开的密码箱吗?!

    当年解密码是他的强项之一!

    于是那个手提箱在霍绍恒手里不到三秒钟,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偌大的手提箱里,只有一个小小的试管,试管里面有几根头发!

    那头发很细很软的样子,就像婴儿的胎发。

    路近的脸色冷了下来,他看着这个小试管,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绍恒见他突然不动,忙拽拽他的防化服:“赶快!我们时间不多了!”

    路近回过神,咬着牙,将自己的手提箱打开,里面也有一排排试管,有的试管是空的,有的试管里面有血液,有的试管里面有头发。

    他将对方手提箱里装着细软头发的那个试管取出来,戴着手套,拿着镊子将头发取出来,放到自己的试管里面。

    再把自己试管里面的头发放回对方的试管里。

    霍绍恒低声问:“……您放回去的是谁的头发?”

    “还能有谁?”路近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秦瑶光亲生女儿的头发,那才是她的成功试验品!”

    “那这些呢?是谁的头发?”霍绍恒指着被路近调换过的那几根细软的头发问道。

    路近眼底闪过一抹狼狈和哀恸,低声说:“……如果我没猜错,这是念之小时候的胎发,没想到她早就存着了……”

    ※※※※※※※※※※※※※※※※※

    这是今天的大章,两更合一了:第1807章《如临大敌》。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ps:感谢霁鱼儿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五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