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41章 香饵(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41章 香饵(大章求月票)


    何之初的神情有些古怪。

    顾念之瞥见他的神色,忙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何之初起身离开,回到自己房间,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

    “给你看个东西。”他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输入生物密码和电子密码,然后进入了一个加密文件夹。

    顾念之从他输入密码的时候就移开了视线,讪笑着说:“何少,什么东西啊?我有权限可以看吗?”

    何之初手指翻飞,径直点开了一个文件,说:“已经快到解密期了,你可以看。”

    顾念之实在是好奇,灵活的眼眸飞快地瞥了一眼何之初的显示屏,突然愣住了。

    “……这是几十年前的高层会议记录?!”

    何之初点了点头,坐在顾念之身边,单手支颐,清冷地说:“就是在这一次最高层的秘密会议里,确定了开放的方针。当时参加会议的人一共有八个人。”

    顾念之眉头皱了起来:“不对,拥有这种最高权限的人,不应该是七个吗?”

    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

    何之初略带讽刺地嗤笑一声,说:“如果不是这一次,你们发现了洛勒跟秦霸业秦瑶光他们有联系,我看这个重要线索,永远不会被人知道了。”

    顾念之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这个锅,是她父亲路近应该背的。

    路近知道秦氏孤儿院背后跟洛勒集团暗中勾结,可是他没有跟何家人提起过,他甚至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如果何之初问她,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秦家跟洛勒有关系的,她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在何之初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指着那份重要文件说:“你看,那第八个人,是谁?”

    顾念之顾不得避嫌了,忙凑过去仔细看了与会人名单。

    待看到最后一行,顾念之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说话都结巴了:“……洛勒三世?!——他他他居然出席过这么高层的会议?!”

    他可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啊!——这不合常理。

    何之初脸上的笑容更加讽刺了,“何止啊,整个开放计划,都有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和发展署参与其中。而洛勒三世,就是联合国入口基金会和发展署的全权代表。他是唯一一个出席过我国这种最高层会议的外国人。”

    “凭什么?!”顾念之气愤地脱口而出,“他凭什么?!”

    “……凭他有钱。”何之初幽幽地说,“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的前辈们,对钱有多渴望。”

    顾念之:“……”

    “……其实现在我们对钱也很渴望。”顾念之不以为然,“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不分青红皂白,能赚到钱就当爷供着。”

    何之初重重点头,“对,正是这个理。但是这个道理,我们国家经历了几十年,才明白过来。”

    顾念之不好再说什么了,将话题转了回来,激动地说:“我明白了!是不是这个洛勒出席最高层会议,知道了国家的开放计划,然后泄密给秦霸业这个老不死的!”

    “那个地方根本是他提议的。”何之初翻看会议记录,“你看,这里记得清清楚楚。他提议的这个地方,说这个地方虽然地处南方,但是毗邻当时很发达的h城,又有天然港口,非常适合发展对外贸易。”

    “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眼光确实毒得很。”

    “那自然毒了。”顾念之不以为然,“一来人家是传承一百多年的老资本家出身,二来那本来就是包着毒药的饵,看你上不上钩了。”

    “他用这个方法让秦家发财,确实是不着痕迹。”何之初冷着脸说道,“就连我祖父、我父亲、我母亲,都没发现他跟秦家的关系。”

    自然也没有发现秦家的第一桶金有什么问题。

    顾念之点了点头,“可想而知,洛勒在通知秦霸业买地的时候,肯定做得非常隐秘。他们在建国前就有联系,应该有自己特有的联络渠道。”

    何之初关上了文件,重重阖上电脑,冷笑道:“建国之后,国家的专政铁拳斩断了国外资本跟国内代理人物的连结渠道,而且那时候金融管制严格,国外财团根本不可能给国内企业任何资金。如果有,早就被国家金融机构盯上了。”

    “所以这是他唯一能走的路了。”顾念之感慨道,“不过说实在的,当他能够接触到这么高的层次,随便露点口风就能让下面的人发财了。”

    “对他来说,钱已经是不重要了的,他要的是别的方面的东西。”何之初的视线落在顾念之脸上。

    他的目光晦涩不明,还带着隐隐的压抑。

    顾念之避开他的视线,讥讽道:“那是,他这是要为人类的进化添砖加瓦啊……”

    何之初情不自禁握住她的手,紧张地问:“洛勒确实没有对你怎么样吧?你的dna……”

    顾念之不动声色挣开何之初的手,顺势将自己的头发往后捋了一下,笑着说:“我这么厉害,洛勒怎么斗得过我?——他当然没有弄到我的dna!”

