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33章 扎下一根刺(第二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33章 扎下一根刺(第二更求月票)


    路近一下子想到了莱因茨扔出的手雷,眼皮重重一跳,连忙跟过来要扶起霍绍恒,一边说:“赶紧准备手术室!”

    他话音刚落,路远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奔过来,抢在路近之前背起霍绍恒,往路近的实验室兼手术室跑去。

    顾念之想跟着过去,路近却一把推开她,皱着眉头说:“你别去捣乱,有我在,他死不了。”

    顾念之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她想应该没事的,但就是忍不住心乱如麻,一股恐慌涌上心头,脑子里一片混乱,很多想问的事都顾不得了。

    路近和路远进了实验室兼手术室,就将房门紧紧地关起来。

    顾念之靠在门边的墙上,想到了自己那一次受枪伤,生死未卜的时候,霍绍恒也是这种心情吧?

    这种滋味太难受了,她宁愿躺在里面那个人事不省的人是她……

    ……

    四个小时过去,那扇门终于打开了。

    顾念之倏然回头,看见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是路近,忙扑过去问:“爸,霍少到底是怎么了?现在没事了吧?”

    她眼巴巴地看着路近,平时总是神采飞扬的小脸皱了起来,只看得见愁苦和不安。

    路近心有余悸地从兜里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惭愧地说:“没事,等他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顾念之哽咽地点了点头,“谢谢爸。”

    路近的手顿住了,他的嘴唇翕合着,过了一会儿,喃喃地说:“……别谢我,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的坚持,他不会受伤。”

    顾念之:“……”

    她眼巴巴地看着路近,很想知道为什么,可看路近难受的样子,又不想给他增添更多的心理负担。

    不过她到底低估了路近的承受能力。

    路近主动说:“……是我想在莱因茨心里扎下一根刺,让他能够跟里德希‘窝里反’,所以提出要跟莱因茨接触。”

    “没想到莱因茨心智坚韧得很,那么多证据摆在他面前,他还是做了他该做的事,向我扔出了一颗手雷。”

    顾念之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她的双手拧紧了,掩在胸口,颤抖着嗓音说:“您您您……没事吧?!要不要去检查一下?”

    在这个关头还记着关心他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身体状况,路近不由更愧疚了,摸了摸顾念之的头,“好闺女,我没事,是霍少有事,他帮我挡了一下手雷……”

    顾念之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听见是挡了手雷,心里绷紧了那根弦噌地一下就断了。

    她眼前一黑,身子软软地往地上倒去。

    路近忙把她抱起来,转身又进了手术室。

    路远正在里面照看着霍绍恒,给他仔细擦洗身上的血迹。

    听见门边的声响,回头一看,见是路近抱着明显不对劲的顾念之进来了,皱着眉头问:“……念之怎么了?”

    刚才看见还好好的啊?

    路近有些尴尬地说:“我把霍少受伤的实情告诉她了,她被吓到了……”

    路远:“……”

    “这种事你也能跟一个小姑娘说?!”他没好气地瞪了路近一眼,“霍少可是她的心上人!”

    这种伤害简直是双重致命的。

    路近难得没有跟他抬杠,默不作声地将顾念之放到手术室的另一张病床上。

    还好,顾念之只是一时气急攻心,路近把她一放在病床上,她就睁开眼睛醒了,泪眼婆娑地看着路近,握住他的手,可怜兮兮地问:“爸,霍少没事吧?那手雷没有炸到他吧?”

    “没有没有,只是被弹片伤到了后背……”路近这时学乖了,没有将霍绍恒的伤势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路远松了一口气,端着水盆去倒水了。

    顾念之没有看见,那水盆里几乎成了一盆血水……

    霍绍恒背后伤得跟蜂窝一样,还好他们里面穿有防弹背心,关键部位护到了,比顾念之那次的伤势好多了。

    但没有防弹背心防护的部位流血太多,他一口气支撑到将路近带回家,才晕倒在地上。

    有路近在,这种程度的伤势不值一提。

    可失血过多,对身体的损伤毋庸置疑。

    顾念之扭头看着在病床上趴着的霍绍恒,从她的角度,看不见霍绍恒的脸,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

    她抿了抿唇,止住那股奔涌而上的泪意,垂眸说:“爸,我没事,您去歇会儿。”

    路近是在经历了一通紧张的“逃亡”之后,又做了四个小时的手术,身体实在撑不住了。

    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顾念之,说着“不用”,却还是不由自主趴在她的病床边缘睡过去了。

    手术室里一时静悄悄的。

    路远坐在霍绍恒的病床前面照顾着他,顾念之的病床前则趴着睡着的路近。

    顾念之今天也经历了一番波折,情绪一直很紧张,最后也撑不住,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下意识抬眸看向的是霍绍恒的方向。

    他也已经醒了,依然趴在病床上,却把头扭过来,看向的是她的方向。

    顾念之从来没有在霍绍恒眼神里感受过这样温柔的凝视,他的目光里似乎有手伸出来,正在轻缓的抚慰她。

    顾念之觉得头皮发麻,不好意思地闭了闭眼,眼角的余光瞥见路近还趴在她病床边缘沉睡,鼻子里忽然闻到蛋炒饭的香味,顿时精神一振,眼神闪亮如星。

    霍绍恒静静地看着她,微微勾了勾唇角。

    就喜欢看她活蹦乱跳对一切充满好奇的样子。

    顾念之抽了抽小鼻子,小声说:“……路总去做早饭了?”

    早餐能吃蛋炒饭,真是难得的大餐!

    霍绍恒颔首,嗓音更加低沉磁性,还带着一丝沙哑:“嗯,去做了。你能起床走路吗?”

    顾念之动了动自己的腿,虽然无比酸软乏力,但还是能动弹的。

    顾念之轻轻掀开被子,想下床。

    她的动作已经很轻柔了,可还是惊醒了路近。

    他睡眼惺忪地抬起头,见顾念之正要穿鞋,猛地一震,下意识弯腰,给她把拖鞋套在脚上,含含糊糊地说:“饿坏了吧?赶紧去吃。”

    顾念之:“……”

    突然觉得自己在霍少和路近心里,她都是一只吃货的形象!

    来到餐厅,见路远果然做好了早餐,还给霍绍恒煲了一大砂锅的当归生姜羊肉汤。

    顾念之闻了闻,笑着说:“路总的手艺实在太棒了!”

    路远对她越发和蔼,“快吃,看你从昨天到今天明显瘦了一大截。”

    顾念之:“……”

    瘦还不好?她摸了摸脸,突然有些不想吃了。

    路远笑着摇摇头,给霍绍恒舀了一碗当归羊肉汤,撇去上面的油沫,只有清汤。

    不一会儿,路近也摇摇晃晃出来了,坐在顾念之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讨好地说:“念之,你还在生气吗?”

    顾念之:“……”

    她没有生气,她只是被吓到了。

    顾念之忙摇头说:“没有,爸,我没生气,我只是担心您和霍少,来,咱们吃早饭吧!”

    她的精神明显好多了,笑得眉眼弯弯,确实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路近还是有些不安,继续道歉说:“是爸爸不对,爸爸不该拉着霍少一起赴险。”

    顾念之听着话不对,忙说:“爸,要说这个,您一个人也不能赴险啊!不然我们为什么追过来?您忘了吧?”

    她握住路近的手,发现他手心一片冰冷。

    路远这时出来了,见路近真的是非常愧疚,才哼了一声,说:“霍少没事,不过以后确实不能这么做了。莱因茨不是秦瑶光,也不是温守忆,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精英情报人员,就凭你三言两语就要动摇他的立场,也太异想天开了!”

    顾念之见路近窘迫,忙转移话题说:“爸,那您为什么要切除温守忆的所有海马体,让她完全失忆啊?留着她的记忆不好吗?”

    “……让她清楚地知道她自己有多‘珍贵’!”

    路近飞快地瞥了路远一眼,见他不再提霍绍恒的事,松了一口气,忙说:“我这也是为了万无一失。毕竟温守忆是要留给洛勒去做实验。”

    “而他实验室里网罗了全世界一流的生物医学人才。万一将来他们实验室也出现天才,将温守忆给治愈了呢?你要知道,生物培养人体组织,已经不是难题了。”

    “只有物理切除她的海马体,这样才能保证他们无法修复她的记忆细胞。不然将来总是一个祸患。”

    顾念之:“……”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833《扎下一根刺》。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