    “……可是秦霸业他们能放过你?”何之初知道顾念之没有说实话,或者她只说了一部分实话,还有一部分话没有说。

    不过他也没有追问下去。

    如果顾念之愿意说,她会告诉他的。

    现在不愿意说,他逼她也没用。

    可笑他经过了这么多事,才明白顾念之的脾性是什么样的。

    顾念之若有所思看向何之初,嗤笑一声说:“……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我,可是你怎么不问我会不会放过他们?”

    何之初:“……”

    “你想做什么?”

    顾念之站了起来,纤侬有致的身形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我受够了他们对我的欺辱和利用。这一次,该轮到我对他们欺辱和利用了。”顾念之轻描淡写地说,清糯的嗓音里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杀气,“他们作恶多端,却还想名利双收。——想得这么美,是为了投个好胎吗?”

    何之初半仰着头,深深地看着顾念之。

    这个当初只会怯生生躲在桌子底下看人的小姑娘,真的长大了。

    不仅长大了,还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和资历,可以对当年拿她当小白鼠做实验的罪恶黑手们进行报复了!

    何之初的泪不知不觉盈满了眼眶。

    潋滟的桃花眼里,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那些深埋在心底无法启口的情意,就在这一刹那,化为泪水奔涌而出。

    顾念之垂眸看见何之初泪流满面,怔了一下,“何少你……”

    何之初泪中带笑地看着她,慢慢站了起来,极力掩饰着声音里的哽咽,将她抱入怀里:“我没事,我是为你高兴。念之……妹妹……”

    顾念之的眼泪一下子也流了出来。

    她这时终于能够感受到跟何之初之间那种血脉亲情的牵连。

    “……何少……我能叫你哥吗?”她小心翼翼地问,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幸运。

    何之初点了点头,泪水无声,奔流的更加汹涌。

    他说不出话来。

    顾念之搂住他的脖子,一连声地叫他。

    “哥哥!”

    “哥哥!”

    “哥哥!”

    “我有亲哥哥了!”

    何之初深吸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头,放开了她,“好了,这件事先不要跟别人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顾念之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也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不过我还想验一下dna。”

    她有自己的计划。

    “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去给你测dna。”何之初摇了摇头,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顾念之也拿纸巾给他擦。

    两个人看着彼此的样子,都觉得有些傻。

    顾念之当然不会说自己这边有路近这个万能法宝,只得笑嘻嘻东拉西扯:“何少,你刚才的样子让我想起一句诗,‘任是无情也动人’。”

    何之初:“……”

    食指曲起,叩了一下顾念之的额头,“就知道乱说话。这是形容男人的吗?”

    “读诗看意境,跟男人女人有什么关系?”顾念之推开何之初的手,“你这是恼羞成怒!”

    顾念之闹了一场,又哭了一场,心里的心结都解开了,心情都好了起来。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饿得快站不稳了,有气无力地说:“何少,你说你不会少了我的吃的……”

    何之初:“……”

    他怄得完全没有胃口,顾念之却还能觉得饿。

    “行,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一些你喜欢吃的菜。”何之初说着,给厨房的警卫员打了电话。

    晚饭准备的很快,不到半小时,一道道顾念之喜欢吃的菜都送进了餐厅。

    顾念之和何之初两人去餐厅吃晚饭。

    何承坚回来了,在餐厅看见顾念之,吃了一惊:“念之?怎么是你?”

    他转头看着何之初,皱眉说:“你不是请了清影一起吃晚饭?她人呢?”

    何之初给顾念之舀了一碗海参小米羹,头也不抬地说:“我有事,跟清影改天再约。”

    “你有事?你有什么事?”何承坚看了顾念之一眼,“她就是你的事?”

    这么说实在是太不客气了。

    要是以前,顾念之就直接怼回去了。

    但现在想到秦素问,顾念之居然有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何承坚的感觉,因此她没有说话,默默地用勺子喝了一口滋味鲜美的海参小米羹。

    何承坚坐了下来,对异常沉默的顾念之也有些意外。

    不过她既然没有回嘴,何承坚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了。

    可是看着满桌的菜都是顾念之爱吃的菜,何承坚在心底又叹了口气。

    跟谢清影吃了这么多天的晚饭,何之初都不知道谢清影喜欢吃什么。

    对顾念之喜欢吃什么,倒是记得牢牢的。

    这个儿子啊……

    何承坚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地吃了起来。

    吃完晚饭,何承坚还有会要开,喝了一杯茶之后,他就坐着自己的专车去军部了。

    顾念之也起身告辞。

    何之初说:“我送你回去。”

    顾念之笑着点点头,“你不主动提,我也是要你送的。这么晚了,我可不敢一个人回家。”

    “不会让你一个人走夜路。”何之初拿了车钥匙,“走吧,我送你。”

    两人一起并肩走出何宅大门。

    顾念之心情极好,跟何之初有说有笑。

    何之初却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但是看着顾念之的眼神,依然有着不加掩饰的温柔。

    谢清影拎着一个食盒从车里下来,朝正要上车的何之初和顾念之走过去。

    “何少,你们吃完晚饭了?”她笑着问道,“我给你做了一点夜宵,你最近晚上加班太多了,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才睡觉,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顾念之也很吃惊,“何少,你最近这么忙啊?可别再那么晚睡了,对身体真的很不好。”

    何之初没有什么表情,淡淡地说:“忙起来没办法,不过差不多已经忙完了,以后不会这么晚睡了。”

    扭头看见谢清影,没有忽视她眼底闪过的一丝难堪和失望。

    何之初从她手里接过食盒,说:“等我回来再吃。”

    “好,我在这里等你。”谢清影忙说,“要我给你送进去吗?”

    何之初犹豫了一下。

    谢清影更尴尬了,在顾念之的注视下,她甚至有些无地自容,正要转身就走。

    顾念之叫住她,“那就麻烦谢表姐了。”

    何之初只好说:“行,你就在家里等我。”

    他把食盒塞回到谢清影手里。

    谢清影刚刚低落的心情一下子又高兴起来。

    她抿着嘴笑,轻轻点头:“好,我等你回来。”

    顾念之礼貌地朝她摆手:“那谢表姐再见,我回家去了。”

    谢清影忙笑道:“好的,你一个人回去确实不安全。何少你一定要把我表妹送到家,亲眼看着她进去之后再回来。”

    “嗯,我会的。”何之初拉开车门,让顾念之进去了。

    谢清影看着何之初的专车在她面前疾驰而去,微微笑着,转身拎着食盒进了何家大宅的门。

    顾念之在车上就给路近和霍绍恒发了短信,说自己马上就要到家了。

    路近、路远和霍绍恒这三个人回家之后就没有闲着,一直关注着何家那边的动静。

    直到接到顾念之的短信,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好在是有惊无险。

    ……

    何之初的车停在顾念之所住公寓小区门前,说:“要我送你进去吗?”

    顾念之解开安全带,笑着摇摇头,“不用了,这里的小区很安全的,你看我进去就可以了。”

    何之初还是下了车,靠在车头,点燃一支烟,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小区入口处的林荫小道上。

    夏日的夜晚,浓密的树荫在夜空下划出一道道剪影。

    又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大树背后转了过来,朝何之初这边走来。

    “多谢何少送念之回来。”说话的人正是霍绍恒。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841《香饵》。

    七月最后一天了,提醒一下大家的月票,可以投了哦~~~

    还有推荐票哦~~~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